我不恨汽车,但恨某些开车人

我不恨汽车,但恨那些开着挂特殊号牌在城市里闯红灯,单行道逆行的开车人;恨交警面对他们象征特权的车牌时无奈而谦卑的眼神;此时眼神越是谦卑,过后对骑自行车人的眼神就越是凶狠。

我不恨汽车,但恨那些在小区里用喇叭叫门的开车人,不管半夜还是凌晨,都将喇叭按得像一根搅屎棍,捅进小区的宁静,搅翻人们的清梦,搅得最善良的人,也恶从胆边生,起了往楼下扔花盆的冲动。

我不恨汽车,但恨那些喜欢喝二两酒之后把音乐开得山响的的开车人,他幻想自己驾驶的不是汽车而是坦克,浩浩荡荡地开在辽阔的战场上,那种一往无前的豪迈与快感背后,是别人的鲜血和生命。杀路人与杀敌人不同,后者光荣,前者可耻!

我不恨汽车,但恨那些将汽车作为淫具的开车人。他们将车开在山间或河边,车窗一关,辐射垫一盖挡风玻璃,便将车搞得淫荡地乱摇。须知风景区和名胜,也不是哪家的卧室,路过车旁的人,不仅有大人,还有小孩。

我不恨汽车,但恨那些在雨天开飞车,在都市街头享受河滩飞车水花飞舞快感的开车人。他们的快乐,是建立在路边行人身溅污泥的痛苦之上。当然,偶尔不小心,与迎面而来的同好热情拥吻一次,也不是不可能。

我不恨汽车,但恨那些无论白天和黑夜都将显示尊贵身份的氙气灯开着,像一道闪电那样傲慢无礼地使迎面的车辆和路人短暂失明的开车人。我不是诅咒,而是担心,被射花眼的,别是迎面而来的重装大货车司机的眼睛!

我不恨汽车,但恨随意在小区草坪中停车倒车的开车人。多少美丽的树和娇嫩的小草,因他而死!

我不恨汽车,但恨那些在老人睡觉的窗下轰油门预热汽车十分钟,不把老人呛得翻白眼决不罢休的开车人,他们对旁人的痛苦不闻不问的漠然态度,直接导致了人们对他们的仇视。而他们会撇着嘴说:这是仇富!

我不恨汽车,但恨堵车现场上那些为了让自己往前走几米而不惜钻上逆行道,将原本并没有堵塞的来车道堵死,将原本并不难的疏通工作变难十倍以上,损了别人,但并没有让自己获利的开车人。

我不恨汽车,但恨那些以为拥有了高档汽车就拥有了傲视世界的权力,像大清朝那些把闹钟挂在脖子上炫耀财富的贵族一样,靠一辆名牌车来证明自己的存在。而汽车和闹钟一样,不过是日常用的工具而已。钢铁和橡胶永远没有人心那么浮躁浅薄。

我不恨汽车,但恨某些素质太低的开车人。当然,在某些以收入界定“素质”门槛的城市管理者眼中,他们不算低素质人口,但他们给城市造成的麻烦,并不比小摊贩和流浪汉们少。他们虽然开着汽车,但其心理状况,至多不过停留在自行车时代。他们是骑汽车的人,中国当下拥堵的城市交通状况,与他们的开车方式有密切的关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