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四十章 浮出水面

江南疯子 收藏 5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URL] “每个人都是有根的,身上流着的是自己民族特有的血脉。如果你连自己的民族和国家都不认同、不热爱,那么别人又怎么可能认同你、尊敬你呢?”坐在会议室里等着市公安局杨大伟来碰情况的杜明想起昨晚田静的话,不由得喃喃自语着。 “啊?你?.......”坐在边上的丁松听了杜明的自言自语,不明所以,瞪大了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每个人都是有根的,身上流着的是自己民族特有的血脉。如果你连自己的民族和国家都不认同、不热爱,那么别人又怎么可能认同你、尊敬你呢?”坐在会议室里等着市公安局杨大伟来碰情况的杜明想起昨晚田静的话,不由得喃喃自语着。

“啊?你?.......”坐在边上的丁松听了杜明的自言自语,不明所以,瞪大了双眼,手指着杜明。

“是的,杜明,确实如此。如果一个人连这点也做不到,那即使他再怎样风光,内心里也不会充实快乐的,只能是一浮萍,无根地四处漂浮着。”王忠虽然不知道今天杜明怎么突然说起了这种话,但以自己对杜明这么长时间相处所了解的,知道他开始对国家和民族有了认同感和亲近感,于是接过了杜明的话循循善诱着。

听了王忠的话,杜明眼睛突然象星星一样闪亮起来,盯着王忠半天没说话,倒把旁边看着他的丁松吓了一大跳——这哪里是人的眼睛啊,简直就是,就是强光灯嘛……

“哦,你们这是怎么了,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胡震推门走了进来。

“哦,没什么,我们刚才在玩‘干瞪眼’的游戏。对了,怎么杨大伟还没来,你是不是去催一下?”王忠借故转移了话题。

“也该来了,十分钟前来了电话,说有了新的线索,敲实后马上赶过来。”

“谁在背后说我呢?当领导的背后说人可不应该哦,哈哈……”杨大伟一脸兴奋地走了进来。

“谁敢背后说你啊,正夸你越来越年轻帅气呢。”胡震笑着。

“大家快坐下来吧。刚才1号来了电话,说我们即使短时间没法抓住凶手,那也要赶紧把凶手的情况摸清楚,他这几天正在天京开一个什么重要会议,希望我们在会议结束前把事情弄清楚。嗯,老杨,听说你又有了新线索,你先说说吧。”王忠很干脆地直奔会议主题。

“好,我来说说吧。”杨大伟坐了下来,咳嗽了一声,开始说起今天掌握的两个重要线索。

原来今天上午依旧被羁押在市公安局看守所的赵二告诉看守人员,说他有重要情况要交代,要求见领导。杨大伟立即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去看守所提审了赵二。经过和赵二的一番心理战,杨大伟终于得到了极为重要的线索,当然免不了也答应了赵二的一点小要求——判刑的时候一定会向法院建议考虑他的“立功”表现。赵二说他那晚看到的那个开车走了的本国男人,身体很壮实,左脸夹上好象有块黑色胎记什么的。在得知了这一线索后,杨大伟马上让河城市所辖的八县一区所有派出所根据户籍档案去查,同时也立即报告了公安部展平,展平也立即让人从全国的户口管理系统中去查了。两个小时后,查到了三百零六个符合特征的男性公民。杨大伟随后把照片给赵二一一辨认,赵二指着其中一张照片说是那晚看到的。再一查,原来此人名叫洪峰,河城市月县人,特种兵出身。2001年转业退伍后,先是在月县一家宾馆做保安,只待了一个月就自动辞职了,在家呆了半年后外出打工去了。十七年来只回过家乡一次。那还是2014年,坐着三辆豪华轿车,带了六、七个黑社会小弟般的年轻人,还有一个年轻女人回来的。当晚就把乡镇上的几家饭店全包了,摆了一百六是多桌酒席,请所有的乡亲吃了一顿饭,第二天早晨在给年迈的父母留了五十万元钱后就又走了,从此再也没回来过。据那晚参加酒席的乡亲们回忆,在酒席上当很多人问他在外面是不是当了老板时,他只微笑不答。而有几个年轻人要求跟他后面去捞世界时,他当场就把一块吃饭的碗给捏碎了,说再有人要跟他出去就是这碗的下场,所以有很多乡亲在事后大都猜测他做的是见不得人的事情。

“哦,那有没有把他在部队的档案调过来看了呢?”王忠在杨大伟拿烟抽的时候插嘴到。

“今天中午派专人去月县了解到上述情况后,我立即请省公安厅帮我们联系了洪峰当特种兵时所在的部队。据部队反馈回来的资料看,洪峰在部队的表现还是不错的,曾立过三次三等功,一次一等功。他左脸上的那块黑疤不是胎记,而是一次为了救一家失火的商店时落下的。从四年前他没答应家乡年轻人跟他一起出去捞世界这一点看,此人对家乡的感情还是深厚的,至少当年他还没有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杨大伟喝了一口水,转头对胡震说道:“我已把洪峰的相关资料全部传给了部里,已经向全国公安机关发出了A级协查通报了。你们国安这里,是不是也向各地发个协查通报啊?”

“这好办,我等会就向1号汇报这事情。对了,关于那几个日本人和一个欧洲人的情况你们查得怎么样了啊?”胡震问道。

见胡震问到赵二所说的日本人,杨大伟点了点头,“我正要说这事呢。我们从本市的出入境口岸和民航、铁路部门调阅了最近一个月以来进入我市的日本人和欧洲人的情况,发觉有三个日本人团队和两个欧洲团队先后进入过我市。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三个日本团体有一个是日本政府组织的商贸代表团,一个是日本老年社观光团,还有一个是日本青年联谊会代表团;而两个欧洲团体,一个是欧洲议会代表团,一个是Y国经贸部组织的经贸代表团。日本的商贸代表团于10月11日离开我市去了沿海省省会沿海市;老年社观光团10月10日离开了我市去了天京,目前还在天京游览;只有日本青年联谊会代表团是10月12日离开我市的,但他们没离开我省,而是去了化成市。至于欧洲议会代表团,是9月24日到达我省的,9月28日离开我省后直接回国了;Y国经贸部组织的经贸代表团也是10月12日离开我省的,去了与我们的相邻的风西省省会风西市。从目前掌握的情况分析,如果要说有嫌疑的话,那日本青年联谊会代表团和Y国经贸代表团是最大的,只是你们国安的人不一直在监视着这两个团队吗?”

“自从前段时间河城市发生了那些事后,我们对所有入境的日本团体都在关注和监视着,尤其是对进入河城市的团队。对那两个欧洲团体是没有引起太大的重视,但在知道了赵二所招供的情况后我们也已经加派人手了。其实这五个团队中除了那个9月28日就回去了的欧洲议会代表团外,其他四个都是有嫌疑的。老杨啊,你没见识过修道或说异能者的本事,不知道他们是可以飞行的,而且日飞千里是很正常的,杜明,我说的对吧?”王忠侧头问着杜明。

“他们是不是能日飞千里我不知道,但我们中华国的修道者日飞千里是很正常的事情,而我的师兄们,日飞万里也是可以的。”杜明点头道。

“啊?这,这……”杨大伟彻底糊涂,大脑也瞬间短路了,只觉得以前看过的什么蝙蝠侠之类的全成了小儿科。

“即使他们不能飞行万里吧,但几千里是可能的,所以说那四个团体都有嫌疑。对那三个日本团体,我们国安部一直在派人严密监视着,虽然没发现什么异常,但10月初以后我们就加派了别的力量在监视他们了。只是由于人手有限,各方面的情况还没有完全汇总出来,估计再过一小时1号会发传真过来了。”王忠说的很有把握。

“啊?王领导,你们鹰队的人不是除了你和丁松,其他的七个人全在天京吗??”胡震有点不明所以了。

“呵呵,是啊,你说的不错。但难道除了鹰队,我们没有别的借助了吗?”王忠笑了笑,“你忘了我们鹰队各人的出身了吗?”

“啊?难道?......呵呵,这样啊。”胡震恍然大悟地拍了拍头。原来鹰队各成员都是来自中华国最古老而神秘的七大武林世家。他们的武功都是家传的,每个人在出生两三岁左右就开始由父辈们有意识地锻炼体质了,同时辅以各种药材,在四岁左右就开始练功。中华国历史源远流长,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时代的发展,很多武林派别都烟消云散了,国民也不再象历史上那些年代习武如潮了,但中华国最古老而神秘的七大武林世家却没有被时间的沙砾埋没,而且还一直保持着长盛不衰、人丁兴旺的局面。究其原因,一是因为数千年来各大世家都一直抱着“大隐隐于市”的生活哲学,家规极严且很少入世,大多以普通人的身份在生活着;二是无论哪个朝代当政,只要华夏民族陷入危难中时,各世家都是派出自己的弟子,全力以赴地为国救民,但又不干涉朝代更迭的事情,做完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后就隐身而退。以上两个原因尤其是后一个原因,使得七大武林世家一直延续了千年而不衰。当年王长亮为了组建鹰队,辗转全国各地,多次深入武警和特种部队而都没有找到满意的人选后,想起了这七大武林世家,于是四次专程登门拜访,终于征得各家族的同意,让他自挑选10—18岁的少年。

鹰队的这段历史,作为国安部部长王才亮学生之一的胡震当然知晓了,所以听王忠提到出身他立即明白了借助的力量是来自哪里了。他还记得当年自己问王长亮为什么不从武警或特种部队里挑选人时王长亮说的一句话——“白纸才好写字,也能写出最好的字”。

胡震的恍然大悟可使得旁边的杨大伟更迷惑了,但他知道反正涉及到国安部的事情都属机密,该让你知道的自会有人告诉你,反之不该让你知道的,你就最好别问,问了也是白问的。所以他见胡震没有继续说下去,而王忠更是低头在纸上画着什么装糊涂,也就没问了。只是在座的几人都没想到,就因刚才的一番话,不仅对武林七大世家的未来产生了非常巨大的影响,使七大世家因此改变了数千年的传统,而且为中华国“华夏龙吼”的顺利实施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