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爱情象影子一样

甘泽 收藏 3 36
导读:爱情象影子一样 长安冬季的傍晚分外迷人,整个城市掩映在霓虹灯的瑰丽之中。法国梧桐和杨槐树的枯枝遮住了渐渐浓重的暮色,而无数年轻的女孩,则用笑脸告诉人们,这是城市,没有四季的城市。虽然已经到了傍晚七点,但是街市上依然车水马龙,人行道上,无数的行人行走在各自的生活里,有人步履匆匆,有人欢声笑语,只有她,撑着瘦弱的身躯,仰着苍白的脸,在漫不经心地、朝着自已也说不清的方向,孤独地漫步。 一袭淡黄色的风衣,一条淡绿的丝巾,遮不住长安的暮色带来的寒气。一天的工作之后,她已经非常疲惫。午饭她几乎没吃什么,甚至晚饭她也

爱情象影子一样

长安冬季的傍晚分外迷人,整个城市掩映在霓虹灯的瑰丽之中。法国梧桐和杨槐树的枯枝遮住了渐渐浓重的暮色,而无数年轻的女孩,则用笑脸告诉人们,这是城市,没有四季的城市。虽然已经到了傍晚七点,但是街市上依然车水马龙,人行道上,无数的行人行走在各自的生活里,有人步履匆匆,有人欢声笑语,只有她,撑着瘦弱的身躯,仰着苍白的脸,在漫不经心地、朝着自已也说不清的方向,孤独地漫步。

一袭淡黄色的风衣,一条淡绿的丝巾,遮不住长安的暮色带来的寒气。一天的工作之后,她已经非常疲惫。午饭她几乎没吃什么,甚至晚饭她也没有什么胃口。她一直这样,从读MBA到新的公司,她的体力一直在透支使用,任凭容颜渐渐消瘦,单薄的身体在越来越浓重的夜色中,显得那样楚楚可怜。虽然天生丽质,但是在这无情的城市里,她也只是一抹飘红,轻盈得如同一片柳絮。

她知道今天是个不同寻常的日子,是她三十岁的生日。但是此刻,却有一种异常的悲哀,越来越浓郁地袭上心头。不由自主地,两行清泪在脸上留下不同寻常的冰冷的感觉。老公忙于自己的工作,一个星期难得见几次面。今天是她的生日,刚刚结婚不到半年的他,却到现在连个电话都没有。而在公司里,人和人之间看似亲切的情感,其实冷漠得如同这冬夜一般。虽然在三十岁来临之前,她终于决定把自己嫁出去,同事们看似真诚的祝福,其实大多有点嘲讽的味道。刚刚结婚不到三天,她就和老公发生了争吵,到现在她也不知为了什么。似乎根本没有理由,新婚燕尔,正应该是体会甜蜜的时候,她却时不时地烦燥不安。现在,已经结婚半年了,除了换了个睡觉的地方,除了父母不再管她,她和结婚前却几乎没有什么改变。直到今天一个人走在街上,还是有种孤叶飘零的感觉。

忽然,她心中那个影子又一次出现了。那个伴随着她度过了二十个春秋的影子,那个象是爱情又不是爱情的影子,又在她的心头,唤起她无尽的思恋。是他,一定是他!是他带给她数不清的甜美的感觉,也是他,带给她多少次伤痛与迷离。她的思绪,又一次被带到那个梨花飘香的大戈壁中的小城,和那一封封文采飞扬的书信。还有那个写诗的男孩,当然,是从前的那个写诗的男孩。

他是她小学的同班同学,瘦弱的身板,清秀的脸庞,和那一幅不知怎么就会得罪的脾气。他在小学期间,年年都是学习委员,年年都比她学习要好,她总想超越,却总是办不到,他是学校老师们的骄傲,是少先队唯一的大队长,而她,则是他最最在意的人。他除了那两个铁哥们,几乎不和别人来往,但是他天天和她在一起。学校里开始传说他和她早恋的故事,她也开始受到父母的盘问。但是他依然我行我素,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他依然会写一些不应属于小学五年级学生的诗,依然看他的《三国演义》,看他的《封神演义》,看他的《萍踪侠影》,看他的唐诗宋词,依然在礼拜天扛着他的气枪去打鸟,而且弹无虚发。依然会故意叫她的外号,当她生气时再给她道歉。他才不管别人怎么说,老师找他谈话也没用。但是他仍然是学习委员,仍然是全班第一,而她依然是第二。老师和家长都不说什么了,他和她的父母也任由他们呆在一起,反正是在部队大院,两个小学生又能出什么事呢?

没错,两个小学生不会有早恋,却会把这种青梅竹马的感情当作一生的积蓄。这种情感,没有因为时间流逝而贬值,反而越来越在她的心底,留下一个深深刻下的影子,二十年间,无法抹杀。

不知不觉,她已经直到天桥了,她完全可以打的,可是今天,她就想走一走,这个天桥,曾经冷酷无情地牵动过他、和她的心。就在这里,她曾经和他一起站在桥上……她停下来,扶着栏杆,看那桥下车流滚滚,一阵西风吹来,冰肌玉骨,顿时冷若寒蝉。她看了看表,时间是十九时二十分。……

十九时二十分,他出了家门。一边穿着工作服,一边把最后一口馒头塞进嘴里。媳妇又无缘无故地和他吵架了,抱了孩子回了娘家。他还不能回他父亲那儿去,免得父母又要伤心。只能自己胡乱做点,对付一下就去上夜班了。刚刚和媳妇认识的时候,他也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人还本分,就是有时发点儿小脾气,未来丈母娘虽然厉害了点,但是对他也说得过去。可是自从结婚,两口子就没有几天消停日子,丈母娘也开始嫌这嫌那,从房子太小到孩子的名字,甚至他吃不惯丈人家的饭,也令他受够了数落。真后悔当初向父亲屈服,没有上高中却上了这天杀的技校。到现在还是一个班长,让丈母娘总也瞧不起。原想着有了孩子,或许能好一点,谁知日子更难过。但是他还能承受,因为毕竟那个漂亮可爱的小家伙,那个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人,可以天天带给他快乐。为了孩子,他什么事都可以忍受。媳妇也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每当他对媳妇的吵闹无动于衷时,她就把孩子抱走,这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可是他还得装作没事人一样上班,还得认认真真地工作。不为别的,就为了孩子,他也得好好活着,好好干着。至于人生其它的追求,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种奢望。他一直渴望的那种天荒地老的爱情,永远留在了日记上,诗行中,还有那个每天夜里都会如期而至的雪山戈壁,白杨小河的梦里。

在那个梦里,他还是个孩童,刚刚学会几首唐诗宋词,就学着古人作诗填词了。虽然写得很幼稚,但是有个女孩,一个和他天天相见的女孩,是他真诚的读者,也是他最重要的朋友,就象影子一样。她看似刚强,其实心理脆弱得象青花瓷。别的男孩对她都是敬而远之。唯独他和她关系密切,也许,他需要她,而她也需要他,他们就是一对……影子。虽然戈壁一别已经十九年了,中间见面屈指可数,但是他在最隐秘的地方藏着的那六十封信,却依然代表着那个影子,还在他的身边、他的心里。……

不知不觉,他已经走到厂区了。就是这个厂,这座二百三十六米西北第一高的烟囱,已经把他十二年的青春岁月彻底消耗掉了。那烟囱里冒出来的不止是烟灰,还有他和无数在这里的工人的汗水,当然,还有血!

人到齐了,他喊了一声:“站队!”开始开班前会。还好,今天没有安排什么大的操作,一切似乎都很正常。交班班长还打趣他:“你们班这命可真好,一年到头啥事都没有,眼看年底了,先进班组又是你们的了。”他笑了笑,“那还不是托您的福?”再转头对着队列说:“今天没什么事,系统方式正常,上班注意安全,好了,接班检查吧。”

二十点整,他接班了。在接班记录上,他郑重写下时间,他知道,这是一个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日子——今天是她的生日。往年的今天,他都会发个贺卡或者写封信,后来不写信了,也会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但是今天,她已为人妇,他也成了别人的丈夫,孩子的爸爸,还能那样吗?要么象个老朋友一样打个电话,可是她能接受吗?毕竟,是他先结的婚。真是有些后悔,当初她拒绝了他,他本来还能再等,可是在父母的一再催促下,他背叛了十几年前的誓言,他结婚了。真是,十几年都等了,却等不了那几天。要是她先结婚,他也能心安得多了。此刻的他,真是心乱如麻,只能抱着记录本打掩护,不然,班里人会以为他因为不能升官而郁闷,又要有议论了。抽完一支烟,他在扔烟头的时候,又不经意地看了一下挂钟,时间是二十点二十分。

他想起他曾经在长安的那个天桥上,为了证明她是否爱他,他说:“我最近找了一个女朋友,虽然很一般,可是她就在我们厂,和我还和得来,……就在这时,非常准确地,那个“女朋友”的电话就来了。他急忙掏出手机,刚说了不到两句话,一转头,一样令他始料不及的东西,令他震撼而且手足无措的东西出现在他的眼前,那是,她眼角滚落的泪珠。为了掩饰自己的窘迫,他转过了头,仅仅不到一分钟就挂断了电话,可是她,却不见了……他立即打了一辆车,直奔她家那个大院。在院门口,他坐在车里,目送着她的背影,任凭泪水在脸上流淌,却不知该怎样解释,那一夜,他和她,彻夜未眠。……

二十点二十分,她还在天桥上,用同样的泪水纪念那个天桥之夜,可是此刻心乱如麻,思绪时时被飞驰而过的汽车打断。时而想起往事,时而又怨恨命运的鄙薄,时而又想起,最后一次偶然见到他时,他正从影楼搬出他的婚纱照……不由自主地,她又伤心了,于是她过了桥,刚过桥又停住了。她的目光停留在那间酒吧那里,不知怎么的,她就走进去了,径直走到那张桌子坐下,说:“一瓶百威啤酒”。

是的,就是在这里,他和她,曾经对面坐在那张桌子边,他要了四瓶啤酒,而她也喝了一瓶。他说,他可以在长安买一套房子,每十天可以在一起呆两天。可是那一刻她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想的,她说:“我也是个女人,在我伤心的时候,在我孤独无助的时候,需要有一个男人在我身边,你明白吗?”

那一刻,她知道她已经伤害到他了,但是她心里的痛,更是无法言表。她板着脸,平静地说:“我去选手间。”刚刚拐过拐角,她就已经抑制不住了。哭过以后,她又装作很平静地回来,他已经把三瓶啤酒喝完了。他也是一脸的平静,还漫不经心地问:“你哭了?”她说哪有,还要啤酒吗?他说不要了,没钱,这儿的酒他喝不起。其实她也知道,他是不愿意在她面前喝醉。也真是,当时考虑得太多了,刚好当时也心情不好。可是那个曾经用上百封信抚慰过她的心,十几年和她魂交千里,伴她走过风风雨雨的人,怎么就很快结婚了呢?她仍然象上次一样,将啤酒瓶口放到了嘴边……

班上的一切都是那么平静而平常,他百无聊赖地坐在桌前。忽然,电话响了,他迅速抓起话筒,里而是那个讨厌的值长的声音:“我在网络控制室,电缆沟火警动作,你马上派人下去看一看。”他说:“那玩意已经坏了两年了,多少次误动作,干嘛要我们人下去。”值长的声音异常坚决:“不行,你必须派人下去,这是生产命令,必须执行!”没有办法,那家伙拿出生产命令来压人,谁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不知道那鬼装置已经坏了,但是为了所谓面子,也要拿他一下。算了,谁叫人家是上级呢?他派了两个人,正准备走时,他又忽然想到还有一个新人没有见过电缆沟,于是又把刚来的女孩也派了出去。然后,他端起茶杯,思绪又跑了。

那一次在酒吧,他知道她去洗手间哭去了,他上班多年,省吃俭用地过,就为了能在长安买套房子,和她在一起,可是终于能买得起了,她又不答应了。唉!这世界,闹人哪!那次从那里回到职工大学的宿舍,他硬是喝了半打啤酒,醉得不省人事。伙计们有人疑惑,知道的说:“他说今天要打一场硬仗,看来,打输了。”

可是在他们分别六年之后的那次重逢,他足足问过八个人,把那条街走了三个来回,终于知道了她所说的那个地址。当他走进那个小院,就一眼看到了她,正在水池子旁边接水。他走过去,在旁边拧开一个水龙头,接水洗了一下手。她惊异的眼神很快变成了惊喜:“是你?”“不是我又能是谁呢?”他回头看她,“六年了,又见面了!”那时的他,兜里只有二十元钱。……

……那年,他们十七岁。当她喝着啤酒,试图体会他喝酒的感觉时,又想到了那一次重逢。真是没想到,当她焦急地等待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他居然就来了,而且一眼就认出了已经从一个女孩变成少女的她。她禁不住笑了。青春,真是一个梦,一个一生只能做一次的梦。从那次见面之后,他来了几封信。可她没有等到通知书,她落榜了。那时的她,感觉自己就是天下最无助的人,她看到了他的信,问她上了哪个大学,她不知该怎么说。一连几封信都没有回。可是,正当她因为没有考上大学而不得不补习的时候,居然来是一封要中止来往的信。那一刻,她的心都要碎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在她最需要帮助和鼓励的时候,他却要从她的生活里离去了?她想不通,可是她还是给他去了一封长信,那是一封包含激情的信,一封滴满了泪水的信。她几乎把心都完整地掏了出来,就为了,他能回来。……

他坐在椅子上,脑海里尽是那些往事。那第一次重逢,和那年冬天的大雪。九三年,冬天,第一场大雪。他以为她已经成功进入大学,所以没有没有给他回信。也是,他当时只是一个毫无前途可言的技工学校的学生,而她却已经是大学生了。她不再和他来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他当时就觉得,他,和她的确不能再来往了,会影响到她的前途的。所以,他去了一封信。可是就在那场大雪中,第一场大雪中,他收到了回信,他震惊了,只拿了二十块钱,他就到省城去找她了。她不在,只有她的爷爷在家。于是他一个人走到那个公园,在大雪掩映的亭台楼阁之中,眼看着那些大学学生,一对对一双双地从眼前经过,只有他,穿着单薄的衣衫,在大雪中独自坐在一张长椅上,他开始怀疑,怀疑当初发下的誓言,要娶他为妻的誓言能不能实现。看来这只能是一个梦了。他去了第二封信,可是她回了一封更加深情更加坚决的信,同样有斑斑泪痕,同样令他心碎……

他们恢复了通信,但是再也不是那种朋友间的通信了,他们的感情已经变成了谁也不说破,但是谁都明白的知己和爱人的互相依偎互相扶助的,爱情了。……

她喝完了啤酒,但仍然沉浸在回忆之中。她好象有点能够理解他当初在这里连喝三瓶酒的感觉了。那是心灵倍受煎熬的痛苦,只因为她,违心的拒绝。算了,不想了,再想也是陈年旧事,无法挽回了。她付了帐,又把自己置身于寒夜之中。一阵冷风吹来,她不禁打了个寒战。这时候手机响了,她急切地掏出来,不是他,是老公。“你在哪儿?怎么还不回家,都十点了,……她挂断了。看看表,没错,已经晚上十点了。……

他仍然没有动过窝,连茶水都是班上小王给倒的。小王不知他今天怎么了,有点惶恐不安。但是他却面无表情,仿佛老僧入定。

平静的控制室突然响起急促的警报声,他一下了跳了起来。那些脑海中的记忆一下子飞到了天外,就这他也没有忘记把正在编写的短信熟练地存储。他装起手机的工夫,已经奔到了控制台前。事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事故正是发生在他的三个人所在的位置,他无法判断是因为他们引起的事故,还是事故会影响到他们的安全。他立即交待主值班员处理事故的要点,自己抓了一个防毒面具就冲到了高压配电室。一拉开门,一股乌黑的刺鼻的浓烟扑面而来,看来拿防毒面具是对的,他戴上以后,从另一个入口进入了电缆沟,里面已经一片漆黑。……

……她终于回到了家门口,可是在门口,她却不想进去。自己的生日已经就要过去了,可是老公却还没有一点表示,八成是忘了。结婚后第一个生日居然是这样!回想往年,即使是她再也不理他了,他也会在这个日子给她一个短信。是不是她真的错了?应该有另一种选择的。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算了,还是回家吧。她掏出了钥匙……

……他从后裤兜里拨出了小手电筒,在漆黑的电缆沟里摸索。别看这电缆沟里如蜘蛛网一般曲折,仿佛地下迷宫。但是他曾经私下里查看过,对下面的情况了如指掌。如果是二段母线出事,他们的正常反应应该朝东面逃脱,他现在就是从西向东寻找,应该就能碰到他们,除非……但是这种想法他不能有,他不相信朝夕相处的伙计能就这么没了。他相信他们,除非上帝不相信他。忽然他想起来,有一条岔道,另一头已经堵死,对了,这就是口子,他们会不会就在里面。他进去了,果然,这里没有烟气,视线也变得清楚了,手电筒微弱的光亮突然被另一束更强的光亮所遮盖,那正是迷了路的已经失魂落魄的他的三个人。

他们已经语无伦次了,争着要向他诉说刚才的经历,他打断了他们:“啥也别说了,跟我来!”“班,班长,还,还有一个人!”“谁?”“是值长。”他沉默了,就是那个曾经在女孩面前说他坏话,而他却不得不在那家伙手下受气的人。但他几乎没有停顿,立即问道:“他在哪儿?”那三人从来没有发现他的声音居然会这么坚决,这哪里是他们温文尔雅的那个书生一样的班长啊?小赵犹豫不决地说:“我们也不知怎么的,他就来了,然后忽然一声响,电缆沟里就满是烟,我们就跑了,没见到他……可能……可能已经……”他狂吼一声:“不许胡说!朝那边走,再向左拐。”而他自己,毅然向着浓烟飞来的地方摸去……

……她进了门,屋里一片漆黑,刚要开灯,忽然一束亮光出现。她惊呆了,那是,那是生日蛋糕上三十支彩色蜡烛的光亮……

……他在黑暗的地下迷宫中穿行,忽然一束亮光出现,他惊呆了,那是,那是电缆起火造成的光亮。他掏出手机,可是在这地下,手机根本没有信号,只有时间还在显示:二十三点十一分。他想再接近一点儿,脚下却被绊了一下,一低头,他看到了值长,已经昏了过去。他取下了防毒面具,戴在了那个他最讨厌的人头上……

……她被彻底的感动了,她的丈夫,那个被她无数次漠视和误解的人,已经等了她很久,一直没有催她回家,就为了,给她一个惊喜。看着那张毫无一点愠色的脸,听着音响里充满爱意的生日乐曲,她的泪水再次流出了眼眶……

……他的泪水流出了眼眶,那种电缆胶皮燃烧出的浓烟,是致命的毒气。他一边咳嗽,一边顽强地拖着一个人向前挣扎,一步,又一步,一步,又一步,终于没有烟气了,终于到了出口了,向上就能出去了。他想冲着上面喊,可是,他喊不出来,他的大脑已经快要炸裂了,眼前渐渐出现了死亡的黑影……这是上面渐渐传来嘈杂的人声,他靠在沟壁上,打开手机。还好,在这个生命的出口下方,有信号。他强忍着越来越重的黑暗,按下“短信”、“已储存”……最后,他按下了“发信” ……无边的、无边无际的、死亡的黑暗,笼罩了他的眼睛……

……她依偎在老公怀里,享受着结婚以来从没有过的幸福。是的这一刻,她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家,什么是爱情!突然,手机响了。她老公说:“这么晚了,谁呀?”她说:“不用理他,那是短信,肯定是那些垃圾短信。” ……


甘 泽

2006年12月15日夜


本文内容于 2007-6-12 21:15:09 被甘泽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