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三十三章 想什么有什么

富贵不淫 收藏 1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URL] 第三十三章 想什么有什么 为了赶时间,郑寅几乎是从燕王府里跑出来的,他目前是燕王的红人,所以根本没人拦他。他向社稷坛方向寻去,希望能够找到王景弘。果然王景弘没有走,他知道郑寅会找他们,由于不知道怎么找,也没有约好的时间地点,郑寅肯定还会到这里来找,所以王景弘聪明的留在了原地。 清场的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三十三章

为了赶时间,郑寅几乎是从燕王府里跑出来的,他目前是燕王的红人,所以根本没人拦他。他向社稷坛方向寻去,希望能够找到王景弘。果然王景弘没有走,他知道郑寅会找他们,由于不知道怎么找,也没有约好的时间地点,郑寅肯定还会到这里来找,所以王景弘聪明的留在了原地。

清场的官兵侍卫,正要驱赶王景弘和他的两个随从,郑寅适时赶来。四个人匆忙离开了这块不是常人能够久呆的地方。

洪武门外,风华楼,这是京师最最豪华的一间酒楼,里面的陈设无疑是最豪华的,而最最豪奢的还是里面的小姐,也就是过去所说的名妓,她们几乎个个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直惹得王公贵族都成了座上常宾。

两个家丁跟着上了楼,进到"沁芳轩"落座后,王景弘一人给了十两纹银,让他们随便潇洒,两个人立刻都流着哈喇子去了。郑寅看了,笑道:"景弘兄弟发财了?"

王景弘笑道:"还不是跟丁小乙的老公要的?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呢。"

郑寅顿时傻了。揪住王景弘的脖领子吼道:"你说什么?丁小乙的老公?"

王景弘知道玩笑开大了,连忙摆手道:"逗你玩儿,还真他妈当真了?"

郑寅仔细的端详着他,看他不像撒谎这才放下心来,焦急道:"快说说看你们的情况。"

于是两人把分手以来的所有情形简单碰了个头,最后王景弘道:"小乙姐这两天很是哀愁,它对我说,就算你明年能把我们救走,估计也是死路一条,没准儿还把你捎带上。"

"这是怎么说的?"郑寅道。

"我也不明白,就问小乙姐,救走了还怕什么?小乙姐说明年蓝家是满门抄斩,株连九族,我这挂了名的妻子,自然也是要死的,你们与我有牵连,还跑得了?"王景弘说完也有点头疼,这还真是个问题。

郑寅听了眉头紧锁,对王景弘道:"办法是有的,你们等我先想一想,咱们二十一世纪的人,难道还斗不过六百年前的老古董?你们现在住在哪里?"

王景弘这几日已经围着京城转了两圈,基本上很熟悉南京的地形了,便把住址详细的告诉给了郑寅,在京师北部的成贤街,就是国子监附近有一座凉国公府,那里就是蓝玉的家,丁小乙住在第一进东首第三间,而王景弘则住在门房里面的第二间,门口挂着一块小牌,叫做"执事房"。

郑寅听了哈哈大笑道:"原来我们小王成了看大门儿的?"

王景弘尴尬笑笑道:"也差不多吧。"

郑寅道:"我不能久留,燕王马上就要离开南京去北京,我要争取留下来,不然怎么营救你们?放心,一定会有办法。我先去了。明天我们还在这里会面,如果我没来,那就是我也去北京了,估计就你们就要晚一些时候了。"

王景弘知道当官不自由,起身送走了郑寅。郑寅临走时让他一定要转告丁小乙,郑寅是爱她的,她生是郑家人,死是郑家鬼,就算死也不能死到蓝玉家的。

王景弘听着他这一番陈词,几乎没把鼻子气歪了,这还没怎么着,就把丁小乙的下一辈子一块儿下了订单,还死呀死的说个没完,便连忙打断他的话头,推他下了楼。

郑寅根本没有心思去欣赏所谓的明代名伶,步履匆忙,向燕王府赶去。不一会儿来到了燕王府门前,只见朱能二哥已经备好了马匹,所有侍卫也已经在马上等候着燕王殿下。天色已近黄昏,但是皇帝一声令下,谁敢不从,莫说才是黄昏,就是已经半夜,该走你还是得走。这就是皇帝的威严,谁也无法撼动!

正在和朱能说话,朱棣从里面走了出来。郑寅连忙施礼,道:"奴才见过殿下。"朱棣道:"三宝去哪里了?大家都在等你。还有柠儿让我问你,你是愿意留下,还是愿意跟我走?观其言行,似乎是对留住你很有信心呢。"

郑寅心说,嘿嘿,老子我的小命儿都给她攥着,不听话可得行?再说了,我必须留在这里,才能救人啊。说来老子真是命好,想什么有什么,想留下就有人留,省的再编瞎话了。想到这里,脸颊一红,深施一礼道:"殿下,奴才的苦衷是大大滴有啊,她叫奴才留下,奴才不得不留啊。"委屈得连日本话都出来了。

"哦?究竟是为何?如果她太过胡搅蛮缠,尽管跟我说,我去教训她。"朱棣满面狐疑道、

郑寅心说千万别去教训她,你去教训她,恐怕就会把俺的这条小命儿也给教训了去。郑寅连忙拦道:"殿下,您要是信得过我,就让奴才盘桓两日,不出五天我就会追上您,你看如何?"

朱棣看了看眼前这个小太监,心说:这个家伙过于特殊了,竟敢于跟我如此讨价还价?说实话,一般皇上和王爷都听惯了那些抹着蜜汁儿的话,听都听烦了,偶尔来一点略带苦味儿的话,有时候还真能提神醒脑。所以历史上就有了魏征,就有了刘墉。此时郑寅正扮演着这样的角色,和主子说话时不卑不亢,甚至有点不分大小,恰如一缕略带寒意的春风,吹过了燥热的春天。当然这种人是不能再出第二个的,真出了,俩人谁也不会好过。

朱棣略略沉吟片刻道:"那好,三宝,你的事情速速办清,我们在前面慢行等你。"

"谢殿下!殿下一路保重。"郑寅噗通跪倒在地,行了大礼。

朱棣等人翻身上马,在郑寅的目送中迎着落日的余辉向城外飞奔而去。南京城像这样的队伍,足有十四支,都是连夜出城,淹没到无边的黑暗之中。

郑寅送走朱棣,连忙向平宁公主府走去,昨夜的一幕又出现在眼前。

丹儿和郑寅正在热火朝天的战斗,猛听得身后"哐哐哐"紧促的敲门声。郑寅吓得屁滚尿流,窜上床去,把被子一扯,连头带脚蒙了起来,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是太监,太监是不应该有那话儿的,如果有就是欺君罔上,就应该杀头,他可不想在这大好的青春岁月就丢了性命。

门"吱--"的一声开了,原来根本就忘了插,人家敲门只不过是处于礼貌。

只听平宁公主喝道:"夏丹,好你个小贱人,竟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鬼混,快说他是谁?"

夏丹也就是丹儿,双眼含泪,扯着郑寅身上的棉被一角,赤身裸体大部分露着。她咬咬牙道:"公主殿下,奴婢犯下这滔天之罪,甘愿领死,三宝哥哥和我罪过相当,也是断无活路了,能和他死在一起,奴婢死而无憾。三宝哥哥,不用藏着了,横竖都是一死,害怕有什么用?"

郑寅听了丹儿的话,心中好感动好感动,没想到自己的处男生涯竟结束在一个甘愿和自己死在一起的女人身上!

男人如此,值了,简直太值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