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三十二章 立储大典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却说郑寅和丹儿姑娘正在做着天下年轻人都千分万分愿意做的事情,门外却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看了个丝毫不漏。她感到诧异,怎么一个太监会有那话儿?怎么有可能?禁不住一声惊呼由口中发出,然而惊呼声没人听见,因为屋里的人此刻正在全神贯注,聚精会神,心无旁骛的享受着激情。

女人惊慌失措的转身跑了,一直跑进了平宁公主的屋里,气喘吁吁的压低声音惊呼着:“公主,公主,大事不好。”

平宁公主刚刚躺下,还没睡着,正处于半梦半醒之间,听柳儿这样惊呼,忙揉着眼睛问道:“什么事这样大惊小怪?”

柳儿也不顾主婢身份,凑近公主道:“那那那马三宝是个假公公?”

公主听了,脑袋嗡的一下子变大了:“胡说,怎么回事假公公?从未听说礼部衙门和司礼监出过这样的差错。这可是杀头的事儿,不要胡说八道。”

“奴婢亲眼所见,怎么会说假话,不然我带你去看。”柳儿急匆匆的道。

公主万般不信,但是出于好奇,风一般的穿好衣服,跟着柳儿向丹儿的房间小跑而去。

柳儿捅破窗户纸,公主凑过去,果然看到了那香艳的一幕……

…………

蓝玉将军回到南京之后,就去找丁小乙的父母,可是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找?只是因为有了不找到小乙父母就不同房的协议,蓝玉才数次在小乙的房门前止住脚步,他是一个男人,顶天立地的男人,怎么能够失信?!

很快朱元璋就把蓝玉调走了,让他率军去陕西攻打北方的蒙元残兵,同时蓝家军被彻底解散,分到傅友德、冯胜的部队里去了。

那一日蓝玉回到家里,就摔盆摔碗,蓝玉的妻子是胡大海的女儿,虽然爸爸粗鲁,但是女儿却很是知书达理,只是有的时候才显出巾帼英雄的本色,令蓝大将军也招架不住。她刚要相劝,只见蓝玉指着紫禁城的方向道:“他已经在怀疑我了,我们的处境已是十分危险了。”

胡夫人连忙掩住他的嘴道:“不要胡说,若是传到他的耳朵里,咱们蓝家这上上下下,老老少少,就全完了。”

这时丁小乙和月儿听到蓝玉咆哮,也赶来相劝,由于丁小乙没有名分之想,而且又会说话,所以胡夫人竟和她成了好朋友。

丁小乙听明白事情后,便对蓝玉道:“你命将休矣!”

所有人包括月儿还有胡夫人和蓝玉都惊讶的看着丁小乙,胡夫人道:“此话怎讲?”

“不知将军听说过狡兔死,走狗烹这句话没有?”

蓝玉点点头,但是倔强道:“我又不是走狗。”

“你以为你是什么?所有征战天下的人都是皇帝手中的棋子,都是皇帝追逐狡兔的走狗,当你为他打完天下的那一天,也就是你该退隐的那一天了。如果你还执迷不悟,死期也就不远了。奴家劝你一句,见好就收,称病赋闲,或可逃过此劫,倘若你再出京,便再也没有回来的机会了。”丁小乙知道蓝玉会死于第二年,但是出于善意,她还是提醒了蓝玉。

不过,所有成功的将军,都有一种宁折不弯的精神,是这种精神使他们百战不殆,但是也是这种精神把蓝玉送上了不归之途。

历史上说蓝玉托功,想要造反,那都是瞎说,朱元璋在杀胡惟庸时,一下子杀了一万多人,那可都是有功之人啊,这事极大的震慑了所有的功臣,漫说造反,就是想都没有人敢想。之所以这样说,无非是给朱元璋一个口实,什么蓝玉什么李善长,都是不会造反的,是朱元璋给他们扣的帽子。

蓝玉在南京呆了一共三天,就在郑寅他们进京的同一天,他就率领着三万老弱兵马,向西北进发了,月儿姑娘主动请缨,陪着蓝玉去了陕西,丁小乙试着阻拦,却发现月儿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位沙场英雄。只得暗叹一声:“一切都是天命啊!”便不再阻拦。

王景弘被蓝玉派出去寻找丁小乙的父母,每日里带着两个家丁,在南京转两圈,还装模作样的问上几个人,有时还说,前面那两位老者就是,等追上去,这才装作失望的摇摇头,搞得家丁也十分相信他是在寻找丁父丁母。到了中午时分,他们会寻一座酒楼,享受美餐,反正是吃蓝玉的钱,花着也不心疼。

皇太孙立储大典明日就要举行了。王景弘也听说了燕王进京的消息,他很想知道郑寅是不是也跟着来了,便终日在洪武门附近转悠,只是郑寅他们压根儿没有机会出洪武门,所以咫尺天涯,根本碰不上。

………

立储大典之日,南京秋高气爽,万里无云,瓦蓝的天空中时而闪电般飞过几只鸟类,更有几只美丽的吉祥瑞鸟,不知从何方赶来,悠闲自得的在空中盘旋。

王景弘带着家丁随着汹涌的人流,穿过当日特地开放的洪武门,向北行至外五龙桥,跨五龙桥,桥北西侧是一片广场,中间有一座大坛,乃社稷坛。广场上人头攒动,由此看来,爱好热闹是我们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传统。

王景弘怀中抱着他的冲锋枪,左看右看,这回他不是在找什么劳什子子虚乌有的丁小乙父母了,而是想看看郑寅是不是也来了南京。

突然北面午门处礼炮通通响了起来,一共响过二十八响之后,午门大开,礼部官员在前面引队,旌旗招展,锦带飘摇,两队太监整齐划一的向社稷坛进发,那气势很像国旗护卫队。太监后面是文武百官,再后面是诸位王爷,自秦王晋王燕王周王以下共计二十来位王爷身穿莽龙袍,手执笏板,每人身边有一位太监相伴,跟着队伍前进。再往后是皇太孙的车辇,皇太孙一脸慈祥的坐在辇上,向百姓黎民挥着手。

王景弘心说,这大明朝的治安还真是不错,就连皇族都敢于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露脸,也不怕有人暗杀?

其实他哪里知道,就在他的周围,便衣锦衣卫已经是隔三差五的密布人群,别说你有什么行动了,就算你只是有了什么坏想法,眼珠儿一转,估计就会有人冲上来把你就地正了法。

这时队伍已近,他猛然看见了一位王爷身边的郑寅,这小子趾高气扬得伴着那位三十多岁的王爷,东瞧西看,不知在找着什么?其实郑寅这会儿倒没有想着能遇到王景弘他们,他在密切的注意着周围的人群,生怕有人对朱棣暗下杀手。

就在经过人群时,他看到了王景弘,王景弘的一头短发,和众人终究不一样,再加上这家伙长得高大,所以即便他没有有所动作,郑寅也看到了他。两个人的眼神交流了一下,郑寅真想下去,赶快问问丁小乙在哪儿?可是目前不能,他只好亦步亦趋的随着队伍向前走去。同时四处踅摸丁小乙的踪迹,可是找了半天根本没有影子。

王景弘看他眼神四处张望知道他是在找丁小乙,心说你个重色轻友的东西,我怎么交上这么个朋友。他摆了摆手,示意丁小乙不在,可是郑寅根本没有看到,还在那里猴急得找着。

燕王看他跟剁了尾巴的猴儿似的,心中有气,压低声音道:“三宝,你在找什么?”

郑寅听了,吓了一跳,稍稳一下心神,忙道:“奴才怕昨天一幕重演,只好时刻加紧提防,以防不测。”

朱棣欣慰的看了他一眼,心说三宝这般忠心耿耿,倒是自己错怪了他。

很快,队伍来到社稷坛上,礼部侍郎宣讲诏谕,然后是祭天祭地,最后是百官朝贺,百姓跪拜,一直折腾到了晌午时分,这才算礼毕。

待回到皇宫之内,百官散去,只剩下众位王爷,卸去重重官服之后,一些拥戴秦王的人还在愤愤不平,说什么皇太孙睡瘪了脑袋,实在是不祥之兆,还有什么皇太孙没有打过仗,怎么配继承大统之类的话。朱棣身为老四,默然不语,听着他们在那里七嘴八舌,最后咳嗽了一声道:“诸位兄弟,我劝大家不要再非议皇太孙了,非议皇太孙立储,就是非议父皇的决定了,你们非议父皇,难道就不怕父皇生气么?我看还是算了,既然皇太孙已立,我们就该拥护,也算对父皇忠孝。”大家听了都静下来了,心中暗道有理,惹翻了老爷子,那可没有好果子吃。正在这时皇太孙一身便服,来到了皇子们所在的华盖殿,大殿上顿时鸦雀无声。

刚才太孙在门外把朱棣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心中正是万分感激。他来到秦王面前,跪拜道:“侄儿给王叔请安了。”秦王鼻子里冒出一个字“哼。”伸手示意他起来,心中想到真不知道你这是胜利的磕头,还是示威的磕头?!其实秦王自太子朱标死后,身为二皇子,就觊觎储位,看到朱允炆受封皇储,怎么能不生气?

朱允炆心里也知道这层关系,也就没有久留,而是一路拜下去,直到和自己岁数差不多的伊王朱枥面前,朱枥等他拜完后,拉着他的手道:“恭喜允炆侄儿。”朱允炆回谢道:“谢谢叔叔。”

最后朱允炆对所有王叔深施一礼道:“皇上口谕,命诸王子典成后速速返回封地,勤练兵务,不得有误。”宣读完口谕之后,朱允炆又道:“本来侄儿已经备下薄酒,不想爷爷有这样一道圣旨,只好日后再补了。”

众王听了,无不对自己的父皇感到畏惧,这不是防贼防到家里人身上来了?真是这样的话还是早走为妙。于是晋王首先告退,燕王其次,其余众王也作鸟兽散。只有秦王还很是留恋这高大雄伟的华盖大殿,恋恋而不舍。直到华盖殿里没有了别人,只剩下他们叔侄二人。

秦王对允炆道:“皇太孙,请你好自为之。”说完挥袖也走了。这个秦王最喜奢靡,朱元璋本来就不十分喜欢他,在三年前还把他调回南京,训斥了一番,让皇太子朱标监管他的地界,去年才放他回西安上班,他刚回去,皇太子就死掉了。说实话就算另立新君,也轮不上他,所以他生的气,纯属八杆子打不着的叔伯气,无聊得很。

历史就是这样,一支皇族的兴盛,总是伴随着数十支皇族的逐渐没落,任谁也无法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