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满门日本“忠烈” 的杂种李登辉身世揭发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日本人的私生子李登辉

李登辉于民国12年1月生于台北市,其生父为:筱原笠次郎,系日本派驻台北服务之刑警,生母为:江锦氏,是台湾女子,时在筱原笠次郎家中帮佣时,被筱原笠次郎多次强奸,多次强奸后怀孕了,所生下之私生子,乳名叫阿辉,她母亲一辈子受尽了屈辱和歧视但她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能够光辉荣耀,所以个儿子取了一个乳名叫阿辉,他就是现在的李登辉 。阿辉自小由其母节衣缩食千辛万苦地偷偷养活着,这个非法的私生子后来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才勉强进入了淡水中学读书及台北高等学校上学,毕业后,无职业,在他母亲的苦苦求助下,由筱原笠次郎带回日本改名为岩里正男,在日本筱原笠次郎送岩里正男进入帝国大学深造,至民国34年因日本投降, 岩里正男遂与同学彭明敏、许远东等多人来台,将自己的岩里正男名字改为阿辉,阿辉来台后,举目无亲,想找寻与其父曾在台北一 起 服务之金龙伯伯,经多方探询才获知金龙伯伯已退休回三芝乡置产养老,遂前往且拜为义父 , 由原名:岩里正男改名为李登辉。

李登辉曾与很多日本访华团在接见时还用日语向他们自 夸 自已在22岁以前还是真正的日本皇民身份呢!其义父李金龙先生喜欢喝荼,常与老朋友品茗 聊 天时,偶尔说出:阿辉与曾文惠结婚时,要我不可为他主婚,因嫌我长得太矮,一块站在台 上 不称配,有失面子一个日本人的儿子,都可当上台湾的总统,统治台湾已12年 , 谁还会在意省籍不省籍?

李登辉是日本人的儿子

李敖

我有绝大的本领找资料,长恨歌中「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后来被一位历史 学家傅斯年改写了,叫做「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找什么呢?找史料。告诉 各 位,我真在黄泉找到了,我在阳明山公墓――李登辉的儿子李宪文的坟上,找到第一手资料 ; 每年到他忌日时,就有一些拍马屁的人送花圈,某天有人用一个石头压了一封信,这封信落 在 我手里,信上说:我是你母亲,我一直怀念着你,你是我的儿子,可是我一直说不出口,现 在 你死了,我一定要到你的坟前告诉你,我才是你真正的母亲――你的阿姨(曾文蕙的妹妹) 。

换句话说,李宪文是李登辉的小姨子生的。什么原因?我们不晓得,可是这种资料却被我李 敖 拿到,而且按常理判断,这个资料应该是真的。

再譬如说,李登辉和他野父亲的关系,李金龙矮矮的,李登辉高高的,两个人除了都是一样上 男厕之外,其它没有一点相像。可是李金龙其它的儿子都像野父亲,而且李登辉从来不跟其它 的 兄弟来往,也从不上李金龙的坟,我手上有一张李金龙的退票,金额是六万元,而退票的时 间 是李登辉做行政院政务委员,他连六万元都不肯救爸爸,这是什么野父子关系?所以合理的解 释 :李金龙不是李登辉的爸爸,他是日本人的儿子。

早在几年前,台湾就有人对李的身世进行质疑。最早公开指名道姓说出李登辉具有日本血统的传媒是台湾的《商业周刊》。1994年10月,在该刊的第361期中,有一篇文章就直指:“李登辉的爸爸是日本人?”该篇报道的主要依据是李登辉家祠堂里的一张照片,在这张照片中有九名日本警官和一名中式着装的人,而这名中式装扮者就是李登辉的父亲。文章发表后,立即在台湾引发议论。有关李登辉身世的传言主要有以下两种:一是李登辉是一个日本警察所生,生下来之后再托付给李金龙抚养;一是李登辉是其母与日本人的私生子。美国著名的“台独”问题研究专家阿修伯就说过:“你看李金龙160厘米的小个子怎么生得出180厘米的李登辉?不但身材悬殊,面貌也一点不像,个中原委实在值得探究。”

也许,当我们听李登辉自称“22岁以前是日本人”时,就会感觉到他并不仅仅是说自己曾经“日本化”、“皇民化”,而是含有某种更玄妙的暗示 。

作为一个叫喊着要分裂中国的台湾政客,李登辉现在已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主政台湾11年,李登辉终于由隐性“台独”走向与“台独”公开合流,公然宣称海峡两岸是“国与国的关系”,令中国在半个世纪之后面临一场内战危机。

除了想方设法要将台湾从中国分离出去的言行,令所有中国人难以接受外,李登辉浑身上下流露出的日本情结,也令人侧目。他对日本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认同感,先是令中国人愤怒,令日本人惊奇,现在,李登辉撇开美国抛出两国论,又轮到美国人对这位一笑就露出满口大板牙的人满腹狐疑了。

一位北京观察家指出:“李登辉曾到美国留学,总声称台湾体现了西方民主自由价值观,但实际上,那不过是因为现在只有美国才能做他的保护伞,是对美国实力的一种理智认同与利用罢了,他内心深处的情感归宿是日本,而不是美国。”

在海外早就流传着李登辉是日本人后代的说法。近些时间,这一说法在更大范围流传开来,北京《中国青年报》发表的一位学者谈李登辉身世的文章中,提到了这种说法。而美国著名的《花花公子》则干脆在李登辉背上插上两面日本国旗,将他用作封面人物。

满门日本“忠烈”

当李登辉主政台湾之后,便有人查考李氏族谱,认定他是祖籍福建永定的客家人。李登辉本人1923年1月出生于台湾台北县三芝乡。

当时,台湾处于日本殖民统治之下。李登辉之父李金龙,毕业于警察官练习所,在日本殖民者手下充当刑警10余年,李登辉至今为此感到骄傲,说他是当时的“精英人物”。其兄李登钦曾在日军中服役,二战期间在菲律宾战场战死,其灵位至今仍摆在日本靖国神社。

李登辉小时并不聪明,并三易学校。成绩与环境使李登辉常独立于群体之外,导致了他后来外表沉默、内向的一面。小学毕业后,李登辉连续考了三年都没有考上一所好学校,最后不得插班进入教会学校——淡江中学。这所学校在当时也属贵族学校。在校期间,他大多独来独往,唯一参加的团体活动是剑道训练,并学会了忍、准、狠的要诀。这一日本式处世之道,李登辉在后来的岛内暗潮汹涌的政治斗争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1942年,李登辉进入台北高等学校,当时,班上只有四位中国学生,这与其父当日本刑警是分不开的。次年,李登辉还未毕业,便到日本东京都帝国大学求学,就读农业经济。日本的文科大学生必须从军,李登辉也因此当过一名日本陆军的炮兵中尉。日本战败投降后,李登辉回到台湾。由于李登辉长期接受日式教育,不仅有“李登次郎”、“岩里政男”这类日本名字,而且在他日后的说话及文字中常常出现近似日本语法的名词,如“一代建国”“一个牺牲、两个灵魂、三个能力”等等,并且日语比中国话流利得多。

也许,李登辉的这些经历与做派,并不算太特殊,因为有50年的殖民统治,日本文化自然会影响台湾人。就是今天中国大陆那些留美学生回国后,在与人交谈时,也动不动就冒出几个英文词以显学问与身份。

但是,李登辉并不仅仅是有亲日情结,他对日本的亲近,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认同感。

天然的日本情结

李登辉将日本视为“祖父之国”。上台伊始,他就迫不及待地要将台日实质关系全面扩展、深化和升级,处心极虑地同日本政界要人拉关系。每当和日本人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神经就立刻兴奋起来,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这是一种很难用语言来表达,别人又无法体会的心理状态,他总是极力向他们表白,他会说日本话,从年轻时就偏爱日本,时时处处都与日本国民“抱有共感”,在亚洲,在全世界都找不到像他那样的“忠诚的朋友”,以至日本人认为,李登辉不仅22岁以前是日本人,就是现在说他是日本人,也没有人会不相信。同时,李登辉对待中国的态度,也跟日本人没有一点不同。

日本军国主义和右翼势力对台湾在二战后回归中国始终耿耿于怀,至今也没放弃“台湾归属未定论”。他们认为统一的中国,将是对日本的“威胁”。日本右翼势力公开鼓吹肢解、分裂中国。如中岛岭雄曾狂妄地提出把中国分成十二块;司马辽太郎说,国家有适当的尺寸大小,……只靠北京一个政府,要控制比全欧洲还要大的地方是不可能的。宫崎正弘也津津乐道“中国的大分裂”,称中国90年代后将分裂成16个小国,演变为一个联邦。而中西辉政最近则公开叫嚣,“自秦始皇以降延续两千年的中华帝国气数已尽”,“中华帝国必将灭亡。”

李登辉曾在1999年的着作《台湾的主张》一书中提出了分裂祖国的“七块论”,该书由日本PHP研究所江口克彦代为捉刀。同年7月,李登辉又抛出了分裂祖国的“两国论”,“两国论”与《台湾的主张》中的“七块论”有着一脉相承的关系,其根源也来自日本。日本东京《时报》便明确指出“李登辉的两国论源自日本。”

在这之前,李登辉在1999年与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谈话时,大讲“生为台湾人的悲哀”,“中国”、“中华”、“中国人”这些词含混不清;“国民党也是外来政权”;台湾是“无主之国”;台湾学生学习中国历史毫无用处。两岸统一是“奇怪的梦”。李登辉大肆美化日本帝国主义在台湾血腥统治的“武功”,殖民时代日本人留下的事物很多”,要“用科学的观点来评价”。他还说:“在台湾的经济发展历程中,日本曾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如果说日本是台湾经济发展的启蒙者,也不为过”。

李登辉还以“言论自由”为名,默许“台独”分子极力鼓吹《马关条约》合法化,放肆地进行分裂祖国的活动;当台湾人民隆重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时,李登辉却说“抗日战争纪念从台湾本土角度看,较有争议”, “不宜直接表态”;他还与日本军国主义遥相呼应,将“台湾光复50年”改成“台湾终战50年”;只字不提日本帝国主义在台湾的血腥统治,仅1898-1902年就杀害台湾人民1.19万人之多的罪恶事实。

海外的猜疑与推测

李登辉这些不同寻常的表现,引起了人们对他身世的猜测与怀疑。

早在几年前,台湾就有人对李的身世进行质疑。最早公开指名道姓说出李登辉具有日本血统的传媒是台湾的《商业周刊》。1994年10月,在该刊的第361期中,有一篇文章就直指:“李登辉的??祠堂里的一张照片,在这张照片中有九名日本警官和一名中式着装的人,而这名中式装扮者就是李登辉的父亲。文章发表后,立即在台湾引发议论。有关李登辉身世的传言主要有以下两种:一是李登辉是一个日本警察所生,生下来之后再托付给李金龙抚养;一是李登辉是其母与日本人的私生子。美国著名的“台独”问题研究专家阿修伯就说过:“你看李金龙160厘米的小个子怎么生得出180厘米的李登辉?不但身材悬殊,面貌也一点不像,个中原委实在值得探究。”

也许,当我们听李登辉自称“22岁以前是日本人”时,就会感觉到他并不仅仅是说自己曾经“日本化”、“皇民化”,而是含有某种更玄妙的暗示。

“李登辉的爸爸是日本人?”

1994年10月台湾《商业周刊》杂志第361期载文称:“李登辉的爸爸是日本人?”这一消息是长年担任台湾前“总统”蒋经国的秘书、现任国民党非主流派“新同盟会”秘书长的中文大学教授冯沪祥先生透露的。不久前冯先生一面出示一幅照片,透露了出来。

冯先生出示的照片是日本殖民统治时代拍摄的一张日本警官的集体照,照片上有9名戎装的日本警官,一名中国人。据说其中的一人就是李登辉真正的生身父亲。其依据有三点:第一点,前排4人中的左边第一人,《商业周刊》的文章推测,无论是五官、脸型、轮廓等都与20岁时的李登辉极像。第二点,照片中的人,身材高大,光是坐着就比别人高出半个头,相对之下李登辉的父亲李金龙却那么瘦小,怎么会生出那么高大的儿子呢?第三点,这张照片被发现的地方,是在李家祭祀自家祖先的“源兴居”祖室祠堂祖先牌位旁。按照台湾一般人的习俗,只有神和仙人的图像才可以放置在祖先牌位的位置。这张照片如果对李登辉没有特殊的意义,怎么会被摆在祖先牌位的旁边呢?李家祖先的牌位旁挂着一群日本警官的照片,而照片中的一个人又长得和李登辉那么相像,这会是什么意思呢?

这张扑朔迷离的照片,使李登辉的身世成了一个谜,引起了人们的好奇、议论、关注。李登辉究竟是哪国人?根据摄影行家的推测,这张照片大约摄于1930年,当时李登辉七岁。传说中的故事是这样的:在三芝乡“源兴居”李家祠堂里那帧照片中的九名日本警官之一,曾与台湾的一位少女生了一个男孩,日本战败投降以后,台湾重新归还中国,当时在台湾的日本人都被遣送回国,照片中的日本警官也被送回日本。这些警官回去后便杳无音信。李金龙因为在日本统治时期担任过日本刑警,不但与日本刑警熟悉,而且为人又好交谊,所以日本警官所遗留的男孩便托付给他抚养成人。这才传出李登辉的爸爸是日本人。

不过,据台湾有的报刊报导,在李登辉生长的故乡——台北县三芝乡,老一辈的乡亲口中都异口同声的否定了。有人说,三芝地方不大,如果他是日本人留下的孩子,在三芝乡早就传开了。也有的说三芝乡的街坊邻居之间没有秘密,如果李登辉的父亲是日本人的话,并不是地方的光荣,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假如真有此事,三芝人岂能保密到现在?按三芝人的说法,综合起来,否定的依据有三点:一是“源兴居”那么小,如此大事旁人哪能不知;二是李金龙身材虽然瘦矮,可是李登辉的母亲江锦,身高170公分以上,是个大个子;三是李登辉的母舅江源麟长的是长脸型、下巴又厚又宽,像貌和李登辉极为酷似。李登辉长相像舅舅,这是多数三芝乡亲们的看法。三芝乡多数乡亲的这种说法比较朴素、直接,但是问题并没有完全说清。现在也没有一个人得出肯定的回答。

这张照片引出的疑问,虽然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但李登辉的恋日情结是那么深厚,加之他口口声声说自己22岁以前是日本人,千方百计要访问日本,因此使关注这个问题的人更如堕入千里烟雾之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