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下部:无处申辩 十一

雪亮军刀 收藏 4 54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江局长怎么也想不到事隔这么多年,陈宇又找到了他。江局长在电话里面很平淡,但内心却充满了恐惧。当年的案子如果被揪了出来,那么自己肯定晚节不保。

“陈宇,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

“哈哈,那你就别管了。说点正事,江局长,我想请你吃顿饭。”

“电话里面说事,我不想见你。”

“那没关系,你想想清楚,不见我会有什么后果。”说完后,陈宇就挂断了电话。

没过几分钟,电话响了,看来电显示是江局长的号码。

“你说吧,在哪见面?”

当天晚上,江局长开车到了郊区的一个农家采摘饭庄见的陈宇。

“江局长辛苦了。”陈宇面带微笑在门口迎接。

“怎么约了个这么偏僻的地方。”

“哈哈,这儿多好啊,城里空气不好,再说呢,城里的饭菜也没这儿香。”

农家饭很快端了上来,味道很可口,都是地道的蔬菜、鸡鸭。现在很多人到中年的人都有同感,那就是这几年的蔬菜、肉类都没有小时候好吃了。茄子没有了茄子味,黄瓜没有黄瓜味,大棚菜吃倒了胃口。

尽管饭菜可口,但江局长却像在吃毒药一样,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陈宇拿捏着气氛,他在寻找机会,这个时候就是比谁能沉得住气。

“说正事,大家都心里有数。”

陈宇放下鸡腿,他心里暗自笑,看来江局长沉不住气了。

“江局长,来来,给你满上,这是福根。”陈宇把江局长的杯子倒满了啤酒,看着陈宇的从容,江局长如坐针毡。

“江局长,有个事情你得帮忙,我有两个兄弟,在你女婿手上。”

“他的事情我管不了。”

“呵呵,江局长,大家都是场面人,我无所谓,我是个流氓。你就不一样了,你是领导干部,要面子。”陈宇的话击中了江局长,他端杯子的手在微微发抖。他很清楚,陈宇绝对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这样吧,我去问问,你要给我时间。但放出来肯定不可能了。”

“这我知道,只要办成死缓或者无期就行,剩下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吃了一半江局长提前走了,一路上他感觉自己脚在发软。

第二天一早,他就开车去了检察院。

“江局长来啦。”楼道里面人纷纷打招呼,一把手的老丈人来了,大家都很客气。但江局长充耳不闻,脸色铁青。

“爸爸,你怎么来了?”一把手很惊讶。

“嗯,今天过来看看你,顺便说点事。”

两个人坐了下来,江局长把当年的事情说了一遍,一把手惊呆了。

“你这次务必拉爸爸一把,不然我就完了。”

“爸爸,你容我考虑一下。”一把手说。

“你要尽快,那个流氓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爸爸,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这次打黑我是一定会打下去的。你的问题,组织上也会考虑的。而且,我正在考察阶段,我马上就能升到省里去。”

江局长绝望了,他知道他的仕途走到了尽头。

几天后,B市传出了一个震荡极大的消息。民政局江局长涉嫌彩票舞弊案,被双规审查。但在审查期间,江局长跳楼自杀。他是从十五层的高楼上跳下来的。江局长的尸体砸在地上,如同一块臭肉一样平坦。

不久又传出了消息,举报人居然是江局长的女婿,也就是检察院的一把手。报纸纷纷报道一把手是人民的好干部,重拳打黑,大义灭亲。这起案件也引起了省里有关领导的高度重视。

“这个人你怎么看。”省里的领导甲说。

“不能用。”领导乙说。

“为什么,这次彩票舞弊案,就是他举报的。”甲说。

“你想想看,他为了爬上来,连自己的老丈人都能卖了,以后呢?今天他背叛了他的老丈人,明天就能背叛我们。”

“嗯,还是你有政治经验。”

一把手原地不动,省里以工作阅历不够为理由,结束了对他的考察。听到消息之后,一把手差点晕了过去。

辫子和扁头很快被公开宣判,辫子身上有多项罪行,累累血债。他被判处了死刑,立即执行。正义终于得到了声张。

“对你的罪行,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法官庄严问道。

“没什么,我认罪,我出来混的第一天,就知道我肯定会有今天。但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会走上这条道的。我原来也是好人,而且还是体校学生。后来我父亲在矿上死了,是瓦斯泄漏。矿上只赔了两千块,大家听听,一条命真不值钱,就值两千块。后来我开黑车,车被扣了。我姐姐去要车,被强奸了。我就杀了那个王八蛋,潜逃到这边。”

法庭一片安静。

“我是个流氓,也是你们说的混黑社会的。可是大家想想看,我怎么从一个运动员变成一个流氓的,还不是被他妈逼出来的!这个世道,如果我不当流氓,现在还是被人欺负,还是被人踩在脚下。现在我妈、我姐,还有我们家,都去了南方,买了房子,过上了好日子。我死了,但我值了。要是我当一个好人,可能这辈子累死了也卖不起一套房子,现在呢?”

法官有点坐不住了,他几次想示意法警把辫子带下去,但还是忍住了。

辫子在法庭宣判席上转过头,看着后面的社会名流,辫子的头颅不屈地昂着,双目如同喷火般咆哮着:“别以为你们都他妈是好人,这个宣判席,你们迟早也要上的,不上这里,等你们死的时候,也要在心里被人宣判。我是流氓,但我活的比你们牛比,哈哈哈!”

辫子纵情狂笑,法官威严地站了起来,“把这两个罪犯带下去。”

几名粗壮的法警把辫子和扁头强行带走了,辫子的死刑被立刻执行。几辆警车押解辫子到郊区,押车的武警知道他们押解的是血债累累的惯犯,所以都如临大敌。

在B市北边的山谷中,辫子留念地看着蓝天。一声枪响之后,辫子合上了双眼。B市最为凶残的罪犯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

但还有很多罪犯呢,他们依旧很精英地活着,很滋润地享用着老百姓的血汗。他们手握话语权,他们位列社会公害榜首,但却毫发无损,因为老百姓不可能不住房子,不可能不生病,不可能不把孩子送去念书!

谁比谁更凶残,谁又比谁更加邪恶?

真正的黑帮又是什么?

辫子、扁头宣判之后,B市治安空前好转。各个帮派都伤筋动骨,大批黑恶势力被扫除,很多横行多年的罪犯被绳之于法。

但让警方最为头疼的张伟团伙始终没有打掉,尽管张伟团伙的很多混混都纷纷落网,但张伟却凭借着过人的智慧多次逃脱。很多警察议论,像张伟这样,危害这么大,手段这么凶残,具有高智商的罪犯,不去干房地产,真是浪费了。

“高局长,张伟一定要抓获,这样才能彻底打黑除恶。”检察院一把手说,他对张伟简直恨到了骨子里。是张伟和陈宇把他的岳父送上了断头台。

“我也是这么看的,只有抓到了张伟,大家才能安全,因为不知道他手上握着多少秘密。”

尽管面上看不到,但背地里面,B市的警察却一直警惕着。只要张伟一露面,立刻就动用武警抓捕。

时光飞过而逝,动荡中暗藏杀机,社会高速发展,B市的黑道也在缓慢恢复元气。最先壮大起来的居然就是那天被张伟、辫子无意中救下来的吴天。

那天张伟枪击了周疯子,吴天随后逃脱了,张伟把他送到医院后就走了。吴天伤得不重,住了几天出了院。很快B市就开始了打黑大行动,吴天害怕受到牵连,他逃到了外地。

他去的是B市南面的一个小城市,那是一个县级市,人口不到五十万。吴天投靠的是他的战友,那个战友在这边也是开车的,他专门跑短途线路,从那个小城市到C市。

“你住着吧,我帮你找个驾照,咱俩一起干。”战友说。

吴天就这么重新干起来老本行,当驾驶员。吴天有点积蓄,战友也拿了点,他们凑钱租赁了一辆车,然后买了线路。现在两辆中巴车了,只要好好看,三五年就能还清债,剩下的就是纯利润。

但开了不到三个月,吴天就出了事。就此吴天被逼上了黑道。

那个小城市里的交管局局长邢局长快退了,权力过期作废的道理大家都懂,当然邢局长也不例外。他下发了一个通知,对城区所有从事客运营运的车辆进行大清查。这次清查的重点一个是超载,一个是市区乱停载客。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执行起来就变了味道。

战友把车开到了指定地点接受检查。

“年检了吗?”

“年检了。”

“有车辆本吗?”

“有。”

“线路本?”

“有。”

“轰两脚油门。”

油门轰得很大,但尾气却不多。

“嗯,大灯。”

“转向灯。”

“左喇叭,右喇叭。”

右喇叭不知道什么故障,没响。

“吊销线路,罚款一万。”工作人员说。

战友差点瘫在地上,为了买线路,他债台高筑,现在一夜之间因为一个喇叭,他要破产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