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沉的舰炮(雪亮军刀姊妹篇) 第一版 五、 守土之责

雪亮军刀 收藏 6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3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332/[/size][/URL] 26日,江水低沉呜咽。 本来预料中的日军大规模舰艇编队却并没有发动进攻,这让张定海等人很困惑。鬼子在等什么呢?一方面的原因可以在等陆军方面的进攻展开,另一方面可以仍然在完成集结、作战序列编组。 张定海想了半天没想明白。他很急切地想搞清楚日军舰队的规模、火力等等。想了半天,他抛下丁晓峰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32/



26日,江水低沉呜咽。

本来预料中的日军大规模舰艇编队却并没有发动进攻,这让张定海等人很困惑。鬼子在等什么呢?一方面的原因可以在等陆军方面的进攻展开,另一方面可以仍然在完成集结、作战序列编组。

张定海想了半天没想明白。他很急切地想搞清楚日军舰队的规模、火力等等。想了半天,他抛下丁晓峰等人,自己带人想到江边上看看。等到了前几天上岸的小码头那里,只见码头边上摆了好多薄木棺材。张定海奇怪,就打发手下的兄弟去问。

不大一会儿,兄弟回来说,这些棺材都是当地乡绅募来的,里面装着昨天在日军小艇炮击中阵亡的兄弟。据说这些川军部队很英勇,在日军机关炮的扫射下坚守阵地,很多兄弟趴在阵地上被炸血肉横飞,但无一人后撤。

听到这里张定海很是感叹,都说川军纪律不好,勇于私斗,这国难当头的时候,却都是个顶个的汉子。

张定海在码头看了一会儿,只见有一艘小帆船,看上去像是货船,块头不大。张定海就想上去跟船老大商量,能否拉上他去侦查一下日军的情况。

帆船的左舷边,有个面孔黝黑个子不高,但精壮结实的汉子。在他身边,是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小伙,稍稍瘦弱了些,两人像是兄弟俩。张定海正了正帽子,走上前去打招呼。

“这位老板好啊。”张定海客气地说。

那精壮汉子抬头一看,见是穿军装的,腰间佩着手枪,知道好歹是个官,连忙客气地打招呼。

“老总好,二位老总,找小的有什么公干呢?”

“没啥,老板,跟你商量个事,我们两个想到东边去,能否行个方便,我给你钱。”

精壮汉子吓了一跳,“老总,我可不敢,东边都是鬼子,去了还不找死啊。”

张定海转念一想,这种事情不好隐瞒,于是只好坦言相告了,“老板,我是山上炮台的指挥官,我就是想知道鬼子有多少船,有多少兵舰。这样我好安排大炮打鬼子。”

“老总当真是要指挥大炮打鬼子?”

“哈哈,怎么?你不相信?”张定海被问得一愣。

精壮汉子慌忙摆手,“不是不是,长官,我是瞎问的。”

张定海也笑了,“这样吧,你要是不想去也不勉强,我给你钱,你把船借我用半天怎么样?”

那精壮汉子想了一想,然后像是鼓足了勇气般说道:“长官,我不收你钱,打鬼子人人有份,你甭去了,我帮你去看鬼子的船。”

张定海正在踌躇侦查时间过长的话没人指挥部队呢,一听这话心中一阵狂喜,他一把拉住了精壮汉子的手,“那好啊,谢谢老板呢,你能认识啥样的船是鬼子的船吗?”

“认识认识,我拉货到过上海,鬼子的船好认,船头都挂着白底红圆饼子的小旗,样子和女人来月经的白布垫子差不多。”

“嗯,老板,你就数数看,有多少船,其中多少船上面有大炮,有大炮的是兵舰,没有大炮的是拖船,最好能把每条船的大炮数给看一下。”

精壮汉子挠挠头,“好吧,不过我不认字,就怕记不住。”

“没事没事,能记多少是多少。”说完了张定海就要掏钱,但被精壮汉子一把拉住了。

“老总,我不要钱,这活我白干。”

“那不行,不能让你白干活。”张定海坚持要给,他知道这些船老大都是水上讨生活,都不容易,更何况还有风险呢。

但精壮汉子坚持不要,两人拉扯一番,还是边上那个二十多岁的小孩插了句嘴,“老总,要是为钱,这掉脑袋的事情,给多少钱咱也不干。要是为了老总打鬼子,咱们分文不取。老总给我们钱,那就是臊我们。”

话说到这个份上张定海也不好再坚持了,他只好把钱又装了回去。

“老总,我回来之后上哪儿找你们去?”精壮汉子问道。

“看到山上吗,我们就在山顶上,一找就能找到。”

张定海又嘱咐了几句,那精壮汉子扯了帆,一路沿江向东了。张定海看到白帆越来越远,心里也在暗自感叹,别看这些大字不认一个的船老大,正是这些人却明白大事理。真可谓“人无论老幼,地不分南北,皆有守土抗战之责!”

没想到无意中找到人去侦查日军舰队,张定海感觉心情放松了很多。想了想,总不在指挥岗位上不好,于是又顺手买了点熟肉和粽子,赶紧回去。

等到了指挥部,上峰的消息也过来了,日军约一千多人,朝青阳方向杀了过来。看来日军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冲着九里山来的。

因为这里西临锡澄公路,东临澄杨公路,屏障江阴要塞南翼。自古以来,打江阴必定先夺取这里。而前段时间,334旅又将应天河,东横河,斜泾河河桥梁拆断,并且炸掉了锡澄公路上的大洋桥,这样一来,九里山这里就成了一夫当关的要塞所在了。

所以上峰命令,在九里山的所有炮火,随时准备对兄弟部队提供火力支援,阻击日军。听到这个消息张定海并不轻松,因为自己的阵地不比要塞阵地,有坚固的工事。这里临时构筑起的工事根本无法抵挡日军飞机的炸射。而前段时间已经暴露位置的要塞炮台,三天两头被日军飞机扫射轰炸。一旦自己朝地面开炮,势必将过早暴露位置。

想到这里,张定海又赶紧安排人加固工事,同时把整个阵地隐蔽情况彻底检查清楚,确保飞机飞过来看不到。

但前几天据说有抓住的汉奸,就是他们在地面上联络日军飞机,引导飞机扫射要塞炮台。但好在炮台工事坚固,所以没什么大碍。但工事再坚固,也架不住日军如此频繁的扫射和轰炸。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中午过后,只见从东边飞过来四架日军飞机,其中两架为驱逐机,另外两架都是轰炸机。(注,驱逐机为当时的术语,意为今天的战斗机。)

张定海也不顾部下的拦阻,走出工事去看。大家也拦不住,只好跟过来几个人。那两架驱逐机飞临远处要塞阵地上空,突然一个翻滚,然后只见隐隐的机头冒出火光,并有黑黄色的烟,看来在对地面扫射。

日军飞行员的技术都很好,两架驱逐机眼看着就要俯冲到撞在要塞工事上,但每次都能利落地拉起来,然后攀高,再次翻滚俯冲。张定海在望远镜里面看着不禁感叹日军飞行员的训练有素。而反观我军呢,空军那么点家底,刚开战就拼得差不多了。外国还封锁我们,不肯卖飞机给中国。就算有飞机呢?又有多少飞行员呢?

张定海觉得空军境遇之悲惨,丝毫不亚于海军。但陆军呢?情况又能好到哪里去?照这么打下去,难道真的要亡国灭种了?

想到这里张定海自己都不敢往下想了。但这时发生了一件惊人的事情,顿时让张定海振奋了起来。只见不知道哪里部署的高射炮,开始向天空射击,炮弹在空中划出一条条红亮的弹道。只见一架日军的驱逐机正好翻滚后俯冲向低空的时候,迎头撞上了那条弹道,一声撕破粗布的声音传来,紧跟着爆炸声,那架飞机凌空爆炸。

张定海激动得拍手叫好,这些天来这是最让人高兴的事情了。其余三架日军飞机见到有高炮火力,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立刻攀升跑高,迅速脱离,甚至连基本的编队动作都来不及做,就拼命向东北方逃窜。

听见爆炸声很多兄弟都出来看,大家都拍手叫好。只有张定海心里犯起了嘀咕,这冷不丁冒出来的高炮是哪来的。突然他想起来一件事,前段时间他带着军舰来江阴的时候,看见很多人在装卸,远远看上去好像是一门德国造的八八火炮。那可是好东西,射速快,打得准,既能防空,又能陆战。要是这样的炮多上几倍,这仗就好打多了。

(注,张定海的判断没有错,当时江阴击落日军战斗机的确实为八八高射炮。)

但转念又一想,不一定就是八八炮,要知道那炮可金贵着呢,一个县的钱粮加一起,估计都买不了几门那样的炮。

(这里要骂一句娘,抗战期间,条件那么艰苦,当时的政府第一大开支是军费,第二大开支呢?是教育!!!是贴补读不起书的学生!!!

反观我们今天的教育部!什么东西,一群王八蛋!)

高炮顺利击落日军驱逐机的事情似乎一下子扫清了张定海心里的阴霾,尽管这仗如此艰苦,但也不见得撑不下去。无论如何我们要坚守下去,坚持下去。只要还在坚持,就一定还有希望。

而阵地上面其他的兄弟也都很高兴,以后小鬼子的飞机就不敢这么牛逼轰轰地过来轰炸扫射了,就算来,至少会有所忌惮。

一转眼到了晚上,上峰转发的战报也传了过来。今天下午,334旅约一个连,和常熟过来的日军血战青阳,全连将士死战不退,最后全部在阵地上壮烈殉国。无一人生还,无一人投降。大家看着战报,都感叹陆军部队作战之英勇。

(注,血战青阳的这个连的历史原型应为334旅第667团的一个连,历史上战史中真实时间为27日,本文略有加工。后文中,凡是改编自战史的部分,我都尽量注明改编自那段战史。如有人转载,请勿删掉我的注解。


谨向这支我们自己的抗战“兄弟连”致敬!!!)


张定海把战报签了字,交还给了通信士官,就在这时,外面有人高声喊了一嗓子:“报告!长官,有人找你。”

张定海心里纳闷起来,这晚上会是谁找呢?突然想起来了,肯定是白天去侦查日军舰队的那个船老大。想到这里张定海心里一阵惊喜,“把他带进来吧。”

只见那个二十多岁的后生进来了,那个精壮汉子却不没来。张定海看那后生浑身湿透了,心里很是奇怪,难道有什么变故。

“老板,你哥呢?”张定海问道。

那后生哇地一下哭了出来,张定海心里头像是被细麻绳拎着心尖一般,看来是出事了。

“别着急,兄弟,慢慢说。”张定海示意边上的兄弟赶紧去找衣服,然后倒了一碗热水。

那后生哭得嘶喊般,好半天才停了下来,解开腰带,从身后里抽出一根宽木头片。张定海接过了木片,上面刻着圆圈和横杠、斜杠。那后生一边抽泣,一边说:“老总,圆圈是没大炮的船,横条是有大炮的船,每条船上有几门大炮,就画几条斜杠。”

张定海明白了,这就是一份日军火力配备和兵舰、拖船作战序列的简图,没想到一个不识字的船工,竟然能如此聪明。

“你哥呢?”张定海忍不住又问。

后生哑着嗓子说:“我哥死了,鬼子发现我们绕着他们走,觉得不对劲,就朝我们开枪,然后又朝我们打炮。我哥让我跳水游到岸上去,他自己引开鬼子,我刚跳下来没多久,船就被炸了,我哥他,连个全尸都没了!”

张定海眼泪在眶里打转,但强忍着,因为一个军官不能在自己部下面前流眼泪,他示意手下的军官扶着那个后生去换衣服,自己走到了工事外面。等到了外面,张定海真的忍不住了,扶着战壕的土壁泪流满面。他又不敢哭出声,只好心里憋着,但眼泪却在肆意流淌,江面的晚风一吹,脸上却滚烫滚烫的。哭了一会儿,张定海情绪稳定了下来,他掏出手绢仔细擦干净眼泪,然后又长呼了几口气。又等了一会儿,自感自己不会被部下看出来失态,才回到工事里面。

只见里面有好几个军官眼圈都是红的,此时张定海也知道大家心里不是滋味,但自己是部队的长官,也只好硬起嗓子说:“都哭什么,哭,那是女人的事情,是男人的,把眼泪擦了,好好作战,为死难的同胞报仇。”

既然如此,军官们只好都忍着。这时丁晓峰递过来一张纸,上面用红蓝铅笔分别画好了日军舰队的序列,下面用钢笔分别备注了舰艇数量和火力情况。

张定海拿着纸,又和木板对了一遍,看来这次日军集中了大小舰艇三十多艘,正在虎视眈眈江阴防线。想到这里,张定海又立刻让通信科的赶紧拟发一份电文,把日军舰艇数量和大致火力报告上去。又让人把序列草图摹画一份,明天一早送到上峰那里去。

处理完这些,张定海又想起了那个年轻后生。那后生换了其他兄弟的军装,喝了姜汤,看上去气色好了很多。

“小兄弟,你叫什么?你哥叫什么?”

“我叫孙二宝,我哥叫孙大宝。”

“这次是我亏待你们哥俩啊,明天我们凑钱,你赶紧到后方去,做个小生意。”

“老总,我不要钱。”

“那你要啥?”

“老总,我要枪,我要参加队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