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服的故事--我衣柜里的军装

majclh 收藏 32 9930
导读:[原创]军服的故事--我衣柜里的军装

我家的衣柜里现在有现两件旧军装,一件是父亲留给我的55式将校呢军服,另一件是我自己在部队时穿过的65式军装上衣。我已不再年轻,55式军装再也不能穿了;我复员已经25、6年了,但65式军装我一直保留着。这两件军装虽然年代已久,虽然颜色不再鲜艳,但它记录着我人生中永远不可磨灭的军旅情怀,他们是我生命中永远抹不去的绿色印记。

我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生长在部队大院,从睁开眼睛起看见的就是草绿色衣着,从懂事起就目送着一行行绿色的身影。“我当上解放军穿上绿军装,我走进红色学校扛起革命枪,鲜红领章两边挂,五星帽徽闪金光,……”说老实话,55式和58式以及再老一些的军装并没有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我更多的是从父亲的相册上看到他们及父亲穿上他们后的英姿。但65式军装象刻进了我的脑子里一样。从感情上说,65式军装是我的最爱。所以这首我流金岁月里的歌,成了时常在我脑海里萦绕的旋律。

尽管出生在军营,但也并不是从小就能穿上军装。记得文革时期,绿色军装大行其道时,我们也未能穿上一件。69年,两个姐姐相继入伍,穿上绿军装,真是把我羡慕死了。打那以后,只听到院里的孩子谁谁当兵了,我的心里都会产生一种莫明的嫉妒。

我的第一件军装(如果算军装的话)是在大概69年、70年左右妈妈给我做的一件黄色上衣,我是爱不释手。穿在身上美滋滋、喜洋洋的。到了上中学的时候,个子也长得高了一些。父亲的旧军装能够穿了。大概是72年,父亲把他的一身旧的、现在是叫做卡其布的、一种土黄色的军装给了我,同时还给了我一双高腰棉皮鞋。我都把它穿了起来,嗬,这个神气。同学们都用羡慕的目光看着我。我每天把皮鞋擦的锃亮,咣咣地去上学。

我真正的的第一身军装,是二姐的一个战友送给我的。一次他来我家,送了我那套的确良的军装。那是76年。

1974年海军军装改革,回到了文革前的式样,65式灰色海军服便上了不公开的柜台,我们家也给我买了一套,我就是穿着灰色海军上衣下乡插队的。

插队的当年,“四人帮”被粉碎了。我穿起了55式将校呢军装,一下就觉得人帅气了很多。回头率很高,我真的能感觉那许多羡慕的眼光。后来曾经有人要出300元的价格买这件衣服,我当然不能割爱了,尽管300元在当时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

1978年,我经过贫下中农推荐,县武装部审查,体检合格(说这些是为了证明我不是走后门当得兵),终于走进了绿色军营,堂堂正正的穿上了绿军装。

老兵都有经验,一样的军装,穿在老兵和新兵身上的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新兵身上的军装,看起来堆堆祟祟、窝窝囊囊。但不是吹,我当新兵时穿军装效果就是相当的好。

为了保证军装穿在身上的效果,每次在洗好衣服后凉晒前,都要把衣领、兜盖抻得平平展展,衣服尚未完全干透时就收起,叠好压起来,保证穿着的效果。由于当时条件所限,我们的军装 不能分常服和作训服。一套衣服训练、学习、劳动、娱乐都要穿着它,所以十分精心的伺候着。一次在训练时不小心,把我的上衣剐了一个直角的两边约长十公分的大口子,我心疼不已。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我细心的把它缝好,缝的手艺用宋丹丹的话说“那是相当棒”,就象装了一个拉链。但是再好它也能看出来是一个口子。后来又学了一招,小口子用胶布在里面粘,既省事,效果又好,粘得好的话,有时还真难看出来衣服曾经破了。

要保证军装穿在身上好看,还必须注意自己的军姿,身体必须挺拔,肩膀要平,这样才能穿出军装的气势。我在部队时,我始终觉得我是一个标准的军人。在家时因为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站着时总是弓着背,伸一条腿伸出挺远,没少挨父亲的训叱。复员后,父亲惊奇的发现,我变得直溜了。现在想,这也是军装的功效吧。

65式军装安领章也是一门学问。我现在看反映65式军装时期的电影、电视时,看导演、服装及顾问专业不专业,就看领章。按规定,领章的短边的一端应该与领口对齐,整个领章应处在领子的中央。开始往衣服上缝领章时不得要领。后来有了窍门:把线并成多股的,从领章后面的缝中穿过。再后来,就用女孩子用的别针把领章直接别到领子上。洗领章一定要阴干,而且也是要在快干未干时收起来,用手尽量把它抻开、压平。晒,领章退色就快。我的领章从来就是平平展展的。

转眼到了老兵复员的时候。因为我刚从教导队回来,部队第二年又要全训,十分缺少训练骨干,开始我自己和连里都没有考虑我复员的事。过去当过兵的都知道,老兵复员时都要和新兵及留在部队的人换衣服,把自己的旧军装给别人,复员时都带新军装回家。于是许多人把我当成对象,我从夏装到冬装,从皮帽子到棉被,都被人家换走了。我现在衣柜里的军装就是一个77年的哈尔滨兵的,两个袖口已经烂了。等到我决定复员时,已经没有东西可换了。当时我想,这身衣服反正也不穿了,破点就破点,能复员就行啊(我复员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站岗站烦了,参见拙作《你知道我当兵时最烦的事是什么?进来看看就知道了》)。

可是真正到了家,要脱掉这身军装时,当时的心情真是难以表达。我边叹气、边摘领章时,眼泪都快掉出来了,每天早上听到院里起床号,会条件反射,一下了从被窝里爬起来。在等待分配工作的日子里,我每天仍然穿着没有领章帽徽的军装,穿梭在大街小巷……。即使参加工作,有时也要在便服裤子上套一件军装。

1982年,单位派我到北京学习,我穿了一件的确良军装上衣。火车上,对面座得是一位50左右岁的阿姨,她说:现在的年轻人象你这样的少了,穿着军装,剪个平头,不容易啊!这时我才感觉到,我的衣着已经有些不合时宜了。

后来成了家,不知有了多少的新衣服,扔掉的西装也记不清有几套了,可是每当妻子要扔掉我这件军装时,我都把它留下来。虽然不可能再当兵了,但是看看这件旧军装,回想一下曾经的军营岁月,那绿色的梦又一幕幕的展现在我的面前。


本文内容于 2007-6-13 10:44:25 被majclh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