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三章 神州风云 第十三节 福建之战(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按照师部的命令,薛岳的二团接受了“断后”的任务,马常福和许绍周所在的一营一连被安排在了青石谷入口处的东侧阵地。顺着陡峭的羊肠小路爬到了山顶之后,许绍周才发现山顶上到处是光秃秃的大青石、浅浅的山沟和稀疏低矮的少量灌木。他们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隐蔽,而这里的地形非常不利于战士们的隐蔽:并不是敌人容易发现他们,他们只要往后面撤一点儿,由于视线的问题,山谷里的人根本就无法发现上面的部队。许绍周考虑的,是战士们防炮的问题。

在他们到来之前,兄弟部队已经用石头在阵地前面垒起了掩体,却并不结实。从这些粗糙的掩体上,许绍周可以判断出其他部队也是刚刚到达这里的!这些掩体挡子弹固然没有问题,可是如果敌人使用火炮,尤其是可以曲射的迫击炮,那么暴露在光秃秃的大青石上面的战士们就会有重大的伤亡!

许绍周现在还是陆军学院里的学生,他记忆里最深的,就是教官经常强调的一条原则:作为一名合格的指挥官,必须要在打击敌人的同时,尽全力保护战士们的生命安全,尽力避免一切不必要的牺牲。

菲律宾陆军学院灌输给这些未来指挥员们的观念,就是“以人为本”的作战思想:官兵们的生命高于一切!为此,教官们在讲解修工事、挖掩体、挖防炮洞、防毒气等这些有关保护战士们生命安全的课程的时候,都是异常仔细和认真,还经常进行这方面的实战演练。什么样的学校就有什么样的学生:从这里走出来的军官们指挥的部队里,战斗减员在全世界的军队里也是最少的!

许绍周是一个特别爱动脑子的人,他仔细回忆着在陆军学院里教官讲过的课程,希望能够找到解决防炮问题的办法。他的眼光从山沟、灌木丛上掠过,然后盯在了那些大青石上!他忽然想起来:地理教官讲过,大青石就是石灰岩,是最容易形成溶洞的一种岩石。福建的气候温暖潮湿而且多雨,这里在理论上就应该有洞穴存在!既然在阵地上无法挖掘防炮洞,那是否可以找到天然的呢?

许绍周仔细观察着周围的地势:阵地后面约50米左右的地方是一片低矮的山崖,顺着青石谷绵延不绝,一直伸向远方的山峦。他马上跟马常福说明了情况,得到允许之后,他立刻带着一个排的战士向那片山崖走去:他希望能够找到山洞。果然,许绍周在那片低矮的山崖下发现了许多洞穴,可惜却没有大的,大部分都不能进人。他并没有灰心,继续带领战士们一个山洞一个山洞地钻进去察看。终于,他们先后发现了三个“口小肚子大”的大溶洞:这三个溶洞的入口都很小,里面却有着极大的空间!即使把整个一师的一万多人全部装进这三个溶洞里也没有任何问题!

许绍周带着兴奋的神情跑回了一连的阵地,连长马常福却把他一把摁在了阵地掩体后面:在青石谷的入口处,日本军队的三名“斥候兵”已经走进了山谷之中!许绍周连忙把马常福拉到了远离前沿阵地的一块大山石后面,悄声对他说到:“连长,防炮洞找到了!就在那片山崖里面有三个大溶洞!把整个师的战士们装进去都没有问题,咱们应该马上报告营长!”

马常福却不以为然地说道:“我说小许呀,这眼看着就要打仗啦,咱们还是先把自己的阵地守好吧!只要咱们连能有地方躲避炮弹就行了,万一报上去挨批,多不划算呐!”他在旧军队里呆久了,深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重要性:一是下级千万不能比上级聪明,否则如果遇到一个疾贤妒能的长官,你这辈子可能就别想“进步”了!二是万一上司认为你是“多此一举、不务正业、哗众取宠”之类的人,那你的处境同样是“非常不妙”:你很可能会遭到上司的申斥,甚至撤了你的职也不新鲜!

许绍周还是个学生,正处在血气方刚的年龄,根本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和想法。在他看来,教官既然一再强调“保护战士们的生命安全是重中之重”,那么,他找到的防炮溶洞对于整个一师官兵的安全将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马连长,我们学校的教官经常对我们讲:人死不能复生,战士们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如果你担心上级怪罪,那就由我来承担全部责任好了!”

看着许绍周那张刚毅的娃娃脸,马常福突然笑了起来:“小兄弟,老哥哥知道你是个直性子人。我并不是害怕丢了这个芝麻官!眼看着就要跟鬼子打仗了,这要先报告营长、再报告团长,得一级一级地往上报!可是营长、团长还需要指挥作战吧?等师长知道了,我估计这仗也该打完了吧?你说时间还能来得及吗?”

许绍周一下子楞在了那里:马常福毕竟比自己经验多,只要中间有一个环节耽误了时间,他的这个重大发现就失去作用了!他想了一下,马上决然说道:“为了全师战友们的安全,我也只有越级报告了:我直接去找师长提建议!”马常福呆了一下,说道:“你可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好吧,老哥哥就支持你一回吧:我现在就直接用步话机呼叫薛团长,你现在立刻去团部直接向团长报告,这样能节约时间!”

菲律宾部队的通信系统里,排、连、营、团之间可以使用步话机的不同频率直接通话,而师、团之间使用的却是更高一级的加密无线步话机。正常情况下,连部无法与师部直接取得联系,只有通过团部才可以办得到。只有团级指挥机构在战斗中瘫痪了,师部才会启用普通步话机。这种通讯制度是为了保密的需要。

马常福挥手叫过通信兵,开始低声用步话机呼叫:“一营一连马常福呼叫薛团长!一连有紧急情况向薛团长汇报!”马常福是薛岳的老部下了,所以他才敢直接呼叫薛岳。很快,步话机里面响起了薛岳的声音:“马常福!你搞什么鬼?有什么紧急情况就赶快说!马上就要打仗了,你要给我好好看好一连的阵地!鬼子要是从你那里跑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团长,是防炮洞的事儿!我的指导员许绍周同学已经到您那里去了,由他当面向您汇报!”马常福说完,连忙关了步话机,向前沿阵地跑去:团长说得对,日本鬼子的大部队已经进入谷口了,守住阵地才是他的主要任务!至于许绍周怎么去跟薛岳谈,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对这个小兄弟,马常福已经尽力了:以他的能力,他也只能帮到这种程度了!

许绍周很快就来到了团指挥部,他向团长薛岳极力陈述着自己的观点:“团长!咱们团的阵地上根本没有掩蔽物,这里到处都是岩石,根本没有办法挖防炮洞!如果敌人的炮弹落下来,肯定会给战士们造成严重的伤亡!我也看了其他部队的阵地,他们那里跟我们二团的情况基本上差不多。我们一连在阵地后面约50米左右的地方发现了三个大溶洞,完全可以当全师战士们的防炮洞使用!眼看着就要打仗了,时间紧迫,所以我才越级向您汇报。我希望您能立即向师部汇报这个情况!”

薛岳听了许绍周的介绍,也觉得有必要向师长报告这个情况。《孙子兵法》里说“多算者胜、少算者败”,战斗中将要发生的事情谁也说不准,许绍周的担心并不是“多此一举”。薛岳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又参加过多次的实战,他当然清楚在战斗中保护战士、减少伤亡的重要性。虽然许绍周直接向他报告不符合规定,但那是因为时间上来不及,他的做法是可以谅解的,他的这种认真负责的精神更是难能可贵的!

“也许只有象他这样的年轻学生才能有勇气这么做吧?”薛岳一边在心里想着,一边对旁边的通讯员说道:“马上给我接师部刘云江师长!”许绍周听了这句话,如释重负般地坐在了旁边的石头上,然后又忽然站起来一个立正,向薛岳说道:“报告团长!我认为您应该向师长提出建议:请西侧阵地的部队也要立即开始找溶洞,那里应该也能找到溶洞!”薛岳笑了一下,挥手让许绍周坐下:是否提这个建议,这就要看师长对这件事情的态度了。

“薛团长,我是刘云江,有什么情况吗?”步话机里出现了刘云江师长的声音。薛岳连忙把事情的经过简短地向他陈述了一遍。

听完了薛岳的报告,刘云江立刻说道:“许绍周的发现非常及时,这些溶洞的发现对于我们师非常重要,解决了大问题呀!因为时间紧急,部队根本来不及修建防炮工事,我们师部也正在担心战士们没有防炮掩体的事情呢!请薛团长先替我谢谢许绍周同学,等战斗结束以后,我再当面向他致谢!既然东侧阵地有溶洞存在,那么西侧阵地也极有可能发现溶洞,我立刻命令那里的部队马上派人去找!”刘云江随即询问了三个溶洞的具体位置,防炮洞的分配命令很快就从师部下达了各参战部队。

刘云江竟然会这样重视防炮掩体的事,又这样雷厉风行,薛岳不由得对这位将军油然生出了敬意:爱民如子的官会得到老百姓的尊敬,爱兵如子的官同样会得到将士们的尊敬!他放下步话机,笑着对许绍周说道:“师长让我替他谢谢你!你这个小伙子真不错,脑子够用,是个将才!你毕业以后就到我这里来吧,怎么样?我不会亏待你的!”

许绍周立正敬礼,然后说道:“报告团长!革命军人第一要报效国家,第二要服从命令!只要上级有命令,只要团长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强盛而战,我愿意在将来跟随团长血撒报国的疆场!”薛岳看着许绍周离开的背影,心里暗暗点头:菲律宾的军事学校,爱国教育做得真不错!

金久保万吉随同日军第七联队、追踪着薛团丢弃的物品进入了青石谷。整个青石谷约有2公里长,谷内地势平坦,公路从谷中穿过。公路两侧嶙峋的地面上有许多大青石,然后就是高约20米左右的峭壁。峭壁距离公路最宽的地方约有100米左右。青石谷两头窄,中间宽,谷内的面积很大,两侧的山头距离较远,而且并不算高——这里并没有给人一种“地势险要”的感觉。可是在通往蓝田镇的整条路上,这里却是唯一适合打伏击的地方。

日军并没有在谷内停留,而是沿着公路迅速向北端的另一个谷口追了过去。日军第七联队的大队人马很快就进入了青石谷,驮着迫击炮的马匹、拉着山炮和弹药箱的汽车也混杂在队伍里。粤一师师长刘云江在望远镜里不断观察着两个谷口,计算着发动进攻的最佳时间。他旁边的作战科长彭啸天中校的手里也举着望远镜:他观察的却是青石谷的南端入口。

由于是追击作战队形,日军第七联队的队伍拉得很长:北面谷口的敌人已经出了山谷,而日军的后队却还在山谷的外面没有进来呢!刘云江放下望远镜,转过头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彭啸天。彭啸天向他微微一笑,说道:“敌人的队伍拉得太长了,用北口的地雷把他们集中一下,怎么样?”

刘云江赞许地点了点头,随即命令道:“命令一团长赵子明,立即引爆北面谷口的地雷!命令各团:马上撤出阵地,进入防炮洞等候命令!命令各团长和战士们:行动一定要安静,任何人不许暴露!”刘云江已经接到了报告:西侧的阵地后面也发现了两个溶洞。溶洞虽然并不大,掩蔽部队却足够用了。少倾,青石谷北面谷口附近的公路上突然响起了一连串的爆炸声,正在前进中的日军被地雷爆炸腾起的大片烟雾笼罩住了身影。

突如其来的爆炸,使日军队伍里出现了短暂的骚动,却很快在军官们的呵斥声中恢复了平静:日军平时刻苦而严酷的训练,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随着金久保万吉下达的命令,日军很快在山谷中迅速散开,就地警戒。地雷爆炸后的硝烟很快散去,呈现在金久保万吉眼中的,是十几具残缺不全、血肉模糊的日军尸体和二十几名受伤的士兵。路面上,是十几个散发着“热气”的大坑:那是地雷爆炸之后的必然产物。

金久保万吉立刻命令工兵营整修路面,伤兵们也被抬上了汽车。下达命令的同时,他举着望远镜仔细观察着两侧的山峰:那里只有光秃秃的大片青石,一目了然。良久之后,除了那几声爆炸之外,山谷里没有任何动静,他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金久保万吉思索了一会儿,下令用迫击炮轰击两侧的山头:虽然他并不相信这里会有敌人的伏兵,但是他却需要用行动来得到证实。

日军迅速在公路两侧架起了迫击炮:炮弹不断在两侧的山头上爆炸,然后炮弹延伸到了山头的后面。金久保万吉一直举着望远镜仔细观察着:除了飞溅的石头碎片和少量树枝,他仍然什么也没有发现!“停止射击!”在金久保万吉的命令下,日军停止了毫无意义的炮击。

“看来,是粤军企图阻滞我军的追击,在这里埋了几颗地雷。前面不远就是九龙江了,必须抢在粤军渡江之前拦住他们!敌人的指挥官真是愚蠢:他们应该在这里设置阻击阵地呀!否则如何争取到足够的时间渡过九龙江?仅靠几颗地雷就想阻止大日本皇军的追击吗?那些菲律宾援助的大炮真是浪费了!”金久保万吉在心里分析着,随即下令:“继续前进!”这时候,日军第七联队的后续部队也进入了青石谷。

日军开始把迫击炮重新搬上马背,因为停顿而缩短了许多的队伍又向北移动起来,速度也逐渐加快。彭啸天立刻看了刘云江一眼,点了点头:到时候了!刘云江随即拿起了步话机:“炮兵团长程铭华!命令北面谷口外的炮兵部队开始攻击,吸引日军进攻北谷口!各团团长注意:我命令你们马上进入阵地!”

仿佛为了证明金久保万吉的“指挥才能”,北谷口外突然响起了榴弹炮所特有的尖锐呼啸声:早已经计算好了射击目标的一师炮兵团,把105MM榴弹炮炮弹准确地投到了谷口处,在公路上前进着的日军队伍里接连不断地爆炸,前进到谷口处的日军被炸倒了一大片!

“真没想到,粤军里面还有聪明人!”金久保万吉一边在心里嘲笑着粤军指挥官,一边下达了一连串的作战命令:“各大队以中队为进攻单位,顺序冲过北面的谷口!各部所属炮兵部队迅速跟进!”因为野战炮和迫击炮的射程远不如榴弹炮,他并没有命令炮兵就地射击。日军冒着炮火、排着进攻队形,向北谷口方向发动了冲锋。他们并没有看到敌人,但是却仍然按照《日军步兵操典》上要求的标准动作,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前进,没有人去注意头上的炮弹是否会落下来。其他的辎重部队也开始在青石谷内集结,准备跟随冲锋的部队前进。随着日军冲锋部队的不断增加,粤一师炮兵团长程铭华也开始逐渐增加炮火的密度,不断指挥新的榴弹炮加入到射击的炮群之中。

对方炮弹的密度越来越大,接连不断地倒在对方炮火下的日军士兵也越来越多。金久保万吉开始感觉到不对头了,却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错。他用望远镜不停地观察着山谷两侧的山峰,可是那里依然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敌人是想用炮火阻拦我军的追击,为他们的大部队渡江争取时间!”金久保万吉做出了“准确”的判断,“只要冲过敌人的炮火阻拦就是胜利,就一定能消灭他们!”想到这里,他下达了“发动连续进攻”的命令。按照师团长的命令,日军开始以中队为单位,排着散兵队形连续不断地向北谷口拥了过来。

虽然程铭华发射的炮弹越来越密集,但是仍然有许多日军冲过了由炮弹组成的火力网。指挥部里,一直密切注视着战场变化的彭啸天对刘云江说道:“师长,现在是否可以发动全线进攻了?”

刘云江却摇头说道:“还不到时候!日军的实力消耗还不大,此时发动进攻会增加部队的伤亡。从敌人对北谷口全力进攻的架势来看,敌人的指挥官仍然认为我们是在为逃跑打阻击。我们应该利用敌人的判断失误,尽可能多地用炮弹来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

彭啸天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说:只有当敌人准备逃跑的时候,才是我军发动全线进攻的最佳时机!”刘云江赞许地点了点头:这个彭啸天的确是个天才!如果让他接受正规的军事教育,再假以时日和实战锻炼,他在军事方面的成就绝对是不可限量的!

刘云江随手拿起了步话机:“各团继续隐蔽,等候攻击命令!没有命令,任何部队不得暴露目标,更不得擅自开枪!否则军法从事!”他是怕有些战士会忍耐不住,所以才下了这道死命令。

他又拿起了另一部步话机:“程铭华注意,我命令:把所有的榴弹炮全部投入战斗!使用钢珠弹组成拦截火力网,尽可能多地杀伤冲锋的敌人!”

日军的冲锋如波浪般连续不断,在炮火中倒下的士兵也越来越多。突然,金久保万吉听到了沉闷的炮声:那是与刚才的105MM榴弹炮完全不同的声音。“这是重炮的声音!口径起码在150MM以上!”做为一名久经战阵的日本陆军高级指挥官,对于各种火炮的了解是基本常识。

“落后的粤军居然装备了重炮!”金久保万吉越来越感觉到不对头了,“从刚才敌人炮兵射击的准确程度来看,敌人的炮兵是训练有素的,他们极有可能是菲律宾军人!”他不相信落后的粤军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把榴弹炮打得这样准确,他更不相信菲律宾人会将重炮交给陈炯明的军队!

“报告师团长阁下!”一名作战参谋来到了他面前:“敌人使用了重炮,而且是德国人曾经在欧洲战场上使用过的空爆钢珠弹!我进攻部队伤亡严重,到现在为止,已经有346名官兵阵亡,509名官兵受伤了!”

曾经出现在欧洲战场上的空爆钢珠弹,给协约国军队造成了重大伤亡。战后,列强们对缴获的德军钢珠炮弹进行了专门的研究,却始终无法制造出其中最关键的空炸引信。钱曙光他们是利用微电子技术来控制这种引信的爆炸时间:现在的技术条件下,要想仿制它根本就没有可能。日本从法国人手里高价买回了五颗钢珠弹,组织了大批专家研究,却始终没有仿制出来这种空炸引信。后来,日本人举一反三地制造出了反跳钢珠杀伤弹。虽然远远不如空炸钢珠弹的威力,但是这种炮弹却比普通炮弹的杀伤力增强了许多,日本军部也因此把它当作了宝贝,列为国家的“绝密”。

“敌人的炮火这样猛烈,又使用了恐怖的空爆钢珠弹,这个仗不能再这样打下去了!”金久保万吉终于醒过味儿来了:这样的冲锋,无异于拿士兵的身体当炮灰!

“命令部队,立刻停止冲锋!”他看着作战参谋离开以后,又转头对身边的幕僚问道:“第一炮兵联队现在到达什么位置?”旁边的幕僚立刻回答道:“第一炮兵联队距离这里还有15分钟的路程!”金久保万吉点了点头,说道:“命令他们加快速度!”突破敌人在日军前进道路上以大炮组成的火力网,他只有寄希望于炮兵了:没有炮兵对敌人的火力压制和掩护,即使突破了敌人的火力网,部队也将损失惨重、无力再战!

日军停止了冲锋,程铭华也随即命令炮兵停止了射击。彭啸天和刘云江举着望远镜观察着山谷里日军的动静:宽阔的山谷里,日军大部队依然整齐地站在那里没有移动。用汽车和棚布搭建的临时野战医院热闹非凡,不断有担架出入,四周布满了负责警戒的日军岗哨。

刘云江用征询的口气对彭啸天说道:“啸天,你对日军的下一步行动有什么想法?”

彭啸天放下望远镜,用思考的语气缓缓说道:“我现在可以肯定的有两点:第一点,由于我军的炮火过于猛烈,日军的冲锋部队伤亡过大,他们承受不住了,所以他们才停止了冲锋!第二点,从目前日军的行动状况来看,他们并没有放弃追歼计划。最起码现在还没有撤退的打算。如果是这样,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炮兵的掩护!山炮和迫击炮的射程不够,而日军步兵追击的速度过快,与后面的炮兵拉开了距离。所以,我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日军是在等候他们后面的炮兵部队的到来!”

彭啸天看见刘云江点头同意,就继续说道:“基于这个判断,我军现在有两种选择:第一种选择,就是立刻用重炮攻击山谷内的日军步兵,然后再以山炮和迫击炮对日军进行第二次火力覆盖,最后以步兵冲锋迅速结束战斗。不过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敌人的炮兵部队几乎可以肯定会逃脱掉;第二种选择,就是暂不发动对日军步兵的攻击,等候敌人的炮兵部队到来,让他们在山谷内与步兵汇合,然后再把他们一网打尽!这样做,我军有可能因为敌人炮兵的加入而出现重大伤亡。日军的炮兵训练有素,他们还是很有战斗力的!”

刘云江用赞许的目光看着镇静从容的彭啸天:他对战局的分析把握准确、条理清晰,尤其是这种镇定功夫,这是一个优秀指挥员必须具备的素质。“真是不可思议!”刘云江在心里暗暗感叹着,“彭啸天有如此超卓的军事才华,在历史上竟然籍籍无名!而曾经与他一起共事的薛岳却有那样大的名气,真是时势造英雄啊!也许这个彭啸天是在原来的历史中出了什么意外也说不定:中国在其后的几十年里战火不绝,人命贱如草芥,‘将军难免阵前亡’。他的官职太小,也没有发挥才能的机会,当然不会有什么名气了,更没有人会去记录一个战死的小兵......”

刘云江询问道:“依你之见,你打算选择哪种方案呢?”

彭啸天立刻回答道:“斩草除根、一网打尽!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军兵力数倍于日军,又有火力优势,现在哪怕就是放跑了一个敌人,对于指挥官来说都是耻辱啊!”

刘云江笑了,他拍着彭啸天的肩头说道:“你不用拿话激我,我并不是因噎废食之人,打仗就没有不死人的!可是,我们还是要想尽一切办法,把损失尽力降低到最小的程度。我们的运气还不错:薛团冒出了一个许绍周,找到了那些大溶洞,给我们解决了大问题呀!”

彭啸天点了点头:俗话说“见微知著”,菲律宾陆军学院的一个普通学生就能有这样的见识和勇气,这所学校将来必定会名将辈出、名扬天下。而现在,这场战争就要看双方指挥者的智慧和指挥艺术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