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遥远的洋 第一章 凤凰南飞 第三十六节 猎杀(一)

2516133 收藏 7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2/[/size][/URL]   “队长,你看,岸上有灯光!”猎杀小队的8艘橡皮艇在暗夜中颠簸了几个小时,终于看见了在黑幕笼罩之下透露出模糊身影的海岸线。顺着视线望去,在远处的海岸线上隐隐地一个似乎是汽车头灯的亮光忽闪忽闪着。   “SOS?!靠!”王斌忍不住地低声笑骂起来,“是哪个活宝想出来的,竟然用求救信号来做联系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2/

“队长,你看,岸上有灯光!”猎杀小队的8艘橡皮艇在暗夜中颠簸了几个小时,终于看见了在黑幕笼罩之下透露出模糊身影的海岸线。顺着视线望去,在远处的海岸线上隐隐地一个似乎是汽车头灯的亮光忽闪忽闪着。

“SOS?!靠!”王斌忍不住地低声笑骂起来,“是哪个活宝想出来的,竟然用求救信号来做联系暗号,有意思。”

“啥?队长,你说啥?”王小牛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不该问的别问,说过多少次了怎么还记不住,快点,向海岸线发射信号。”王斌转过头说。小艇上立刻也忽闪着灯光向着海岸线发射着联系信号.........

靠近了海滩边,猎杀小队的队员们纷纷纵身跳进了冰冷的浅海海水中,奋力地拖拽着橡皮艇涉水登上了沙滩,王斌一边低声命令队员们抓紧时间整理好携带的装备,隐藏好橡皮艇,一边快步上前,迎着从一辆货柜车上下来的中年男子走了上去。

“紫夜!”

“暗刃!”

说完接头的暗语后,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你们总算是来了啊!”中年男子激动地说,“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的日本名是岸船佑介,隶属于国安局日本派遣组。”

“王斌,中国海军第一零三巡防舰队猎杀小队指挥官。”

“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中年男子低声说道,“近段时间福冈的日本军队对这一带的海岸线盯的比较紧,大概再过十几分钟巡逻队又要到这边来了。”

“好的。”王斌说着,招呼自己的队员们登上了中年男子开来的货柜车的车厢里,王斌则换上了中年男子带来的便衣与中年男子一起坐进了驾驶室中。货柜车的车厢门刚刚给掩上,汽车就发动起来加速离开了海滩。货柜车一路直行开上了车流还比较稀少的福冈都市高速道路1号线,大约走了20分钟后又从一个标有都市高西公园的指示牌下的出口驶离了高速道路1号线,拐入了一片居民区中,在转了好几个路口后,货柜车终于停在了一个挂有港三丁目集会所的建筑物后面,中年男子拿起了手边的行动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说了几句,不一会,房子的大型卷帘门缓缓地打开了,货柜车再次发动起来,保持着低速开进建筑物后,卷帘门又慢慢地关上了......

夜色中的福冈市一片沉寂,由于大批的极端分子穿行在大街小巷中肆意攻击居住在日本的中国公民和华侨,街道上早已没有了什么行人,道路两旁的店铺也好几日都没有进行正常营业了,大家都害怕卷入突如其来的暴力袭击事件中,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山田宫一和粟佑三郎摇晃着身躯,横着五音不全的小曲,带着满身的酒味离开了一家刚刚遭到他们攻击的公寓,已经有好多天了,身为极端分子的山田宫一和粟佑三郎就犹如两只凶残的野兽,他们和十几个极端分子四处袭击所知道的居住在西公园一带的中国人和华侨,就在刚刚,他们闯进了一户居住着几个中国华侨公寓里,不顾主人的苦苦哀求将躲藏在公寓里的几个中国华侨用棍棒活活打死了,面对着满屋的血腥,野兽们却高兴地开始了他们的“狂欢”,他们拿走了属于死者的一切他们认为值钱的东西,喝光了几个中国华侨家中的储存的清酒,然后打着满足的饱嗝离开了已经沦为死亡地狱的公寓。

“哈哈,山田君,今天感觉怎么样?”粟佑三郎停下脚步,靠在一根电线柱旁开始排泄他膀胱中的挤压感。

“还....还不....不错.....”已经完全占据了大脑的酒意使得山田宫一说话的声音也变得不连贯了,“嘿嘿,刚刚的那个中国花姑娘还真有点味道,妈的就是性子不太好,不然......我还真有点舍不得下手杀了她,你说呢?粟佑君?......粟佑君?”见到后面的粟佑三郎突然半天也不回应,山田宫一气愤地转过了身,“你小子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我....我叫你你听不见啊!”说着山田宫一蹒跚着脚步向着靠在街角电线柱旁的粟佑三郎,猛地用手重重地冲着粟佑三郎的肩膀拍了下去,电线柱旁的粟佑三郎立刻软软地滑倒在了地上,背后依靠的电线柱上留下了一条明显的血痕,山田宫一的满脑酒意立刻不易而飞了,他惊慌和倒退了几步,木然地看着倒在地上的粟佑三郎,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半天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无声地一根绳索从小巷地黑暗之处飞了出来,准确地套在了粟佑三郎的脖颈之上,绳索的另一端轻轻一用劲,套在粟佑三郎脖颈之上的绳索立刻勒紧了,粟佑三郎拼命地用手撕扯着紧紧勒住他的绳索,感觉到浑身的力气在一点一点的消失,呼吸被压抑而引发的大脑局部性失血使得粟佑三郎在短短地几秒钟之内就停止了挣扎,丑陋的伸着舌头的头颅无力地歪倒在了一边,小巷之中立刻恢复了平静,除了两具冰冷的尸体合着呼啸的风在小巷之中肆意地咆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