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


战功评定


马尼拉城堡驱逐城堡里华人的时候,就在马尼拉港对面的苏比克湾,原来守卫马尼拉的门户,现在变成了张清的基地,这时候所有的士兵变的比任何人都兴奋,原因是张清为了尽量公平的评定两次海战的功劳,完全屏弃了由上级评定军功的方法,让士兵对战斗中的士兵评定战功,当然军官的战功还是由上级评定(士兵不可能了解整个战役中每一场战斗的价值和难度,士兵只是评定一同作战的战友的战功),虽然只是这样的放权,但是已经足以把这些士兵的情绪调动起来了。

原来的海盗对战功的的概念就是能分到多少的战利品,现在由于战功是由战友来评定,每个人都有份,最后由亲兵营把意见收拢核实,战功就会落到实处。对原来的海盗的冲击并不是很大,但是对于被抓来的淘金工人的冲击就太大了,在眼睁睁的看到身边的某些人拿到上百两白银的时候,他们一下子就从被抓来当壮丁的身份溶入到新汉军队的身份之中,有了战功就能分配到战利品,那就意味着黄金和白银。他们再也不光是苦力,而是可以分配战利品的胜利者,(65两白银可是清朝一个6品官员的月俸了)。张清为此也拿出了50万两的现银作为战功的奖励,同时设定拿下马尼拉城堡的首功是现银一万两!整个新汉的军队一下子变的疯狂了起来,有意无意的都在打听什么时候准备攻打马尼拉城堡。

这里有必要说一下张清的战功评定系统;每一场战役都会由很多的小战场组成,军官的战功是由小战场的指挥难度来决定的,所以没有什么“油水”的一场战斗有可能却可能是整个战役的“首功”,而收缴战利品,堵截败兵这样好打同时又是“油水”十足的战斗,其战功不一定会很高。具体在哪一场局部战斗是“首功”只有到整个战役结束以后,由战役指挥官来评定。最后由张清指定的军功评定团确认,这样就可以免除上级军官私占下属军功,对谁提拔对谁不提拔的偏向问题了,战功变的真实和可信。

而士兵的战功评定是由士兵自己评定,士兵可以评定出那几个人是他们那一场局部战斗中的“首功、次功、一等、二等、、、”,最后在由亲兵营的人核实(每场战斗都有亲兵营的人作为督战队,即可以稳定部队也可以防止士兵之间互相包庇,人缘好的战功多),再根据这场战斗的战斗难度评定具体的战功。比如说一场三级难度的战斗中的“首功”就要比一场一级难度战斗中的“次功”还要小。

张清想出来的这个战功评定系统,一方面通过战士的民主评定和亲兵营的审核保证了战功落到实处,避免了虚假战功的问题。一方面通过最后的战功评定团的指定权,把军队战功评定和军官升免的权利牢牢的捏在了手中,进一步加强了他对军队的控制。

最让人想不到的是“战功记点”制度,也就是说你的战功不够,只达到某一级战功距离上一级还差一点,没有关系!把它记下来,下次战功评定的时候还可以加上继续用。这是张清通过中学时候玩的游戏想出来的,经验到多少可以升级,到了多少又可以升级,超过的就留着。只要参加了战斗多少都有点战功,参加的多了哪怕没有什么赫赫战绩也会“积功”升级。

通过严格的战功评定,柔佛海战“首功”是刘旺,马尼拉偷袭战“首功”反而是在陆地上的王发仔,“次功”才是牛洪蛙人部队的夺船行动。虽然很多人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仔细的想一下,就发现这样才是真的合理,牛洪的蛙人部队夺船虽然是功劳很大,但是其难度比起王发仔奇袭两个炮台还要派人火烧马尼拉城堡的难度来说要小的多。

这样的战功评定结果非但没有让牛洪这样的人感到难过(按照一般部队的惯例,牛洪应该是偷袭马尼拉的“首功”),反而让更多的人在以后的战斗中勇敢的面对艰苦的战斗树立了信心。

考虑到即使到了21世纪,在战斗中立下了赫赫战功的英雄,回到地方以后依然要面对无处就业,上街做点小生意还要被城管驱逐,为了免除这样的尴尬,同时也让部队没有什么后顾只忧,张清硬性规定:战功作为军队军官升职的唯一标准,没有战功,谁也别想升职,比如一个士兵升到一个伍长要战功50点,一个什长要求战功150点,军人退伍回到地方,按战功点换算成黄金白银,可以做生意也可以用战功点直接购买“功勋田”务农,用战功点购买的“功勋田”可以到军部抵押贷款但是除军部以外,任何人不得购买和征用(包括地方政府),低压贷款的金额按“功勋田”周围的土地价格的两倍计算。谁说战功不能当钱使!!!

同时这也成为新汉军队独特的军衔制度:“战功点制度”,在没有指挥军官的时候,谁的战功点高谁就作为新的指挥官,在两个同样的军官没有统一指挥权的时候,谁的战功点多谁就做为新的指挥官,两个士兵走在一起,谁的战功点多谁做指挥,这样就保证了新汉的军队在失去了统一指挥以后不至于混乱,并可以很快的恢复战斗力。

当然作为军队的直接指挥者张清也考虑到,有时候有战功的人不一定适合指挥战斗,他们可能是战场上的猛张飞,也可能是“拼命三郎”但是却不一定是好的指挥官,所以新汉的部队就出现了这样一个规定,上级任命的战场指挥的战功点不一定要比手下军官的战功点高。

为了提高部队的战斗力,张清也参照古代的军法规定;

命令前进全伍不前者斩伍长,伍长前而其他不前者斩全伍;

麓战之中伍长逃跑者斩全伍,全伍逃跑者则斩伍长;

。。。。。。。。。

每个百人队有一个亲兵什,亲兵既作为保护百夫长的卫兵,也是传令兵和宪兵。百夫长的每个命令都由亲兵对三个哨长(相当于排长)发出,百夫长接受上级命令,亲兵也同样在场接受,这样就保证了基层军官不能欺上瞒下,建立自己的基层势力甚至哗变;而亲兵并不固定是经常的更换的,这也就保证了军队里的军官不能依靠收买来拉拢亲兵。亲兵发现违反军令的军官也可以立即拘押,暂时由现场军功点最高的军官代替指挥,同时上报上级,派来新的指挥官,而拘押的军官不能随意斩杀,只有通过军法处的调查以后确定违反军法,才公开处决。

每次作战都要做战场记录,同时军法处还要进行战役调查,在战斗中的各种违反军法的地方进行考证,军功评定的时候所有的士兵都要参与,所以个别军官想要做点什么小动作,无论他有多大的本事也会被发现,即使能买通身边的亲兵帮忙掩盖,后面还有军法处,就算军法处也被买通,也一样要死的很难看,因为后面还有战功评定团。你能瞒的过上级官员你不可能瞒的过战场上亲身参与的士兵,你也不可能收买整个战场上的所有士兵,(呵呵!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每次作战均有20%的兵力作为督战队兼战斗预备队,违反军法者格杀无论。

利用军法把士兵和指挥他们的军官直接的联系到一起。这样的军队结构已经有现代军队的雏形了,当然古代的影子还是主流,不过经过严厉的军法整治和广泛的战功评定,让所有的新汉军队都感到了张清的公平,更重要的是让新加入的1500多淘金工溶入了新汉的军队,士兵看到了通过战场上的努力一样可以搭建光宗耀祖的道路。(军队的民主只能体现在这样的时)。现在的新汉军队不再象以前一样,所有的人在心里都默默的计算着自己的“战功”点,再得到多少“战功”点就可以升级,获得更多的军饷和军职,或者把战功储存起来,退伍的时候直接换成真金白银,回到家里买成田地、房屋。

基本的军队整编完成,张清还没有来的及喘上一口气,刘旺带了一艘商船回来了,同时带来了两个商人,其中还有一个还是张清的老熟人瞻木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