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


正在松岗气急败坏之际,传令兵丸木匆匆跑了上来,大声报告:“横田少尉急电,黑风口据点遭到支那军队攻击,有被突破之可能,请求速援”,

松岗闻听勃然大怒,战前自己经过分析,排除了支那军队山地行动的可能,但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疏忽,恰恰给予了对方可趁之机,现在的情况清楚的表明,眼前只不过是一支诱饵,真正的目标在黑风口,

松岗面色铁青,心里涌动着一股恼怒,他几乎想下令部队立刻将对面这支诱饵砸得粉碎,戏耍的心情早抛到九霄云外,但正如秋山教官所言,某个局部的胜利对整个任务而言是没有意义的,松岗强压内心的冲动,命令留下一小队日军继续攻击,同时要求谢老疤也从后立即包抄,待一切吩咐完毕,自己则率大队日军急促向黑风口赶去,

对面的攻势似乎有点减弱,熊柏昌拿起望远镜向日军阵地望去,的确,有大部分日军正列队匆匆脱离战场,运动的方向正是黑风口,看到这个情景,熊柏昌意识到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日军已明白我方意图,他不禁露出一丝微笑,也不知物资是否安全移交,营座那边情况如何?熊柏昌在猜想的同时,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接下来的任务是向后突出去,安全撤离,他不禁自语道:“即然你们要走,那我也没有留下的必要”,

韩震山率领突击队已攻近日军的阵地,由于押送营背后的打击,日军不得不分兵两头防御,当面的火力远没有先前猛烈,曲东魁新的命令已向韩震山传达,里面要求不惜一切代价说明曲东魁的决心,这次不用谁再提醒,韩震山早知没有退路可想,他一马当先猛杀上去,韩震山的意图是即然完不成任务是死,战场上阵亡也是死,那么我死之前冲进敌军的阵地多杀几个,杀一个保本,杀两个就赚,

在他的带领下,突击队亡命的向前猛冲猛打,这一次二排长李振英没有偷懒,因为一二排汇合后,韩震山就把话说明,如果谁贪生怕死或保存实力,在他死之前就先把谁崩了,到了这个份上,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李振英知道只有玩命才能留有一线生机,他一撸袖子大声喊道:“弟兄们,拼了”,突击队士气高涨,呐喊着向前猛攻上去,

宫本隆一看着对面的敌军疯狂的喊杀上来,虽然自己不断的射击,然而还是越来越近,他不禁心惊胆颤起来,在射击的间隙,宫本四下望去,只见己方阵地的士兵越来越少,曾经熟悉的队友,一个个不断倒了下来,剩下活着的士兵也难见完好无损之态,有的身上受伤,只要还能射击,就趴下来继续战斗,宫本在他们的脸上已看不到往日的那种自信,每个人的神色都带着决然与苍白,宫本涌起一股难以言状的心潮,他感到最后的时刻即将到来,死神在向他招手,

宫本翻身躺倒在地,呆呆地望着战火弥漫的天空,爆炸后升起的一股股白烟,仿佛幻化成家乡盛开的樱花,仍然是那么灿烂,一朵朵一片片在眼前飞舞,一时间自己恍若又置身其中,一切真的让人那么怀念,一丝微笑露出他的嘴角,宫本忽然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有点象上田秋成小说中一篇名为《死人头颅的笑容》的名字,

美景突的在一阵爆炸里发出的红光中破灭,如同一块玻璃被大力砸成无数碎片瞬间坠地,栗田的模样在碎裂中又出现在眼前,对他大喊吼道:“决不能后退,你这个蠢货”,宫本喃喃说道:“为了自己的名誉,为了自己的名誉。。。。。。”,说着他猛地翻身站起,端着三八大盖,怪叫一声冲出掩体外,向着突击队杀了过去,

韩震山正在奔跑中,突见一个日军喊叫着杀了出来,疯狂的样子不禁让他一愣,还没等他回过神,李振英和其他几名士兵举枪就射,那名日军随着弹雨,身体不断的摆动,仿佛在跳一出奇怪的舞蹈,韩震山瞪了李振英一眼,责怪他没有让自己的砍刀过过瘾,李振英没有理会,因为他老早就领教过日军的拼杀技术,实在不想费力气让自己险象环生,

宫本仰面栽倒在地,在气力飞速流逝之际,他拼命扭动着身体,让自己头向北方,按照日本民俗,死人应该头向北,而且现在北面是日本的方向,宫本只扭动了一点点距离,再也动弹不了,他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了最后一句:“樱花在盛开前,已有了凋谢的决心”,看着宫本阵亡,刺激得其他日军越加疯狂,射击变得竟然猛然起来,那是一种穷途末路的挣扎,

在日军最后的疯狂下,李振英身边的几个士兵倒了下去,韩震山怒吼一声:“弟兄们上”,突击队在喊声中蜂拥而至,

李奎一行人在分头行动后,薛峰就提出大家要再伪装一下,毕竟是干过警察,薛峰从钱小顺的疑心中,发现自己的疏忽和大家的漏洞,这一提议得到李奎的赞同,大家随即将脸上抹黑,从路边扒下死去伪军的服装重新换上,这才基本看不出破绽,一切妥当,大家迅速向日军指挥所奔去,

战斗已进入最后的炙热化,日军的阵势越来越小,所以到处可见匆忙地士兵在奔跑,铃木接受命令后,立刻找到栗田,由于下级军官基本阵亡,而栗田素来在士兵中有点威信,故此他当仁不让的带领士兵战斗,

栗田一听命令,二话不说带领几个日军就来到伪军防守的地方,王用超正在指挥战斗,此时他已对这场战斗不报任何希望,同时命令部下尽量对空打枪,他不想再有同胞倒在自己的枪下,不管对面是穿着什么军服的队伍,只要他们是中国人,横田挥刀杀人的场景,让他深深感到自己的耻辱,以及心中的愤恨,

正在伪军们出工不出力的时侯,忽见一群日军匆匆来到,王用超心中顿生疑云,这个时侯会有什么事情呢?

栗田看着迎上来的王用超,冷冷地说道:“你的带领士兵马上出击”,

王用超一听这话,不由的愣了,现在这个情况,不是把弟兄们往死里推吗?国军已经攻了进来,强大的火力打得日本人不能招架,竟然还要弟兄们往外冲?

栗田望着王用超冷哼了一声,把手一挥,周围的日军马上举起枪对准伪军,“违抗命令死啦死啦”,

王用超看着虎视眈眈的日军,知道现在不能善了,心里涌起一阵悲凉,为日本人卖命就是这般下场,自己讲义气没错,错就错在投错了队伍,一时间悲凉化为一股愤怒,他猛地一回头,大声对身后面如土色的伪军们喝道:“弟兄们,咱们走,死也要死在中国人手里”,一声喝完,带头冲出掩体,伪军们神色不定,有的迟疑着不肯挪步,有的和王用超一样面带愤恨,也冲向外面,

栗田一摆手,日军的枪响了,几个不肯挪动的伪军应声而倒,其他的伪军吓得连滚带爬地马上冲了出去,“接管这里的防御,听到命令后立刻攻击突围”栗田对其他日军命令道,

栗田虽然认为突围可耻,但他对长官的命令却不折不扣的执行,那怕是违背自己的意愿,这是整个大日本皇军部队所严令的绝对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