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追忆一位老志愿军战士-----我终身的偶像

汉关秦月 收藏 53 20514

我的家乡有一位参加过长津湖战斗的老志愿军战士,老人家被敌人的火炮震伤了大脑,有时候神志有点混乱,听不得巨大的响声,经常用棉花之类的堵上耳朵。每年过年的时候是他最难熬的时候,因为那时侯人们都放鞭炮。


老人经常响亮地唱起志愿军军歌,豪情与骄傲溢满沧桑的脸庞。一枚志愿军的纪念章永远挂在胸前,老人因为大脑的问题终身未娶,当然也无儿无女,记得小时候我们淘气,经常在老人面前放鞭炮,每当这时老人就会下意识地作出一些士兵的单兵技术动作,不董事的我们觉得好玩。但我们也常常会遭到大人们的追打。


等我们长大一点后,知道了抗美援朝,知道了老人的不平凡,老人便在我们这些孩子的眼中高大、威严起来,老人成了我们当时所能接触到的最大的英雄,我们一群小火伴成了老人最忠诚的士兵。我们在节假日帮老人干活,缠着老人教我们志愿军军歌,求老人为我们做手枪、大刀等玩具,我有一支老人用杨木做的手枪,已经玩的油光铮亮,到现在一直保存着。


也许是当年的战争太过残酷,老人一直不愿提起当时的战斗情况,当我们问及时,老人只讲他的战友们在战场上的一些有趣的故事。有一次我拿着一本我也不知道书名的写抗美援朝的书(繁体、竖版印刷,我最早就是通过它知道、认识抗美援朝战争的)给他看,但老人识字不多,于是我就给他读其中的一些章节。听着书中的描写,老人显得非常激动,嘴里默默念叨着什么。当我念到长津湖那场战斗的时候,老人异常激动,终于第一次向我讲起了他所经历的此次战斗。


老人讲当年他们连队经过三昼夜的急行军赶到战场,未经修整立即投入战斗,当时的战斗非常惨烈,我军用的都是轻武器,要想有效杀伤敌人就必须接近敌人,接近敌人就要通过敌人的炮火封锁线,许多战士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受伤或牺牲的,特别是一些新兵,在炮弹的轰鸣中甚至没有了方向判断能力,只能跟在老兵的后面向前冲。霉菌的火力是他这个参加过解放真正的老兵第一次见到的,但志愿军战士凭着坚强意志和勇敢作风奋勇向前。到了短兵相接的时候霉菌就不堪一击了,一顿手榴弹就抱头鼠窜了,霉菌大的伤亡往往就是在这时后发生的。但是很快霉菌的炮火就会降临到志愿军战士刚刚得到的阵地上,给志愿军造成很大的伤亡。他就是在霉菌的反攻炮火中被震伤的。由于脑部的震伤,老人很难回忆起更多的细节,只能在我读的过程中点头或摇头表示他的看法。


老人没有儿女、亲人,一人孤独终老。由于伤病的影响,老人也无法工作,只能靠补助和救济生活,生活条件一般。但老人得到了所有了解他的人的尊重和敬仰。


老人去世的时候,我们这些昔日他的娃娃兵为他安排了军人式的葬礼,我们齐唱志愿军军歌为他送别,在他没有墓碑的墓前插了一把木制的上了刺刀的步枪,那直指苍天的枪刺,展示着一个志愿军战士、一个中国军人敢于向任何敌人挑战的决心和勇气!安息吧,我们先辈!安息吧,我们平凡的、勇敢的战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