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死生之争

汉尼拔三世 收藏 2 44

死生之争

每个人的一生

不论聪明还是愚蠢

不论幸福还是不幸

只要他一离开母体

就睁着眼睛追求光明

——艾青

一纸灵魂的诉状将我深深击打,正中靶心。于是再次想到了死亡,以次解脱,结束这阴暗的日子,惨不堪言的生活。

怎么个死法?在这著名的成都平原上,想要如意死去却也是难事。于空寞中想到了它。于是立马身体力行,不食人间烟火——打算死去那一刻不留任何人间物事,身体的每个空间每一寸肌肤都留给那卑微的花匠的念想。

坚持了两个夜晚,当真正的死亡来袭时,感觉倒也不错,神秘而恐怖的触角爬上了眉梢,每一根神经,每一缕体毛,每一寸肌肤都感受到了它的临近,居然可以将“花匠的念想”填充得无一丝缝隙,瞬间终于明白了那男子为何愿意作的是女王的卑微的花匠——卑微但足以生存;那女子为何选种的是兼有文学气质的建筑学家——稳重不乏浪漫;难以理解起乔其跟随那个身无长物的流浪汉、诗人以及到后来的脑满肠肥的企业家。是这样吗?……全然不是那么回事,拿张爱玲的话说。

卑微的花匠的念想从未中止过,就像一离母体便追求光明的人,躺在寂寞的床上,翻身都是难事,睁眼都挺觉耗ATP的时候,可思维却没一刻停驻脚步,夹杂着对事物的渴求,充溢的是那一缕卑微的情思,拿如前的话说:每一寸肌肤、每一根神经都在念想,甚而挤出了生存的欲望。

死神在临近,欲望在蔓延,念想在继续。

终于一缕强光刺破万丈阴郁,虚空包容无限宇宙,银灰穿透密密丛林,扛住了身体的不适,出了闺阁,居然发现阳光还挺明媚。

痛苦在延续,念想在伸展,生活一如从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