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巴渝 收藏 2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三十一章


六月底,全厂职工干部以主人翁的姿态,团结协助,发扬天大旱人大干的大无畏精神,提前四天全面完成上半年生产任务。

江海洋带领车间职工打扫完现场后,就叫调度员催促运输科干紧把产品转出车间,然后把于工找来商量全车间职工出去游玩的事情。

“红管家,你那小金库还有多少钱?”

“你又想打这笔钱的歪主意唆?还有三千二百八十三块五角七分正,另外厂工会的技改奖和双过半奖金月初也要下发了,还有……”

“这就足够了。我想一会我们党政工团开个会,组织职工去南温泉游玩两天,休整一下,放松一下,五六两个月职工太辛苦了。不愿去的职工每人发十元钱,你意如何?”

“我完全赞成。成立装配车间以来,这连续两仗打得太艰苦了。”

“那好,请你去把高主任和李主任叫来开个会,决定下来后就叫劳工员方胜保出个通知,梅琳负责统计参加人数,我负责到厂部联系大客车。”


就在去南温泉的那天下午,江海洋心情愉快的与职工们在车间门口一起侯车时,路过厂收发室的方胜保给他带来一封久已盼望的美国来信,他趁着厂里客车还没来时,走进办公室迫不及待的撕开看了起来。信的内容如同一把无情的利剑刺中他的心脏,他感到犹如五雷轰顶。

姜佳妮在信中委婉的告诉他,久未来信的原因是她堕入情网,爱上了自己的导师,而且不能自拔,向他提出分手,一旦时机成熟,万事具备就回来接女儿,打算乔居美国。

“身在花花世界,还有不被糖衣炮弹击中?还能不被西方开放自由的生活挑逗?还能不被表面上的富丽堂皇所诱惑?……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只不过是时间的早晚而已。”江海洋捏着绝情书想了好一会,才把它放进办公桌的抽屉里,慢慢站起来朝外走去。

他重新出现在人群中,脸上显得有些苍白,好像一个刚刚大病初愈还没有得到很好恢复的病人。没有人在意这个心灵上受到巨大创伤的坚强男子,只有紧靠在梅琳身边的宁晨,无意间发现了这个脸上挂着微笑的男人,没有刚才那么自然。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能在心里暗暗捉摸,不时偷偷看他几眼,观察他的言行举止,对比着他现在和以前的不同与反差。

来到温泉公园,大家被安排在一座三层楼的别墅里。这里原是蒋家王朝四大家族中孔祥熙的女儿——孔二小姐的避暑山庄,修于抗战时期,如今被公园管理处辟为招待所。改革开放就是好,市场经济的杠杆作用把它古为今用,让许多老百姓也能玩上一回“孔二小姐”的格。

晚餐很丰盛,大鱼大肉大碗的啤酒,让人忘记了工作的烦恼和身心的疲惫,处在心情轻松加愉快的亢奋中。

江海洋今晚的表现特别反常,他是不请自饮,有敬必喝,仿佛要把自己灌醉为止,这让坐在他身边的梅琳都大为惊异奇怪。

“你今天是怎么啦?视酒如命。”梅琳拉了拉他衣角问道。

“高兴!痛苦!还有死亡,死亡不属于工人阶级!”江海洋说完,高举酒碗一饮而尽,接着又满满的到了一大碗酒对梅琳说,“还有女人,为什么都这样无情无义?来,干!”

梅琳没有在意他的酒话,只是在闹轰轰的酒席上大声提醒他:“你注意点,别要把我的新裙子弄脏了!”

“不就是一条裙子吗?能值几何?能比感情值钱吗?”

“你说些啥子哟?是不是喝醉了哦?”

“我没醉,是她有罪,她背叛了我……”江海洋语无伦次,仰首把一碗酒像喝凉开水一般灌进肚里,他放下大酒碗,趁人不注意抓起两瓶啤酒朝餐厅外走去。

他坐在外面宽大的阳台的栏杆上,背靠圆柱,躲开了宴会的喧嚣,一边独自饮酒,一边享受着徐徐吹了的阵阵晚风,让思绪在晚风中任飞扬。

姜佳妮的感情背叛对江海洋在思想上,无疑是一次重量级的打击,但最受伤害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女儿江薇。他真的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即将失去母亲和母爱的女儿,还有值不值得在女儿面前为她保守秘密和维护她作为母亲的形象。

从他走出餐厅,就有一个关注他的幽灵在他身后游弋,那是心地善良,善解人意的宁晨。

楼上顶层的露天舞场响起了优扬的舞曲,江海洋把喝光了的一个酒瓶猛的朝地上砸去,似乎这样可以发泄一下心中的烦恼。他望着繁星闪烁的星空,不无感慨的吟道:“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听见“呯”的一声,宁晨从黑暗中走出,她来到他的身边抓住他的肩膀,摇动着似醉非醉的江海洋:“主任,主任,你怎么啦?”

“哦,是你?别来打搅我,让我安静一会。你去跳舞吧,你去寻欢作乐吧!我要喝酒,今朝有酒今朝醉。何以解愁?唯有杜康。……”

这时另一个声音响起,是满脸红霞飞的梅琳。“哟呵,原来你在这里喝酒吟诗,脱离群众,不像话!我还以为你去敬大伙酒去了呢?走,跳舞去!”

“你们两个都不要来烦我,让我一个人在这里清静一下。”

“梅姐!你去跳舞吧,我来陪主任,他好像有心事。”宁晨对梅琳说,又把她拉到一边小声说道:“我们来之前,我看倒他看了一封信,情绪就不对头了。”

梅琳是过来人,听说后马上联想起江海洋在酒桌上的异常表现,心中大喜,连忙反对说:“宁晨你去跳舞,我来陪陪他,你是难得出来玩耍的。主任有啥情况我会来叫你和于主席的,好不好?”

宁晨还在犹豫不决,江海洋站起来边走边说:“走,深入群众。堂堂中华男儿岂能儿女情长!”

三人来到楼顶露天舞场,梅琳就被人请去跳舞去了,尽管她不是十分情愿,却又不好拒绝。只有宁晨安静的陪他坐在一起,不管那一个来请她跳舞她都婉言谢绝。江海洋劝她去跳舞,这样陪着他坐在一起影响不好。

宁晨鼓起勇气对他说道:“除非你第一个邀请我跳舞,我才会与其他人跳。”

江海洋痛快的答应道:“行,我就来个表率作用。”

他站起来把宁晨带入舞场,与职工们融为一体。他步履有些浪仓,把宁晨在圈子里东拉西扯的,还踩了她的脚,要是其它舞伴也许她早就拂袖而去了。而宁晨对他却很有耐心,似乎也很心甘情愿,任随他搂着自己任意盘旋转动,还不时张开那双美丽的大眼,深情的看着这个比她大八岁的中年男子。她从来到装配车间的第一天起,就对这个浑身散发出军人英气的主任有了好感。她感到自己原来像一把闲挂在墙上的都它尔,来到装配车间后,却被眼前的这个充满魅力的成熟男人拨动了琴弦。

江海洋感到有些头重脚轻,自责酒后跳舞是对女士的失礼和不尊重,一曲未完就对宁晨说道:“我有点不舒服,想回房间休息。”

宁晨虽然有些意外和遗憾,甚至有些恋恋不舍,也只好顺从的与他分开,走出舞圈。

江海洋步伐紊乱的下楼后走进房间,看见高、李二位主任正与蔺相传和吴二哥大战方城,四人均是赤脖上阵。

“二筒!”高主任打出一张牌问道:“怎么不跳舞啦?”

“跳舞不积极,思想有问题。”蔺相传叼着烟说。

“哎呀,毛主席说了,天大的问题,睡一觉就好了。”江海洋说着就倒在了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