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蓝刀锋 火蓝刀锋 168

冯骥 收藏 19 4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67/[/size][/URL] 张冲回到部队的第一天,发生了许多事情。 他先是赶到旅机关干部科报道后,然后就去面见肖海毅。谁知道旅领导们都在招待所大宴功臣,加上司令员夏松青又在现场,张冲怕自己太唐突,就在门外默默等待。不料没过多久,乌云格日乐就独自走了出来。张冲心头一阵激动,犹豫再三,决定先和乌云格日乐见上一面。他偷偷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67/


张冲回到部队的第一天,发生了许多事情。

他先是赶到旅机关干部科报道后,然后就去面见肖海毅。谁知道旅领导们都在招待所大宴功臣,加上司令员夏松青又在现场,张冲怕自己太唐突,就在门外默默等待。不料没过多久,乌云格日乐就独自走了出来。张冲心头一阵激动,犹豫再三,决定先和乌云格日乐见上一面。他偷偷钻进了乌云格日乐的宿舍,想给她来一个惊喜。两人正热烈拥抱之时,不料被前来探望的鲁炎和陈妍撞见,把张冲弄了一个大红脸。

张冲回来了,乌云格日乐的头疼立刻好了。四个人又去了雷鲨中队的食堂小聚了一番。鲁炎和张冲都喝多了,两人一边喝酒,一边数着陈年旧事,很快面颊上就带上了激动的泪珠。乌云格日乐和陈妍也跟着掉了眼泪。男人们不容易,她们更不容易。

鲁炎把中俄演习的过程给张冲讲了一遍,听得张冲两眼冒光,一个劲儿地说可惜了可惜了,要是我回来参加就好了。接着张冲把在土耳其和日本特种兵武田英豪的故事像说书一样讲了出来,他一边讲,一边解开了上衣大口喝酒,说得口沫横飞,脸红脖子粗,众人听得入了迷,纷纷停下手中的筷子,只听张冲一人拍着桌子大声吆喝。

“好你个张秃子!去了趟土耳其翅膀就硬了!”突然,食堂窗外传来一声爆喝,打断了张冲的话,“臭小子!回来也不见我!”

“龙哥!”张冲眼睛一亮,猛得站了起来,转身一看,龙百川和武刚正笑呵呵地推开了食堂的大门,走了进来。张冲一个箭步,跃到了龙百川的面前嘿嘿直笑。龙百川一把搂住张冲的脖子,狠狠拍了他的光头一下,

“臭小子!我还当你把我忘了呢!”

张冲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说道:“怎么会呢!龙哥,我今天刚到部队,你们正在庆功……”

“庆功你怎么也不参加啊?”扛着两杠三星的武刚笑着捏了捏张冲的胳膊,说道,“你这小光头,越来越结实了啊!”

“武教官!您也没变!”张冲忽然看到武刚的肩章,顿时吐了吐舌头,说道,“您高升了啊!”

武刚随和地笑了笑,说道:“越来越老了,和你们比不了了!”

“你呀,叫错了吧?”龙百川笑着说,“这是咱们旅的武参谋长!”此刻的武刚,已经升任了陆战第7旅的参谋长。在转业和留队两种抉择中,武刚不顾家庭的困难,毅然选择了前一种生活。他对这身军装的感情实在太深了,蓝白色的海洋迷彩色,已经牢牢印在了他的灵魂深处,永远无法割舍。

重新摆酒,另外加菜。新老两代海军侦察兵聚在了一起喝酒,一直喝到了月上中天。陈妍亲自下厨做菜,乌云格日乐不擅长厨艺,便在一旁给陈妍打打下手。看着自己的男人在酒桌上恣意豪饮的样子,两个女人忽然觉得心中轻松起来,似乎幸福的生活都是那么顺其自然,期盼中的幸福只是近在咫尺的瞬间。

这场豪饮一直喝到了天色发白。席间,四个男人互掏肝胆,借着酒劲说出了一些憋在心里的陈年话:

“武……武教官……不!武参谋长!”张冲瞪着眼珠子,手里晃荡着举着一杯酒,“我敬您!我给您承认错误!我当新兵那会跟您叫板,还跟您打架……我混蛋!我是土匪!”

“老弟啊!”武刚的黑脸被酒精涨得发紫,拍着张冲的肩膀大声吆喝,“是老哥不好啊!怪我这个臭脾气……委屈你了……听着!不许叫我参谋长!我是你老哥哥!”

“好!咱……干了!”张冲光着脊梁,猛地一仰脖子,把杯子里的白酒一饮而尽,而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冲着微微发白的天空猛磕了几个头,一边磕头一边含糊不清地说,

“爸!爷!我回来了!我回国了!你们都看见了吧!”

“爷!我制服了小日本的特种兵!您在天之灵该瞑目了!”刚磕了几下,他就失去了平衡,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众人连忙把张冲扶了起来。乌云格日乐从厨房里端着一大碗醒酒汤跑了出来,绕过了地上七零八落的白酒瓶子,给男人们放到桌子上。她看着已坐在鲁炎身边的张冲,不禁有些心疼,忍不住劝道:

“敌人还没来,你这是和谁较劲呢?”

鲁炎的眼睛有点充血,但神志还算清醒,他听清了乌云格日乐的话,搂住张冲的肩膀,大着舌头说道:“张秃子是英雄之后,是我们海军的‘浪里白条’!乌云,你得了解他啊!他可是国恨家仇聚一身啊!”

“我当然了解!”乌云格日乐微微一笑,索性坐在了张冲身边,顺手端起了张冲的酒杯,“为了明天就发生的战争!我也喝一杯!干!”她仰起脖子,一杯白酒打着转就进了喉咙。

“好!我陪你一杯!”鲁炎看到乌云格日乐干了,自己也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好!不愧是草原上长大的姑娘!有豪气!”龙百川赞赏地拍着手,又给众人盛满了酒,命令似地道:

“喝!今天是周末,咱们休息!”

鲁炎一口把酒喝干,转过头看着神采奕奕的张冲,心头涌起一个小小的疑问:以张秃子的性格,怎么会对那个日本人手下留情呢?他哪儿来得耐心、善心?鲁炎回想起张冲歼灭海盗的情景,几乎是手起刀落一刀一个绝不留活口。当然那个日本人不是海盗,但他诬蔑张冲撒谎,惹怒了张冲,张冲怎么还会去救他?鲁炎的确有些想不通。酒席散后,他背着张冲,告别了众人后向雷鲨中队的营区走去,没走几步,鲁炎就开口问道:“张秃子,你为什么救了那个日本人?这好像不大是你的一贯行事风格啊?”

“喝酒!……干!”张冲似乎醉得一塌糊涂,半个脑袋歪在鲁炎的肩膀上,高声吆喝道:“倒……倒酒!给我满上!”

“问你话呢!”鲁炎又问了两遍,张冲却似乎根本就没听见。他只好作罢,扶着张冲进了宿舍,把他轻轻放在床上,脱掉鞋子、盖好被子,而后转身从床上摸出一个塑料脸盆。鲁炎怕打扰其他战士睡觉,换好拖鞋,遂悄悄拉开房门,端着脸盆刚要迈出去,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夫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

随后竟又传来一阵笑声,“怎么不把我背进厕所?老子要撒尿……”

“啊!你小子装醉呀!”鲁炎气得扔下脸盆,回转身来,扑到床上,双手按着张冲的肩膀,佯怒喝道:“没想到你这秃子都会用孙子兵法了!去给我打洗脚水!”

张冲笑嘻嘻地微微睁开眼,醉急十足地伸了伸腿,得意万分地说:“秃子不可怕!就怕秃子懂兵法!”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