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十六章 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成才垂下了眼皮,不再坚持。

海泡子和那阵地都已经浸入了黎明前深沉的黑暗。成才用防水材料包好未完的地图,交给许三多。许三多则撕开口粮包装,放到那两人面前。

成才拒绝了,他知道他们更需要热量。

伍六一仔仔细细将那份少得可怜的口粮匀分:“吃吧,许三多。”

许三多说:“你也吃。”

“我的那份自己吃了,再吃了这,我就吃了一份半的食物。许三多,这几天我比你多吃了整整三倍。”伍六一调笑地看着手里的那半份食物,就他巴掌的容积那几乎是可以一口吞的分量,他也真的一口吞了下去,把什么都和在一起干嚼着。

三倍,也就是说他比我整整多吃了两百克可称之为食物的东西,两天之内。许三多拿起一块牛肉干轻轻地咬了一口,几天来第一口可以称得上食物的东西下肚,他整个胃都要烧了起来。

许三多闭上眼睛,默默地体会着那点热量流入体内。

成才嚼着一根野菜,在狙击枪里监视着阵地上闪动的人影和电筒光芒。

黎明前的那一会儿黑得如同深夜,伪装之后的许三多和伍六一,从山坡上缓缓地爬下去。他们的动作匀速而沉稳,几乎是完全无声的。两双炯炯发光的眼神,从抹黑的脸上紧紧盯着眼里的海泡子。

成才从狙击镜里看着这两位战友浸入黑暗。他们无声地爬入水中,让水浸没自己的身体,一直浸到只剩下露在水上的口鼻和眼睛。尽可能不激起波纹,向阵地后方游去。

“顶不住了就吱一声。”伍六一用最小的声音提醒了一句。

许三多说:“没事。”

两个人的声音都是发颤的,身边的水也抖出了微微的波纹。

伍六一又说:“别咬牙,越咬牙越发抖。”

许三多说:“知道了,不咬啦。”

伍六一说:“想事情,一定要想事情,千万别放松。”

许三多问:“想什么?”

“想……想水里的一点点火……火永远不灭。”

许三多有点神志模糊地笑了笑:“水里,水里边怎么会有火呢?”

伍六一说:“咱们着火了,好热啊,三多。”

这个看起来不大的海泡子现在真是漫长得让他们难以忍受。两人就这样忍耐着,让水温一点点把身体凉透:“是有火,六一,我觉得浑身发烫。”

“那就好,那就好。”

“真舒服,应该让成才也来试试。”

伍六一担心地看着许三多,发现他已经有些神志模糊,只能伸出一只手,把他的背带牢牢抓住。他已经感觉到许三多的身子在往深水里坠,而许三多的眼睛正在要闭不闭之间。

“不准睡,不要睡!许三多!”

许三多迷糊着:“真的很困……吹熄灯号了吧?”


“是起床号!许三多,全连都等着你呢!班长又挨训了,都是因为你不争气!!”

许三多惊得身子都弹了一下,猛地睁开了眼。

伍六一终于舒口气:“你算是醒了。”许三多不再说话,他忽然将头慢慢地埋进水里。也许,那是他在悄悄地哭。

伍六一终于踩到了水底,他将许三多拖上近岸的泥泞,那几乎费尽了他最后的力气,最后两人一起滚倒在泥土里。

他开始搓揉许三多的腿脚关节,自己也像筛子一样抖着。

成才从狙击镜里看着水边的那两个人,他们与阵地仅几米之隔,互相拥抱和搓揉着,以给予对方维系生存的可怜体温。

成才擦了擦眼睛,然后将眼睛又贴回狙击镜面上。

那两个人终于向阵地蠕动。

许三多和伍六一在战壕边沿轻轻一落,滚入了壕沟的拐角里。他们的动作太快,快得到壕沟后埋伏的几个暗哨都没有看见他们。

钻过几条纵横相连的沟堑,千寻万觅的半埋入式的指挥中心终于出现在他们的眼前。许三多掏出了未完的地图,打开防水材料,伍六一警戒,开始画图。

终于绘制完地图,折叠好放进怀里,回身的时候与一名从战壕拐出来的老A撞个正着。太近,伍六一和老A几乎是同时扑上,撞在一起,倒地,两人在壕沟里摸掐滚打,许三多也扑了上去,三个人扭成一团,然后,烟雾把三个人都笼罩了。

老A翻出白牌:“我死了。”

可就在同一瞬间,警报响了起来,探照灯和电筒的光束也纷纷向这边扫来。

没响枪!可这烟一里外都看得见! 

伍六一没心思多说了,端起了机枪就四周打量了起来。那个已经挂掉的老A,笑嘻嘻地招呼着:“两位好走。”

许三多很礼貌地回了句:“再见。”伍六一气得拖了许三多就走:“废什么话?”

外围的几名机枪手正将机枪掉了过来,许三多从壕沟里冒头,一阵扫射,那几人都冒了烟。伍六一用机枪封锁着从指挥所里冲出来的士兵。这时,有两名老A看见了伍六一,冒头就朝这边打着点射,伍六一连连滚在地上,才躲了过去。许三多发现后,一阵猛扫,才将那两人压了下去。

“这几个家伙比一个排都麻烦!”伍六一嘀咕着。

那两个老A在伍六一的机枪轰鸣下一时无法抬头。

许三多撤到了阵地外围,回头掩护。那是平常就练熟的战术,伍六一回身再撤。他们撤向这处阵地的最高点,跳下一段土坡就是海泡子的低洼,那总算是有个屏护。

一个东西滴溜溜地从壕沟后甩了出来,许三多莫明其妙地看着。

那东西轰地一下在空中炸开,如同平地上打了个闪,炸出白炽的强光。

许三多顿时捂住了眼睛,他等于已经暂时被晃成了瞎子。

伍六一幸而没有回头,他跑到许三多身边将许三多拖了起来。

“是闪光弹!妈的死老A,尽用这缺德玩意!往下跳。”许三多闭着眼跳了下去,伍六一回身还击,脚下却踩中整块松动的土壤,他头重脚轻从两人多高的断坡上摔了下来,腿撞在一块兀出的岩石上。许三多茫然地站在断坡下,他仍看不见。伍六一大声地喊道:“许三多你快跑!正前方。”

“你在哪?我看不见!”

“跑啊,朝前跑就是了!”

许三多却依旧在找,嘴里喊着:“六一你在哪?!”指挥所里的士兵已经冲出来了,那几名老A,现在显然也不再把这两人当对手了,一名老A纯粹为了结束战局举起枪向站在断坡之下的许三多瞄准。然而,一声枪响,他的头盔上却先冒烟了。第二名老A被子弹追逐着跃进壕沟, 那是来自于成才的狙击。

老A顿时反应过来,喊道:“狙击手!十一点山坡!”

后面的山坡上也开始冒起了枪焰,“六点方向是主力!密集射击!”

老A端枪撂倒了一个从山坡上冲下的参赛选手,但又有几个兵从山坡上冲下,看来是等待已久了。

许三多的眼睛终于能看见些了,他跳下壕沟,将地上的伍六一扶了起来。

阵地那边的枪声,愈响愈烈,伍六一拄着枪站了起来,他一只脚已经无法着地,他拄着枪强走着。

许三多抢过去背他,被他一肘打开。

许三多只好搀着一瘸一拐的伍六一跑开。

黎明时的黑昼终于过去,天色几乎在一瞬间开始放亮了。

后来的那几个兵趁乱已经冲进了壕沟,一场阵地战顿时打得如火如荼的。能到达这里的兵,大概已经全在这儿了,他们这也算是最后一搏了。

成才拖着几个包,从山坡上兴高采烈地冲了下来,扶住了许三多和伍六一。“地图到手了吗?”

许三多点点头:“到手了。”

成才也发现不对:“六一怎么啦?”

“崴了一下,没什么大不了。”伍六一说。

“咱们得赶紧走!可别让那帮捡便宜的家伙把啥都抢走啦!”

许三多背好自己的包,想去背上伍六一的,被伍六一抢了过去。

他说:“我自个来。”

成才早已乐不可支,他说:“这回好啦!往下就是个强行军!再没那些明岗暗哨啦!咱们咬咬牙就到啦!”

“小意思。”伍六一说小意思,他跑不到百米已经被那两人拉下十多米,许三多和成才抢上去扶他,伍六一挣开,自己小跑了几步。

“不止是崴了脚吧?”许三多关心地问。

“武装越野我可从来是冠军!”伍六一一咬牙倒冲到了三个人之前。

成才:“你没事的!我早说过的,咱们三个!咱们三个一起坐上那辆鬼车!三个死老A!关系永远的铁!”

他和许三多跟在伍六一身后跑开。

那几个被成才称为占便宜的家伙,正在阵地上做最后的拼搏,他们一边开火,一边也在紧张地在绘制着该绘的地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