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十六章 第二节

沼泽里的鱼 收藏 5 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一个兵察看着指南针问:“走了得有大半了吧?”

成才望了望遥远的地平线说:“如果方向没错,差不多。”

许三多一直在关照着那个不省人事的士兵,他看了伍六一一眼,伍六一无奈地点点头,两人终于把士兵放下。

许三多忧虑地说:“不能这样下去了。”

伍六一仔细观察了一下:“他已经不行了,再拖下去就是严重脱水,那就救都救不回来了。”那个兵在地上挣扎着,使劲地摇着头。

许三多忽然解下野战背包,在背包里掏摸着什么。成才一把拉住许三多的手:“你那点吃的救不了他,你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许三多还是不忍:“我们不能替他做决定?”

“你们明知道他撑不住了!”成才恼火地嚷了起来,“许三多,现在连你也把我划在圈外!好,你们善良,无私,有情有义,可你们不做决定!他必须弃权,他要清醒就会弃权!可你们就没勇气做个必须的决定!”

几个人看着他,那眼神并不是反感,相反,成才说中了他们的要害,他们外边太硬,而里边又太软。“你们不敢,不好意思是吗?我来!反正在你们眼里我也不是啥好人!自私自利的,想啥都只想自己。行,我担当得起,我来!你们用不着惭愧,我帮自己解决问题。”成才看了看那士兵,沉静地说道:“帮他解决问题,也帮你们解决问题!”

伍六一拉了许三多一把,掉头走开。士兵拍拍成才的肩,无声地跟在后边。成才掏出自己身上的信号枪,看看远去的那几个人,又看看草原上苍茫的暮色。然后,他扣动了扳机,一发黄色的信号弹呼啸着升上天空。成才又看了那士兵一眼,将信号枪放在他的身边,掉头跑开。

那发信号弹在天空放射光芒,缓缓落下。

很快,一辆车驶了过来,车上的人迅速发现地上的那名士兵。野战救生器材都是随身携带的,救护人员开始就地抢救。那名士兵被医务兵用担架抬上了汽车。

只剩下五个兵了,他们伏在草丛中,监视着那辆远去的车辆。伍六一对伏在身边的成才说:“你用的是自己的信号枪?”

成才点头:“我用不上。”

“那么肯定?”

成才:“如果要三个人,我是三个里的一个。如果只要一个,肯定就是我。”

伍六一:“成才,七连在的时候,你和三多是我最不喜欢的两个人,七连没了,你俩是我印象最深的两个人。你要的很实际,这不是罪过。你用不着内疚,你跟我们一起只是因为用得上。”

成才愣了一会儿,打了个干哈哈。

伍六一:“尤其是这个时候,更不该这样。”

成才犹豫了一会儿:“我会试试,谢谢提醒。”

他们监视着那辆救护车,一直到它驶出视野。

周围的地形是草原上那种连绵起伏的低矮丘陵,几个人正竭力想在指南针上找出一个方位。然而,一点星光都没有,这根本就是一个迷路的晚上。

“我觉得应该是四点钟方向。”许三多说。他很坚定。

另一个士兵也很坚定,他觉得七点钟方向对。

成才一下就急了:“你们看准点,这地方差一点就是几十公里,走错了没时间回头。”士兵反驳说:“一点参照物也没有!谁不凭自己的直觉说话呀?”

意见分歧的结果使本来就少得可怜的队伍又分成了两队。

许三多、伍六一、成才看着另外两个兵顷刻间便没入了草原的黑暗之中。

成才最后看了看许三多,又看看黑暗中已经看不见的那两个人影,说:“许三多,你错了,你肯定错了。”

许三多没说话。成才也没等他说话,掉头追那两人去了。

伍六一端起了机枪对许三多说:“我们也走吧。”许三多一直看到成才的身影一点都看不见了,才跟着伍六一走开。

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在草地上跋涉着,周围显得寂静无比。伍六一突然问道:“许三多你知道我认为是哪个方向吗?七点——和他们一样。”

许三多哦了一声:“可你没说。”

“说了你准还照着四点的方向走下去,一个人走,是不是?”伍六一苦笑。

“我会的……六一,如果我是错的怎么办?”

“不是败了就是成了呗。都走到这一步了,成和败其实也没太大区别。”

许三多摇摇头:“你是觉得在七连我就是一个人,到这不该再让我一个人了。”

伍六一笑了,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他说:“哈哈,我有那么不切实际吗?两条腿长自己身上,我爱往哪走往哪走好不好?而且你方向感一向在全连最好。”

“经过这么多事,想跟你说的就两词,对不起和谢谢。”许三多说。

伍六一于是打起哈哈:“无聊。”

许三多说:“我现在比什么时候都希望我们能成,成了就还能在一起。在一起不要再较劲了好吗?咱们可以是朋友的。”

伍六一斜眼看了他一会儿,把嘴里嚼的一片草叶吐了:“真有够钝,你早说了,如果不是朋友还能是什么呢?所以别再磨唧了,再说我掉头就是七点方向……”


他忽然扑过来把许三多扑倒,一小队夜巡的机动车驶过,两人扑倒在草丛里,这时身后却有人蹑手蹑脚过来。许三多的枪口也飞速地抵在了他的头盔上。竟然是成才!他小声地叫着:“是我!我……”

许三多伸手便掩住了他的嘴,一直到前边的车很快地走远。

伍六一警觉地张望着:“你怎么又回来了?”

成才很有些难堪地笑了笑:“想想还是咱们一起比较好,三个七连兵,三个老乡。”许三多伸手将他拉了起来。

三个人,成才在前他显得兴致很高,有点像在强给自己打气,许三多在中间扫视着周围的黑暗,伍六一断后。

无声地走着走着,成才想起了什么,禁不住就开口了,他说:“现在可以说了,咱们三个准定!咱们三个一块儿坐上老A的那辆鬼车!一起进A大队……”

成才回来后话变得很多,我明白,他回来是出自于信任,他说这么多话是因为不信任。他必须说服自己继续信任我们。成才一向只信自己,现在他的天平在倾斜,可惜挑了个不该说话的时候。

没等他说完,伍六一给他打断了:“喂,如果你是这么个警戒前方,还是我替你吧?”

可成才的嘴巴,还是兴奋不止,他说不说了不说了,咱们三个应该找个地方休息,我放哨你们休息,你们大可放心!养足了精神,明儿再最后一趟冲刺……

伍六一二话没说,端着机枪就赶到了他的面前,让成才断后,开始警戒前方。

成才稍微压了压自己的兴奋:“这条路我越走越有信心了,我觉得你没错,四点钟就对了,其实我一开始就有点犯嘀咕,七点方向……”

突然,许三多指着前方说道:“那座山好熟。”

成才说:“我也觉得眼熟,草原上的山都是馒头样,你知道为什么吗?许三多,因为……”

许三多却琢磨着,转过那山弯,应该就是一条路……成才也忽然觉得不对了,他往前加紧走了几步一看,果然是一条路。

他站住了。

许三多和伍六一赶上来时,看见成才一脸古怪的表情,一下就明白了。许三多开心地笑了,他们已经走到了红三连五班的驻地。

一杆红旗和一个岗亭子在路口屹立着。三个人猫着腰,摸往五班驻地的那几间小屋。

又回到这了,无穷无尽的地平线在身边无穷无尽地潜行,身边嗖嗖飞过的蚂蚱被李梦叫做流弹,他们总看着大腮帮子的沙鼠说那真他妈像许三多。连长说,年少轻狂,幸福时光。

走在许三多铺出的那条小路上时,成才禁不住说道:“许三多,你的路。”

许三多:“不是我的。”

黑暗里,成才的眼睛里全是光芒,他说:“这半年,我看见这条路,就想你能靠它出去,我也能走出去。”

走在前边的伍六一,忽然往回做了一个手势,三人迅速卧倒在地。

一个士兵从屋里出来,喷了一口嘴里的水,转身回去了。

作为五班刚卸任的班长,成才当然知道这里外松内松,一切班务接近散板,凭他们身手在这猫一周也没人知道,最妙的就这怎么也叫军营,侦察营和老A掘地三尺也不会来折腾友军营地。

成才看看他们两人,说:“听我的没错,我保证你们可以在天花板下面美美地睡上一觉。”

许三多看看伍六一,伍六一点头同意。

五班的宿舍里透着灯光,里边的士兵还在看电视,还在说笑。一名士兵起身关窗户时,押后的许三多纵身翻进了伙房。看着这间几年来没有过什么改变的房间,许三多眼光里有点茫然。筋疲力尽的伍六一和成才随后摸了进来,他们往堆放的米面包上一躲,就躺下了。一旦能歇下来,身子快散架一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