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十五章 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草原上那几辆卡车顾自驶开,露出车后几个失去掩护的士兵,他们只能在旷野上奔跑,被一个个射中和追歼。周围渐渐地寂静下来。侦察营在旷野上搜索,其中间杂着和他们服色不一致的老A。

一辆高机动越野车驶来,高城阴着脸在副驾座上,车后的机枪由老A里的齐桓把持着。高城扫视着这没悬念可言的战场,他颇有些愤愤不平。

高城拿起通话器:“猎手一号……A10点的伏击已经结束,淘汰二十六人,接近半数。”

通话器里传出袁朗的声音:“组织追击。”

那几辆卡车还没有开走,可以将刚下车就被淘汰的那些兵带走,远远的有几个人不甘心这样就被拉走,争吵推搡:“有这么打的吗?没下车就开打!等于拉进了包围圈再打!”

侦察营士兵不理他们:“又不是对抗!这是考单兵综合能力!没挺下来叫能力不行!”兵急了:“你行你来呀!”

高城不忍心:“好好请人上车!动什么手?”

侦察营的兵后退,沉默地看着。那几名士兵终于泄了气,默默地爬上车。高城发动了自己的车,他是往追击方向,草原深处,被扔在原地的齐桓冲他挥手。

高城没有停车的意思,齐桓苦笑着走向另一辆车。

许三多几个在干河沟里狂奔,上午的阳光已经很毒,加上身上的重负,已经汗流浃背。忽然,许三多站住了。甘小宁这时也发觉了:“马小帅呢?”

成才说:“跑散了,他去的东北方向。”

“早怎么不说?”

“有工夫说吗?”沮丧加上疲劳和焦急,两人互相瞪着。

伍六一喝道:“行了,要吵被抓回指挥部再吵。”

几个人随后安静了下来。许三多看看自己这一行人,一共七人,成才、伍六一、甘小宁、自己和三名不认识的士兵。伍六一也在看:“七个人,从现在开始我们不能再丢掉一个人。”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袁朗说得很清楚,他只要三个人。

草原上是没有路可言的,只有一尺多高的野草,高城似乎想在颠簸中一泄心绪。他忽然发现了什么,一个转向,急刹车,车子差点翻进了草地里。高城从车上跳了下来,大步向刚才的草丛走去:“有你这么藏的吗?看见车压过来都不吱一声!”

一个用草叶伪装得极为良好的士兵,从草丛中站起来。竟是马小帅。他刚才就伏在高城将碾过的草丛中。

“连长,您说过,伪装潜伏第一要点,没被敌方发现时绝对不能暴露!”

“我是装甲侦察营副营长!”

“老七连的兵都叫您连长!”

高城愣一下,打量着那张被迷彩覆得看不出来的脸:“马小帅?”

马小帅笑了:“还以为连长不会记得我。”

“每个我都会记得的。你是钢七连第五千名士兵……也是最后一名。”高城犹豫了一下,看看四周,说,“听我的命令,继续隐蔽。”

马小帅下意识地又伏在了草丛中。高城若无其事地向自己的车走去,刚走到车边,马小帅在后边突然叫道:“连长?……连长!您干什么不把我带走?”

高城不理他,烦躁地挥挥手!可马小帅已经站了起来说:“您已经发现我了!”

高城:“那是碰巧,瞎猫撞上死耗子,懂吗?”

马小帅说:“这违规了!连长!”

“有什么规则?整个装甲侦察营加整队老A扫你们一小股溃兵,没有规则。”高城说,“老七连的兵生存不易,别因为碰巧卡掉你这次机会。”说完上车去了。

马小帅在后边又喊了一声连长,但高城已经发动了汽车,往前开走了。

“连长?!七连的人不做这种事!别以为我来连里没几天,就长不出七连的骨头!”马小帅说着摘下自己的头盔,在激光信标上弄了几下,一股烟从上边冒了出来。

高城猛然把车刹住了。马小帅将钢盔戴回了自己的头上,笔挺地站着。高城只好把车倒了回来。马小帅终于忍不住哭了,终究是太年轻。高城在他肩上拍了拍,说跟我回去吧,以后还做我的兵。

袁朗正在基地里量地图上标出的距离,看着齐桓从车上下来,不由得愣了一下:“你不是跟高副营长一起吗,怎么就回了?”

齐桓笑笑:“被甩了。那家伙很傲气的,受不了我看着他。”

“那正好去H7位置设点打伏,是通往目的地的必经之路。”袁朗也乐了。

齐桓刚出门张干事和李梦就走了进来。“您是这次比赛的负责人吧?”

袁朗扫了一眼张干事,笑了,他说:“哪里有比赛?一小队人要从困境中挣扎出来而已。我是战地指挥,就是给他们制造困境的人。您什么事?”

“我姓张,三五三团报记者,也是军报特约通讯员。这我助手小李,想请您谈一下关于这次比赛。”

袁朗:“说了没有比赛。嗯,就叫体检吧,来的都是步兵的佼佼者,靠数据评定是小瞧他们了,体力、智力、意志、经验,单瞧一项也是以偏概全,真正优秀的兵会找到那个平衡点,我们也在找那个平衡点。”

“嗯,您这话就透着思想。您造就这支必胜之师的观念、意义、高科技?”

袁朗笑了:“必胜?扯了。未打之战都是未知之事,对未知谈必胜的不是军人。我们的士兵很可爱的,也很坚忍,现在的努力是为了在战时能让他们少一些牺牲。”

张干事看看李梦,李梦看看张干事,两人没能记下什么。

外边忽然传来一阵喧嚣和车声,袁朗笑着站了起来:“俘虏回来,我得去挨骂了。你们自便。”他走了,把张干事和李梦扔在那发呆。

草原深处,一辆高机动车在追赶着跑开的两个小人影。那是两个士兵,可他们是分开跑的,机车在最接近其中一个的时候,放下了两个人,车转向另外的一个追去了。车轮碾过一堆刚刚冒头的火堆,一只刚宰的野兔扔在旁边。一个兵正要翻过山丘时,被打冒烟了,一个兵被车子给活活圈了回来。

车上的兵坏笑着说:“还烧烤?十几里地外就看见冒烟啦。”那兵恨恨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一把刺刀深扎进土里,挖出草下的根茎。这是在一个山丘后边,许三多七个人在这里躲藏着。许三多把手上那几根寒碜的草根交给与自己同行的士兵:“这是七星草,有土腥味可还甜,这是野蕨菜,也可以吃。”

甘小宁翻腾着自己的口粮袋,已经空了:“死老A!死侦察营!”他尝试着咬了一口野菜,一脚把地上的空罐头盒踢开。

伍六一提醒他:“埋起来。暴露目标。”甘小宁只好又狠狠地掘地埋口粮袋:“我就权当我在埋设计这个恶作剧的混蛋。连火都生不了啊!我本来想有点野菜,一生火,烤野兔、煮沙鸡、烤蚂蚱……”

许三多说:“绝不能生火,这地形生火就跟明火执仗没区别。”

甘小宁埋怨:“背六十斤连奔带藏,被人追剿,给的那点吃够一小时热量吗?他看看手上的草根,这是食物吗?它是微生物啊!”

伍六一说:“我相信老A就是这样过来的,看眼神就知道。”

成才看看手上的几条草根,也有点泄气:“别挖了,这点草根确实还补不上挖的劲。”许三多说:“我给你们挖。”

成才问他:“你的口粮呢?我们刚才吃了,你没吃。”

许三多犹豫一下:“我吃了。”

成才微有些不屑:“你撒谎都上脸的。”

伍六一替他不平:“那是他那份。你不忿什么?”

成才:“我没不忿。我只是说在这个忍字上,他把我毙得服服帖帖。”

车声驶过,几人伏低,成才从瞄准镜里看着那辆车上神气活现的几个士兵。

成才羡慕地说:“到饭点了,他们准是回营吃饭。”

甘小宁说:“我想去突袭他们大营,大喝一声,缴饭盒不杀!”

伍六一冷笑:“你还是放信号枪弃权比较直接。”

许三多有点不安:“我觉得该趁现在赶紧走。”

甘小宁说:“走,拿什么走?你的腿还没软啊?兵哪,那是得有粮的!”

“那也得走。”许三多说。

伍六一拄着枪站了起来,他说得对。成才也同意:“就这点空当,我们能赶在别人前边一大截了。要知道,只要三个,我们是有很多竞争对手的。”

其他人敏感地看他一眼。大家看了看指南针,辨别了一下方位,憋着一肚子心事,然后就走开了。

前面的草原,漫无边际。夜色渐渐地降了下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