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十四章 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许百顺挣开了人就要往下跳。许三多把车停住,从神情来看,他早料到如此,这里没人比他更了解他的父亲。

许百顺刚一下车,士兵们又寸步不离地围了上去,许百顺看来不屑于理他们了,冲许三多一指,大声地吼道:“你,跟我走!带我找能主事也能说理的人去!”

许三多默然地看看他们,只好跟在父亲身后…… 

眼见已经要出车场,伍六一气急了,顾不得礼貌,大声地喊道:“你把他毁了!”

许百顺:“我就要他成个人,我不瞎,看出他也成了人,够了,混生活够了。”

伍六一:“在这里出来的人没人想混!”

许百顺打了个干哈哈。

许三多:“算了,六一……我谢谢你们。”

“这种屁别对着我放!”他又对着那帮兵,“还有辙把老伯留住没?”

马小帅苦笑着:“捕俘,把老伯拿下。”

伍六一冲了许三多就是一拳,嘴里嚷着:“还手啊!让你爸知道,你在这长的不是混的出息!”许三多心不在焉地挨个正着。

许三多木然开始躲,伍六一拳打脚踢,风声呼呼落点奇差。

这招还真是有用,许百顺回头,站住了:“冲我招呼呀!干吗打他?”

“伯伯您哪知道,许三多在我们这学得可厉害了,伍六一很厉害吧,一星期被他打七次,收拾得服服帖帖……”

“ 骗鬼!我儿子我不知道?”

伍六一又是力道十足准头奇差的一拳轰过去,许三多下意识搪开,“让我看看你要什么!”

许三多看他一眼,开始还手,一拳击在伍六一下巴上,伍六一站住了,擦掉嘴角流出的一缕血丝。

周围一片寂静,被众人围着的两个人看起来忽然变得很玩命。伍六一一脚旋踢了过去,这回是全然动真格了,许三多抱住,一脚踢在他膝弯上,伍六一被甩出去几米远,重重撞在一辆战车上。

许三多木然地站着。许百顺很仔细地看着他,与其说看儿子的能耐,不如说看儿子神情里浓郁的悲哀。伍六一这才费劲地从战车边爬了起来。

许百顺:“有毛用,你们串好了的。”掉头又走,但表情中已没了刚才的轻狂,儿子的悲哀像是传染到他脸上了。许三多呆呆站着,没跟上,但神情中充满了绝望。

伍六一突然对旁边的士兵说:“找砖头!快找砖头!”旁边就有车库在修,砖是现成的,七手八脚便摞了高高一摞。伍六一提起嗓门大声喊道:“许三多,劈了它!让你爸瞧瞧你的能耐!伯伯,您看许三多。”

许百顺站住,回头,尽可能地表示出不屑:“街头卖把势呢?”

“什么都不卖,爸。只是想说……我知道自己要什么。”

“你要的东西什么都换不来。”许百顺的话好像充满了哲理。

“可我已经没它不行了——爸,你看这个!”他最后四个字是吼出来的,一掌下去,砖屑纷飞,一摞砖分两半垮了下去。还剩最底下的一块,是烧得起了黑泡的,这种砖比死树疙瘩还结实。许三多看看父亲,许百顺仍是那样,尽可能一个嘲笑的表情。

许三多看着手里的那块砖,脸上的无奈突然就成了愤怒了。他说:“爸!你看我!”他把那块砖拍在自己额头上,在许百顺的惊呼声中半块砖飞了出去,另半块砖抓在许三多的手上。脑袋没事,许三多伸手抹去额头上的砖屑。

许百顺:“你……跟我耍横?”

许三多死死看着自己的父亲,眼睛里单调到只剩下执拗:“不是。侦察兵都练过头,可我不是要说这个。爸,我从小就不知道怎么跟您说话,现在有句话真想说的时候,只好这么说。”

许百顺也死死盯着儿子,眼睛里是与许三多同一血源的执拗。一时间似乎只剩下父子两人了。

“你是怎么着也不跟我回去了?”许百顺问。

许三多点了点头,他看看周围所有的战友,那些人寂然:“我离不开他们。”

“你爸你哥,加一块还不如他们?”

“不止这个。我好容易明白点人生,知道它特别该去珍惜。我今年二十二岁,我想不起别的地方可以让我好好过这几年。”

许百顺从许三多的脸看到许三多的脚,从许三多的脚边看见一小摊血,再看回许三多的手上,许三多脑袋没破,手可破了,血从指尖上往下滴滴答答。

再看看伍六一,看看甘小宁,看看马小帅,看看周围的兵,终于叹了口气:“你们对他这么好,干吗不给他把手包上?”

马小帅先就欢叫了一声,几个兵同时拥上,手绢纸巾齐上,把许三多一只右手给包了起来。而这时,许百顺已经走开了。许三多看着父亲,忽然喊道:“爸,您上哪?”

许百顺回答说:“我,回家去!”

许三多吓了一跳,挣开了身边的士兵,朝父亲苍凉的背影追去。许百顺说:“你二哥给我看他的钱,说他用不着儿子;你给我看你的兵,说你不要儿子,我不回去干啥?” 许三多央求着:“爸,您别走。”

“住这让你们哄着,我心烦。”

“爸,我送您。”

“老子不用人送。你再跟我身边,我就揪你回去。”

许三多犹豫着停下了,看着父亲大步流星地走远。

许三多几个兵从门口追出来,许百顺已经在登记室取了自己的包走远。许三多在后边跟着,甘小宁捧着他那只伤了的手。伍六一神情很沉郁。

许百顺上了路边的一辆公共,走得可称义无反顾。

在和爸爸的无数次交战中,我生平的第一次胜利更像一场惨败。

他们看看天色,黑了,七连的人已经很少能聚在一起,但也到了各忙各的时候。大家纷纷回了各自的连队。伍六一又恢复了以往专为许三多准备的冷面。伍六一横他一眼,径直走,许三多跟上做了双人成行。

六一因为私自动用装备被记过一次,他军事生涯上的唯一一次。他笑着跟甘小宁说,判轻了。六一不说话,但总想扛起一座山。

一个月后,他终于转成了士官。

许三多知道,他会继续这段军事生涯,直到军队有一天像对史今那样,说:“你走吧,我们需要更好的。这地方有无数人在走同样的路。”

许三多戴了三年之久的列兵衔,终于换成了一级士官。宣誓那天,是在团部礼堂。看着许三多士兵衔换成了一级士官,一边的团长王庆瑞若有所思地揉着下巴。

王庆瑞:“这兵看物资多久了?”

干事:“整半年。”

王庆瑞:“有什么突出表现吗?”

干事:“没有,平平常常。”

王庆瑞看着台上那个平静如水的士兵感慨。平平常常,那还真不是件容易事啊。

许三多仍然在七连扫地,转成士官对他来说并没太大区别,一样是看守、维护、打扫,和以前一样。扫帚从地上划过,轨迹没有重复,也没有错漏,许三多安静地做着这繁琐的事情。

费尽力气才争来继续在七连扫地的权利,以前最难忍受的孤独也就变成了平静。它不再是落在头上的命,而是我争来的,值得珍惜。

许三多仍然是独自一人在跑步,但不再呆滞,眼睛很活跃地观察着其他队列的情况。甘小宁活跃地向他挤眼,伍六一仍形同陌路,面无表情。

转了这么大弯后得到的东西叫平常,什么都没有变,只是不再心烦意乱。不怕失去,不怕得到。

他超过那几个老战友的队列,跑开。一辆有着奇怪标志的越野车与他擦肩而过。

那辆越野车成了操场上两名执勤目光的焦点。车自己停了下来,摇下的车窗里露出戴着墨镜的特种兵指挥官铁路,他自己开车。

执勤肯定会先看到铁路肩上的上校军衔,但敬礼的时候他仍对着那两套见所未见的军装有些疑惑。

“团部在哪?”

“右拐,到头东行一百米。”

“谢谢。”

铁路的车开走了,那两名执勤竟然弄不清楚他的军种了。

王庆瑞正在看着面前的一摞士兵简历,手上拿的正是许三多的简历,铁路进来了。

许三多简历上的最后一款,仍是钢七连驻守。

铁路敲门进来了。

“坐。”王庆瑞说着扔盒烟过去,“烟,等我这看完。”

铁路:“少来了。”

王庆瑞:“什么?”

铁路:“你我,或者互损,或者玩笑。可你现在一副公事公办的脸,是想看看我的反应好下药吧?我可不信该看的资料你现在还没看完。”

被戳穿的王庆瑞绝无难堪,资料往桌上一放,先用个镇纸压上。

王庆瑞:“好吧。师部通知是接到了,可我准备讨价还价。”

铁路:“好吧,我也是一路算盘打过来的。”

王庆瑞:“嗯,话说前边,有几个兵我是绝对不给的。”

铁路:“嗯,那我也先说,有几个兵,我就是冲他们来的。”

王庆瑞:“好极了。你是要拿师部的命令压我吗?”

铁路冲王庆瑞那个好斗的表情微笑,并且把他的茶缸子拖过来喝了一口。

“先别生气,”铁路敲敲镇纸下压的简历,“你当宝贝护着的那几个在我眼里还未必合格呢。”

王庆瑞:“对对,适合装甲兵的未必就适合特种兵。”

铁路:“别忙转移。不分兵种,好兵就是好兵。我只想告诉你不是带着绳子来抢人……怎么样?我只希望你我公平一点,下星期在贵团西面的草原演习场上能看见他们。”

他又一次敲敲那摞简历。王庆瑞也看了看那摞简历,心情有些沉郁:“你会看见他们。你我的公平小事一桩,对他们一定得公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