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这次招待宴会终于在伍六一和许百顺的频繁干杯中结束。

许百顺出了酒馆就照旁边公厕扎。许三多和伍六一在路边候着。

许三多很苦恼地看伍六一,后者是一副要笑又懒得笑的表情,许三多终于忍不住抱怨:“说是来帮我,又不帮我说话。”

伍六一:“你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谁帮得了你?你如果想留下,等老爷子出来你跟他这么喊就行了。”

许三多:“他怎么对我你也看见了,多说两句上手就打。他真是我的克星。我以为现在能好点了,可刚才他一瞪眼我浑身都不过血了……六一你不知道,我打小挨的耳光比我走的路还多……”

伍六一:“没入伍时我信,可入了伍光数你每早上一万二吧,就算两万四千步,跑两年多,你今年二十二吧,平摊了每天几千个耳光,真打成猪头了。”

许三多:“你从来不跟我开玩笑,怎么今天就开玩笑?”

伍六一:“因为觉得你好笑。”

许三多失望地看看伍六一,伍六一表情冰冷,许三多将头转开,决定像以前一样忍受这样的侮辱。

伍六一:“也因为我想告诉你,你这两年多攒的东西根本不是你爸拦得住的,我看见他就可怜他,因为他注定带不走他儿子。可现在我可怜你,居然会被拴条链子就拖走。”

许三多发着呆。

伍六一看不下去了转身要走。而且说走是真走,大步流星就给了他个背影,而且方向是径直回团。

许三多给噎得连叫的勇气都欠缺,回了头许百顺正好出来。

许百顺:“那一个呢?”

许三多:“有事先回了。”

许百顺:“回就回。现在带我去跟你们领导合计合计,看怎么能带你走。”

许三多被父亲揪了一只衣袖,苦着脸,像被当场抓住的小偷。

进了连队营地,袖子总算被放开,许三多拼命想从空荡荡的脑子里挤出点东西,好吸引开父亲正看着宿舍的眼神。

许三多:“爸,这是单杠……”

许百顺:“单杠旁边是双杠。”许百顺板了脸,许三多只好挠挠头。

许百顺:“我还不认识这是单杠?你们领导在哪?”

许三多:“我是说……我耍个单杠你看。”

许百顺:“不看。这块咋连个人动静也没有?”

许三多:“那是空地……我是说,是我们连活动场地……”

许百顺:“我要找人!找地皮回家圈去!”

许三多:“爸,我们连现在状况是不太好,可它有五十七年光荣的历史……”

许百顺:“好啊。老子我打出娘胎也有五十八年光荣的历史,比它还多一年呢!凭啥役期都满了还不放人?说!哪个门?”

许三多只好指指七连空空落落的门道,许百顺半个磕巴没有,抬腿就进。许三多紧跟,进门前万般无奈地回望下刚走过的空地,眼里写的已经是诀别。

许百顺进了七连宿舍,这里的安静让他心生疑惑,仿似怕踩上地雷的鬼子。

许三多紧跟在后边:“爸,不是不放,是我不想走……”

许百顺瞪眼:“找打……”巴掌已经举起一半,整齐的掌声轰然而响,许百顺吓得浑身一颤。许三多也被吓着了,吓得简直瞠目结舌。但凡还在这个团的原钢七连的士兵,全都在过道两侧站着,他们一个个军装笔挺,好像已经站了多久了。已经空寂了几个月的钢七连宿舍,顿然又聚起了至少两个班的人。

毫无疑问,这是伍六一安排的。伍六一猛喊一声口令:“立正!稍息!敬礼!”

众人齐刷刷地给了许百顺一个军礼。

“热烈欢迎许三多的父亲来我连参观指导!”众人吼道。

许三多虽然一直愣着,可许百顺却乐了,他推开许三多,充满兴致地打量着眼前这几十号人,嘴里说:“啥叫许三多的父亲呀?老子还跟着儿子走了不成?”

伍六一马上纠正道:“热烈欢迎许老伯来我连探亲!”

许百顺得意扬扬地点头:“不是探亲,是来接人。——你们领导呢?”

伍六一:“报告许伯伯,这就是我们领导。不过我们这不叫领导,叫首长。”伍六一指的是许三多。许三多愣住了。

“嗯,首长好听。”许百顺转头看看儿子,生平第一次有些赞赏之色,“你管这么多人?”

伍六一:“对啊,转了士官就管这么多人!”

许百顺:“他不还没转吗?”

甘小宁:“他能干,就先让他管着。转了管更多!”

许百顺:“这么回事。”他显得很满意,而伍六一冲着甘小宁一瞪眼,再扯下去非得穿帮。

伍六一:“快带首长他爸看看环境去!”马小帅立刻把许百顺架上了:“许老伯,这是我们士兵宿舍。许老伯您瞧见我们连旗没有?这旗还是打四八年传下来的。”

许百顺能有不相信的吗?他只剩了不住地点头!伍六一看见许三多还在发愣,猛地就给了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还不赶紧开门去?全连的钥匙都在你一人手里!”

“你们……”许三多傻了。“我们串通好了,怎么着吧?”许三多急忙开门去了。他的眼眶里感觉有种热乎乎的东西在流。

几十号兵前前后后地簇拥着,这对许百顺来说,大概是一辈子都没有过的事。他得意得不知如何是好。

马小帅拿着一个傻瓜相机,一边走,一边替老头子照相:“老伯,回头,笑一笑。”他不惜胶卷地照着。

一辆步战车在空地上转弯倒退,虽场地不大可也威风凛凛。这是伍六一冒着犯错误的危险从车库开出来的。

许百顺戴着伍六一的帽子,披着甘小宁的衣服,山大王似的冒在炮塔上扶着机枪。威风凛凛地跟着步战车,前进着、旋转着。

“老爷子,看这边。”马小帅拿着照相机前后地张罗着。

车下的兵们便都默契之极地鼓掌着,大声地称赞着。

“许老伯真威风啊!天生的装甲兵!”

“您坐过摩天轮,差点坐了空中客车,可这坐过步战车的人还真不多呀!”

许百顺说:“对对,我坐过摩天轮,也坐过步战车,还摸过重机枪,回家我跟他们说去!”

“这可都是托您老三的福啊!”伍六一说。

许百顺这才回头瞅了一眼一直在舱里给自己托屁股的许三多。

“首长,出来跟老伯合一张吧!”伍六一看见机会成熟了,朝许三多喊道。

许三多把许百顺的平衡交给另一个兵,自己从舱口钻出来。许百顺却灵机一动,拼命想把机枪口调过来,却纹丝不动。

甘小宁只好打开插销,许百顺立刻把机枪掉过来,对住了刚钻到身边的许三多喊道:“投降!投降!缴枪不杀!”

许三多愣着,众人都有些愕然。大家都看着许三多。

大家都看着许三多,许三多僵在车顶上,手动了动,又捏了捏拳头:“爸,这动作我们这从来不兴做的。”

老人自己举起了双手:“是这个?为什么?”

许三多说:“穿军装的不投降!”

“对自个老爸都不行?你就这么孝顺啊?”

父子两个僵住了。

甘小宁扯了扯马小帅,对许百顺喊道:“老伯,看这边,快!一、二、三……”

许百顺配合地转了过来,马小帅胡乱地又给了他照了一张。 

这一天的伍六一,真是少有的活跃,他让许三多快钻进驾驶舱里,让他父亲享受享受他儿子开的车!许三多二话不说就钻进了舱里,然后在那块几十米的空地上,前进转弯,驶过旁边林立的炮车和战车,看起来许三多的驾驶技术着实不错。最乐的当然是许百顺了,他简直是乐不可支了,他说:“小王八羔子真会开车?”

伍六一替许三多应着:“会开!开得好着呢!”

甘小宁忙跟着说:“都是在部队里学的,老伯。”

伍六一说:“他还会开这炮,打这重机枪……他还会修车,车内射击是最难打的,可他车内能打点射。”

甘小宁说:“他是夜间射击集团军第一,打机枪,两百发弹链一百一十七发上靶,都说他上辈子就是摸枪的……”

许百顺乐得直点头。

伍六一和甘小宁,两人的嘴巴一直没停,他们告诉老人,许三多是武装越野集团军第一,四百米越障集团军第一,侦察兵技能集团军第二,海了去啦!甘小宁说“最好的步兵!我们班长说话我们都服……”他被马小帅踢了一脚,可许百顺在这种事上反应贼快。

许百顺眼睛瞪大了:“班长,不是首长?……你们现在把班长也叫首长?”

伍六一忙接口:“他说我。我才是班长,我说许三多不错,这话他们都服。可我服许三多。许三多转了士官就是首长,首长管班长。”

许三多在驾驶舱里开着车,听着上边的驴唇不对马嘴,表情古怪。

“伯伯,您让我们……首长跟我们在一块吧,这么长时间都是共患难过来的。”

“是啊,您不知道我们连多不容易,真不容易。您也不知道许三多有多不容易……”

许百顺一直神情不定,忽然猛力地敲打着车盖:“停车!停车!龟儿子你有种别停!不停我直接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