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道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三)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43 2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


“啪!”魏峰一掌拍在桌子上,茶杯跳起来跌在地上摔得粉碎,肃立在他面前的梁伟军吓得浑身一抖。

“土匪!你这个土匪!无组织无纪律,你竟然学会偷了!”魏峰指向梁伟军的手指微微发抖,怒不可遏地喊:“说!你想干什么?”

“我……”梁伟军嘴唇蠕动了一下。

“你什么你,你还缺什么,你还想干什么,你怎么不去偷一架飞机,专供侦察连跳伞!”

“参谋长!”梁伟军“哗”一下掀开身边的伞兵背囊,露出成堆磨透鞋底的伞靴。他眼含泪花,举起一双说:“战士们穿着这样的靴子,一天要跑十公里的山路,我心疼!战士们没有怨言,我有怨言,领补一双靴子究竟要打几回报告?作为一名连长,我不能看着战士们把双脚磨烂,还要坚持训练。就为了这一双伞靴,我跑了五趟旅部,拖了半个月,直得到一句等着请示上级,如果战争来临,我的战士们难道要赤脚上阵?”

“闭嘴!”魏峰再次拍了桌子,怒冲冲地说:“这些不是你纵容部下偷盗物资的理由。如果在战时,就这一条足够把你送上军事法庭。梁伟军,你是连长,你想过没有,这样做会带来什么不良影响,战士们会怎么看你这个连长?”

梁伟军低下头说:“我已经做好挨处分的思想准备。”

“处分能解决问题吗?”魏峰敲敲自己的脑袋说:“这儿,关键是这儿!天天想着老子天下第一,说一不二,我说的话就是圣旨别人要绝对服从,这样不行。部队是个大集体,都像你这样岂不天下大乱!我看你这十来年的兵,算是白当了!”

梁伟军抬起头说:“我接受组织上给我的任何处分,但请求不要把伞靴收回去,战士们的脚不是铁打的。”

魏峰哭笑不得,骂道:“梁伟军,你他娘的什么时候才能学会用脑子想问题!”

“我已经考虑到事情的严重性,做好了思想准备。”

魏峰叹了口气:“军人最忌讳冲动,接受这次教训。旅党委讨论决定,让你挂职当兵下战斗班锻炼,你有什么意见?”

梁伟军眼睛里有了活力:“谢谢组织上没有把我调离侦察连,我一定好好锻炼认真检讨痛改前非……”

“行了。”魏峰打断梁伟军说:“回去写份检查交上来,别扯个两三页纸来糊弄我,检查不深刻我撤你的职!明白吗?”

“明白!”

梁伟军背着破伞靴回到侦察连就搬出连部,抱着被子来到一班门口规规矩矩地喊了声报告。肖路脸上立刻冒汗了,搓着双手,说连长,你别寒碜我。梁伟军一本正经地敬了礼说,梁伟军奉命前来报到,请指示。肖路更慌了,说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边说边用眼神向匆匆赶来的周鹏飞求援。周鹏飞眼一瞪,说这个兵你接不接,不接我送到其他班里去!肖路彻底懵了,搞不清两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忙不迭地回身腾自己铺位准备让给梁伟军。梁伟军却不领情,说那个铺位按规定是班长睡的,我是来当兵的。肖路看看一本正经的梁伟军,又看看对他猛使眼色的周鹏飞,无可奈何端起班长的架子,命令梁伟军睡在靠门口的空铺上。

梁伟军还真把自己当成了普通一兵,训练场上摸爬滚打不说,什么事儿都要与肖路请示一下,上个厕所都能做到出门请假进门销假。梁伟军这么一示范,兵们哪敢含糊立刻跟上,侦察连的组织纪律方面立刻有了新的起色。

梁伟军沾沾自喜,肖路却吃不住劲了。他观察了整整一天,见梁伟军不像是闹情绪,好像被免职当兵是一件很高兴的事儿,整天笑容满面对所有人尊敬有加,张口闭口班长如何如何,排长如何如何,就像一个刚入伍的新兵。

肖路找机会把周鹏飞拉到角落张嘴就说,排长救命!周鹏飞就笑,说怎么了,谁把你吓成这样?肖路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喊起来,你说呢,连长想干嘛啊,一口一个班长叫得我心慌!周鹏飞连连撇嘴说,都说肖路是个人精,我看是个笨蛋。你也不想想,连长这次可是捅了大娄子,在咱旅开天辟地第一回,之所以没有宣布处分是首长爱才,明白吗?你就把连长当称普通一兵,该怎么训就怎么训,给连长创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肖路说,这行吗?我心里发虚啊。周鹏飞说,人言可畏,众怒难犯,听说过吗?说完转身走了。肖路想了想,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望着周鹏飞的背影低声说,排长还真不是盖的!

梁伟军挂职当兵以后,蒋禹尧专程来慰问过几次,痛惜之情溢于言表,甚至提出喝点小酒压惊。梁伟军请示肖路被严词拒绝,讪笑着摊开双手。梁伟军竟然服从一个小班长的管理,蒋禹尧惊诧之余,也看到了梁伟军能屈能伸的另一面,对这个原来他所不齿的粗鲁军官有了新的认识。

梁伟军被挂职,上级好像没有任命新连长的意思,连长一直由周鹏飞代理着。做为侦察连的直接领导之一,蒋禹尧名正言顺的频繁来侦察连,什么都看什么都管,通常是边看边说,口头语是我建议如何如何。虽说是建议,但事后肯定要检查落实情况,所有人都明白这其实就是命令。

蒋禹尧对梁伟军制定的训练计划,既不否定也不认可,只是说上几点补充意见。比如负重五公里越野,梁伟军为此专门去过军事体育学院请教过专家,按照专家的意见,负重即可,腿部加沙袋有害无益容易磨损膝关节软组织。但蒋禹尧却建议说,腿部肌肉要加强锻炼,平时戴上沙袋战时摘下来,脚步会轻快许多。并向练过武术的大瓢询问,中国武术中所谓的轻功是不是这样练的?既然中国武术和部队的老传统都是这样训练的,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吸收一点前人的经验。连续几顶大帽子扣上来,周鹏飞挺不住劲儿了,别说他目前只是个代理连长就是正式连长,蒋禹尧代表侦察科所发表的建议也要考虑一下。侦察连再进行五公里越野训练时,集体戴上了沙袋,包括一声不吭的梁伟军。

蒋禹尧很有润物细无声的耐心劲儿,从小事入手从细节上指导,对侦察连的建议越来越多。梁伟军当兵一个月后,侦察科把一份《关于旅侦察连日常管理工作》的报告送到了魏峰的案头。这份报告深入浅出有根有据地细述侦察连的工作情况,中心论点只有一个,目前侦察连急需配备主官。

魏峰看完报告,去侦察连蹲了一个星期,只看不说,回来后再看蒋禹尧的眼神就有些意味深长了。目前有理论有实践经验,能担任侦察连连长的最佳人选只有蒋禹尧。

魏峰随手把那份报告丢进抽屉,又过了一个星期,蒋禹尧找上门来送上一份《关于侦察连军事训练的几点想法》。魏峰认真看完,把两份报告合在一起,问蒋禹尧,这两份报告观点新颖思路清晰,对部队基层建设有很大的促进作用,都是由你起草的吧?蒋禹尧瞄了一眼那份《关于旅侦察连日常管理工作》的报告,脸色就变了,说这份报告是我们科长写的,不是我写的!魏峰说,不是你写的,也有你的功劳,这些问题不通过长期蹲点是发现不了的,你们科长很少去蹲点。蒋禹尧抬头发现了魏峰眼中的意味深长,心想你这是在护犊子,斟字酌句地说,参谋长,狼群中没有头狼很容易出问题。魏峰说,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是有灵魂的,这个灵魂就是指挥员的思维,即使暂时失去指挥员这支部队也不会垮。我观察了一下,梁伟军挂职当兵的这个阶段,侦察连不但保持了战斗力而且还有相应的提高,难能可贵!蒋禹尧是聪明人一点就透,明白兼任侦察连连长的想法已经不可能实现。再去侦察连就恢复以前的只看不说了。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