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流 第一部 钢流滚滚 第十章 破锋八刀

银月光华 收藏 8 1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size][/URL] “进步!劈!背步!砍!” 古长城挡不住塞外的北风,1月间正值寒气大涨,这个时候除了值勤的哨兵整个校场上就只有我和大哥两人。在他严厉的督导下,我在学习二十六式鬼头刀,几轮下来,虽然寒风凛冽,但是头上已是大汗淋漓。 “此刀重40斤,必须以力贯之,方能取得实效,所以你除了练技巧还要练习力气。咱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


“进步!劈!背步!砍!”

古长城挡不住塞外的北风,1月间正值寒气大涨,这个时候除了值勤的哨兵整个校场上就只有我和大哥两人。在他严厉的督导下,我在学习二十六式鬼头刀,几轮下来,虽然寒风凛冽,但是头上已是大汗淋漓。

“此刀重40斤,必须以力贯之,方能取得实效,所以你除了练技巧还要练习力气。咱们虽然是汽车兵,万一哪天真破到鬼子没有佩枪,还没有还手之力怎么了得?”大哥又在反复重复他的老套路,这个刀法我已经学习七、八个月了,基本套路招式已经熟记于心,只是练的时候还觉得繁琐。大哥又把大刀拿起来一番挥舞,刀在他手里似乎有了灵魂,上下翻飞颇有气势。

就在我们拼命练习时,几个身穿灰军装的人全副武装来到训练场,看着装就知道是西北军的,陪同的竟然是旅长何柱国,王澄堂也在。

一位年方二十的西北军军官疾步向我们走来。我们停止了练习,大哥悄声对说:“这也是练家子。”

年轻的军官走了过来拍拍大哥的胸脯说:“也是同道中人,来!我们切磋一下。”

大哥高出他半头,手持大刀一拱手:“承让!”

说着舞起了他的鬼头刀二十六式,在外人面前大哥使出了全力,彻底打出了那种虎虎生威的气势,魄人的刀法犹如猛虎下山,一番大刀下来大哥面不改色,显示了扎实的功底。

年轻人微微一笑,慢慢的走到校场边的一颗树下,那颗树有腕口粗,只见他猛的一个撤就顺势抽出背后的大刀,快如闪电的一劈,树中段顺刀势断开,几乎笔直敦在地上,慢慢的倒下了,此刀之快,连大哥也大吃一惊。

年轻人迅速收刀,脸上没有丝毫得意的神色。

王澄堂乐呵呵的走过来向我们介绍说:“夏启明都大吃一惊,你们可知此人是谁?”

我们摇摇头,王澄堂拉过年轻人和我们说:“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独九旅汽车兵夏启明,从小练武功底扎实,这位是他结拜的弟弟李飞。”

年轻人一拱手:“幸会。”

王澄堂接着介绍:“而这位就是著名的国术教练西北军少将马英图之子——马广达。”

“哦!”大哥大为震惊的说:“原来是马英图、绰号‘马狠子’之子,久仰久仰。”

马广达谦虚的说:“不敢当,刚才观兄台的刀法功底颇为扎实,只可惜阵战迎敌的要诀是快、准、狠,舍此三项的技法全为虚招,不堪其用。”

大哥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是心底有点接受不了他的说法。

“看看夏兄的大刀。”

大哥解下刀递了过去,马广达掂了掂重量,撇了撇笑笑说:“不堪其重。”说罢解下佩刀递给大哥,大哥拔出刀左右端祥一下,此刀为精钢打造,透着雪亮的寒光,作工虽精可也算不上什么宝刀,份量只有七八斤左右。

马广达接着说到:“刀在其锋,而非其重,我父亲的破锋八刀现已是西北军大刀队通用的刀法,当年西北军克天津靠的就是这破锋八刀,架势虽然简单,但是在战阵中却威力无穷,而兄台的刀法虽繁,可是到了战场上又能用上几招呢?”

大哥没言语。

马广达与大哥各自收回大刀,何旅长笑呵呵的说:“马营长不必卖关子了,想我东北军兵器虽精,然练兵之道比不上冯将军,令尊更是南北弛名的武术家,今请马营长来就是传授这破锋八刀的,敬请赐教。”

马广达谦逊的笑笑说:“不敢当。”言毕即走到校场中央,抽出大刀迅捷的出招,招势之快连大哥都惊讶,破锋八刀名不虚传,招招迅猛,然而就在大家刚刚提起兴致时,马广达收刀归鞘,笑着说:“献丑了。”

众人皆有不过瘾的感觉,马广达看出了大家的想法,又微笑着说:“此刀法用于战场搏命,非为观赏。”

众人连连称是,大哥走上前说:“兄弟可否重新演示一遍?”

马广达点点头说:“我再慢慢来一遍。”

“迎面大劈破锋刀,掉手横挥使拦腰。顺风势成扫秋叶,横扫千钧敌难逃。跨步挑撩似雷奔,连环提柳下斜削。左右防护凭快取,移步换型突刺刀。”马广达边练口中边说着要诀,一招一式都和要诀相对。

大哥看后大为惊喜,连忙上前几步拱拱手说:“感谢兄台不令赐教,仗此八刀上阵杀敌,定教小鬼子无路可回。”

“说得好!此刀法在与刺刀相搏时还有几点要注意,双手握大片刀,刀尖朝下, 当鬼子刺刀刺过来的一瞬间,把刀挑起挑开鬼子的刺刀或挑偏鬼子的刺刀,这时因为是向上挑起,所以刀是在头上的,这时就可以顺势劈下,一刀就可以解决鬼子劈成两半。配合步法用刀尖左右拨开鬼子刺刀的同时 双手握刀突刺。”

“好!好!”众人听后连声叫好。

马广达继续说:“我军火力不如鬼子,那么发扬国术之精华同鬼子打近战,打夜战必可使鬼子伤亡惨重。”

大哥欣喜的拿起马广达的大片刀,按照刚才马广达示范的动作一动一势的学起破锋八刀。马广达不时的指点技法、步法。由于破锋八刀招势极为简单,大哥很快学会了。

马广达欣喜的说:“兄台习武根基扎实,学成后必可发挥这破锋八刀的威力。”

大哥傻呵呵的笑了。

马广达解下佩刀递给大哥说:“此刀虽为名师打造,却并非什么宝刀,就赠予兄台,望日后你我弟兄能联手上阵杀敌。”

那日后,何旅长命令大哥担任教官,把警卫连集合起来,每日练习这破锋八刀,而在大哥的督导下,只要没有任务我的练习时间是别人的两倍。俗话说刀劈千遍必有所成,就这简单的八式刀法,二个月间我练了不下数千遍。

转眼已是四月,我自认学有小成,不必再辛苦练习了,一日天已将晚,大哥又找我来练刀。

我嘻笑着说:“大哥,差不多得了。”

大哥不悦,但是也没说什么,径自取刀拉着我就往校场走,我无奈,只得跟随着大哥。

我忽然发现校场中央立了几根木桩,正寻思着是什么新鲜玩意儿,大哥突然抽出大刀闪电般的劈出一刀,嘴里叫着:“迎面斜劈破锋刀。”腕口粗的木桩一下子被劈成了两段。

说着把刀递给我:“你来。”

我接过刀,来到木桩前深吸了一口气,使足了力气斜劈一刀,刀身顿入木桩寸许,并未劈断。

大哥不满的说:“你两个月来就练成这样?”

我指着木桩狡辩说:“劈成这样儿,鬼子也死了。”

大哥指着其它木桩说:“可是你的身边还有鬼子,他们不是木头,会动,会杀你知道吗?”

我深知大哥说得对,也没说什么。

“掉手横挥使拦腰。顺风势成扫秋叶,横扫千钧敌难逃。”大哥又连使三招,将三根木桩劈断。喘了几口粗气说:“你把这里当成家了?你不想回去了?还差一点吸大烟!你还有没有点出息了?”

大哥把几个月前的事都说了出来,我心有所不甘,反口说到:“咱们是战车兵啊大哥!”

大哥一下子火了:“你满眼看看咱东北军还有没有战车了?”

我仍不甘心:“可是……可是……”

“可是个屁!连个佩枪都没有,鬼子来了你连逃命的份儿都没有。”

被大哥这么直爽的教训,我有点无地自容,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抢过大哥手中的刀顺势劈出破锋八刀第一式:“迎面斜劈破锋刀!”在这使足力气奋力一劈之下,最后一根木桩被我劈断。

大哥的脸上稍稍露出了喜悦的神色。

大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兄弟,不是大哥逼你,大哥也不会说啥,可是我知道咱没有武器就得拿大刀,你我都曾是战车兵,可是现在咱什么都没有啊!唯有早日打回老家去,重建东北军咱才有机会重新当上战车兵,你去了趟学校不是常跟我说什么铁血精神吗?那些大哥不懂,大哥只知道咱还有身子,只要身子在就得和鬼子拼命,不然咱对不起东北的父老乡亲。”

我羞愧的低下头。

大哥接着说:“可是拼命不是送死,咱不能连鬼子毛都没破着就死了,这大刀虽说是以命搏命,可就是死了咱也得砍上鬼子一刀。”

大哥朴素的道理比什么理论都实际,而我自认为念过几天书,跟二哥学了点东西就什么都懂了,现在才知道什么叫惭愧。

我拍了拍大哥的臂膀说:“大哥,我懂了!没了战车咱步战,没有枪咱就用大刀,只要是为了杀鬼子,受再多的苦也是应该的。”

大哥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容。

在我们兄弟同心抗敌的影响下,独立第九旅的旅部从此每日喊杀声震天,一支威风凛凛的队伍即将奔赴抗日杀敌战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