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标准闯世界①


在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宏伟战略中,积极参与国际标准的制定,已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三流企业卖产品,二流企业卖品牌,一流企业卖标准。”长期以来,我国企业对标准的重视程度不够,特别是对国际标准制定、参与程度不足,使自身在贸易战中处于不利境地。现在,一批以我为主的中国标准正在诞生。特别是在关键技术领域的中国标准,不仅证明着中国企业自主创新的实力,更成为中国企业参与国际竞争的新亮点。


本版从今天起推出“中国标准闯世界”系列报道,让我们一起来为中国标准走向国际舞台而喝彩。




什么是3G?


3G指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相对第一代模拟制式手机(1G)和第二代GSM等数字手机(2G),第三代手机一般的讲是指将无线通信与国际互联网等多媒体通信结合的新一代移动通信系统。它能处理图像、音乐、视频流等多种媒体形式,提供包括网页浏览、电话会议、电子商务等多种服务。


国际电信联盟(ITU)在2000年5月确定WCDMA、CDMA2000和TD—SCDMA为三大主流无线接口标准。其中WCDMA和CDMA2000分别由欧洲和美国提出。





6月10日中午,北京居民陈立勤接到一个奇怪的手机来电,号码显示是“188××××××××”。


“我是用3G手机在跟你通话。”对方说。


3G?就是那个上网飞快、可以打视频电话、看手机电视直播的3G?对这些,陈立勤不太熟悉。但这并不妨碍那些正在他身边发生的悄然变化。


随着近日北京、上海、青岛、沈阳等10个城市的TD—SCDMA预商用实验网的开工建设,这10个城市将在今年10月前后实现3G手机信号的全面覆盖。


穿越近10年的风霜雪雨,由中国人主导、名叫“TD—SCDMA”的3G国际标准,正迎来一个愉快的夏天。


改变——


百年电信史上中国人提出的第一个国际标准,将改写我国电信竞争版图


TD—SCDMA是百年电信史上,中国人提出的第一个国际标准。它代表着我国在移动通信技术上的巨大跨越。但人们更愿从荣誉和实利的角度,来衡量它的价值。


前两代移动通信,无论是第一代笨得像砖头的模拟手机“大哥大”,还是第二代的GSM(中国移动139手机为代表)和CDMA(中国联通133手机为代表)数字通信,中国人都没有什么发言权。


建第一代移动通信网,所有东西都是进口,至少2500亿元流进了国外公司的腰包,比三峡工程的造价还要高。投资近1.5万亿元的第二代网建设,由于标准由他人主导,直到多年以后,国产手机、基站、移动交换机的市场占有率也并不高。


1997年4月,国际电信联盟向世界各国征集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标准,中国人决定闯一闯。在政府部门的支持下,大唐电信集团从智能天线、同步CDMA、接力切换等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起步,经过3年努力,所提出的TD—SCDMA(以下简称TD)终于在2000年5月被国际电联确立为3G三大国际标准之一。


主导一项国际标准的制定,会带来哪些变化?


“以前我们参加国际标准方面的会议,被人家讥为‘3S代表’——只会Smile(微笑),Silence(沉默),Sleep(打瞌睡)。”大唐电信集团党委书记周寰说,“现在再走出去,谁都要高看咱一眼,很多事都要问问:你们中国的意见怎么样啊?”


“第二代移动通信,我们不掌握核心技术,采取的是跟随战略,在市场利润空间最好的时候没有获得相应的份额,现在只有通过非常惨烈的价格战来进入这个市场,所以对于任何一个企业来讲,要想积累是很难的。”大唐移动公司总经理唐如安认为,面对1.6万亿元的中国3G市场,这样的局面不会重演。


“多项TD的知识产权掌握在中国企业手中,这意味着专利授权费将比其他3G标准更低。”诺盛电信咨询公司分析师文森特·董说,“这项标准的中国出身意味着TD产业链中的大部分玩家都是中国人。”


聚合——


从系统到终端、从运营支撑软件到配套设备,一条完整的TD产业链呼之欲出


文森特的预言有他的根据。4月底,中国移动首轮TD实验网招标结果揭晓,中兴通讯和大唐移动成为最大赢家,分别获得45.54%和27.45%的中标份额。


“我们非常振奋!”中兴国内无线市场部副总裁刘鹏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不少中兴员工开玩笑说,这回咱们的“宝”又押对了。


市场不相信赌博,赢者需要的是坚忍意志和锐利眼光。在好几年时间里,TD叫好不叫座,大唐几乎是孤军作战。它面对着的,是市场经验老到、富可敌国的跨国公司无情的打压。


到2002年8月,投入TD研发的资金总额仅有10亿元人民币,而参与3G欧洲标准WCDMA研发的企业则多达27家,其年销售额总和几乎相当于中国全年的GDP;3G美国标准CDMA2000的阵营,技术积累和资金实力丝毫不亚于WCDMA。


转机发生在“最黑暗的时刻”。2002年10月23日,信息产业部为TD划分了总计155兆赫的非对称频段。10月30日,在政府部门的支持下,8家中国通信企业发起成立TD产业联盟,立誓整合产业资源,实现TD在中国及全球通信市场的规模推广和应用。


“中兴决心力推TD,基于三方面的判断。”刘鹏说,首先,与起步早10年的欧美3G标准相比,TD有它的后发优势,技术上先进很多,与无线互联网的结合更加紧密。其次,155兆赫的频率资源极其宝贵,这相当于为TD划定了一片独有空间,其他两大标准无从染指;这也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自主创新、大力发展TD的国家意志。


以这样的判断为基础,大唐、中兴等国内通信企业通力协作,逐渐将TD发展成一个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成熟产业。从系统到终端、从芯片到仪器仪表、从运营支撑软件到配套设备的完整TD产业链上,中国本土企业的数目之多和力量之强开创了中国通信史的新纪录。


“占据中国通信市场最大份额的爱立信成立130多年了。在它的历史上,还从未OEM(贴牌代工)过别人的产品。现在,它第一次在TD系统上这样做,OEM的正是咱们中国人的产品。”刘鹏说。


携手——


韩国SK耗巨资搭建TD第一张海外实验网,让人们看到TD走出国门的曙光


4月10日,到韩国访问的***总理来到SK电讯会社。通过搭建在这里的TD实验网,***与千里之外的信息产业部部长王旭东通了话。这是TD技术的第一次跨国视频通话。谈起这些,SK电讯(中国)公司董事长李锡焕春风满面。


在全球电信界,SK电讯对中国的TD表现出了最多的热情。今年初,它与大唐移动成立了联合业务开发中心。它同大唐、中兴合作在韩国组织的实验项目是TD搭建的第一张海外实验网,耗资达5000多万美元。SK电讯会社社长金信培表示,需要的话,SK电讯将不惜动员整个公司的力量来帮助TD技术的商用化。


作为韩国第一大无线通讯服务供应商,SK电讯在全球率先采用CDMA技术组网。当时提供这一技术的美国高通公司缺乏商用化经验,技术标准缺乏测试和升级。SK电讯顶住压力,成功实现了CDMA技术的规模化商用。此后10年,世界上68个国家的152家运营商采用了CDMA及其后续标准。1996年到2001年,CDMA为韩国带来GDP增长1300亿美元,提供142万个就业机会。


今天,TD面临的机遇跟10年前的CDMA颇为相似。“发展一项新的技术标准,单靠某几家企业是远远不够的,应该大家团结起来,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李锡焕董事长说。他认为,中国的TD产业有明确的政策目标,企业有很强的技术基础,一定能够取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