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星神 出世 夜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1/

两人在静待夜深,这才悄悄出了客栈。顺着在转城时发现的疏漏之处,轻轻滑出了肃城。

在城边顺着一条路蜿蜒而行,明月悄悄躲在了云层后面,只有希望之星闪着光芒,注视着两个黑夜中的影子悄然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到达了朱红的驻军之处,高大的栅栏之后,是朱红络绎不绝的军事帐篷。大门之处,燃烧着两个巨大的火柱,哨塔上是重装的卫士。在火光之中,隐隐有无数的刀枪闪着银白色的光芒。几队卫士不停的巡逻着。看来朱红对他治军还是不错,军纪巡逻很严。

两人隐身远远的从小树林中窥视着军营。

良久,晨风暗暗点头,牵着越儿沿着小树林前进。根据他打听得来的消息,那些盗匪的头颅就埋在离军营不远处的一个山脚下。

两人蹑步而行,几只寒鸦惊起,扑簌着翅膀飞翔天际,“嘎嘎”的声音在黑夜中尤其刺耳。

两人隐身不动。片刻,却见军营中毫无动静。这才又小心翼翼的前行。

树林之中杂草荆棘丛生,不知道是野生如此,还是朱红下令栽种的。

一路潜行,避开巡逻的卫兵,小心的还要注意着脚下的各种乱石。

军营联营三里多。两人埃到山边,离军营已远。这时在山脚下发现了一个山坳。晨风指点道:“据说就埋在那里。”

越儿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却是黑黝黝的看不清。正要出去看个清楚,晨风忙拉住她。仔细的观察着周边地形。良久,指着山坳上一个黑影说道:“那里可能是一个暗哨。我们这样出去,一出声响很容易就被发现。等夜深一点,他们熟睡了再去。”

越儿看着那个暗哨,却怎么也看不清。不过既然晨风怀疑,那就等等。

晨风匍匐在一个土堆后面,侧头看着越儿洁白的脸。而越儿则努力的盯着那个可能的暗哨。

晨风用手在土堆上一搓,再在自己脸上一抹。越儿悄声问道:“做什么?”

“做伪装,即使被发现了也容易逃脱。这样化妆的脸在黑夜中陡然一见,可以让对方产生一种畏惧的心理。来,我也帮你画画。”

越儿转脸闭上眼睛。晨风待要抹去,却有些不舍得,只是用手指在她脸上勾勒出几条粗大得线条。

星辰渐渐隐去。已是半夜,四周寂静无声。晨风轻拍越儿的肩,在她耳边说道:“你等我,我过去看看,等下我打手势你再过来。”

越儿点点头,晨风一笑,猫腰从隐身处悄无声息的过去。越儿只见他的身影转瞬进入黑暗。努力睁大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过得片刻,那边依然是了无声息。

越儿心中焦急,也悄悄的跟了过去。她的脚步却没有晨风的轻巧,在落地时有着草木折断的声响。

一阵风吹来,隐隐的传来一些奇怪的鸣叫。越儿来到山脚,正要进入山坳。潜意识中猛然感到危险欺身而来。侧身一避,一把长剑带着剑鞘悄无声息已然来到胸前。越儿猛叫:“是我,越儿。”

晨风歉然道:“你怎么跟过来了,还好我这一剑留有力道。不然你就糟了。”

越儿黑暗中一笑:“我不放心,再说,你也教过我剑术。不会那么容易被你刺中的。”

晨风道:“你虽有剑术,但是你经验太少。还好,上面有暗哨,但是没有人,我去看过,里面有人住的痕迹。今晚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我们去挖。”

越儿跟在晨风后面,两人勘探着土壤。晨风踩着脚下几方松土,说道:“就是这里。我们挖吧。”

稀稀疏疏的挖掘声中,偶尔远远传来几声马鸣。挖地三尺,却什么也没发现。晨风皱眉道:“难道不是这里?”抓起一把土一闻,又说道:“土壤中有血腥腐败的气息。应该就在这里,但是怎么会没有呢?”

越儿道:“会不是是深度没有挖够?”

晨风缓缓摇头。突然一惊,侧头倾听着黑夜中的声息。

黑暗中突然一声锣响,就如蒙住的双眼猛然看见了太阳一般。转瞬间整个山脚都被火光照亮。

一阵响亮的笑声自身后响起。步伐声伴随着铠甲的轻轻碰撞声响成一片。

越儿惊惧回望。只见山坳路口已经被一队重装士兵围住。正中间一个大将,双目有神眉目含笑,身披重甲,手持长戢,鲜红的披风在火光中耀耀发光。

晨风沉着四望,山腰山棱上皆站立着兵士,长戢弓箭在手。忍不住轻轻握住了越儿的手。

那大将笑道:“你们两个毛贼,深夜在此意欲何为?”

越儿心中紧张,正要拔出手中长剑,晨风伸手挡住。长声笑道:“夜来无事,到处走走,看看这里山川锦绣,故在此停留。”

那将军哈哈笑道:“两位真是有心人。黑夜之中,身穿黑衣,来我军营重地,若不是芸境奸细,定然就是那毛贼的同党,想来此挖掘头颅,带回去同葬!是也不是?”

晨风笑道:“盗匪不是已被将军剿灭?又何来同党之说?这里远离军营,刺探军情却也说不上。”

那将军笑道:“休要和我斗口舌。不是奸细,就是漏网之余。须知盗匪之多,又真能杀尽杀绝?乖乖的跟我走吧。回到大营之中谅你们也不敢不说。”

晨风哈哈大笑,笑毕,正容说道:“敢问将军,盗匪果真剿灭?这里果然是埋骨之地?你们果然真的有过围剿?”

那将军沉脸问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晨风笑道:“将军心知肚明,盗匪?官即是匪,匪即是官。将峡谷内无名村中无辜村民屠杀,用他们的鲜血生命成就你们的功名,你们又得名又得利,只是可惜了那些无知的生命。”

那将军怒目张开,须发飘飞,大喝一声:“休得胡言。两个贼人若是不乖乖受绑,不要怪我箭下无情。”说摆,将手中长戢高高举起。四周弓弦响动,猛然拉紧。

晨风心中慌乱,却依然镇定自若。一面看着那将军一面小声说道:“我们过去,在他身畔立刻向东逃去,尽量在树林之中隐遁。”

越儿“恩”了一声,手心中全是汗。

晨风将剑抛下,笑道:“甘愿受绑。”

越儿也将剑抛下,两人迈步向将军走去。

那将军含笑看着他二人。他身后二人迅捷而出,手中是两股粗绳。就在此时,一匹快马远远而来,马蹄声急促,片刻间已经来到阵前。骑士下马单膝跪下道:“报,朱将军,有军情禀报。”

晨风暗道:“原来他就是朱红!”

朱红道:“呈上来!”

那骑士从怀中取出一个圆筒,双手递上。朱红身后又闪出一人接过圆筒,转递朱红,朱红展开一看,鼻子哼了一声,面色微微一变。

晨风看到机不可失,急叫一声:“走!”

猛然冲前,从那骑士腰间拔出长剑向朱红刺去。四周卫士一声大喝,投鼠忌器,却不敢放箭。朱红冷冷一笑,两旁四个卫士急抽剑挡住,叫道:“保护朱将军!”众人一声发喊,火光陡然亮了一倍。

越儿还在迟疑,晨风已然攻出了七剑。每一剑都直指朱红。四个卫士却封住了他的剑招。

晨风剑术本是不弱,以往十多年的苦练在这危急之时爆发出来更是剑气凛然。却不料四个卫士尽皆封住了他所有的方位。晨风连变方位,身形飘然。但四柄长剑总是如影随形。若是论单打独斗,晨风料定自己能在十招之内败其中任意一人,但四人联手,配合又如此无间。用的是战场之上常用的联诀剑法。晨风的游侠剑术相比之下就有些单薄。

刹那之间,十数招已过,晨风在间隙见越儿还立在原地,脸色惊惶,又大声叫道:“走啊!” 神色间掩饰不住的焦急。

越儿猛然醒悟,向唯一的那匹马冲去,似要乘马逃去。那骑士也是反应迅速。立刻掏出短刀,左手一挥封住了她的去路。越儿却一转身,向另外一边冲去。

重甲士兵皆收弓箭抽剑,不发一言渐渐聚拢,围住越儿。

晨风力战之中却无暇兼顾,只期望越儿能逃出升天。却见层层叠叠,正不知外围之中,还有多少士兵。

越儿回头一望,将手在怀中一探,掏出一团红云,叫道:“有毒雾,快屏住呼吸闭上双眼!”

晨风一怔,却不知道越儿何时身上居然带有这等东西。

红云弥漫开,卫士退开一步,却依然是一个大的包围圈。

晨风闻到飘来的红雾却是一笑,原来是自己送给她的胭脂。奋力架开四柄长剑,笑道:“朱将军,如果你立刻回营,以清水洗面,或者还可能救得这些人的性命。”

朱红一声冷哼,将手一挥,众卫士退开,朱红弯弓搭箭,笑道:“你跑得过我的箭吗?”

众卫士也纷纷搭箭。

晨风笑道:“没试过,怎么知道?”

一声长啸,携越儿手依然向朱红冲去。四个侍卫再次围上,越儿将手一挥,红云再次飘散。

朱红道:“让他们!”

晨风一笑,冲出重围,身后弓弦响起,晨风只觉得背心一痛,麻木瞬间充满了整个手臂,手中剑“当”一声跌落。

晨风心中知道,只有隐入小树林才有一线生机。于是不顾生死,携了越儿拼命奔逃。

只听得身后朱红笑声响起。步伐凌乱急促,却是重甲卫士追踪而来。

看着他二人隐入黑夜,朱红笑声顿歇,眉目低垂。身后一个声音问道:“将军,是否是他们?”

朱红缓缓摇头,沉声道:“应该不是,他们大军还在数十里之外。两人身手也不似军中斥候,倒像游侠剑客。不过,不管这两个是什么人,都不能放走。将他们生擒归来,如若不能。”朱红将手中长戢轻轻一顿。

身后声音道:“我明白。”

一道黑影随即从朱红身后闪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