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刺 第一章 新兵蛋子 第5节 难熬的第一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41/


第5节 难熬的第一课



今天的天气很好,蓝天白云,有一丝丝的微风。

早上8:00,连长徐平布置了下一阶段的训练任务,重点为队列训练和内务,当然体能训练做为一个军人的常规训练,不用布置,各班排长都知道怎么安排,布置完任务后,各排带回了自己的训练场地,开始了入伍的第一次正式训练,整齐的队伍分布在新兵三营的各块训练场上,各班长都在各个班队列的前面指挥着的训练。

早上的训练内容是队列,这是项枯燥、乏味、让人觉得非常痛苦的科目,但是做为一个军人,必须要非常认真的完成这个科目,而且是保质保量的完成,队列是最基础的科目,这项内容关系到以后的吃喝住行,就跟小孩子跑步之前先学走路一样,这是基础。

定军姿这是队列训练里面的第一课,定军姿的目的就是让所有的战士都能保持最标准的姿势,有的人肩膀一个高一个低,有的人喜欢驼着个背,有的人喜欢挺着个肚皮,但是部队里的人只有一种,抬头挺胸收腹的人,所有的人都是一个样,为了达到这个统一,就要定军姿。

别小看这军姿,一个简单的立正,光其动作要领就有近百个字。一句顺口溜,囊括了其精髓“三挺一睁一正直”。“三挺”即挺腿、挺腰、挺胸;“一睁”是眼要睁大,目视前方;“一正直”是头要正,颈要直。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就难了。

此刻的洪明就特别的痛苦,平日里懒散惯了,现在往操场上规规矩矩的一站,全身都在使劲,整个身子绷得紧紧的,刚开始还好,没过几分钟就浑身酸软。而这时班长也收起了笑容,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细抠。手有没有贴紧裤缝线,腿有没有夹紧、挺直,腰有没有用劲,肩膀是不是放平了,胸有没有挺出来……那个难受啊!不到十分钟,洪明暗松口气,悄悄把身上的劲儿卸了卸,还没觉着舒服时,一个人影已立在了眼前。班长张景新表情严肃的瞪着洪明,让他的心一阵扑腾。两只大手往他肩膀上一搁,然后向后一掰,吓得洪明全身都紧张了起来。

周桂联恶狠狠的盯着每一个人,好像每个人都欠他五百万似的,“今天是第一天,这个定军姿的训练,将会进行一周,在这一周之内,我不希望有人让我单独给他开小灶,否则后果很严重,声明一点,定军姿的时候,谁先把眼泪给定出来,谁就可以先休息……”

毫无疑问,周桂联的话还是有效果的,当他一脚将一个定军姿的时候伸手挠痒痒的家伙踹倒在地上半个小时没爬起来的以后,没有人对他的话感到怀疑,只不过大家的心里头都在喊命苦。

训练是残酷的,虽然每个班长平时都跟亲兄弟一样亲热,但一到训练场,一个个跟周桂联那野蛮人没有什么区别,稍微有点差错,你将受到很严厉的惩罚,让你受不了的惩罚。

1个小时后,能站在场上的人已经不多了,刚才的一段时间内,“扑通……扑通”的声音接连不断,这都是人倒地的声音,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定型,真的成为一块木头的人,连胳膊都动不了一下了,别说腿了,所以倒的人都是直挺挺的倒在地上,跟亲爱的土地来一次最最亲密的接触,然后立即有2个人上来,将你抬到一边休息去了……

还有不少人真的能硬顶着眼睛的酸痛强撑着眼睛不眨,终于在一阵酸涩的感觉下,一阵冰冷冲入了眼眶,眼睛顿时如同滴入了一滴清凉的眼药水,眼泪终于流了下来,班长张景新走到李国万的面前,用早就准备好的手纸擦去挂在李国万脸颊上,快要滴下去的泪水,拍拍他的肩膀,去旁边休息。然后一个木乃伊产生了,李国万一蹦一跳的到边上休息去了。

洪明的余光瞄到了去边上休息的李国万,心里头那个急啊,腿现在不听使唤啊,周桂联还时不时的到他屁股上来摸一把,看看腿上有没有用劲,屁股上的肉有没有夹紧,第一次摸的时候他差点连非礼都喊出来了,不过几次以后就习惯了,人嘛,都这样。不过这摸多了可让他痛苦了,最起码他现在是一点都不敢偷懒,全身绷的紧紧的,万一像前面那倒楣的家伙一样被周桂联的大头皮鞋来一脚,他估计自己这条小命8成要撂这了。

他现在很痛苦了,刚才眼睛酸的要死的时候他知道就快流眼泪了,不过那酸酸的眼睛实在太难忍受了,于是他做了一个简单而又让自己非常痛恨自己的事情,他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我靠,这感觉太爽了!不过眼睛是爽了,但他的身体却又不得不做点牺牲了。

1个半小时的时候,洪明终于挺不住了,虽然他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倒了,但他还是咬着牙挺在那里,面子问题啊,一向爱面子的他,可不想成为9班第一个倒地的,这太丢人了,他相信只要他一倒,那以后的日子就别指望能在这几个家伙面前抬起头来做人了。其他的几个人情况也差不多,当然这里面不包括俞伟,他很轻松的站在那里,也不管腿有多酸,胳膊有多重,他只当自己不存在,然后他回到以前跟孙艳相处的点点滴滴的时候去了……

在这紧急的关头,洪明的眼睛里轻轻的滑了两行清泪下来,不过不是因为他不眨眼睛以致于眼珠子受不了干燥自动冒出的眼泪,而是他刚才想到以前在家的舒坦,以及到部队这几天来受的苦,想着想着他就伤心了,还要在这鬼地方呆两年啊,这一伤心,眼泪掉了出来。

张景新轻轻的擦去洪明的泪水,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去旁边休息,不过洪明那个汗颜啊。

时间定格在2个小时,周桂联点点头,李开勇扯开了他的大嗓门“全体都有,原地踏步——走”,如木乃伊一般,每个站着的人,都是斜斜的身子然后动了一下腿,然后操场上响起了一片惨不忍睹的声音。

僵直了2个多小时的腿,各关节都麻木了,忽然间要抬腿,虽然抬不动,但是那牵扯的力量让疼痛一直疼到骨子里面。

周桂联看着下面一个个扭曲变型的脸,满意的笑了一笑“很好,今天刚刚开始,表现还不错,以后我们将一步一步的加大训练量,直到你们直为一名合格的士兵”。

听到这话,洪明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魔鬼,变态,这个周桂联绝对心理不正常”。

中午吃饭的时候,每个人都相信,就算有一桶饭放在面前,自己也能将他彻底消灭干净,早上的损耗实在太大,这么残忍的训练,排长尽然说这是开味小菜,以后还将加大训练量,每个人的心里都捏了一把汗,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过这新兵连的三个月。

吃过饭,回到排房里,横七竖八的人倒在地上睡了起来,没有人敢去床上睡,今天早上可都是5点钟就起来叠被子了,豆付块的被子,个把小时叠了无数遍以后,班长才稍微满意的被子,没有人想下午起床后再去接受一下班长的检验。

地上的人不一刻就发出了淡淡的呼声,太累了,身上太酸了,不抓紧时间休息一下恢复一下,没人知道还能不能挺的过下午,哪里还管地上是不是太硬了。

俞伟也靠在墙角休息了一下,但让他惊讶的是,当他坐着不动以后,小腹部那股暖暖的气流游走到了身体各处,然后奇迹发生了,胳膊不疼了,腿也不酸了,就好像早上的训练没有发生过,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身上的疼痛没有了,不管什么原因,总是让人感到高兴。

2点钟,简短的起床哨,将这些倒在地上睡的十分香甜的家伙们叫醒了,每个人都仿佛世界末日一般,他们知道,马上悲惨的命运将继续,残忍的训练将又一次摧残他们的意志。

下午的定型训练效果比上午要好不少,倒的人也少了很多,虽然一个个都腰酸背痛,但经过上午的折磨,下午已经有了一些抗体,也比较容易挺过去了。

4点,训练过一个半小时的定型后,终于盼来了原地踏步的命令。吃过晚饭后的他们依然是看新闻联播,唱唱歌,学学条令条例。

漆黑的夜里,冯明正默默的忍受着痛苦,白天的痛苦延伸到了晚上,他痛苦的原因是的腿有点罗圈腿。

为了纠正这个毛病,睡觉的时候张景新用部队一直留传下来的办法解决,晚上用背包带把两只腿直直地绑在一起,那感觉实在太痛苦了,但是不这样下狠手,没办法根治这个问题啊。

三更半夜,当俞伟正在做着俯卧撑的时候,忽然传来“砰”的一声闷吭,冯明轻轻的摇摇头,他本来有点尿急了,想去上厕所,一天的疲劳让从睡梦中醒来的冯明忘记了绑在腿上的背包带,结果一个不注意就摔在了地上,疼得龇牙咧嘴还不敢吱声,怕惊扰熟睡的战友。然后如同僵尸一样一蹦一蹦地去躺厕所,再一蹦一蹦地回来。

冯明那个郁闷啊,差一点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第二天,腰酸背痛的新兵们如同昨天一样准时的站到了操场之上,今天为了达到训练的效果,周桂联在这些新兵们身上加了点小玩意每个人的身上多了几张扑克牌,手指与裤缝间夹扑克牌、膝盖之间也夹了一张,这下子周桂联就不用一个个的去摸这些新兵蛋子的屁股了,看着那张薄薄的扑克,他就知道你偷懒没有,周桂联是轻松了,但下面站的新兵们就更痛苦了,肉体上的痛苦也就算了,他们痛苦的是,不知道周桂联这个BT,明天还会不会再换个花样还整他们。

没想到这个矮矮的小平头,脑子里的花花玩意太多了。

昨天一天的训练,还是有点成效的,最起码让新兵们熟悉了一下痛苦的滋味,今天一天下来,倒在地上的人比昨天明显少了很多,除了几个天生体质比较弱的以外,也不知道洪明这小子昨天有没有把经验传授给别的人,不过今天一天流眼泪的人倒真多,俞伟杨天照他们几个,还是如同怪物一般的从头到尾坚持着,其他人都能坚持下来,对他们这几个特地挑选出来的新兵来说,根本就没有多大的难度。

4点钟,原地踏步的命令的准时的响了起来,不过周桂联却满脸平静的望着下面的新兵下达了一个让所有人绝望的命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