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中部:崛起北关村 九、

雪亮军刀 收藏 3 8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size][/URL] 枪响的时候,孙勇本能的一低头,他判断出枪声来自后面。李明亮也一样,他也听出枪声是从后面传过来的。李明亮往后面一看,只见几个模糊的黑影子跑了过来,领头的嘴里高声喊着什么。原来刚才被打的红袖章回去叫了派出所民警,正好几个民警潜伏了一夜抓赌路过,押着两个赌棍回派出所,身上都带着枪。一开始他们以为只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枪响的时候,孙勇本能的一低头,他判断出枪声来自后面。李明亮也一样,他也听出枪声是从后面传过来的。李明亮往后面一看,只见几个模糊的黑影子跑了过来,领头的嘴里高声喊着什么。原来刚才被打的红袖章回去叫了派出所民警,正好几个民警潜伏了一夜抓赌路过,押着两个赌棍回派出所,身上都带着枪。一开始他们以为只是一般的罪犯,开上两枪就能震慑住,想都没想就追了过来。

不光是孙勇他们,埋伏在杨树林子里面的猴王也被吓了一跳,他以为孙勇他们已经发现了自己。方平正想拉住猴王,但已经来不及了。猴王持枪跑出林子,直奔孙勇这边。

由于这场大雾,场面立刻变成了混战。孙勇趴倒在地和猴王对射,震耳的枪声让派出所的干警感觉到不妙,他们遇到了一群真正的亡命徒。

孙勇后脊梁冒出了冷汗,他没想到对方会用两边夹攻的办法。而自己这边只有两支枪,李飞身上还带着伤。孙勇决定拼了,他打了三发子弹,又将弹仓填满,顺着林子边缘包抄过去,他要为自己的兄弟杀出一条血路。

猴王和孙勇对射了几枪之后,猴王已经听出对方使的是猎枪。他的手枪远距离威力小,所以只能跑近了打。

两个人是猝不及防撞上的,孙勇看到前面有一团黑影,抬手就是一枪。猴王腹部中弹倒地不起,他感觉后腰被开了个洞,血很快就浸透了上衣。

李明亮听见了后面传来了连续的枪声,他心里也很着急,看来这次遇到了伏击。

“李飞,你去大勇那边。”

“那你咋办?”

“我没事,你跟大勇先跑。”

李飞手上只有一把刀,只好跺跺脚,“亮子,你悠着点。”李飞转身往孙勇那边跑去,他也不知道方向,只能顺着枪声传过来的方向跑。林子里面此时已经能闻到刺鼻的硝烟味道,李飞呼哧呼哧刚跑几步,突然被人伸腿绊倒在地,紧跟着一把手枪顶在李飞胸口。

“别动。”

“方平,我认得你。”

“认得就好,把刀扔了。”

李飞和方平对峙着,方平的眼神灰灰的,就像死人的眼睛一样,在他看来,李飞已经和一个死人没什么区别了。但方平并不想杀人,他身上还没有人命案子。重伤致残的案子都还有办法买通减刑,唯独人命案很麻烦。方平这样的聪明人知道什么样的麻烦可以惹,而什么样的麻烦不能惹。

“操,你打死我吧。”李飞决心豁出去了,这个时候拖得时间越久,自己的兄弟就越可能脱险。

“行,你牛鼻。”方平一扬手,枪把砸在李飞的额头上。同时,李飞的藏刀插进了方平的肋部,紧跟着刺耳的枪声响起。

第二天,B市的各大报纸都用大量篇幅报道了这起案子。本市公安干警在惩治黑社会团伙犯罪分子大行动中,当场击毙两人,抓获一人,对犯罪分子形成了有效威慑。报纸上面还登了被击毙的那两个人的照片,分别是李飞和猴王。

长达半个月的全市范围内的大搜捕开始了,武警挎着冲锋枪巡逻街头。车站、机场以及各个主要路口都站着持枪武警,B市成了一张天罗地网。公安机关对B市娱乐场所、旅馆、饭店开始了大清查,惯犯纷纷在清查中落网。很多团伙土崩瓦解,道上面有底子的混混要么去投案自首,要么开始潜逃。

王锋和周疯子就是在这次的大搜捕中落网的。他们在外地呆了一段时间,估计应该没多大事情了,就打算回B市。结果刚下火车就被武警拦住了,主要是周疯子面相太凶恶。这也说明了凡是干大案子又想逃脱打击的,面相不能太凶恶。

两个人根本来不及反抗,就被摁倒在地。然后民警在拘留所里把他们认出来了,他们是几起斗殴的参与者,而且涉及带有黑社会团伙性质犯罪行为,很快被从重从快处理。那段时间B市的混混纷纷落马,一时间各个检察院、法院忙得不可开交。一个多月后王锋他们才被宣判,王锋被判五年,周疯子判了八年。

直到宣判的前几天,王锋才在看守所里了解到三二七大案的经过,几个后来被抓进来的混混道听途说了此事,是他们告诉王峰的。三二七大案后,城北道上的格局又一次被重新改写。

关于三二七大案,一般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种是孙勇在猴王那次伏击之后,找到中间人约了周老八和刘芳。那时候孙勇和李明亮正打算潜逃,但在潜逃之前,他们想把恩怨了结一下。

另一种说法是两帮人马完全是偶遇的,然后引发了三二七大案。但显然第一种说法更为可信一点。

三二七大案的详细经过已经很难知道了,因为参与者要么死了,要么潜逃中。张伟曾经在多年以后找到了李明亮想要了解到当天的事发经过,但李明亮保持了沉默。

“兄弟,我现在灰心了,大勇一死,我觉得人这一辈子就是那么回事。”那次的事情对李明亮打击很大,后来李明亮退出了道上,平静地度过后半生。

“成,那我不勉强你。”张伟说。

“嗯,谢谢兄弟。另外,听我一句,别走这条道了,这是条死路。”

“我不管,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不管是孙勇主动约了周老八和刘芳,还是两帮人马偶遇,结果都是一样的。那天在体育场东边的巷子口引发了枪战。至于这两帮人谁先开的枪就不得而知了,但枪战发生后,二拐当场中枪倒地,方平腿部中了一枪。而枪声很快引起巡逻武警的注意,巷子很快被十几个武警堵住。

周老八逃脱了,他逃脱的经历很富喜剧色彩,武警赶到之后,方平吸引了大家的视线,周老八钻进了垃圾箱,用垃圾盖住自己。刘芳很倒霉,刚跑了几步就被武警拦住。刘芳知道没办法反抗,就跪在地上把枪扔了。走过去一个派出所长上去给他戴手铐,但所长的枪走了火,刘芳当场重伤,还没送到医院就死了。后来很多道上的人都说刘芳死得比较窝囊,因为那个所长一直和他关系很密切,很可能是那个所长在灭口。

方平是倒在地上被铐住的,他被捕的时候很平静。从他出来混的那天起,他似乎就早已知道了会有今天的结局。他的腿留下了终生残疾。方平涉及贩毒、伤害罪等罪行,事后被判二十年年,后来陆续减刑,二零零四年出狱,此后脱离道上,不知所踪。

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影响的是那天孙勇开枪拒捕,他和李明亮退到了一间民房,退进去的时候有人说孙勇已经有伤了。武警和公安将整个胡同团团围住,分局领导赶过去喊话劝说孙勇投降,因为孙勇手上有三个人质。双方对峙了半个小时,上面的领导发话,可以采取必要的行动。就在武警打算发起强攻的时候,三个人质都被放了,毫发未伤。分局的领导继续喊话,但里面没有丝毫的动静。最后为了避免伤亡,武警没有朝里面硬冲,而是组织朝里面扫射。

枪声震天,孙勇藏身的民房被打成了蜂窝一般。事后据参与包围的武警战士回忆,那天至少打了上千发步枪弹,差不多整个房子都快要打塌了。等到武警踹开房门的时候,看到有个人靠在墙边上,手持一支五连发猎枪,身上全是血,已经死了。通过辨认,这个人就是盘踞在体育场附近的黑帮团伙头目孙勇。法医鉴定也证实了这一点,因为孙勇曾经做过阑尾炎手术,另外身上的纹身也可以证明这一点。孙勇的背上纹了一条鲤鱼。

家境贫寒的孙勇,最终没能靠暴力跳出龙门。

但李明亮没有被抓住,更奇怪的是,孙勇放出来的三名人质中,很快就失踪了一个。当时场面混乱,三名人质好像都受到了惊吓,被送到医院。失踪的那个人就是在医院不见的,他说要去上厕所,民警陪着去的。但在门口等了半天也不见出来,民警进去找了半天没有找到,而厕所后窗大开,下面的草地上面找到了一串最近刚刚踩出来的脚印。

后来道上的很多人都说孙勇很仗义,是他帮助李明亮逃脱的,而当时孙勇身上有伤,肯定逃不了。

孙勇团伙很快瓦解,很多小贼纷纷落网。那段时间宣判大会一个接着一个,很多道上来不及潜逃的团伙都受到了牵连和打击。二拐救活后判处死刑,后来改为无期。此后二拐在狱中表现较好,陆续减刑。

周老八是潜伏了近两个月之后才潜逃的,他身上的案子很重,自首的话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只能潜逃。他逃到了东北,很多人都觉得周老八就此完了。没想到多年以后,周老八遇到了贵人,一个当地官员扶持了他,那个官员是个女的,她看上了周老八。得到了有力支持的周老八重回B市黑道,但没想到最终难逃厄运,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刘芳团伙瓦解后,长途车站这片陆续又引发了几次大规模斗殴,多个团伙争夺长途车站这边的地盘。公安干警议论说,早知道这么乱,还不如刘芳团伙继续盘踞,至少大案子能少很多。一直到王峰逃狱出来,在长途车站这边横空出世,带着一票人马最后终于霸住了体育场这一片。飞机、周疯子投奔了王峰,还没等到其他团伙回过劲来,王峰已经联合其他势力横扫多个团伙。

三二七大案后,B市城北治安相对好转。甚至在那年夏天,本来应该是盗窃、强奸、抢劫案件高发的七八两个月,B市城北都没有发生太大的恶性案件,发案数量也大大减少。

老顾是在秋天回来的,三二七枪案发生后,他潜逃到了南方。一般这样的大搜捕最好潜逃避开风头,因为道上混的没有案底的很少。老顾在当地组织了几次赌局。后来和当地的混混发生了几次斗殴,老顾的人少,只好躲避。一帮人坐吃山空,最后打了几个电话回来问,事隔几个月之后,B市已经恢复了平静。

“咋样?”老顾问。

“没事,还是跟以前一样,赌照赌,嫖照嫖。”

“那回去吧,在这边混也不是个事。”老顾觉得还是回B市比较好,毕竟玩的人头也熟。

就在老顾回来之后不久,很多外地潜逃的混混也都相继回来了。老顾招兵买马,放开手脚大打出手,最后相继打掉了几个不入流的小团伙。很快顾哥名声在道上响起来了,体育场这边成了老顾的天下。

九三年元旦,一般假期游客也多,这个是盗窃团伙作案最为频繁的时候之一。元旦当天老顾团伙收获不错,成功地偷了十几个游客,盗窃金额大约三四千。当天晚上一帮小贼簇拥着老顾到饭店庆祝。

酒席吃到一半的时候,回来一个小贼,脸上有点惊慌。

“顾哥,瘟神回来了?”

“嗯,谁?”老顾夹着一块鸡腿停在空中,他扭头问。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