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无悔军旅---我在新兵连

俺是爷们 收藏 134 46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走进军营的那个冬季,是一个寒冷多雪的冬季!听那里的老兵说那里已经很多年没有下这样的雪了!但是这年的冬季,雪特别的多,还破天荒的下了几场大雪。由于在学校里是属于“毫无前途”的学生——(班主任的评语)我在这个寒冷的冬季选择了国防绿,在亲朋好友一声声“再见,保重,来信”中,我和一起参军的老乡踏上南去的火车。

到部队的那天,是在深夜,一辆老解放卡车把我们带到了远离市区的驻地。新兵班长是个老兵,双肩上一粗三细四道杠,完全震住了我们这些穿着不合体作驯服的“新兵蛋子”。在下车的集合分配中,我们五个人就和这个老兵走进了新兵连三班。好像是知道我们的到来,每个人都发了一个吃饭的盔子,一双筷子,还有一个印有"新兵连"字样的脸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去炊事班吃了我们的第一顿大餐--面条!那顿饭吃的很香也很饱。回来躺在床上耳边依然是一声声父母和亲朋好友的嘱托,还有火车上特有的“咣当”声。梦中还是学校时的情景,班主任那理解不透的目光,同学间的一点点小摩擦,骑着单车留着长发,在上学与放学的路上疯狂!

“一言一行是你们从一个老百姓转变为军人的起码条件”在这句话的动员下紧张的队列训练开始了,“立正、稍息、齐(跑)步走”每一天在重复着,让我至今打怵的还是站军姿。从一开始的20分钟、半个小时、直至最后的三个小时。也想过偷懒,但是看着头顶反过来戴的着帽子和夹在手指与裤缝间的扑克牌,我们都妥协了,三个半小时下来,腿不是自己的,不敢迈出那“休息”一下的腿,因为它不属于我。至今还在为“抬头、挺胸、两臂自然下放”而耿耿于怀,队列的训练以全班优秀结束。也就是在那天我第一次见到老兵班长的笑脸。

我想每一个当过兵的人都不会忘了在部队过的第一个年,那天我们是和老兵一起过的。来到军营近两个月,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老兵,迈着整齐的步伐、喊着洪亮的口号,在我们这些目瞪口呆的新兵面前走过。我站在队伍里紧紧的盯着,看的最多的是老兵双肩上的军衔,因为班长告诉我们,春节后我们也将举行授衔仪式。这个春节我收的信是在班里最多的,这一点让我在班里飘飘然了很久,我的第一封家信也是班里的第一封来信。是在训练开始的两周后来的,是我可爱的弟弟写的。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是星期五,班长破天荒的没有在晚饭后要求我们背条令,而是把全班集中到一起,拿出我的信宣布:“第一封家书必须在大伙面前读出来。”我连忙站了起来从班长手中接过信,并且还忙乱的敬了个礼,引起全班新战友一片笑声“想念的哥哥,你好吗?训练累不累,听老爸说新兵最苦,你有没有想家?”(老爸是一个转业军人)读到这里我鼻子一酸那不争气的眼泪流了下来,周围的战友也开始哽咽起来,我敢肯定:那天我们都哭了。就连那个严肃的新兵班长也是眼圈红红的,我忘不了班长那天那一句话“当兵的说不想家绝对是假的”

授衔仪式终于到来了,那天我们第一次见到了将军,一位少将——我们的副军长(我们是军直属单位)他威严的站在队伍前方,带着我们举起右手宣誓,宣誓后我们都被授予列兵军衔。虽然是细细的一条杠,但也绝对的把我们每个人都美坏了,那天老兵班长从老连队找到了相机,给我们每个人都照了一张照片,现在拿出来看感觉傻傻的,军装还是不算合体,站在篮球场上显得非常不自然。

授衔仪式后手中也有了属于自己的枪,随后一个让你扒掉几层皮成为真正的军人的训练开始了——战术训练。“400米障碍、5公里越野、射击、投弹……”每天晚饭后的条令学习也变成了恐怖的体能训练,还有那措手不及的紧急集合,一个晚上练上好几遍。那段时间我们都养成观察班长的习惯,每天上床都观察他的一举一动,然后进行详细的推断,可一直都是推断正确的时候少,有时候班长开会回来晚点我们就自以为一定有训练,强睁着双眼等着他回来吹哨,可班长躺下后很快就打起了呼噜。看到班长早早的上床以为今夜平安,可半夜连番起伏的哨声让你不知所措,那段日子我们每个人最大的变化就是饭量大增,每天不到吃饭的时候就饿得前心贴后背,我也创下了一顿吃7个馒头的记录。在训练场上“掉皮掉肉不掉队、流血流汗不流泪”的牌匾前,我们进行着新兵连最后的冲刺,准备着最后一次的综合考核到来。

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们要走进老连队了,新战友在依依不舍中分别,走向自己的工作岗位。我的新兵班长把我留下了,我随他一起来到了他所在的老兵连队,开始了真正的军旅生涯,一个全新的挑战开始了


文中有一段重复发了两次,编辑一下,看得更顺当:天目飞龙

本文内容于 2007-6-11 7:20:01 被天目飞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