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中部:崛起北关村 六、

雪亮军刀 收藏 3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size][/URL] 这段时间城北的体育场、长途车站附近天天都打得鸡飞狗跳的。很多小贼都没法干活。由此可见,建设和谐社会是多么重要。 这两天陈宇没事干,就跟着王欢、宋小佳到城北的北关村这边混。那时候北关村还刚刚发展起来,只有几座孤零零的楼,里面都是卖电子产品的。当时谁都想不到后来的北关村会发展成为寸土寸金的科技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这段时间城北的体育场、长途车站附近天天都打得鸡飞狗跳的。很多小贼都没法干活。由此可见,建设和谐社会是多么重要。

这两天陈宇没事干,就跟着王欢、宋小佳到城北的北关村这边混。那时候北关村还刚刚发展起来,只有几座孤零零的楼,里面都是卖电子产品的。当时谁都想不到后来的北关村会发展成为寸土寸金的科技城,后来张伟团伙横空出世,从北关村起家,他也成了B市最为显赫黑道人物之一。

北关村,这个地名见识了B市,乃至整个中国的发展。圈地、卖地、强行拆迁,黑道势力介入,中国的老百姓就是这么可怜,这么默默地接受着欺凌……

多年以后,见惯了起高楼也见惯了大厦将倾的很多人选择了脱离江湖,从此过着贫穷而简单的生活。其中就包括陈宇。

人在江湖漂……

这天注定陈宇和张伟的命运要再一次产生交集,而这个交集的点,恰恰就是前段时间刚刚和孙勇他们产生种种牵扯关系的雷小凡。

事情还要从雷小凡到卷毛那里干活开始说起,卷毛下面的人时不时欺负点雷小凡。后来卷毛就有意总让他出来办事,避开下面的那些伙计。这天雷小凡结了鱼款,半道上让人拿刀给缴了,完了打了一顿。雷小凡鼻梁被打断,眼圈发情,眼底出血。

“操,看清楚他们几个啥样了没?”辫子问。

“看清楚了,这辈子都不会忘的。”雷小凡去找了辫子,他想把钱要回来再告诉卷毛。

“走,我带几个兄弟过去。”辫子从床底下抽出一把砍刀。

刚到门口,正好张伟带着几个人回来睡觉,两帮人碰上了。

“啥事?”张伟一脸睡意朦胧,他带着几个人半夜堵刘芳去了,有人看到刘芳这段时间一直去他的一个姘妇那里。

“张哥,我帮我弟弟干点活。”

张伟很警惕,他早就知道辫子和雷小凡的关系,但他觉得这是个非常时刻,所以就插嘴问了一句。

“辫子,别惹事,你先说说,到底啥事?”

辫子把事情经过简单几句话说了一下,张伟琢磨了一下,他也好久没去北关村那边了,他的母校在那边,紧挨着一个荒废的花园。那个花园在中国近代史上很有名,后来毁于近代的一场战争。

“我跟你一块吧,正好到那边玩玩。”张伟从衣服里面掏出猎枪,然后从床底下搜出一把军刺,他找了块毛巾把军刺的铁鞘擦了擦。

“我操,那是我毛巾。”辫子无可奈何地摇头。

“哈哈,对不住,没注意,待会儿给你再买一条,哈哈。”张伟拍了拍辫子,然后跟其他几个人说:“你们抓紧睡觉,晚上我们接着堵他去。”

张伟他们往北关村这边赶的时候,正好要到中午吃饭的点了,他们住在城南这边一个居民区里,路上的车辆行人开始多了起来。

而在北关村这边,陈宇三个上午顺利地偷了几个中年人,收获不错,三个人每人分了一百多块。三个人到贯穿北关村的白衣路边最大的饭馆——火辣川菜馆吃午饭,这个馆子当时相当火爆,基本上每次去都要等位子。三个人没事干,拿了号在长板凳上抽烟聊天。

“这馆子估计不错,人这么多。”

“嗯,人一般都有这个心理,人越多的馆子越是爱去。”

陈宇想起一件事,他妹妹在这边上的人民中学上高中,正好快到了散学的时间了,他想把他妹妹叫出来一起吃饭。他妹妹正在长身体,而且学习也很费脑子,需要补营养。他妹妹成绩好,靠自己本事考上了人民中学,这个全国有名的重点中学。

那个时候很多重点中学普通老百姓都还能上,只要分数能达上。后来就不是那样了,要上好学校就要交上一大笔择校费。当然,家里有势力的官宦子弟的就不需要交。

九十年代末,张伟已经成了这一片的大哥,当时辫子的一个亲戚因为是外地过来做小生意的,孩子分数够了,但因为是外地户口,需要交一大笔择校费。辫子带着几个兄弟大打出手,把人民中学的领导带进厕所里面拿枪对准了裤裆,那个领导当时就尿裤子了。

辫子指着办公室一顿臭骂:“人民中学不让人民念书,我操你们这些要择校费的傻比,操你们所有人的妈,老子就是个流氓,但老子都知道小孩要念书,你们这些傻比,就是个文明点的流氓。”

当时已经成了大哥的张伟早就开始了小心办事,但那次的事情张伟没有怪辫子。

“哈哈,你为党的教育事业办了一件大好事。”张伟听说之后哈哈大笑。

“哈哈,那是,流氓也能办好事。”辫子说。

后来那个亲戚的孩子就顺利地上了人民中学,成了一个人民的好学生,没成流氓。

这些都是后话,当时人民中学这边还比较荒凉,学生也不像后来那么多,学校也没那么有钱。十几年后,很多流氓脱离黑道,投身到教育产业化,结果全发了。没赶上那拨淘金的张伟后悔不已。

陈宇在传达室门口等了一会儿,然后让其他学生把自己妹妹叫了出来。他妹妹穿着大人改小的裤子,在学生堆里显得很寒酸。

“哥,你咋来了?”

“哈哈,走,带你去吃饭,吃好的。对了,你身上怎么还穿着这条裤子,哥好几天没往家拿钱了,回头带你到三安商场买条好的。”

陈宇和他妹妹有说有笑地走到门口,正好看到王欢和宋小佳在门口路边冲着几个人陪笑脸。陈宇看了看,他知道出事了,让当地的团伙找过来了。当时到别的团伙地盘上偷盗是一件很容易引发冲突的事情,陈宇伤还没好利索,他不想惹事,何况自己妹妹还在边上。

但陈宇晚了一步,上来几个人把他拦住,其中一个人手插在口袋里,口袋鼓鼓的,显然里面有刀。

陈宇冷静地观察着周围,他在想无论如何要让自己妹妹逃脱。

打斗是由口角引发的。对方一个人上前就抽了陈宇一个耳光,“操,到这边擦毛,跑得倒快,给我跪下。”擦毛的意思是指到别人的地方盗窃。

“你凭啥打我哥。”陈宇的妹妹用身体护住,小丫头很勇敢。

“我操,小婊子,这么小就出来混啦。”混混一把抓住小丫头的衣领,一脸猥亵的表情。

“操你妈,你撒手。”陈宇嘴角流着血,他立刻陷入了狂暴,他在怀里摸刀。

对方七八个人大打出手,没几下就把陈宇和他妹妹打翻在地,王欢和宋小佳趁机赶紧跑了。

陈宇拼命抱住他妹妹,用身体抱住她,他不允许自己妹妹受到任何伤害。小丫头发出阵阵啼哭。

这时场面突然逆转,人群中走出一个穿黑色驼绒大衣的青年,二十多岁的样子,略带书卷气的脸上狰狞无比。他大步过去从怀里掏出军刺,劈脸用军刺铁鞘砸过去。在他身边一个穿着皮衣的汉子抡着砍刀就开打,他们尽管人少,但打起来却勇猛异常。尤其是那个穿黑色驼绒大衣的,动作干脆利落,连捅两人,刚才打陈宇妹妹的那人被他捅在肚子上,血喷了陈宇一身。

这五六个人把对方唬住了,对方不认识他们,被驼绒大衣用刀逼着全部跪在地上。

“有种留个名字。”打陈宇妹妹的那人捂着肚子问。

“我姓操,叫操你妈。”驼绒大衣抓住他的衣领拽起来,把他的头顶往电线杆子上面撞。没几下那人头顶就撞开了,血线顺着脸往下流。

“说,服不服?”驼绒大衣揪住衣服领子问。

那人正准备说:“不要打了。”结果刚说出个不字,就被驼绒大衣一个肘拳打在脸上,驼绒大衣一手拽着衣领,一手抓住他的腰带,把他脑袋继续往电线杆子上面撞。又撞了几下,手一松开,那人倒在地上,嘴角往外吐白沫。

驼绒大衣指着他骂:“老子最烦别人不尊重女人,尤其是打女人的傻比。”

陈宇这时认了出来,驼绒大衣正是张伟,边上那个穿皮衣的是辫子。张伟走过去拍了他一下,把他从地上搀起来。“老顾,我们先走。”张伟说着陈宇说。

辫子警惕地环顾一下四周,然后走过去把那几个人挨个补了一脚。辫子出脚凶狠,都是踢在面部,把那几个小贼踢得哭爹喊娘。

当天晚上陈宇坚持请客,他不想欠张伟人情。

“我知道你就是张伟,上次打我腿的就是你。”

“没事,这个仇你应该记着,你随时可以报仇。我今天帮你不是冲你,是冲你妹妹。”

“谢谢张哥。”陈宇起身一饮而尽。“张哥,你打我那枪一笔勾销,就冲你救了我妹妹。”

张伟在犹豫,他在想喝完这杯酒就算完事吧,他不想和陈宇走得太近。“陈宇,下次我见你还照样打,你见我也别客气,咱们两个相互都不欠着。”张伟也一饮而尽。

这时辫子传呼响了,留言是孙勇留的,传呼是中文机,上面只说有急事,辫子打了个招呼出门回电话。

“等辫子回来,你再敬他一杯,今天的事情就算完事了,我们晚上还有事。”张伟点上一根烟说。他故意没有给陈宇散烟。

十分钟不到,辫子回来了,他脸上很平静,甚至平静的有点不自然。

“张哥,出事了,你中午打的那个人死了,全城的公安都在搜捕老顾。”辫子平静地说。

“我操,他怎么那么不经打。”

“大勇哥刚才说找个车连夜把我们几个送走,现在出了人命,要去外地躲段时间。中午我们过去的几个,都得去外地。”辫子一把抓过雷小凡,“操,都是你的鸡把破事,你知不知道,你的破事连累了张哥。”

“张哥,我帮你顶案子吧。”雷小凡看着张伟,一脸凛然。多年之后,雷小凡满足了这个愿望,他死在张伟枪下,死的时候很从容。

“顶个吊,这是人命案子。”张伟摆摆手示意辫子撒手,他拿烟的手明显有点颤抖。

“张哥,都是我的事情,我他妈的不是人。”雷小凡说着说着拿起酒瓶要往脑袋上敲。

辫子手一翻,酒瓶就被他夺过去了,扔到墙角砸了个粉碎。

“陈宇,这次的事情还得连累你妹妹了。她这几天不能再去上学,可能有危险。”张伟声音有点发抖。

“可能没事,她当时没穿校服,我家穷,买不起。”

张伟摁灭了烟头,他眼色示意了辫子一下,然后对着陈宇说:“嗯,你也跟我们到外地去,不是信不过你,你要是到刘芳那边说漏嘴,我就完了。”

陈宇霍地站起来:“张哥,我好歹是条汉子,你是帮我才帮出了事,我要是点你,我不是人养的,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杀了我。”陈宇的额头上面青筋直冒。

“不是不信你,你先坐下,我看这样吧,今天中午在场的人都和我一起去外地躲一段时间。等这个风声过去再说。”张伟有点拿不定主意,他心里也很乱,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杀了一个活生生的人。

当天晚上,孙勇找来一辆面包车,把他们一行人全部运到了外地。跟着张伟过去的那几个小贼送到了一个地方,当地有个团伙收留了他们。张伟、辫子、雷小凡、陈宇四个都不会偷,孙勇给他们送了一笔钱,让他们在上海边上的一个小城市住下,等待这边消息。

没想到这一住就是近一年,张伟团伙也自此形成,直到这个团伙最终的覆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