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NINE 明修栈道 [7] 包围

百合浪子 收藏 2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size][/URL] 2105年6月28日夜,新墨西哥州,法明顿以西约五十公里处。猎狗在一隘口布防,半英里外的一段高地上便是地上军的防御阵线。近些天,地上人简直被地下军搞得晕头转向;在他们看来这些臭虫简直是疯了,看似东一棒槌,西一榔头地乱打一气,却稀里糊涂地把自己封进了包围圈。 在攻陷洛山玑后,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2105年6月28日夜,新墨西哥州,法明顿以西约五十公里处。猎狗在一隘口布防,半英里外的一段高地上便是地上军的防御阵线。近些天,地上人简直被地下军搞得晕头转向;在他们看来这些臭虫简直是疯了,看似东一棒槌,西一榔头地乱打一气,却稀里糊涂地把自己封进了包围圈。

在攻陷洛山玑后,地下人马上停止了沿海岸线向北的突进,只把阵线保持在圣路易斯奥比斯波——贝克斯菲尔德——凯尔索一线,没再向前推进一寸,甚至连他们引以为荣的空军力量也没什么动静。在南加州打得火热的时候,地上人曾向旧金山、萨克拉门托和拉斯韦加斯发动猛烈的空袭,来遏止地上人的增援行动。而现在,他们连一枚导弹都没有打。这使得地上人集结在美国西海岸的三个混成舰队成了摆设,本以为能在海岸线上凭借自己的海军优势与地下人进行决战,报洛山玑之仇;可人家连来都不来,还打个屁啊?

在整个战场沉寂了三天之后,地下人突然在东边的亚利桑那州和新墨西哥州大作文章。先是联合国第七集团军在空中打击的协助下突破了美墨边境城市华雷斯的防线,尖刀一样地推进了近百公里,占领了美国边境交通重镇埃尔帕索。同时,美101空突师和联合国56空降军突然出现在新墨西哥州中部的罗斯韦尔和阿尔伯克基。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两镇易手。犹如一把大铡刀,地下军彻底切断了亚利桑那州经由新墨西哥州的所有交通线,大有联合南加州的兵力两路合围亚利桑那州的态势。

而正当地上人向亚利桑那集结兵力,准备向东反扑,消灭立足未稳的地下人,打通交通线的时候,联合国第一集团军开赴内华达,把其南部城市拉斯韦加斯围了个水泄不通,在其与亚利桑那之间形成一大块军事空虚带。北美第三集团军、联合国第六、第十集团军趁此机会,从这个空隙中穿过,沿着米德湖和克罗拉多大峡谷南面向东进发,并沿路布防,迅速把阵线拉到亚利桑那东北角的梅西肯沃特。美国以骑兵一师为首的几支王牌部队则从地下在新墨西哥西南北的法明顿附近上陆,与梅西肯沃特和阿尔伯克基的友军连成一线。至此,包括原来驻扎在亚利桑那的三十万地上部队在内,连同后期从北加州和内华达支援来的二十万人,共五十多万地上军被死死地困在亚利桑那。

法明顿,地下人在此已经集结了近八万兵力,随时都有可能在这一点对亚利桑那的地上军进行穿插式突击。地上人也不含糊,调集超过二十万部队在此严阵以待,时刻准备防御敌方的进攻,或干脆直接突围——南线和西线已经是敌人的地盘,北线是克罗拉多大峡谷这条天堑和三个集团军的围守,东线地下人不断通过埃尔帕索将战斗补给和后续部队从墨西哥源源不断地送到前线,在这突围也是不可能了;所以地上人现在把全部注意都放在了包围圈东北角的法明顿,只有这里相对薄弱。

然而,联合国军似乎注意到自己的薄弱点,为了防止对方突围,先发制人,对积极准备突围之敌首先发起攻击。地上人见此情况,仗着人数优势发起了反冲锋,双方胶着在一起。几天下来,地下军凭借着强大的战斗力,顶住了敌人的进攻。双方暂时由进攻转为防御,在近百公里的阵线上对峙。由于地下人兵力不足,各地零散部队被紧急调往法明顿,参与防守,猎狗也在其中。

斯旦伏在一个狙击位上,观察着对面的动静——那里很安静,几乎没有人走动;但斯旦知道,他们一定布了很多暗哨和狙击手。杰弗逊带着几个士兵猫在战壕里,用工兵锹挖土,加高胸墙。

“他妈的。”杰弗逊扔掉工兵锹,坐在战壕里,点上支烟。“我们在干什么?这些都是步兵的活,现在让我们干,指挥部那些人都是傻子吗?”

“谁让我们的第一仗打得太像步兵了。”斯旦说。

“操,平均在我们每人身上花了能有上百万美元,就是为了让我们这些特种兵在这傻了吧唧地抡板锹,挨炮子?还不如说罗杰斯是吃猪食长大的,这我倒情愿相信。”

“得了,你的乌鸦叫绝对能引来他们的炮弹,给我老实点吧,我们可不想跟你这个傻子去见上帝。”

正说着,“出,出……”空中响起了巨大的啸声,几个新兵下意识地伏下身子。

“斯旦,告诉那帮杂种,他们打偏了,老子在这呢。”杰弗逊气哼哼地抽着烟,听着炮弹划过的声音动都没动。

另一边,炮弹飞过的时候,正在跟杨锐调侃的弗劳瑞立刻捂着脑袋趴在战壕里。

“嘿,嘿,你紧张过头了吧。”杨锐对他说。“那是从空中飞过的炮弹,又不是冲咱们来的。”

“你能听得出来?”弗劳瑞沮丧地爬起来,掸掉身上的尘土。

“一点点,至少我知道这些是打后面什么东西的。”杨锐耸肩说。

“144毫米榴弹炮,落点在我们身后五公里以上。”小个子脸上扣着头盔,靠在一段加固的木桩上说。如果不说话,别人都以为他睡着了。

“你对这很有经验?”弗劳瑞好奇地问。

小个子掀起头盔看看他,“南美可是我们花了一年打下来的,我挨过的炮弹不比你打出的子弹少,你说呢?菜鸟!”

“那教教我好么?”弗劳瑞犹如发现了金子一样兴奋。

本来小个子懒得理他,但看到杨锐也很好奇地看着自己,他决定还别那么吝啬。“像这样的声音,你们一般都不用怕。”他指指天空。这时又有声音传来。“这些口径比上次大,能听见带起的风声,大概是160毫米炮。它们的落点在延伸,因为声音越来越远,说明越打越高。”

看着两个人包括其他战场经验少的人都在听,小个子接着说:“这些东西完全是经验,听的次数多了,你们自然会明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