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三十一章 旱田雨露

富贵不淫 收藏 2 11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URL] 第三十一章 旱田雨露 黄子澄好奇道:“马公公先说说看,这个台阶是个怎样的下法?”惶恐之中黄大人已是改口称呼马公公了。 “也没啥,皇太孙,您作为侄子,对叔叔如此不敬,本来就算没有礼貌,是不是?您给您叔叔赔个礼道个歉,大家都是一家人,我想燕王殿下也不会追究,你说是不是?”他决定先从对方的薄弱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三十一章 旱田雨露

黄子澄好奇道:“马公公先说说看,这个台阶是个怎样的下法?”惶恐之中黄大人已是改口称呼马公公了。

“也没啥,皇太孙,您作为侄子,对叔叔如此不敬,本来就算没有礼貌,是不是?您给您叔叔赔个礼道个歉,大家都是一家人,我想燕王殿下也不会追究,你说是不是?”他决定先从对方的薄弱环节下手。朱棣听了,微微点头,已是满脸淡定,他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小太监,道衍和尚说他将是我的得力干将,看来此话果然不差呢,今天这功劳,我就算是封他多大的官都不为过呢!

朱允炆果然是一个文弱书生,看刚才郑寅露了这一小手,早已萌生了悔意,这时听郑寅此话,当即走上前来,对朱棣鞠躬施礼道:“王叔受惊了,侄儿这厢有礼了。”

郑寅闪开朱棣上前搀起朱允炆道:“侄儿哪里话,你这是受了奸人蒙蔽,才做下这番亲恨仇快的事来,你我叔侄二人一定要将元凶绳之以法才是。”

黄子澄和齐泰听了,顿时傻了眼,元凶是谁,不言自喻,看人家叔侄俩执手亲热的样子,看来自己还真是在劫难逃了。谁知这时郑寅又道:“奴才斗胆,向殿下求个情。”

朱棣呵呵一笑道:“三宝,你说。”他亲切的称呼郑寅为三宝,可见关系已经更进一步。

“殿下,既然事情已过,奴才觉得还是不要秋后算账,这样会伤了大家的和气。”郑寅心说,你这会儿跟他们算账岂不是个傻瓜?他们几个相好,逼急了的话真要是一拥而上,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群狼,别说咱们几个,就算带来的一百卫兵有什么用?

朱棣久经沙场,那里不知道这番道理,当即哈哈一笑道:“黄大人,齐大人,看在三宝的面上,我们就当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来人,快些再备酒菜,我们继续喝酒如何?”

郑寅听了,连忙施礼道:“谢谢殿下。”黄子澄和齐泰听了这话,心里一块巨石这才轰然落地,连忙点头哈腰道:“燕王殿下受惊了,臣下这就去准备。”说完有点怨恨又有点感激的看了郑寅一眼,便连忙对侍卫队长使眼色,让他们退下。

却见郑寅转身对着场上众侍卫道:“今儿这事,我们是不会说出去的,如果外面有人知道了这事,我想你们知道后果,灭你的满门不说,还要株连九族,听清楚了么?”

侍卫们听见这话,看着队长,队长看着皇太孙,皇太孙道:“此事关联重大,不要往外说才是。”众人听了,齐声道:“是。”霎那间已是撤出殿外。

一场风雨,顷刻间被化为丽日晴天。但是怨恨自此也深深的埋下了种子。

侏儒果然还有兄弟,和那碧眼蓝睛的人拖走了地上疼得嗷嗷直叫的刺客,可能是郑寅有意留他一条性命,子弹并未打中要害,但是估计没有三年五年的,他这条右臂是没啥用处了。

………

已是深夜,朱棣和朱橚还有郑寅等人回到了燕王府,一路上,郑寅对朱能白话着刚才的酒宴是何等丰盛,周王还在一边添油加醋,朱能痒痒得口水直流,真后悔自己怎么没有变成太监,也能吃些山珍海味。至于刚才的惊险场面,没人提及,也不能提及,知道的人太多了,肯定会惹起一场血雨腥风的。

一群人有说有笑的来到门前,却见门前站着一个人,乃是平宁公主的宫女丹儿还在门前守候。

丹儿见燕王等人来了,连忙上前施礼道:“奴婢见过燕王殿下,公主让奴婢在此等候,还说不把马公公带回去,就让我也别回去了。”

朱棣听了,哈哈大笑,道:“我这个妹妹还真喜欢咱们三宝呢。三宝你快些去吧,别叫这丫头为难,谁让我答应把你给她了呢?不行,明天我得把你要回来。”看来这位王爷也有点酒了。

郑寅只好道:“殿下,那奴才先走了,说好了,明天你还是快些来要我吧,你这个公主妹妹实在是难缠得很呢。”郑寅也是酒壮熊人胆,竟敢当着燕王说人家亲妹妹、还是他的主子的坏话。

在大家哈哈大笑声中,郑寅尾随着丹儿淹没在黑暗之中。

刚到半路,郑寅左右望望没人,便一把抱住丹儿,悄声道:“乖乖宝贝儿,你可把我想坏了。”所谓干柴烈火,如果年轻人一旦尝到“爱情”的滋味,再让他数日之内不行男女之事,可真就勉为其难了。

丹儿何尝不是,早就把香唇贴了过来,激情得和郑寅绞在了一起。

所谓:杨柳何须千般怨,春风已至玉门关。

郑寅双手早找到了合适的位置,揉捏抚弄,直把丹儿搞得想叫又不敢叫,只好死命的咬住郑寅的一块肉,郑寅吃痛,啊啊大叫,丹儿骇得慌忙松了口,四处望望,见有巡视的侍卫,正往这边走来,连忙拉着郑寅穿过一个窄巷,径往公主府上跑去,等到了府门前,这才停下脚步,抚着胸口道:“你就吓死奴家吧。”郑寅借着府门前的大红灯笼光线,看着丹儿的俊俏模样,忍不住又低头作势要吻她,却听府门“吱——”的一声开了,柳儿探出头来,看郑寅的垂涎欲滴的样子,喝道:“好你们一对狗男女,这是怎么回事?”这小丫头早就看着郑寅不顺眼,自从他来了,公主竟然好像不再喜欢她们姐妹似的了,故而醋意大发。

郑寅虽然有点惊慌,但是很快就镇定下来道:“柳姐姐,她眼里揉进了沙子,叫我帮他吹吹呢。你眼里是不是也有沙子,我也帮你吹吹?”

“去你的,姑奶奶我眼里就不揉沙子。还不快进来,公主等急了呢。”说完气呼呼的转身进院去了。

郑寅和丹儿连忙跟着进去,早有老太监把身后的大门掩上,然后也不吭声,自顾自的去门房睡觉去了。

平宁公主很想知道这次酒宴的事儿,所以焦急的等着郑寅的到来。见郑寅进屋,丹儿满面红光,柳儿则怒气冲冲,一时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便开口问:“三宝,四哥去太子府了么?”

郑寅知道她的心思,但是他的目标也是极为坚定的,那就是坚决捍卫朱棣。他笑笑道:“当然去了,到底是皇太孙啊,那美酒佳肴,的确精致无比。你是没有去,比北京的饭菜香多了,好吃多了!奴才可是解了谗。”看他憨态可掬,平宁紧张的心总算放下,她又问道:“他们席间说些什么?”

“当然是明天皇太孙大典之事啦,还能有什么?”

“哦,那就好了。你吃饱了没有,如果没吃饱,本公主再请你一顿?”公主心情轻松,竟然说出这样没大没小的话来。旁边柳儿气得小嘴一撅,狠狠的瞪了郑寅一眼。郑寅本不想留下,赶紧搂着丹儿睡觉才最舒服,可是看到柳儿这个醋坛子,他改了主意。便道:“公主说了,奴才哪敢推拒?俗话说得好,请客不到,两头害臊,那奴才就不客气了。”说完还真就不走了。公主兴致勃勃,吩咐柳儿道:“你们快去弄些小菜来,我和三宝商议一下明日的安排。”

郑寅心说喝酒罢了,还要找个理由?酒菜齐备之后,郑寅端杯道:“三宝祝公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仙福永享,寿与天齐,更祝公主红颜不老,青春永驻。”一席话说的公主笑靥如花,花枝乱颤。郑寅一饮而尽,公主也随意沾了一口。接下来郑寅又道:“奴才刚到燕京,承蒙公主错爱,使三宝如临春风,如沐春雨,简直是太温暖太温暖了,在此,三宝谢过公主了。”公主听了,心中也是非常感动,但是不知为什么这话听着怎么像是告别呢?她不知道,丹儿却知道为什么,明日燕王殿下就来要人了,想到这里,不觉眼圈竟然红了。

又是一杯酒,公主道:“三宝,你说的话,不知为何,本公主就是爱听,你用的词儿和我们说话不一样,一点都不拘束,说起来也中听。”

郑寅心说,我靠,老子这还是忍着尽量不用六百年后的词汇呢,要知道你爱听,我就多多给你说。

想到这里,郑寅道:“公主抬举了,奴才句句肺腑之言,如有一句假话,管教天打五雷轰,出门给车压死。”

“去你的臭嘴。”公主止住他的话头道。

这时,三更已过,郑寅实在困得垂头耷脑了,柳儿则干脆在一边打起盹来。公主虽然还有精神,也只好道:“你们快些去睡吧。”也不知道她和郑寅究竟有哪句话是商量的明天的事?

郑寅起身告辞,丹儿过来,关切地扶着三宝。公主也没太在意,只道:“丹儿,你去送三宝睡觉,柳儿给我铺床。”

这样丹儿送郑寅来到他在南京临时的卧室内,让郑寅坐下,丹儿连忙铺排,郑寅看着丹儿的背影,已是欲火中烧,不待铺好,便冲了上去。也是喝了咱的酒,见了皇帝不磕头,哪里还管什么紫禁城,公主府,更不想播种的结果是会有收获。

丹儿稍作抵抗,便撤消了防线,还主动迎头而上,就在他俩翻云覆雨之时,一双美丽的眼睛,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几乎是目瞪口呆!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