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 寡妇门之初露锋芒 第三十一节 穷寇莫追

wanhexing 收藏 1 1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size][/URL] 几个站在远处看热闹的战士一看汽车掉进河里,立刻飞快地向汽车跑来。这时,木英从河水里钻了出来,她游到副驾驶室的位置打开车门,拽出吓呆了的金娥和陈大芬,游回了河边。木英看了看浑身湿漉漉的金娥和陈大芬,看到她们的单衣因为被河水泡湿,全都贴在了身上。过去,普通人家并不讲究,女人除了上身穿有肚兜外,下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


几个站在远处看热闹的战士一看汽车掉进河里,立刻飞快地向汽车跑来。这时,木英从河水里钻了出来,她游到副驾驶室的位置打开车门,拽出吓呆了的金娥和陈大芬,游回了河边。木英看了看浑身湿漉漉的金娥和陈大芬,看到她们的单衣因为被河水泡湿,全都贴在了身上。过去,普通人家并不讲究,女人除了上身穿有肚兜外,下身都不穿短裤。金娥等女兵在受训时,因为经常要脱光身子接受惩罚,肚兜早就不知被扔到何处。现在她们身上只有外面的衣裤,贴在身上的衣裤把凹凸的身体的完全暴露在木英眼前。金娥看了看侧身趴在地上喘着粗气陈大芬,用手捏了捏她浑圆饱满的乳房,说:“小骚货,奶子还挺大。快起来,奶水都流出来。”

“去你妈的,别净顾说别人,先看看自己,你也好不到哪去。该露的露了,不该露的也露出来了。”陈大芬和金娥互相打闹斗嘴。

木英低头看到自己的衣服也都贴在了身上,上身缠着白布看不到乳房,但也露出了破绽。她怕引起别人的怀疑,连忙趁陈大芬不注意,暗中捅了捅金娥,向她指了指胸部,又悄悄指了指自己。金娥立刻明白过来,她推开了陈大芬:“大芬,快叫人拿几套干衣服来,别让大少着凉了。”

陈大芬一听给木英拿衣服,二话没说,跑到女兵跟前:“快!给大少拿几套干净的衣服,别让大少着凉了。对了,你们多拿几套来,我和金娥也要换。”

“你还换啥?这样不是挺好吗?即凉快,又有魅力,再加上你的骚劲,能迷倒一片男人。你看,男兵们看你的眼神都直了。”几个女兵争先恐后去抱衣服。

“哼!你们是嫉妒。你们嫉妒姑奶奶长得漂亮。”

“看啥看?没见过美女吗?”陈大芬看到不远处的许多男兵盯着她看,心里美滋滋的。当她意识到男兵们的眼神都停在她的私密处时,脸一红,破口大骂:“操你们奶奶,没看见过女人吧?没见过,别看姑奶奶,回家看你妈去。”

“我妈的奶子不好看,没姑奶奶的大,没姑奶奶白,也没姑奶奶你的挺,我就喜欢看姑奶奶。”几个刚刚投诚的伪军,流里流气地哄笑着。

“你们都他妈的滚蛋!惹恼了她,他一刀就让你们回回炉。”抱衣服的女兵,用脚踢在了伪军的屁股上。伪军们嬉笑着向远处走去,他们也真惧怕这帮女兵,害怕她们下黑手。

“你们把衣服给,我拿给大少。”陈大芬伸手去接衣服。

“去!去!去!我们自己有手,不用你帮忙,我们会给大少换好衣服。”几个女兵才不愿意放弃这次这次与大少的亲密接触。

“站住!大少刚才说了,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许过去。”机灵的陈大芬祭出木英的大旗,用军令压迫女兵们做出让步。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要是你假传圣旨,我们大家跟你没完。”绝对服从命令的女兵们半信半疑,不情愿地将衣服交给了陈大芬。

“大少,衣服拿来了。”陈大芬抱着鬼子军服,跑到木英身侧,将高耸的胸部贴在木英的手臂上左右摩擦,声音颤抖地说:“大少,我替你换衣服吧?”

“你看你自己,不该露的,都露出来,赶紧去换衣服。”金娥连忙过来解围。

“露就露,咱们还少露了。假正经!”陈大芬对金娥破坏自己的好梦,心里十分不满。

“放屁!咱们现在是大少的人,没事就光屁股,你不是给大少丢人现眼吗?你还想不想做大少的女人?不想,你就滚蛋。”金娥摸准了陈大芬的心思。

“大少,我不是那意思,我是想说,我只露给大少一人看,只给你一个人看。”金娥不等她解释完,拉起她向停放汽车的地方跑去。

“老老实实给我换衣服,我去帮大少换衣服。”金娥把陈大芬塞进汽车转身要走。

“凭啥事你去?不行,我也去。”陈大芬可不想失去这个费尽心机捞到的机会。

“这是大少的命令,你想抗命吗?”金娥没有撒谎,木英不想让陈大芬看清自己的底细。

“小骚娘们!谁知道你是不是假传圣旨。竟糊弄姑奶奶。……”陈大芬看到金娥走远,无计可施,只好不服气地咒骂起来。

木英也拿起丢在地上的衣服,躲进一辆汽车里。随后赶到的金娥用干的衣服帮助她解开了胸前的白布。

“大少!不!姐!没想到你的奶子比陈大芬的还挺,还白,还大。”金娥忍不住,轻轻掐了一下。

“去,没正经的。快给我缠上。”金娥拔出匕首,割开了一条军裤,勉强替木英缠住了胸部。两个人换好衣服,钻出了汽车。

“大芬!大少的皮肤白不白?大少的肉嫩不嫩?大少,给你换衣服了吗?大少,碰你了吗?”远处几个被陈大芬抢去机会的女兵正围着换好衣服的陈大芬,你一句我一句,不停地攻击她。

“哼!小样儿?我是让着金娥。大少的皮肤又白又嫩,还浑身有力,真是个特级棒的男人,我都伺候不了他。……”陈大芬不甘示弱,把梦中的情景说了出来。

“啥?你跟大少睡过了?你快说说?”女兵们即羡慕又嫉妒,向打听一些细节。

“反正挺好的!以后你们自己体会去。”陈大芬故作神秘,不肯详说。

“嘁!你们听她瞎说?她说的那是梦里的事情。你们别信她的,这几天,大少一直都在忙,根本没有实际和机会找女人。再说,大少休息时,我们好几个都睡在她身边,大少根本没跟谁睡觉。”王玉兰站出来揭发。

“哼!就你多嘴!不过,那是早晚的事。你们等着吧?”陈大芬信心十足地说。


野口占据了有利地形,不能攻破。木英决定放弃了彻底消灭他们的打算。但她明白部队不能马上撤退,如果贸然撤退,幸存的鬼子可能会远远跟踪他们。因此,木英才故意命令战士们脱离战场,打捞武器,这样可以给鬼子在天黑时制造逃跑的机会。

夜幕降临,打捞了二个多小时的战士们又开始搬运汽车上的弹药。汽车开不走,气急败坏的木英决定烧毁汽车。战士们似乎忘记了野口等鬼子的存在,都围在燃烧的汽车旁高声喊叫着。监视鬼子的几个机枪手时断时续地向鬼子射击,鬼子兵龟缩在山上不敢露头。

被炮弹炸伤的野口见战士们把注意力都集中在燃烧的汽车上,就向手下的十来个鬼子作了安排。鬼子兵悄悄地向西边靠拢,然后按事先观察好的路线开始突围。负责监视的机枪手见鬼子突围了,一边射击一边高声喊叫:“鬼子逃跑了”。战士们向鬼子逃跑的方向追击了一段路程,击毙了两名鬼子。见鬼子已经跑远,战士们才停止追击。

鬼子借助黑暗的掩护突出木英的包围,向西边逃跑。木英不敢在此地久留。她命令战士们把缴获的鬼子衣物穿在身上,大枪等武器斜背在身上。然后带领肩上扛了弹药的战士撤出战场。

部队没有直接返回军粮谷,他们饶了几个弯路,有意造成部队向其他方向转移的假象。战士中有人已经两天一宿没有合眼了,但他们没有丝毫的困意,情绪高涨地向前赶路。

半夜时分,战士们赶回了军粮谷。早已提前接到消息的留守人员都等在谷口迎接部队凯旋而归。看见木英走了过来,慧慈师太急忙向前跑了几步一把抱住她。师太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静静地抱住木英。

待到情绪平复,师太放开双手,后退半部,伸出双手上下抚摸木英。她检查完木英的身体,看到木英没有受伤,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不好意思地搓着双手。

木英看到师太关切的样子,身体旋转一圈,有点撒娇地说:“干娘,人家没事,您把心放到肚子里吧。”

“师太,大少是神人,伤大少的子弹还没造出来呢。”木英身旁的陈大芬兴奋地替木英吹嘘。

“你们打鬼子的经过,我们已经听提前回来报信的战士说了。这次辛苦你了,你先回屋休息一会,回头我把饭菜给你端屋去。刘掌柜已经来了两天了,他要向你汇报收购金矿的事。我看你还是吃完饭再去见他。”师太恢复了原有的冷静。

木英听说刘掌柜已经在军粮谷等了两天,连忙向办公室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吩咐提前回来的张华安排投诚战士们的住宿问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