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第二部东海战火 第二十四章听话的兵不好当

ddtt 收藏 2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总参、国防部、海军总部一起派出联合调查组,他们要详细了解击落入侵敌机事件,以便总结经验。联合调查组的人坐上一架伊尔76运输机从北京出发,飞向上海的S1空军基地。

东海舰队潜水分队,和专用打捞船即使赶到在一片浅海附近。潜水员背上氧气瓶,穿带好潜水服,拿着钢绳,从打捞船上潜入海水中。到了海底,潜水员拿吊臂上的钢绳挂在敌侦察机上,然后游回到打捞船上。

打捞船上的卷扬机马达疯狂的怒吼起来,一点点的收回钢绳,吊臂下的钢绳把水下的那架RF-4EJ一下给拖出海面。打捞人员惊讶的看着一架近乎完整的RF-4EJ,他们都纳闷,这东西怎么打下来的?除了尾巴看起来有点损伤,就是机背上有几个弹洞,驾驶舱玻璃居然还在,只被炮弹打出几个窟窿。

这真有点太神奇了吧?居然中国的飞行员可以拿机炮把敌机的座舱玻璃打烂,把机舱里的飞行员击毙,这不是空中狙击手么?奉命前来勘察敌机的情报处军官们都呆呆的站在打捞船上,他们里边也有几个是战斗机驾驶员出身的,他们也在海军航空兵服役多年,都知道机炮很难达到如此精确度,这个飞行员一定是那个传说中的准王牌。

辛胜背着手站在打捞船上,扭头问尹端华,“上次击落两个无人机的驾驶员叫什么名字,就是你哥的那个战友。”

“啊,是荣波那混小子,我们一起喝过酒,他们团的军官都背地里叫他混蛋,挺能捣乱的家伙,一点都不安分,上次他还发牢骚说大不了就不干,他还说不留恋军服和兵营,只是舍不得他的战机。”尹端华经常去98团看望自己的兄弟尹明华,也认识他们团的其他飞行员,他对那个满肚子牢骚的荣波印象最深,后来听说他打下来两架侦察机,印象就更深刻。

“估计这次的这个侦察机又像是他的杰作,你看飞机的尾巴,明显被导弹打了两下,损坏不是很严重,这家伙还继续用机炮攻击侦察机,要是下手晚点,这飞机坠落到领海外,我们也不好打捞,这家伙的手真狠。”辛胜没听说过这样打仗的。

尹端华看了看鬼怪侦察机的尾巴,像是一种威力不大的导弹打的,霹雳导弹的战斗部可以连垂尾一起炸飞的,这导弹威力这么小,劲儿不大,估计是轻型导弹TY90,这导弹是直升机上用的,威力比霹雳小的多。


侦察机顺利打扰出水,被送到舟山军港,情报处的军官开始初步检查这架‘完好’的敌机。

他们在船上就干起来,撬开驾驶舱的玻璃,先把鬼子的尸体取出来,先从他们的尸体上检查,他们发现鬼子的飞行员居然不带图囊,他们上天居然不看地图,全指望机内的数字地图和GPS导航设备。

鬼子的头盔被摘下来,经过初步分析,这头盔是侦察机飞行员用的,没有头盔瞄准设备。两个飞行员身上各有一支M9F手枪,这东西在中国很稀有,中国不怎么进口的,外交部展示完这些东西,估计手枪要进军事博物馆,飞机和飞行服要进航空博物馆,或许会被放在U-2侦察机旁边。


S1空军基地内热闹起来,海航98团的官兵忙着庆祝第三次击落敌机,基地内的空军官兵也跟着庆贺,不少认识荣波的空军部队飞行员也来亲自向他道贺。

团长没时间参加庆贺,忙着接见调查组。他把调查组的人安排到小会议室之后,调查组的军官们开始详细询问迟威上校,为什么这个地区这么多部队,他们能连续三次击落入侵飞机,而其他部队没这么大能量。

迟威说着客气话,他说主要是他们团有双发双座的重型歼十战机,敌人都对这种武器敢兴趣,所以经常飞入该空域侦察,另外就是98团从侦察团转变成多通途航空团后装备有个提升,以前只有歼侦7飞机,侦察飞行还要其他部队护航,现在有了多功能的歼十战机,别说是侦察,独立空战都可以。

不过调查组知道98团是首批换装歼十战机的部队,都对武器不怎么好奇,只想见一见这个击落三架侦察机的王牌,想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能打。

荣波像是被提审似的拉进会议室,面对一群陌生的面孔的将军,他站在众人面前又点紧张,感觉很不自在。

这群军官一看,是个很普通的少尉飞行员么?不知道为什么他还穿着飞行服背着降落伞,手里还拿着头盔。

一个空军将军问:“你为什么返航后还穿着飞行服?”

“团里有规定,待命期间装备要穿戴好,接到命令后的动作就是戴头盔,进机库,上飞机,起飞前动作尽量简化,团领导要求我们,要像消防员一样快速出击。”

“恩,这样规定不错。”空军少将点头表示赞同。

98团和国内的部队都不一样,建造新的待飞室和机库时候,参照了原西德地区的美国空军基地。美军的基地几乎和消防队一样,一般情报一响,飞行员顺着管子直接滑到机库里,戴上头盔就登机起飞。他们的紧急起飞速度是很快的,冷战时代没人比他们更快的。98团还没做的和消防队一样,就是拉近了机库和待飞室的距离,飞行员很快的就能准备好起飞。

“为什么三次击落敌机都是你,全团几十号飞行员,为什么他们没战绩?”一个海军航空兵军官问。

“主要是团长为了锻炼我们这些新人,每天值班的时候把新手放在一号机组里,警报一响,我比其他人先升空,机会自然就多点。”荣波很谦虚的把功劳都往别人身上推。

“你这么年轻,是个僚机驾驶员吧?为什么长机不先开火,把机会给你呢?”飞行员出身的一个中将好奇的问到。

“第一次击落敌机是巧合,我们夜间为了安全,都是单机分散开寻找超低空的侦察机,结果我碰上了,就打下来,第二次是我奉命警告打击间谍船,碰巧船上刚放出侦察机,我就一边请示一边开火,冒着抗令的危险打的,当时万一上级不批准打侦察机我就上军事法庭,这次我也是抗命才打下敌机的。”荣波站在那,就把自己怕长机开火慢,敌机掉进公海给国家找麻烦,就抢先开火的想法和动作全说了一遍,说到最后:“我请组织给我处分,多重都可以。”

调查组的组长说:“你很诚实,很有想法,把握战机很准,像个新时代的军人,这次就不给处分,下次可不许惹麻烦了,抗命在军队里可不什么光荣的事,但这都不怪你,以后你们团长派你做长机,这样你就可以根据命令自行把握机会。”

调查组的组长夸奖完荣波,转脸对迟威说:“老迟呀,这么好个苗子,以后一律放飞时候他做长机,今天要不是他动作快,敌机就坠落在公海上,今天的长机驾驶员,也别记过,加强训练,现在的军人是要靠脑子打仗的,而不是靠听话和反应迟钝而打仗。”


调查组组长说着话的时候,等在会议室外的副中队长项广就听到了,调查组居然说自己是‘听话’、‘反应迟钝’、‘缺乏训练’?自己不是按照命令做了么?为什么还成了自己的错?

站他身后的中队长颜玲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拉一边。意思是让他别在这里干等,调查组不会见他,团长也没时间见他。

“这次就当教训吧,你回去可以仔细想想,如果敌机被你打下来,会掉进那里?掉到公海里好打捞么?你可以把今天敌机的飞行参数加到模拟器上,你可以知道结果。敌机速度很快,要掉进公海,我们的军队就成了违反国际法的凶手,你也别生气,你是个老兵,以后执行命令多用脑子,同样一道命令,你和荣波那混小子执行起来就结果不一样,要你开火,你就惹天大的麻烦,他为什么打的好?因为他有全局观念,而你想着如何执行好命令。”

项广低着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现在没有在天上那会那么生气,自己可以打下敌人,但鬼子的鬼怪飞机每小时900公里的速度飞,即使中弹,稍微带着惯性往前飞一段,就掉进公海,那不是打出麻烦了么?他现在的气也少了一半,不再恨荣波抢了自己的功劳。

“想通了没?60年代我们海航在沿海就打过‘擦边球’,当时的那些飞行员,宁可不开火放敌人走,也不让被击落敌机掉进公海。就是因为国际法,即使你在领空击落敌机,残骸掉进公海,对国家就很不利,政治上舆论上就不好交代,自卫就变成了挑衅,结果就很严重。”中队长颜玲知道这个脾气倔强的副手不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他耐心的分析着。

“颜队,你别说了,我明白,我的战斗意识不如他强,那小子见到敌机就自行决定打开武器保险,锁定目标,手指就放在发射按钮上,我的确反应不如他快。”项广知道嘴上硬没用,无非是被上级多数落几句,不如暗下决心和这个小子较量一下,反正东海战云密布,钓鱼岛随时开打,当王牌的机会多了,只要认真干,没干不好的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