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乱英雄 第一章 初试身手 第14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3/


第14节

那四个人到了医院,自然是没能给接上,因为肌肉组织已经完全被破坏,根本就没有修复的余地了。四个人的表情,如果有人看见了,一定会被吓坏。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在咬牙切齿,一致要找机会狠狠的教训岳恒一次。看来岳恒的日子不好过了。

就在岳恒被这几个人围攻的时候,秉公执法的小交警杜平也不太好过。在回到交警大队以后,交往工作,换上便服回家。结果在快到家的时候,在家门口也遭到了四个人的拦截。杜平没有岳恒出色的武功,在这四个人的殴打之下,可以说是体无完肤,或者说是奄奄一息了。他虽然竭力的反抗,但是双拳难敌四手,被打趴在地上。四个行凶之人扔下杜平扬长而去,这和岳恒那边发生的事情的结果截然相反。

当岳恒匆匆赶到这里的时候,确实是被眼前的的情景给吓坏了,自己紧赶慢赶,最终还是没有赶上。他看到的是杜平口鼻都在流血,双眼紧闭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岳恒没有多想,扔下车就跑了过去。

岳恒半蹲跪在地上,轻轻的抱起杜平的头,右手搭在杜平的左手脉搏上,用内功探查杜平的内息。一查之下,大惊失色。杜平的内息已经非常的虚弱,可见被打的很惨。如果不及时加以救治,恐怕杜平会有生命危险。事不宜迟,岳恒向杜平灌注了一股真气,他也不敢逞能,抄起杜平的身体向最近的医院跑去,那自行车也放在那里不要了。

急救室门口,岳恒紧张的左右徘徊着。杜平已经被推进去了半个小时了,急救室的灯还在亮着。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一首《水手》响起,这是岳恒手机特有的铃声。

“喂。妈啊!”

“我在医院呢。”

“我没事儿。”

“不是我,是一个朋友。”

“噢。我大概九点以前就能回去吧!”

“放心吧!妈!我没事儿。”

“恩。您告诉我爸一声。”

“恩。好。拜拜。”

岳恒挂掉了电话,苦笑了一下。几乎每次晚回家,家里就要给自己打来电话。虽然自己有些烦,但是他们也是关心自己,也就理解了。

从急救室里,走出来一位女护士,岳恒赶紧走了上去:“护士,护士,他怎么样了?”

护士只是说了一句:“对不起,现在还无法知道。”就匆匆的向远处跑去。

岳恒心想:难道真的救不过来吗?自己给杜平输的真气没有用吗?也不知道为什么,岳恒现在陷入了一阵的烦躁当中。他的脑海在浮现出,杜平被几个人殴打的场景,杜平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样子。可恶!岳恒在心底狠狠的骂了一句。

“这些人等着瞧!我一定要让他们把一切都给还回来!”岳恒愤恨的想。

就在急救室的门被推开,推开了一个半小时以后,急救室的灯终于熄了。大夫疲惫的从急救室里面走了出来,岳恒连忙迎了上去。

“大夫,他怎么样了?”岳恒焦急的问。

“现在已经没有了危险,不过身体还是非常的虚弱,需要静养。我对他的身体感到非常的奇怪,他在刚送过来的时候,显得非常的不好,脸色惨白。可是现在脸上却有了红晕。我知道我们的急救不可能有这样的效果。奇怪。好了!来这边办一下住院手续吧!”

“好的。大夫。”

病房里,岳恒就坐在杜平的身边,他在打着吊瓶,由于还是很虚弱,现在并没有醒来。想起刚才大夫所说的话语,岳恒知道自己给杜平灌入的真气起了作用。如果自己当时没有那么做,可能现在岳恒要面对的就是一具尸体了。不过,自己也不能老在这里呆着吧!于是他掏出了手机给徐春明打去了电话,现在徐春明正在刑警队吃着泡面。

“喂!谁啊!”徐春明拿起桌子上的手机问。

“春明。我岳恒!”

“小岳啊!我正吃泡面呢!要不你过来一起吃?”

“得了吧!我跟你说正事儿!吃完你的泡面来医院!”岳恒刚说完这句话,徐春明刚吃的那口面就被喷了出来。

“什么?你在医院?谁把你给怎么着了?”

“咳咳!你别装了!你巴不得我进医院呢!可是不是我。”

“噢。不是你就行。怎么了?让我去医院?”

“你别问那么多了,赶紧过来就是了。我看看,现在七点半,八点半以前你必须赶到医院!307号房间。”

“好吧!我现在马上过去!”徐春明把剩下的泡面扒拉了两口,跟同事打了声招呼,开着警车向医院驶去。

杜平还没有醒过来,岳恒则在医院里的食堂买了两盒盒饭,其中有一盒是给一会儿要过来的徐春明的。徐春明不到八点一刻就赶到了医院,向护士问清了怎么走,急匆匆的跑上楼去。

岳恒看到徐春明推门而起,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将一盒盒饭递给了徐春明。徐春明也不客气,接过来就吃。一边吃一边问:“怎么回事儿?他是谁?”指着病床上的杜平。

“京都交警大队的交警杜平。”岳恒也吃着说。

“我看看。噢!我想起来了!我见过他。上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交通管制的时候就是他负责我那个地段的管制。他怎么了?”徐春明惊讶的看着以前共事过的战友。

“他被人打了!”岳恒很轻松的说。

“我看出来了。谁下的这么狠手?”徐春明围着病床转了一圈说。

“下午发生了一起刮蹭事故,他去处理的,因为两个车主都动手了,造成路面阻塞了将近两个小时。他给开出了罚款以及扣驾驶执照的处罚。当时我就在现场,看的很清楚。结果他就被打了。而且我也遭受了围攻,不过围攻我的四个人被我断了食指,没好活了。”在岳恒说完以后,徐春明很惊讶的看着岳恒,不过他倒是知道岳恒有这个实力的。

“其中一个车主是开奥迪的,江门集团的一个司机。具体叫什么,我不清楚,不过我能认出他来,围攻我的有一个长着络腮胡子。应该对你办案有用。打杜平的,我就不知道了。在我赶到的时候,人已经没了。不过肯定是江门集团的人。”

徐春明已经吃完了盒饭:“放心吧!我肯定亲手抓住这帮杂碎。”

“就等你这句话呢。我跟我妈说九点回家,你把他家人给叫来,这事儿就靠你了。”岳恒站起身来,拿起书包冲徐春明笑着说。

“我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儿!我办就是了,不过,等你考完试,请我吃饭,不要忘了!”

“放心吧!忘不了!到时候刑警队一起去!”岳恒已经走出了病房。

“我记住了!哈哈!”

杜平在昏迷了一天后,终于醒了。他在睁眼以后,见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趴在自己的身上哭泣。他艰难的活动了一下手指,感到全身的疼痛。杜平的妻子和女儿注意到杜平醒了。“放心吧!我没事儿。”杜平现在还在坚强着。

徐春明和赶来的同事还有几个公安局的领导都站在病房里看着这一幕。

杜平也注意到了他们:“这是?”他看到领导都在这里,心里感到非常的惊讶。

京都市公安局局长王洋走到杜平的身边,对他说:“杜平同志,你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你是在维护法律的尊严,你没有做错,是那些违法分子把你打成这样的,我们一定会抓住凶手。放心吧!”

这时的杜平声音已经哽咽了:“谢谢,王局长。”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是刑警队的同志。”

徐春明向前走了一步说:“杜平同志,我是刑警队的徐春明,负责你的案子。咱们见过。呵呵。”

杜平想了想:“噢。我想起来了。”

“原来你们认识啊!”王洋局长笑着说。“好了,咱们的任务完成了,医生不是说病人需要静养,我们都走吧!”王洋带着警局的所有人都出了病房,将那里留给了杜平的妻子和女儿。

病房外

“局长,请放心,我们刑警队一定会抓住凶手。”徐春明在给王洋打着包票。

“很好。我们不能让自己的同志寒心。不管多么艰难,局里都会支持你们的!要人给人,要枪给枪!”

“是!局长!保证完成任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