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三部 商海沉浮 第三十 章 亢龙有悔(四)

绿城一剑 收藏 4 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三十 章 亢龙有悔(四)


师徒四人从通往半山腰的石板小道上徒步下山。

青秀山的这家风味餐馆,在当时有一道闻名的主菜,叫做“柠檬鸭”。此时正是中午进餐的时间,可餐厅里却没有几个来吃饭的客人。胡大海和三个徒弟围着一张靠窗边的圆桌坐下,陈佳林和田志雄带来的手下合坐在另一张圆桌旁。

用大锅爆炒出来的“柠檬鸭”端上桌后,毕自强端着酒杯,首先站起来给胡大海敬了三杯酒。席间,胡大海显得轻松自在,与三个徒弟谈笑风声,打趣地闲扯起一些昔日教他们习武的往事,还把他们小时候各自出尽洋相的那些糗事一一端了出来,让众人嘻笑了一番。毕自强眼瞅着胡大海一副举重若轻的神态,一种莫名的酸楚和悲哀悄然地涌上他的心间……

半个月后,在南疆市的社会上有一条重要消息不径而走:昆鹏贸易总公司的董事长胡大海已经向市公安局自首并被逮捕了。至此,胡大海和他的昆鹏总公司转瞬间成了过眼云烟,并成了市民们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

这天上午,在市政府办公大楼里,市长刘国栋在秘书郭国庆的陪同下来到二楼,推门走进了一间小型会议室。室内,早已坐了二十几个人。除了几个市政府的主要领导,其他的人大多数是从下属各部门、各局抽调上来的工作人员。其中,还包括了市检察院的秦玉琴、市公安局的刘云峰、市工商局的何秋霖等人。

刘国栋市长在主座的位置上坐下后,先与坐在身旁的副市长赵俊生说了几句话,便清清嗓子,大声宣布开会了。

“关于昆鹏总公司私自在社会上资集的问题,现在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我想你们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吧。今天,把你们从各部门抽调上来,召集来开这个会,就是要宣布成立一个‘财产清算小组”,主要的工作就是妥善处理好昆鹏总公司贵遗留下来债权和债务的问题。由于这件事情目前在我市造成了很坏的影响,为了尽可能减少其负面响影,你们要尽力为资集的市民们最大限度地追回集资款。现在,市政府决定由赵副市长担任‘财产清算小组’组长,由他来具体负责主抓这项工作。下面,请赵副市长给大家作具体的部署。”

市政府的这个内部会议,足足开了两个小时。

第二天,市里的“财产清算小组”进驻原昆鹏总公司的所在地,正式展开对该公司财产情况的调查。“财产清算小组”的工作任务非常明确,就是要彻底查清胡大海集资的来龙去脉,以及该公司和下属各个部门所有资产的具体情况。

几天后,毕自强向市里的“财产清算小组”交出了昆鹏商场的管理权和大门钥匙,还有公司下属贸易经营部的营业执照,以及他手里的所有公司文件和帐本。昆鹏总公司各个部门交上来的这些东西,无一遗漏地被有关人员分门别类地登记造册。与此同时,毕自强和公司其他主要成员一样,都接到了“财产清算小组”对他们传讯和调查的通知,明确要求他们积极配合,协助调查,随传随到。

这天下午,毕自强被电话通知前来公司接受“财产清算小组”的核实调查。当他走进被指定的办公室里,没想到坐在那儿等待他的询问人员竟是他当年的两位老同学:市检察院的秦玉琴和市工商局的何秋霖。

毕自强无语地在秦玉琴和何秋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他面对着秦玉琴那张曾经那么熟悉的脸庞,此时此刻,徒增了几分陌生的感觉。再侧过脸来瞅了瞅何秋霖,看到他正襟危坐,脸上表现出让毕自强习以为常的严肃神态。毕自强充分意识到,面前这两位老同学现在是代表了市政府权力部门的形象。他默默地燃上一支烟,心里竟然生出无限感概: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呀!

“怎么样,”秦玉琴看着毕自强坐下,注视着他片刻,扭过脸来向着何秋霖,征询道:“那我们开始吧?”

在毕自强未进来前,秦玉琴和何秋霖就在商量着由谁来主谈、谁来记录的事项了。最后,两人讨论的结果是决定由秦玉琴来主谈为好。她毕竟是胡大海公司集资诈骗案的未来公诉人之一,有必要掌握第一手详细的情况。

三个人虽然彼此都十分熟悉,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之间也没有过多的客套话可说。由秦玉琴先说了开场白,然后询问谈话直截了当地进入了正题。对于秦玉琴提出了一系列与昆鹏商场经营部有关的财务问题,毕自强都不假思索,回答得干脆利落,基本上把自己经办和知道的情况都一五一十地说清楚了。实际上,商场经营部的营业额收入都是直接由专人上交到总公司账务部,而付给供货商和厂家的款项也全部都是通过总公司账务部的帐面上转出去的。

调查谈话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毕经理,还有一个问题,需要向你个人特别了解一下,”秦玉琴把拿在手中的财务材料放在茶几上,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强调地说道:“我们希望你能实事求是地回答,不要隐瞒什么。”

“你问吧,”毕自强淡然一笑,若无其事地说道:“我也没有必要隐瞒什么吧。”

“从公司集资开始,到胡大海被逮捕之前,”秦玉琴目不转睛地看着毕自强,肃然地问道:“你个人从胡大海手中拿到过钱款吗?换句话说,在这期间,胡大海有没有交给你过钱款,让你替他保管或是暂时收藏起来的。”

一直都在埋头作记录的何秋霖,这时也放下了手中的钢笔,抬起头来注视着毕自强。

“没有。公司里的钱款从来不经我手,我只负责商场业务方面的事情,”毕自强面不改色,异常沉稳地说道:“再说了,胡大海没有什么必要让我帮他藏匿钱款。”

“据我们所知,你跟胡大海的关系不一般,他非常信任你,”秦玉琴见问不出什么结果,便换了一种劝说的方式:“希望你说的是实话。我知道,你是学法律专业的,当然了解替人转移或藏匿非法钱款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我们是老同学了,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目的就是不愿意看到你被牵扯进胡大海非法集资的案件中来,你明白吗?”

“这个我懂,”毕自强微微一笑,说道:“谢谢你的提醒和关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