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中华游龍>>第一篇潜龙篇 第一章 孤独的小岛

静夜,海上的波涛伴着五月的风轻轻地吻着礁石,一个孤独的人影坐在礁石上望着远方。


这是东南沿海一个无名的小岛,说它无名,是因为它太小,只有方圆不足500平方米面积,在祖国960万平方公里的版图上显得太过微不足道,以至于在九十年代初期的地图上还根本没有这个小岛屿的名字。


而且它太遥远,距离中国最南端的省份----南方省海岸线300海里,距离南太平洋倒是一步之遥。


这样一个小岛,千百年来或许已经习惯了孤独----当然也有可能它只是刚刚才从海中冒出来的新生儿,谁知道呢?毕竟大自然是最神奇的,而人类太短暂的历史还不足以掀开它太沉重的面纱,如果不是一次偶然的沉船事件,这个小岛也许会无限期地继续孤独下去。


那是3年前的九月,一艘渔船出海捕鱼,却不料遇上了台风,在海上漂泊了12天之后,终于在这个小岛上靠岸,在靠岸的一刹那,饱受蹂躏的渔船悄然解体,让目瞪口呆的8个渔民又惊又愁的同时又怀疑是否冥冥中自有天意,又等了两天才发现了一艘过路的货轮,8个渔民在烧尽他们所穿的全部衣服后,产生的烟雾才让远处货轮上的警惕性极高的大副发现,从而将几个奄奄一息的光屁股、胡子拉面的渔民救上来,从而也让这个地图上还没有的小岛从此走入了海事局的视线,这个警惕性极高的大副因为救出了8个渔民而得到了一项最大的殊荣-----给这个小岛命名,这个大副在抽了3根烟后,将他家大儿子的名字来了个移花接木:胜辉。


胜辉岛也许是老天觉得千百年来让它不见天日做得太过份,于是就想方设法地进行弥补----在发现之后不足2年,又一次走入了人们的视线,这次是科学考察。


国家矿产局下属的一家资源研究所奉命在全国范围内进行资源勘探,在大西北钻了半年的煤洞后,又在大沙漠喝了4个月的沙子,从小组组长到跟随的实习记者人均成功减肥10公斤之后,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中国目前的石油、煤炭资源已经全方位正在开发,新发现薀藏特别丰富的资源这样的奇迹没有发生。


在小组的报告会上,看着没精打采的小组成员,一个年轻的组员试探性地提出:“既然大陆上没有我们需要的东西,我们能不能把目光投向海洋?”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思路纷纷转向,大海最是变幻莫测,我们目前对它的了解还太少,虽然也有大量的海上石油、天然气得到了有效利用,得到最大限度地开采,但海洋实在是太大,太难测,谁也不知道在那一望无涯的海面下藏着什么,更不知道那海底的泥沙下有些什么矿产。而且千百年来的地壳运动告诉我们:海底矿产资源在缓慢地发生改变,今天在黄海发现天然气,没准几百年后会移到东海来喷发。


下一步的调子已经定下:向海洋进军。但这么大的范围该如何缩小?如果泛泛探察,那就是名符其实的大海捞针。


研究所副所长江长林博士想起了前年的一桩往事:报上说的“胜辉岛”命名事件,当时他和周所长还开玩笑说:“前几年说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今天我们搞科研的还真不如人家当水手的,我们要想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新事物,那得是宗师级的人物,还得是有天大的机遇,你看人家水手大副,一不小心发现了一个小岛,他13岁的儿子就名垂青史了。”


周所长当时笑了,说:“还多亏人家有个儿子,如果人家没有儿子,他用他家黄狗的名字来给这岛命名,你还不得叫这岛‘阿黄’呀?”想到这里,他微笑着看看周所长,说:


“我想到了一个地方,你肯定喜欢!”


“哪里?”周所长不以为意。


“前年……忘了?”


“是吗?……你是说……”周所长眼睛亮了。


“对,‘胜辉’岛!”江博士五指成拳,在左手心用力一击。


“‘胜辉’岛?在哪啊?”“远吗?”“好玩吗?”年轻人的声音,还有一个刚出校门的小女生,关心是否好玩的就是她。看到别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来看她,她羞红了脸:


“随便……问问,”在身边的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背上就是一拳:“怎么了,犯法呀?……还笑!”


看着年轻人的打闹,周所长难得地笑了:“第一目标:‘胜辉’岛,这可是一块从未涉足之地呀。”


“处女呀地呀,我喜欢!……啊!你怎么又打人了……怕你了!”


在一片吵闹声中,目标锁定胜辉岛。


还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科考船开始对胜辉岛考察才几天就有了让人高兴的结论:胜辉岛是一条太平洋板块的一个地质断裂带,隆起水面部分虽然才480平方米,但水面以下150米以内的大陆架却长达250海里,这些大陆架由于受亿万年来地质构造的影响,天然气的含量相当丰富。


当科考队兴冲冲地返回,向上级部门汇报成果,要求迅速组织开采天然气时,却被告之暂缓,这群科学精英当然不服,直接越级向中央领导询问,中央领导对这些祖国的精英没有丝毫失礼,圆圆本本地告诉他们:当前国际形势复杂,台海局势紧张,这个地方位置微妙,牵一发而动全身,此时并非开采的时机,不过嘛,科学家们为国探寻资源,劳苦功高,国家将在此岛上驻兵,体现主权等等。。。既说得这群精英脸显潮红、骄傲不已,又给这些在科学的象牙塔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政治白痴好好上了一堂生动的政治课。


于是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