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两架歼十逐渐拉开距离,并关闭了JL10雷达。

鬼子的侦察机飞行员只发现雷达告警器的提示灯闪了两下,知道这是接受到雷达波短暂的扫描,机载计算机也没分析出是那种雷达的扫描,他们以为是碰到民航飞机的雷达波,并没意识到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RF-4E侦察机的驾驶员有意识的又压了一下驾驶杆,让侦察机飞行高度降到70米左右,驾驶员后边坐的照相设备操作员看综合显示器上高度显示数为70米的时候不以为然。不就是70米么?训练的时候他们在海面上保持过45米的飞行高度,比以色列空军第三次中东战争时候的低空飞行高度还低一些,比马岛战争中阿根廷空军的超军旗都飞的低,他们自信的认为雷达根本无法捕捉到他们。而鬼子更看不起中国的空警2000和进口的A-50U预警机,认为那都是吓人的摆设,没任何实用价值。

鬼子的飞行员知道中国的军队的地空雷达都是老掉牙的苏联货,对低空目标难以精确定位,凭自己飞这么低,那老雷达不可能发现他们。根据情报部门提示,内陆基地内的A-50预警机因为连续在空中值班,发动机出现疲劳,数量不多的几个A-50正在进行大修。空军储备的备用发动机也都飞到第一个大修期,换下来的原装发动机还没修好,中国空军忙着向民用航空公司购买伊尔76飞机的发动机,甚至向空军的运输机部队借伊尔76飞机的发动机。

中国的飞机倒是很通用,后勤也好保障,但发动机也是大件商品,又是运又是借,估计明天那些疲劳的A-50才会起飞,今天天空中不会有这个危险的对手。只要低空躲开地面海面的雷达,就一切顺利。

鬼子的飞行员坐在驾驶舱里听着J79GE发动机那恼人的噪音,看着数字地图,侦察机即将进入大陆上空。他们的目标是大场基地,他们要看看那里的歼轰7战机的战备状态。

日本最怕的无非就两样东西,远程歼击轰炸机和巡航导弹。其他的东西他们认为无所谓。中国潜艇多了他们不怕,日本舰艇基本全是设计时就是反潜用的,另外本的潜艇静音性非常好,可以轻易消灭中国的明级和宋级潜艇,至于汉级,那庞大的变速齿轮噪音和冷却冷反堆用的循环泵发出噪音更大,虽然他排水量大,但更容易发现,更方便消灭。

水面舰队么?日本海军空军更不放在眼里,日本的舰队最次也每艘军舰装备些海麻雀导弹,射程比中国的海响尾蛇要远的多,另外中国半数以上的驱逐舰和护卫舰都没像样的基本防空导弹,连海响尾蛇也不是每艘都有。日本战斗机只要一捆一捆的发射鱼叉导弹,根本不用饱和攻击,对每艘主力舰发射三五枚导弹,就能全歼东海舰队。

RF-4EJ侦察机的AN/APG-172雷达具备地形跟踪能力,侦察机进入内陆上空可以借助这雷达和自动驾驶系统进行超低空飞行。

另外J/RGR-5型雷达告警器不但可以发现雷达波发出的位置,还能在机载计算机的协助下分析出照射到侦察机上的雷达波是那种雷达。AN/AAS-18型前视红外探测装置不但可以发现地面的目标,还可以在机雷达在地形跟踪情况下,顶替雷达充当前视红外雷达,搜索空中的目标。AN/1PD-10型侧视雷达可以对地形进行测绘,还可以搜索坦克集群和军舰。

内置的KS-87型前视照相机何以直接拍摄战机前方的地面照片,照相完之后可以直接返航,不需要围绕目标反复拍摄。KA-91B和KS-127可以在高空和远距离对目标进行照相,不需要侦察机飞临目标上空,可以直接拍摄35公里外的目标,是一对儿犀利的‘贼眼’。

依仗着如此众多的高技术设备,侦察机飞行员更是什么都不怕。进入大空以后,机上的几部照相机开始工作,对侦察机航线附近的军事目标进行照相侦察。

日本内阁和参联会总感觉美国的情报不可靠。首相虽然疯狂大胆,但比较心细。他总认为美国的情报总把中国说的像只病猫,企图纵容日本主动攻击中国,这样东亚两强国就拼的两败俱伤。等中日两国元气大伤,美国就不用担心东亚有人企图挑战他的霸权。

航空自卫队参谋长贺屋幸一上将和海上自卫队参谋长佐藤昭上将都认为美国居心叵测,不会给他们提供最真实的情况。他们想利用日本打中国就把中国说的一无是处,想利用中国压中国,就会把解放军说的很神奇,还总拿为中国提供武器为由头吓唬日本。日本在某些问题上与美国不合,美国就拿解除对中国的武器禁售吓日本,而且每次都得手。

日本军队要清楚了解中国军队的情况,才能制定一个正确的作战计划。两个海空军上将一起策划这次大胆的侦察,这次侦察对制订对中国的反击作战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侦察行动也是一次大胆的试探,考察一下中国的国土防空能力。

如果中国军队真像美国说的那样孱弱,那日本海空军可以冒险的把对中国的反击扩大到中国本土,可以袭击中国的机场和军港,尽量多歼灭中国的海空军,从而保住日本的大国地位。如果中国的战备情况非常好,军队准备充分,那对中国的反击只限于尖阁列岛附近和东海争议区内。不把战火蔓延到中国本土,免得惹活烧身。

大岛纯上将和贺屋幸一上将坐镇防卫厅指挥中心,他们都十分关注这次侦察行动,他们还派出一架E-767预警机窥视中国沿海,一但发现中国空军起飞拦截侦察机,就让预警机通知侦察机,并引导他们脱离中国战机的追杀。

陆上自卫队参谋长岛田康夫上将坐在大屏幕前,他是例行参观海空军的这次行动。这次是航空自卫队出飞机,为海上自卫队收集情报,和自己没多大关系,反正中国陆军不登陆日本本土,日本陆军也不去中国,自己没什么可担心的。这场战争只限于空中和海上。即使中国的SU-30和FB-7轰炸尖阁列岛和西南列岛,也只轰炸其他部队,不会拿陆上自卫队开刀。

自己像个局外人似的坐这里看热闹。在日本做陆军指挥官太幸福了,基本不用考虑打仗的问题,把部队管理好就行,就算是中国登陆,也有美国海军陆战队去抵抗,日本陆军敲边鼓跑龙套就行。美国比日本更不想让日本的领土被中国控制,有一个爱操心的盟国,自己就可以得清闲。

侦察机的驾驶员没用AN/AAS-18红外探测发现中国战斗机,但机内的多功能显示器显示出E-767预警机用数据链传来的图像。雷达图像上有两个不太清晰的目标正向东南方向飞过来,从侦察机对面就飞过来。

侦察机飞行员用无线电向指挥部报告,“遇到中国战机拦截,请指示,完毕。”

在侦察机飞行员报告的前十秒,E-767预警机上的机长也向指挥部进行了报告,还把雷达图像也传回防卫厅指挥中心。

航空自卫队参谋长贺屋幸一发现情况不好,中国空军反应很敏捷,不像美国说的那么笨,他站起来,走到参联会主席大岛纯旁边,向他建议:“阁下,是不是终止这次侦察?”

大岛纯犹豫了一下,他知道日本现在只有12架照相侦察机,在海战中都是很宝贵的,这些可都是监视中国舰队的眼睛,而且军队花了不少钱维护保养这些飞机,已经在这过时的侦察机上没少堆钱,要真被击落太真可惜,留下来还可以在海战中发挥作用的。看来使用非隐形侦察机侦察中国是一件很荒唐的事,下次还是调R-1侦察机去大陆吧,以后RF-4EJ全部执行对海侦察任务。

“命令侦察机返航,最大巡航速度脱离中国上空。”大岛纯下完命令,戴耳机的那些指挥控制军官马上把命令传达给两名侦察机飞行员。

侦察机驾驶员马上调整机内计算机的航线,还让侦察机保持自动飞行状态,企图从低空蹿出大陆上空,后座的侦察设备操作军官一边向指挥部回答,“收到,正在转向返航,完毕。”

他们转弯的过程中清晰的看到两道白烟向自己的座机靠了过来,驾驶员又报告:“他们正在靠近,我们正加速脱离,完毕。”驾驶员看了一下机内燃油指示表,三个一千多升的副油箱内还剩个油底子,油还没用完,为了加速逃跑,只好把剩下的油全扔掉。他按下抛副油箱的按钮,三个巨大的副油箱被丢下飞机。

“他们准备逃跑,请求进行攻击,完毕。”荣波此时看到敌机抛副油箱,就知道他们要跑。他忘了自己是僚机,一推驾驶杆,就跟上日本侦察机,启动头盔瞄准,打开机翼下TY90导弹的电源和保险。打低目标不适合用霹雳5E型导弹,还是用这种专门进行超低空战斗的导弹比较可靠。

“是否要迫降他?完毕。”项广这人有些死板,就知道迫降。他是个典型的‘听话军人’,上级没说开火,他连武器发射按钮的保险都不敢打开,严格遵守战机操作手册。

荣波知道现代空战的战机转瞬即失,现在你一言我一语的,根本就是浪费时间,现在是耽误不起时间。他先接通导弹电路,让导弹进入待发状态,用头盔瞄准锁定它,手就放在发射按钮上。要是等你一言我一语的答对完了,鬼子的侦察机在早飞回日本领空。

“开火击落他,完毕。”迟威早通过指挥网请示总部是否击落该机。不过他一着急没说让谁开会,也没说是否警告,如果按照程序先警告在开火,这点时间足够鬼子的侦察机把舟山和上海军港摸个一清二楚的。

总部从卫星发现侦察机就下决心在领海内击落这架敌机,打掉敌人嚣张的气焰,以便达成一种‘势’,在没开战的时候给日本一种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