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救兵 英雄自古披肝胆 烈马狂歌(19)

彭宁辉 收藏 3 1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size][/URL] (一) 大石庄。陈楚风已经派人去渡口渡河打探 赵春山点燃一支烟,长长吸一口。 门口大亮的天光透过他吐出的烟雾,撒在来回踱步忽又停下来的上官云湘脸上。 “松云岭的朱不戒?!”上官云湘有此一问。 “松云岭的朱不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


(一)


大石庄。陈楚风已经派人去渡口渡河打探。


赵春山点燃一支烟,长长吸一口。


门口大亮的天光透过他吐出的烟雾,撒在来回踱步忽又停下来的上官云湘脸上。


“松云岭的朱不戒?!”上官云湘有此一问。


“松云岭的朱不戒!”背身的陈楚风点头:“上官团长有什么意见?”


“土匪?”


“是,土匪!”陈楚风依然不动:“这一带有名的土匪。”


再吸烟,赵春山心知这位友军的团长必定又有不合时宜的“高见”。


“贵军和土匪交往密切,这个……”上官云湘做欲言又止状,然后顺利陈述个人意见:“这个朱不戒,我团半年前调往战区,我,曾经见过一面……”


“哦。”陈楚风配合地表示惊奇。


“这个……土匪嘛。”上官云湘仰头:“派人来说也要打鬼子,说要参加国军。见了一面之后,本座发现这些落草的朋友太难管教。再说,打鬼子是我们职业军人的事情,要这些没装备没战略的土匪干什么?”


“职业军人?!”赵春山忍不住:“还要请教上官团长,何谓‘职业军人’?!”


察觉到赵春山嘴里的讥讽之意,上官云湘看他一眼。舌尖一抹上牙,再微微仰头,略一沉吟:“简单!以打仗为职业、为生存的人!”


“呵呵,上官团长。按你的要求,那朱不戒这种人可比你更算职业军人!打跑了鬼子,我们可以不打仗——他可不行!”赵春山笑,吸烟:“他以前做土匪,不打仗不放枪确实生存不下去,总不能让他这种人在私塾里面教三字经来生存吧?”


翻弄着自己军装上的皮带,上官云湘回应很快:“赵营长说得不严谨,朱不戒确实靠放枪打仗生存活着、吃饭喝酒。不过,他和他的那些兄弟,离一个军人的要求差得太远。”


陈楚风插话:“还要请教上官团长,何谓一个军人的要求?”


“服从命令为天职;完成命令为己任;勇敢机智、坚毅果敢。单兵个人枪械纯熟、战斗动作熟练并合理运用实战;下级官佐班排连营战术烂熟于胸;高级指挥员能在战略层面阅读和掌控全局。”国军团长一气吐出,再问:“作为土匪,两位觉得他朱不戒和兄弟们能达到这些军人的要求么?”


一时无人答话。


天热,赵春山拿起桌上的盛水的土碗,一口气喝了个见底,赞道:“上官团长讲得好!”


“不过——没有人生来就会打仗放枪,也没有人生来就是一个上官团长要求的职业军人吧?”陈楚风理理思路,慢悠悠反驳道。


上官云湘静待不语。


“我党目前的路线,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建立统一民族战线!”陈楚风侃侃而谈:“只要是打鬼子的,都是我们八路军的友军;只要是打鬼子的,我们八路军都欢迎加入!”


“贵军渡黄河接受整编时,只有三个师三万二千人吧?”上官云湘面露讥诮:“现在呢?你们发展壮大得快,不管什么人都要……”


“算了,部队人数这个话题敏感麻烦,不说了!”上官云湘摆手。从昨日到现在,一刻也没有合眼,加上内心的烦恼、担心和情况不明的焦虑,使得国军团长实在没有太大心思讨论这些虽然实际但是现在很虚的事情。


不过,有人谈得意犹未尽。


赵春山接话:“只要打鬼子,就是我抗日的好兄弟好战友!以前不管干什么,现在国难当头,枪口一致对外,不管他以前是土匪还是封建门派或者地方武装,我们八路军都坦诚以待、一视同仁。”


停一下,赵春山补充道:“我长宁县区游击队队长段义气,昨晚也出发参加了小分队,他以前就是串子会的,后来接受了我们的政策,成为我八路军一员。作战勇敢、手下纪律也管教得很严明。这样的例子多了……所以,我真不明白上官团长为什么有这样的偏见?!”


“段义气?区游击队长?”上官云湘寻思这个人物是谁问:“就是刘连长点名要的那个本地汉子?”


“对呀。”


“嘿嘿。”干笑一声,上官不知道问自己还是别人:“他——能有多大的作为?”


(二)


爆炸声!


连续不断的爆炸声!


连着扔了十几颗手榴弹,都在飞行中全部被横在岗楼前的凌乱木板、房椽给挡了下来,炸得杂物乱飞,却丝毫没有作用。


一旦有人靠近,岗楼上面的鬼子观察得清清楚楚,枪一打,就是神仙冲上去也要死几次。


手榴弹爆炸一次,院子里面墙角拴着的那匹大青马就嘶叫一次,听得一干刚刚成功杀人却无力脱离的抗日勇士一阵不一阵心惊、胸间一阵比一阵打鼓。


这边冲不上岗楼,连痒都没有挠一下。据点大门依旧被岗楼那挺机枪控制,鬼子机枪手现在显示出职业军人良好的素养,对于探头要冲锋的队员全是2、3发的点射,这样维持到救兵到来,子弹是绰绰有余。


打援的薛平一队恐怕支持不了多少时间,鬼子救兵一到,全部人马都要陷在这里,等着越来越多的鬼子包围!


刘亚军实在没有勇气下抵死冲锋的命令,那样会死很多人!而且就是死这么多人,局面依旧难以改变,而尸体,将会成为岗楼的工事、掩体!


一时无策!


后院何冬、胡老四带着救出人陆续来到前院,都看清了现在的情况。人群中,有满脸汗水血污的国军和八路、有不认识的陌生面孔、才放出的国军中尉郑涛、上海带队的彭超、带着眼镜的兵工专家赵子骥……


一张张脸上都是疑惑、不安。


刘亚军和何冬一碰眼色,一咬牙:“老子上!”


有人不让他!


“刘连长,你不要上!我先上!”旁边长宁县区游击队长段义气掂掂手里的两颗巩式手榴弹,也不管对方同意不同意。打个招呼,拔腿就往墙边那匹大青马跑去。


解开缰绳,牵出这匹战战兢兢的高头大马,漂亮地翻身上马,在一干人的目光中,喊了一声“我小时候给地主养过马,都不太会骑了。”


缰绳一带,段义气双脚用力一夹,这匹连马鞍都没有的大青马已经适应了临时的主人,先是在院子里面起步小跑,然后发力冲刺——奔着据点大门!


马蹄哒哒翻舞,马鬃迎风飞扬,马上的汉子朝大家憨笑,喊一声“走了”,瞬间就冲出据点大门。


人如龙、马如风!手榴弹保险纸已经捅破,拉火绳已经套在指上。


迎来一阵机枪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