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流 第一部 钢流滚滚 第九章 少年铁血军

银月光华 收藏 8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size][/URL] 就在我和苗可秀惺惺相惜之际,一个清脆的声音远远的传来:“苗大哥!铁血军在等你演讲呢!” 循声望去,一个穿着灰蓝色校服的女学生跑过来。 我又一次暗叹,无论长像还是身姿都那么像韩雪惠,履履见到她真是有缘呐。 苗可秀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事连声说:“对不起!我差点忘记了。” 姑娘撅着嘴说:“你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


就在我和苗可秀惺惺相惜之际,一个清脆的声音远远的传来:“苗大哥!铁血军在等你演讲呢!”

循声望去,一个穿着灰蓝色校服的女学生跑过来。

我又一次暗叹,无论长像还是身姿都那么像韩雪惠,履履见到她真是有缘呐。

苗可秀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事连声说:“对不起!我差点忘记了。”

姑娘撅着嘴说:“你是军长哎,这么糊涂可不行。”

苗可秀点头称是,回过头对我说:“李兄告辞了,有缘再见。”

我们手又再次紧握。

“站住!”

就在我要走之际,那姑娘叫住了我。

我回头一望不禁一阵尴尬,她就是刚刚我紧紧握住手的女学生。

“刚刚你把我握得那么紧干什么?”

一句问话让我不知如何做答,呆呆的看着她足有一分钟。

她闪烁的眼神在我身上扫来扫去,奇怪的说:“你……在看我吗?”

我扑哧一笑说:“当然是在看你了,难道这里还有别人吗?”

她顽皮的四下张望,吐吐舌头笑了,接着说到:“算了,我的事暂切不问。你来找苗大哥来干什么?”

“长安大街上一见如顾,今日特来相见。”

她冲我挤了挤眼睛,那神情似乎不相信,又问到:“真的?”

我诚恳的点点头说:“真的。”

“可是我感觉你的说话方式和其他东北军将士不一样,你从前就是东北军的吗。”

“我原来在东北军战车大队服役,到今年已经是第六年了。”

“可是……可是……”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摇摇头。

我笑了笑说:“那是……因为我同样受了你们东北大学高才生的影响。”

“苗大哥?”

我摇了摇头说:“夏争鸣。”

她听后大吃一惊:“你认识他!”

“他曾经给我当过车长,也是我的结拜兄弟。”

“那你一定见过我姐姐啦!”

我莫名其妙的问:“你姐姐?”

“我姐姐韩雪惠,是夏大哥的……”

听到这个名字我神情一阵紧张,怪不得长得那么像,原来她们是姐妹,当初从东北败退时,韩雪惠张开双臂拦住车队的样子我还深深记得,而且我还偷偷的藏了她和二哥的定情信物。

她诧异的看着我问:“又发呆了?”

我仿佛从噩梦中醒过来一样,身上出了一身冷汗,慌忙掩饰说:“我走神了,刚刚想到了别的事。”

她撇了撇嘴说:“你们东北军就是干说不练,到底何时我们才能回家?我好想家啊!”

“我保证以后一定……”

我的话还没说完,她不满的说:“不必说了,我不想听这种保证,我只想回家。”

我质问到:“但即使这样仍需要我们的努力啊!否则怎么回去?”

“我们自己能回去!”

她说得很坚定,没有丝毫的疑惑与伪装,似乎她已经看到了家乡的大平原。然而当她看出我心中存有怀疑时,一把拉住我的手腕说:“跟我走!”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第一次被女人这样紧紧的攥紧手腕我反倒很不习惯,却仍不自觉的跟着她。

这是学校的礼堂,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主席台上坐着一排学生模样的人,苗可秀正在当中为学生们演讲,或许因为我这身军装的缘故,他一眼看到了刚入门的我,对我抱以善意的微笑后继续演讲。

“都说我们学生是国家的栋梁,然而家已破、国将亡,栋梁将从何处体现?我们不仅有知识,也有力气,为什么我们不能拿起枪去同侵略家乡的禽兽硬拼?

答案是肯定的,我们可以,我们能,虽然需要时间,但是我相信是不久,虽然需要牺牲,但是我相信我们不会害怕,我们在准备,从今天开始。

现在的我们除了要有对家乡的留恋外,还需要有对兽军的憎恶,我们要团结起来,誓与暴日战斗到底!

从今天开始我们的军队就叫少年铁血军!”

场下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学生们斗志高昂的喊着口号。

她正视我说:“看到了吧!我们会回去的,靠自己的力量回去!”

我笑了笑说:“满场不过二三百人吧!怎么和数十万武装强大的日军较量?”

她定睛瞅着我足有一分钟,那起伏的胸口显示出她极大的不服气,她说:“也算我一个!我会跟着这支军队回去的,还有三千万乡亲的力量,就是用牙咬也要赶跑日本人。”

我很佩服她的勇气和决心,我也相信她会去的,但是我很惋惜的说:“明知是死也不肯放弃吗?”

“对!”

突然间,我产生了一种对自己的遗憾,我身上从来没有这份执着,从军后习惯了服从命令,撤军的时候明明想出去拼命,可是一道命令摆下来,我却失去了勇气。

我自嘲的笑了,她仍紧盯着我,这更让我想起了她姐姐那火辣辣的眼神,我叹了口气说:“回去,我何尝不想?或许你们是对的,既使实力不如人,也不能丢了我们的气势,越弱越应该通过战斗向世人昭视我堂堂华夏仍屹立在世界的东方,大国的威风犹存,就是流尽鲜血也绝不能向倭寇屈服!”

“我们本来就是对的,不能因为我们弱就不打,不能因为敌人强我们就退,当一个杀人犯把刀架在你脖子上的时候,你是选择反抗还是屈服?明知是死,反抗就有活下来的希望,反之就是已经承认了死亡这个结果,我们不能屈服!”

“坚强的姑娘!”

对我的夸耀她丝毫不领情,撇过头去说:“油腔滑调的,究竟什么时候来点真格的?”

少年铁血军,我心里盘算着这五个字,虽然简短,可字字千钧,真正意义上的战争不止是武器间的较量,还应该有这支学生军的铁血意志。我认为这两个字用得好,二哥曾给我讲过普鲁士帝国崛起的故事,那时候就提到了铁血这两个字,后来那个宰相就被后人喻为“铁血宰相”,在强国林立的欧洲,能够崛起一个强国是多么的不易,而正是靠着这种铁血意志,这个强国不但站起来了,而且走在了世界的前面。

她悄悄的伸出手说:“我叫韩雨霞,我也回同铁血军一道回东北的,假如某一天我在战场上牺牲,请住住这个名字吧!”

她的话令我深受感动,默默注视着她,终于说:“回去!我们一道回去!”说完,我大踏步走上讲台,主席台的学生们不明其意,我微笑的示意苗可秀要讲话时,他把一支大喇叭递到我面前,我摆摆手,挺直了胸膛,用尽了胸中的气力讲到:

“同学们:

今天我以一个普通东北军军人的身份向你们讲讲发自肺腑的话。

我很高兴能看到今天的会议,让我明白了许多以前不曾明白的事,从东北我们未放一枪一炮退了回来,那时我没脸见人,数千老百姓为我们送行,我是满腔悲愤的告别了长长的送行队伍。

那一天,我丢了家,丢了百姓,丢了我的武器。我曾经是一名坦克车长,对战车情有独钟,沈阳阅兵时我们是第一方队,现在想想,当时的威风早已不在。到这里后我想,假如我们一个师有一百辆战车形成一个混混的钢流,必然冲垮日本人的武士道精神。所以我在等,等着我的武器,但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有一种精神永远高于武器,这种精神永远高于武士道精神,那就是你们的铁血精神。

少年铁血军的名册上也要写下我的名字,包括千千万万的东北军官兵都是铁血军最坚强的后盾,用钢铁和鲜血去打通一条回家的道吧!纵然是粉身碎骨也绝不后退!”

我简短的讲话一结束,立刻赢来了热烈的掌声,学生们又大声的喊起口号:“打回东北老家去,誓死不做亡国奴……”

我微笑着走下台,在学生们闪耀着激动的目光中走到韩雨霞面前,坚定的看着她,会场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听到了我对韩雨霞的话:“少年铁血军也算我一个行吗?”

学生们再次爆以热烈的掌声,掌声平息后,她不紧不慢的说:“让我们给南京政府一次机会吧,不日即将起程赴南京请愿,恳请南京政府下令北上抗日,到时候铁血军就和东北军一同打回老家去。”

我伸出手,她看了看我,笑了笑,然后与我握手话别。

“韩雨霞同学,很高兴认识你,以后我们就是战友了,正如苗可秀之言,希望我们以后还会在东北老家见面。”

“李飞长官,也希望你能信守你的诺言,待到少年铁血军真正成立的那一天能和我们站在一起。”

“我就是普通一兵,请别叫我长官。”说完我转身离去。

她微笑着目送着我离开。

走到学校大门口,我惊讶的看到苗可秀居然等候在我的车前,他清秀的脸上仍保持着一股善意的微笑,走到我身边,他拍拍我说:“你讲得很精彩,同学们心慕中的东北军的形象又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

我谦虚的说:“是你们同样教育了我,让我意识到了从前从未想过的事。

他叹了口气说:“韩雨霞是位好同学,我想说的话她都对你说了,我也不必再重复,只是在此我想告诉你,正所谓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如请愿不成,真的希望你能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们一起打回东北老家去。”

“我的心永远和少年铁血军连在一起,但是我是军人,夏争鸣教导我说,军人当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此生不敢忘,我很希望能和少年铁血军一同打回去,不过我是军人,只要长官让我打日本人,我不能脱离队伍。”

他听后点点头说:“嗯!我还是相信政府的,我也相信少帅不会放弃他在东北的基业,总有一天他会带着东北军,南京政府也会派出北伐军再度出师光复东北!”

我们再度握手,韩雨霞不知道什么时候跟过来的,远远站在那里,微笑的看着我们。

这笑容是种希望,抱着团结一心的希望,我们必然光复东北,返回老家,到了那一天学生们就可以回到明亮的教室上课,草木芬芳的校园会再度响起朗朗的读书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