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


既然准备打仗了,就得尽最大可能做好战前工作,这一点连长和指导员可是在行了。说干就干,指导员立马叫来了铁蛋他们,把这几天天天出去挖坑的大刀队全部叫了过来,走上十里路,来到了青龙谷。这几天一直没下雨,青龙谷的那条小河,虽说有个几十米宽的,可现在有水的地方才是十几米左右。小河的西岸,是一条三米宽的小路,路边,就是草木茂盛的树林。碧绿的青草,有半米高,倒是一个绝好的埋伏地方。指导员侦察了老半天,选定了一个地方,命令大伙儿开始挖坑。不能太靠近小路,打起来的时候,那些鬼子说不定会躲入草丛中,保不定会被发现的,只有选在离小路大约三十米的地方挖坑了。挖的坑也不能太大,够一个人躲进去就行了,这样便于把草盖在自己的头上,从外面看不出来呢。铁蛋的眼睛好,指导员就让他跟自己呆同一个坑里,当自己的眼睛得了。之所以要这么早就开始挖坑,不为别的。现在草木生长快,伤了根的青草,隔个两三天的,又是绿油油一片,三天后,就看不出那青草与其它青草的区别了。要是现挖坑的话,如果几个小时后鬼子才来,那时候坑旁边的青草与别的地方的草不大一样,不小心会被鬼子发现的。

挖好了坑,指导员又让铁蛋带着人,尽最大可能弄一些食物回来。这三天,要尽量让战士们吃饱,把所有的肉都拿出来,让大家把体力保持得好好的,精力旺盛,那时候才打得好仗。一年多来的残酷之极的战斗,让这个大学生也明白了,光靠意志,是不可能次次都取胜的。没有什么东西比战士的生命更金贵的了,为了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战果,什么样的付出都是值的了。

这一天,全连的战士除了站岗放哨的外,其余的人全体出动,也不训练了,全上山打猎去了。连长特别批准了一百颗子弹,由十个公认的神枪手带领十个小队,专挑大猎物打,这在以前可是极少见的啊,只有在实在饿得受不了的时候,连长才会特批的,那些子弹,可是连长的宝贝啊,批出来的时候,看连长那咬牙切齿的样子,战士们的心里更是一阵阵的难过。七十杆枪,子弹少得可怜,二十个枪法较准的老战士,一个人才分到了二十发,其余的五十个,一个人才十发呢,再加上连长亲自掌握的三百发,总共也就一千两百发左右,那象小鬼子,子弹打起来,跟泼水似的。这一百发特批的子弹,就是铁蛋从那四个鬼子身上搞来的,也算是意外之财了,所以这一次他也摆了一回阔,用来打猎了。不过,也别说,用枪来打,收获还真的不错,总共弄到了七只野猪,再加上铁蛋的陷阱弄到的三只,刚好凑够十只。这三天,老王头可是忙坏了,天天就煮野猪肉,也不往里面掺野菜了,大碗吃肉的,可过瘾了,战士们一个个吃得满嘴油水的,单单那些啃得干净的骨头,就把小虎撑得肚子圆圆的,躲藏在旁边一动也动不了。

第二天全体放假,聊天,洗澡,想干什么干什么去,由那些班排长代替战士们的站岗放哨工作,让战士们好好玩乐一天。特别是洗澡和洗衣服,可是狗儿山战士们的大事啊。他们每个人,不管冬天夏天,都只有一套衣服,穿得再脏,也没得换,平时一个个懒得半死的,要打大仗了,当然要好好地洗一回了,不定就光荣了,得干干净净地上路。别看这只部队是信共产主义的,可是大部分的人,都是参军入伍不久的,还是迷信得很,他们认为,洗得干干净净地去打仗,多少会有一些好运气,保不定可以多杀几个鬼子呢,自己死不死的,倒没放在心上。连长和指导员也知道这个苗头不好,可是战争期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指导员还想着有空的时候,得向战士们讲一讲,咱八路军是不信神仙的,可是天天事情多的是,硬是抽不出时间来。

晚上的时候,全体战士集合,干吗啊,烤野猪肉。那十只野猪,到现在还没有吃完呢,把所有的肉割了下来,烤熟了,明天早上当早饭吃,如果要等到下午,也不会饿肚子的。烤完了之后,每个人分了一斤两斤的,带着去睡觉了。

看着大伙儿高高兴兴地去养足精神准备明天的战斗,铁蛋可急了,自己的手上可是没有一样家伙啊,难不成真的拿着木棍跟鬼子肉搏吗?可是他知道得很,想从其它战士手里弄到家伙的可能性几乎是零,那些战士们啊,一个个把手中的家伙当成了命根子了,连睡觉都要抱着它们,就算是偷,也偷不了啊,保不定人家在睡梦中以为是敌袭,一枪把自己给误伤了。想来想去,他打上了老王头的主意了。老王头有两把菜刀,是他的宝贝,平时碰都不让人碰的,可现在能够用来杀鬼子的,也就这两把菜刀了。铁蛋缠上了老王头,运用了他的专长,把老王头烦得不行了,看在他是一个业余后勤部长,给自己弄来了不少野猪肉的份上,心不甘情不愿地把两把菜刀借给了他。不过,在把菜刀拿给他之前,老王头也跟铁蛋谈好了条件,一旦那菜刀碰伤了口子啊什么的,铁蛋得负责把它们磨好,而且最好要磨得比原来的锋利一些,这几天尽拿菜刀斫野猪肉了,有点儿钝了,也没空去磨,这不,免费的苦力送上来了,不用白不用。铁蛋也不在乎,只要有一把稍微顺手一点的家伙,他也就心满意足了,说不定明天就挂了,想那么多干吗啊。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战士们就全被叫醒了。他们拿着武器,揣着烤肉,尽量节约体力,慢慢地来到了十里外的青龙谷,到那边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连长派出了三个人,呆在小山头上,一旦发现鬼子了,立刻放倒信号树,通知一下大家。然后,连长命令大伙儿,原地休息,尽可能再睡一个回笼觉。大刀队的人也不急着进入坑里面,呆外面睡了一觉,不过,他们注意得很,尽量不能破坏植被,不能让人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的。刚才趟河走过的路,也小心地用土掩埋上了,所有的脚印,都铲得平平的,特别一点就是,得让原来小路上就有的车轮子印仍然保留着,要是真把所有的东西都盖得干干净净了,是人都会知道这里面有问题了,打埋伏打了多少回了,这点儿常识还是有的,要不然,鬼子的兵力可比咱强大得多了,就算是占有地利之利,也早就被打得一干二净了。

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还是没有发现信号树倒下,队员们倒是一点儿都不急燥,打埋伏打久了,冷静是十分关键的,这一点谁都知道,你比鬼子更沉得住气,你才能更大量地杀伤他们。听到了铁蛋咕咕的肚子叫的声音,指导员笑了笑,招呼队员们吃午饭。

铁蛋从怀里掏出了烤得焦黄的野猪肉,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这可是昨晚上他自己动手烤的,上面撒了点儿盐巴,吃起来香喷喷的,连队里的盐多的是,几年也吃不完,全是打劫鬼子得来的,那可是供人家鬼子一个大队一年吃的盐啊,全落入八路的口袋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