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我在越南当专家(二)

我在越南当专家(二)

(1)宁平

回到酒店,草草的吃了点早餐,办事处来人接我,介绍了一下情况,原来,是先去宁平市一个发电厂,那个发电厂的机组由中国一个施工单位正在进行汽轮机叶片换装,有些试验要作一下。于是出发,车子很快就出了河内,走在高速公路上了,越南的高速公路很有意思,不像国内有收费亭,而是有几个收费人员站在路边,而且摩托车也可以上高速公路,当然也要缴费啊。走在路上,两边都是农田,星罗棋布着一些村庄,越南很显然是人口密度非常大的,基本上看不到荒芜的土地,都被耕作了,大多种的水稻,村庄里的房子看上去也很新的,在稍微大一点的村镇无一例外的伫立着纪念碑。

送我去的是宁平项目部的经理,很年轻的样子,给我讲了讲越南的情况和注意事项,我记得告诉我不要跟越南人谈论中越之战的事情。咱们是来赚人家钱的,这种事情不争论也罢。细细一聊,原来这个经理还是我的校友,师弟啊,一下子就亲近起来,在这里没有征求人家的同意,故隐其名,称之为T经理。我俩都是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的,他是管理学院毕业的,我就告诉他,在我们那个时候,课程表上管理学院代号G院,所以,一问去哪个楼上课,都曰上妓院去上课。大家哈哈一笑,T经理告诉我,宁平这个发电厂是我们公家70年代初援建的,后来跟越南打仗,这个发电厂的备品备件供应不济,设备一直带病运行,去年跟他们签的合同,进行一下改造。

宁平距离河内只有90公里,很快就到了,越南的大小基本上跟中国的吉林省相仿,可是却分成70多个省,90公里的路程就穿过数个省份。宁平市是个省会,也就是中国一个镇子的规模,街道上楼房都不大,有点象中国80年代初县城的情景,T经理告诉我,在越南,没有实行过福利住房政策,谁要盖房子,政府就划出一块4×15米的一块地基,至于盖多高,没有人管,如果觉得不够,政府就划2倍面积的宅基地,不过,后一半要收相当昂贵的费用,在河内中心地带,土地是以黄金计价的,贵的要死,所以一般民众都是在4×15米的地基上盖个3-4层楼,看上去非常的苗条怪异。

越南的工业基础特别差,走了一路也没有看见像样的工厂,T经理指给我看一个院子,说是筹建的一个汽车制造厂,我看了一下征地的面积,汽车修配厂还差不多。我们的驻地在宁平市一条运河边上的皇家大酒店(店主起的名字),两层小楼,大概10余个房间,我们中国的工人都叫他皇家旅社。房间15平方米左右,很整洁,老板热情的把我带进房间,跟我说着听不懂的越南话,弄的我一头雾水。越南语有6个声调,多少个字母我忘记了,写起来有点象法文,听起来象广西少数民族方言,由于越南语应用的范围太窄,我也懒的学,在越南我只学会了俩个单词,一个是“安更”(吃饭),一个是“翁比尔”(喝啤酒),其实以前还知道一句“诺松空页”(缴枪不杀),在80年代战争片上学到的。

越南以前汉语应用的很广泛,后来就放弃了汉字,跟北朝鲜一样,全部采用拼音的文字,这种拼音文字是有缺陷的。越南和朝鲜没有出过伟大的诗人,恐怕就跟文字有关系了。最近看到报道,韩国要求高中学生掌握1000个汉字,看来,韩国人已经意识到鄙弃汉字的行为是不明智的了。

打开电视机(中国的长虹),好几个频道都在播中国的电视剧,2002年越南正流行《还珠格格》,不过,只有一个人配音,所有的对白都是一个人在说,背景里面还是原来的汉语,看起来很古怪。

匆匆的洗了把脸,就跟T经理去发电厂现场,由于我们给他们配套的一套试验仪器已经到货,需要马上开箱检查验收。走进发电厂才发现,是依山而建的战备电站,一共是4台机组,机组就安装在0米,其余的附属设备在地下,仔细查看了一下铭牌,是上海72年出品,其中一台正在大修,转子放在外面,运行了30年,健康状况依然不错,看来虽然文化大革命期间,上海出的援外产品还是精品啊。可是汽轮机末级叶片全部折断了,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我到控制室看了一下就明白了,但是我没有明说,越南经济开始发展,电力缺口较大,整个电网低周波运行,50HZ的电网,经常在47-48HZ运行,当然对发电设备有巨大的损害了。看着工人们正挥汗如雨的工作,更换完叶片的机组又能运行多长时间呢?(2005年前方传来消息,机组又开始断叶片了)。

工人看见我来了,有认出我来的,一看还是老熟人,老Z师傅,以前在几个项目合作过。他乡遇到家乡认,老Z热情的拥抱我,眼泪流了出来,我赶紧劝住他,走到厂房外面的树荫下聊了起来。

(2)中国工人

如果说有的中国人在国外的形象不佳,我是亲眼见到了,可是在越南这个项目的中国工人真的让我佩服。这个项目中方派了三个工人重要是作技术指导,可是越南工人技术水平太差劲,为了工期,他们只好自动动手了。越南的夏天,温度很高,虽然是海洋气候,可是闷热的很,老Z他们工作半小时就湿透了工作服,越南方面对我们这几个工人是相当的敬佩。老Z告诉我,既然出来了,在越南人眼中就代表中国了,说什么也不能给中国工人丢脸啊。我不仅仔细观察了一下老Z,这个中国的普通工人,觉悟是相当的高啊。其实他们在这里工作,收入并不太高,仅必国内多1-2千元,可是却能把国家形象跟自己的工作联系起来,佩服!!

老Z告诉我,越南人工作是狠懒惰的,看到中国工人这么努力认真,也是相当的敬佩。在越南,去卡拉OK,这句话可不是好话,卡拉OK就是去嫖。据说一次是5万越南盾,合人民币(当时)是25左右,这里的越南工人都狠色的,经常去卡拉OK,还拉老Z他们去,老Z他们是坚决拒绝。工厂里有一个中年女工,对这几个中国工人特别的好,可是越南工人告诉老Z,这个女人的丈夫在柬埔寨阵亡了,你们如果愿意,可以随便的。说的时候,满脸的淫秽,老Z听了,就躲着她走了。

老Z给我说了个事情,一次,他们站在转子上工作,由于太热,电厂给他们准备了2个电风扇,可是,来电厂实习的一个大学生,故意站在电风扇前挡着风,给他们三个热的够戗,怎么跟他比划他都不让开,还嬉皮笑脸的,老Z一气之下,摘下手套,啪的一下就摔这个小子脸上了,大学生一愣,想了想,把手套捡起来,双手递还给老Z。

正说着,T经理领着越南方面的翻译来找我,60多岁,说的一口流利的中国话,中国广西人的样子,穿着一身旧的军官服。这个就是张翻译,曾经在中国的武汉水利电力大学留学,参过军,打下过美国飞机,蹲过劳改营,经历相当的丰富。我将在下面章节详细记述张翻译讲给我的故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