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口述:那夜,我比他的新娘抢先占有了他

libinc 收藏 0 141
导读:出国15年的安琪,放弃了在美国的事业,回国开了一家“绣”女子生活馆。她本人是一位美甲师,喜欢把自己的十个指甲画得鲜艳欲滴,那是右手对左手的期待,也是左手对右手的回报,每每扬起十指欣赏,那种落寞神情,犹如一片荒芜的花园秋色。她38岁了,曾经试着与美国白人、黑人甚至印弟安人恋爱,可总是自己先于对方没有耐心走下去,她感觉一次次交往,都如同食蜡一样,毫无激情。其实,她是有心结,自这心结,便是她兄长那个国内的同学宇。15年可以建造一座金字塔,也足以摧毁安琪所有的花样年华。她忘不了他,即使   “美”雨西风为她洗脑,观

出国15年的安琪,放弃了在美国的事业,回国开了一家“绣”女子生活馆。她本人是一位美甲师,喜欢把自己的十个指甲画得鲜艳欲滴,那是右手对左手的期待,也是左手对右手的回报,每每扬起十指欣赏,那种落寞神情,犹如一片荒芜的花园秋色。她38岁了,曾经试着与美国白人、黑人甚至印弟安人恋爱,可总是自己先于对方没有耐心走下去,她感觉一次次交往,都如同食蜡一样,毫无激情。其实,她是有心结,自这心结,便是她兄长那个国内的同学宇。15年可以建造一座金字塔,也足以摧毁安琪所有的花样年华。她忘不了他,即使 “美”雨西风为她洗脑,观念进步了,思想开放了,生活西化了,宇却她大腿上那颗痘一样,永远无法消逝,特别是在褪去长裙,一个人裹在异乡的被窝里时,那颗痘便似自己进入温柔梦乡的惟一条型码,总也忘不了…… 到底是怎样的爱情困扰了这位女士一生?爱到极限,是疯狂,还是歌颂?请让我们一起走进她甘苦无常的回忆里看一看吧—— 宇是我哥的同学,我读初中时,他们读高中,我读高中时,他们已经在读大学。宇是我们家的常客,常与我哥下棋、打乒乓球。我在一旁观战,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宇皱眉头的时候,特别迷人,像是眯着眼睛看太阳,如果我能进入到他的思绪,或者成为他手里的一个棋子,那会是多么幸福!我常常这么做白日梦,直至双手变暖,醒来时羞愧难当,莫名地小跑出家门。我喜欢这么莫名其妙地跑到闽江边,然后惆怅一阵,直到双手冰冷如初。我很伤心,但似乎依然很美,一种自虐的美。而这一切,宇全然不知,而只把我当小妹妹,有时他与哥哥运动热了,就随手把还冒着热气的衣服脱掉,准确无误地扔到我怀里,只需他眼角的余光瞥我一眼,我就满怀温暖,一个人关在自己房间大喘粗气,有种快晕了的感觉。他的体味、他那发达而纹路清晰的肌肉、他的裸露的上身,谁雕刻的?我可以抚摸一下吗?其实,我从未正面与他谈过话,我扭曲的矜持,让他不明白或者根本就不去注意或解读我的神情,我爱上他了,就像蝙蝠一样,在黑暗中飞行,像蝙蝠一样倒吊着做一个个美梦,都有他,却与我无关。 我中专毕业的时候,宇已经工作一年、在一所中学教书了。从情窦初开,到22岁中专毕业,我与宇从没有正式交往过。他常以哥哥的朋友的名义呆在我家,与我父母很熟。所以,我们彼此“能见度”很高,只不过,他总把我当小孩儿看,他对我一向目光无邪,形象正派正经到无情。所以,我时常会想,他为什么就不能“坏”一点儿? 我去香港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