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发展 七十

七夕214 收藏 9 1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一天时,李锦江没有理会黎利三的报告,此刻,周汉良所做的这一份调查报告,李锦江也完全不屑于解释。在与会四十余人的目光中,李锦江若无其事的样子,不禁让张卫又好气又好笑! 这个李锦江!都还是老样子。张卫想到了过去李锦江在团、师、乃至集团军会议上的表现,身材挺得笔直,脸上却带着笑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73.html


第一天时,李锦江没有理会黎利三的报告,此刻,周汉良所做的这一份调查报告,李锦江也完全不屑于解释。在与会四十余人的目光中,李锦江若无其事的样子,不禁让张卫又好气又好笑!

这个李锦江!都还是老样子。张卫想到了过去李锦江在团、师、乃至集团军会议上的表现,身材挺得笔直,脸上却带着笑容,带着一副藐视一切的姿态,连集团军政委的故意刁难,他都露出一副“小样!你拿我没啥!”的眼神……

而当初李锦江第一次做代理连长,在团部开会时,连说出自己计划都结结巴巴的,后来还是自己不断的鼓励,才让他说了下去。

后来,经历得多了,李锦江的胆子就大了起来,在会上侃侃而谈,不时还弄出几句:“以上纯属个人意见”、“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什么的来,已然知道把怒骂化在嘻笑当中,把批评放在建议之内,再也没有了那种拘束感。

此次一别,张卫更是发现李锦江的脸皮又厚了几分,已经做到泰山倒在前面,只要不压到自己就不动色的程度。似乎……还多了什么东西,但什么东西,他一时也看不出来。

李锦江一直保持着淡淡的笑容,满不在乎的表现,远远比他声嘶力竭的与周汉良之流的大声辩论要好得多。起码与会的党员看了,都觉得,周汉良是否言过其实,把严肃的党内会议当作了个人恩怨的决斗场。

周汉良的报告宣读完毕之后,李锦江方才站了起来,淡淡的道:“刚才那份报告,说得很好!我本人也持肯定的态度!甚至,我本人感到极端的羞愧!

为什么我这么说呢?大家都知道,自从马列主义思想传播到中华的那一天,我党就不断有仁人志士牺牲在敌人的屠刀之下,尤其是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以来,我党有成千上万的优秀同志,都牺牲在了敌人屠刀之下。

面对敌人的疯狂屠杀,我却没能主动的站出来面对,主动的让敌人把屠刀放到我的头上,而是与别的同志一起苟且偷生,不断虚以委蛇,最后带了这寥寥不足万人在红麻两县偷偷摸摸的停下来。这种不光明正大的途径,已经大失我党光明正大的本色,简直就是盗贼一般!

停下来之后,我们没有英勇无畏的端着缺乏子弹的枪,推着没有炮弹的火炮冲向敌人,让敌人把我们全部消灭在武昌三镇之外,这是极端的贪生怕死。我必须作出检讨!

而后,为了获取弹药,我更不该偷偷的偷袭武汉。尤其不该的,是在没有获得足够的弹药的基础上,炸掉汉阳的铁厂、兵工厂等国民党的工厂,又偷偷的带了国民党的机器、设备回去。

就是这一错误行为,就是这些国民党反动派腐朽的机器设备,才导致了红安、麻城这两个革命形势一片大好,前途广大的县城,暴露出没有资金、没有矿产缺点来。这是我的错误,我不该要资产阶级的这些反动的、腐朽的机器!”

李锦江“慷慨激昂”的说道:“尤其错误的,我不该一错再错!我不该为了制造弹药、发展工业,与有资金的资产阶级、地主阶级妥协,不该邀请他们到红麻根据地投资,不该要他们的资金去买煤炭、铁矿、铜矿等矿产,不该拿了他们的钱来支付工人的工资,不该用他们的钱来建设厂房、道路。

实际上,我一开始就错了。矿产没有?我们完全可以光着膀子到武汉去搬嘛!工人的工资!那不发就可以了。反正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同志,应该有这个觉悟饿着一家老小,专心一意的来为革命作贡献嘛!建设厂房?修路?那去抢一些来,也是可以的嘛!我怎么能够因为这些,走上了错误的资产阶级道路呢!不该啊!不该啊!我的话说完了,现在,就静候同志们的教育吧!”

说罢,李锦江不管众人面面相觑,自顾自的就坐了下去。

周汉良早已涨红了脸皮,几次差点就想插话,此刻看到李锦江说完坐了下去,他顿时站了起来,大声说道:“这是谎言!……这是狡辩……”他本待说李锦江说的都不是事实,但却一时说不出李锦江的话中哪些是谎言,粗看之下,似乎李锦江的话中都是问题,但仔细一想,却又难以确实找到其中的问题,顿时语塞起来。

黎利三一直都在仔细的分析李锦江所说,见状便提醒道:“是不是李锦江同志所说的弹药没有不是事实?”

周汉良顿时感到,自己抓到了那一根正需要的稻草,立时说道:“正是!李锦江同志,你说弹药缺乏,那么,为什么有弹药让新兵打枪?”

李锦江连站都没有站起来,坐在哪里带着那种人畜无害的笑容,晒道:“周汉良同志!新兵不打枪他怎么学得会瞄准?告诉你!即使弹药再缺乏,对于新兵的培训都是绝对不可能停下来的。他们是我们的革命力量,没有一个个的新兵加入,我们怎么能够发展壮大?”

周汉良正色道:“李锦江同志,不要回避问题,我问的,是你怎么会有弹药给新兵打枪!你不是说没有弹药吗?”

李锦江闻言再次站了起来,收起了笑容,正色道:“大家知不知道,我原来所在的国民党‘特196军’,是一支专门用来接收德国援助、转让的武器的秘密部队。所接收的是什么武器,大家知不知道?”

众人在前面听罢李锦江的话,都已经觉得,李锦江在红麻的所作所为,确是形势所迫,怪不得李锦江,不由在心中已经认同了李锦江。此刻,看到李锦江现出这番严肃的表情,感到他一身的凛然正气,不知不觉间已是增加了几分好感,都认真的等着李锦江的解释。

李锦江没有直接说出答案,他从怀中摸出了手枪,取下弹匣,退出数粒子弹,而后把子弹递给其他人,说道:“大家看看,有没有见过这么小的子弹?”

2012年的制式手枪弹,已经采用了火药威力更大的多基发射装药,发射药的体积减小后,连带整个弹筒部分体积大为减小,已经与弹头直径相仿,体积相比7.62MM手枪弹,要小得多。

众人传看一番后,都觉得这些子弹非常小,有些同志已经发现了其中的奥妙,周恩莱有些迟疑的问道:“李锦江同志,难道,你们接收的武器,都是用这么小的弹药?”

李锦江正色道:“应该是说,我们接收的,就是这么小的口径的弹药。你们看到的是普通手枪弹,口径是5.8MM,另外还有步枪弹,口径也是5.8MM。

我估计,这是德国打算试用的新武器口径,他们用了之后觉得有一些问题,所以就全部转让过来给了国民党。我们拿到的时候一样发现了问题,那就是火药推力不够。

现在国内的火药化学技术,比之德国远远不及,经过我留学归来的几个同学的研究,至少要在半年之后,他们才有可能解决这个问题。因此,我们接收的这些武器,现在我们是不可能生产弹药的。子弹打完一颗就少一颗。

至于我们给新兵打枪用的弹药,那是在我们打下红麻后,以国民党部队的名义,向武汉当局索要的。我们成功的策反了国民党的两个师长,借着他们的名义,暗中建设一个隐秘的根据地。也就是借着他们的名义,我们才能够从武汉获取少量弹药。这些弹药,如果平时使用,还算可以,但如果我们与国民党开战,不出一周弹药就要用完。

因此,我们也没有寄希望于国民党,现在正在研究新的发射药。等研究出来,能够大规模生产,足够保证我们的使用的时候,那就是我们举起革命大旗的时候。而在此之前,为了保存革命实力,我们就只能暗中发展。”

李锦江的话,当即引起了与会人员的一阵议论。

李锦江的话,已经很好解释了红麻根据地的问题。从子弹所引起的震撼之中醒来,已经有不少人觉得红麻根据地的情况确实有些特殊。

武汉是什么地方,众人都很清楚,那是国民党势力最为强大的地方之一。现在全国的起义,没有多少起是能够真正成功的,多数在最后都被迫转向山区,坚持开展游击战争。在武汉这么一个敌人势力强大的地方,如果摆正了旗号,后果如何,可想而知。

过去一年中,频频的暴动、起义带来的牺牲,众人都是有目共睹。这已经与当初所设想的,打下大城市依靠工人阶级,从而夺取全国革命的胜利的初衷大为不符。

对于向大城市进攻,夺取大城市进而获得革命的胜利,多数有思想的党员已经开始考虑其中存在的问题。因而,对于李锦江所说的话,多数人已经觉得,没有向大城市进攻,这一点上并不能责怪李锦江。

但就红麻根据地在李锦江的领导下,存在资本主义倾向,及妥协主义、投降主义的问题,与会众人则有着较大的分歧。多数人都对这样与资本家合作,而不是彻底剥夺其财产感到不可理解。会议室上众人分成了两个部分,开始了激烈的讨论。

此刻,黄秀松也站了出来,说道:“李锦江同志所说的情况,我可以证明!我已经将我所了解到的情况,写了一篇详尽的调查报告,下面请周恩莱同志允许我宣读……”

黄秀松的报告中,从他的角度,描述了黄秀松所了解的红麻根据地民众的生活情况,描述了根据地内的政府组成情况,政权牢牢的控制在党的手中的情况等方面,还在末尾专门有一个篇幅,描述李锦江等分工明确的情况。

很明显的,报告赞同李锦江的做法,只是认为其中的一些方面需要认真分析。对于那些存在错误,却有利于当前情况下发展革命的做法,黄秀松也提出了解决意见:可以在全国革命胜利之后,再通过社会主义改造,将这些错误的地方慢慢纠正过来。

黄秀松读罢他的报告,会议室已经安静了下来,从众人的表情可以看出,绝大多数的人都已经倾向于接受李锦江的解释。周汉良见到此景,知道再也无法对李锦江怎样,便愤愤然的坐了下去。

黎利三原来一直认为,李锦江不讲礼节,专横跋扈,此刻听罢李锦江的解释,又再一次听取了黄秀松的报告,不禁也有几分犹豫。

李锦江派人带走叶艇,他从周汉良处得知后,确实感到很气愤。但是,他却总难以明白,李锦江究竟为什么会横插一手,硬要把叶艇同志带走?

也正如黎利三想不出李锦江带走叶艇的理由一样,黎利三对于李锦江居然带一军之力,脱离正如日中天的国民党感到不可理解。照理说,谁都没有理由放弃自己安逸的生活,而跑去干一件还看不到希望的事。如果从这个角度分析,那么李锦江就不可能是一名机会主义者。

如果李锦江是机会主义者,那么以他一军之力,在国民党那边应该是如鱼得水,没理由跑到危险重重的共产党这边来!这样重重的矛盾下,黎利三开始审视自己对李锦江的看法,是不是存在什么误解的地方,因此黎利三也没有出声。

对于李锦江,周恩莱在内心中也觉得李锦江有些特立独行,但却不认为李锦江是那种混进党内的机会主义者。很简单,此刻中华共产党还很弱小,甚至可以说,根本就看不到什么时候能够夺取全国革命的胜利,这样的情况下,李锦江能够带着一军的力量举起革命的大旗,那简直是以大就小,怎么可能谈得上机会主义!

此时瞿秋柏的声势已经大不如前,而李锦江的所作所为,在很大的程度上,挽回了瞿秋柏提倡的盲动所造成的损失。瞿秋柏是一个真正愿意为了革命付出的共产党员,因此,虽然李锦江违反了他一手制订下的盲动政策,瞿秋柏对李锦江也是非常欣赏。

同样对李锦江具有好感的,还有李为汉、蔡合森和任弼实。这三人是看了黄秀松的调查报告后,对李锦江产生了极大的好感。能够在武汉这个国民党的后院,发展起一块稳固的根据地,并能够瞒着国民党当局建设、巩固、发展这块根据地,同时派出大量的军事干部到各个根据地进行支援。这样的同志,行事或许有所偏激,但那颗为了党、为了革命事业的心,却是怎么也无法抹杀的。

看到李锦江,真正认识到李锦江,进而观察李锦江,五人都从李锦江的一言一行上,看到了一个模范的共产党员形象。这样的一个人,根本无法让他们与混进党内的投机分子挂上关系。

对于李锦江,五人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认同,内心中已经把李锦江作为一名有发言权的“六大”代表。只可惜他们的一片心意,李锦江不太可能会领情。

第三天,会议一开始,周恩莱便阻止了周汉良等三两人继续发言的企图,说道:“这次会议的议题,是关于党近期的工作方针、以及有关于‘六大’召开的参与会议人员名单,不是批判大会。对于同志们存在的问题,我们可以批评指正,可以进行帮助,但不要过多纠缠于这些方面。”

张国涛闻言顿时有些不乐意。张国涛坚决的反对李锦江参与“六大”,在政治局会议之前,他就与黎利三等人结成了一个小团体,并隐隐成了黎利三等的带头人。

张国涛对权力与名气极为热衷。过去他就是一名学生运动的领袖,后来在党内的地位一直都极为崇高,隐隐有中华总书记的派头。这样的情况下,南昌起义之后数月时间的蛰伏,让他感到了许多委屈。

李锦江建立了一个稳固的红麻根据地,这本身在党内就已经拥有了极大的影响力。随后,李锦江再派出了众多的武工队、游击队到各个根据地开展军事支援,更是与全国各地的武装起义都沾上了关系。

反观自己,南昌起义之后,就连续几个月躲在上海,一直无所作为。中华不是有句老话叫做“彼消此长”,更何况,对方还真的是作出了这样大的成绩,有了这样的影响力。

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不在早期把李锦江打压下去,等李锦江在党内取得了一定的地位,自己的地位便岌岌可危,再也无法翻身。

抱着这样的思想,张国涛顿时出言道:“恩莱同志这话就错了,就因为我们是在讨论参加‘六大’的人员名单,才更需要谨慎小心,严防投机分子和叛徒特务混入我们的大会之中,对于任何可能的疑点,我们都必须诠而释之, 必须切实保证我党的纯洁。当然,我并不是说李锦江同志就是投机分子什么的。但我想,李锦江同志既然有这样的疑点,就应当主动澄清开来,不要让中华国广大的党员同志们误会,避免大家的猜疑。李锦江同志,是这样吧!”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