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一卷 朝鲜战争 016 同归于尽

zhurui1963 收藏 17 7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突然,前面灯光象雪一样的亮,一溜只怕有上百辆车子和坦克组成的车队迎面开了过来。 “美国佬!”秦明扬一眼就从那坦克上的花旗子认出来了。 营长上来了,一声:“打!”刚出口,秦明扬他们已扑了上去。 大家把成束的手榴弹往上扔,顿时,汽车马上就燃烧了起来。 敌人的混合车队立刻乱了起来。 秦明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突然,前面灯光象雪一样的亮,一溜只怕有上百辆车子和坦克组成的车队迎面开了过来。

“美国佬!”秦明扬一眼就从那坦克上的花旗子认出来了。

营长上来了,一声:“打!”刚出口,秦明扬他们已扑了上去。

大家把成束的手榴弹往上扔,顿时,汽车马上就燃烧了起来。

敌人的混合车队立刻乱了起来。

秦明扬他们一直往前冲,冲入了敌人车队中。

这时,美军的坦克从后面冲了上来,上面的机枪嚣叫起来,一下子把秦明扬他们压制在了车子下面。

副连长王大刚带着二排冲了上来。

好王大刚一改平时的沉默,大喝一声,手握两颗硕大的反坦克雷,一冲一扑,从斜刺里窜了上去。直冲到坦克面前,把一个手雷往坦克履带中一塞。

一个翻滚,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坦克趴下了。

他可没趴下,又是一冲一扑,把另一颗手雷又塞如了下一辆坦克的履带中。

再翻出去,又是一声巨响。又一辆坦克冒了烟!

直看得秦明扬他们热血沸腾,大喝一声:“上啊!”

战友们一轰窝的上去了。

好王大刚已是杀得兴起,一路射击着往前狂突。

他的右手受伤了,鲜血流出来,把他的军装也染红了,不能用枪。

他就左手举着手榴弹,仍旧向前猛冲。

待部队冲过去时,秦明扬看到王大刚已抓住了八个美国兵,不由竖起拇指:“哥们,好样的!”

顾不得这股美军了,部队继续向前冲。

在天亮之前,他们提前半个小时,到达了高地。卡死了敌人通过横成公路南逃的路。

天刚亮敌人就来了。

“妈的,那些坦克太嚣张,想个办法,把他们收拾下!”营长叫。

秦明扬正在盯呢!现在他这个脑壳一开战就在想希奇古怪的东西。

这次,他又一跳而起。带着几个战士溜了下去。直溜到一座小桥下面。

等在桥下守株待兔,连炸两辆坦克,桥踏了。路也被堵死了。

这时阳光把整个大路照得明晃晃的,向南逃窜的大批敌人过来了。

阵地的工事已来不及修,而敌人一上来,就开始了不断地冲击。

敌人是越打越多,完全是一付拼命地架势,比秦明扬在汉江边打的阻击战更为猛烈。因为那是敌人的进攻,有一个从试探到猛烈进攻的过程。心态也完全不一样,不能进攻可以一步步来。现在是逃命,不跑就要被消灭。

一切的计谋都不管用了。

敌人是越打越多,敌人是越打离被消灭的时间越近,拼命地攻得越凶!

秦明扬他们的阵地就在公路上,根本无险可守。

一切的屏障就是敌人被打烂的汽车。

打了一层又打垮一层作为屏障。

到中午时,秦明扬的排就死伤得没有人了。

连长把司号员和通讯员都带了下来,与敌人扭打在一起。

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战术是唯一打退敌人进攻的途径了。

连长、副连长、文化教员张军都牺牲了。

逃跑敌人的汽车和坦克把能看得见的公路都挤得水泄不通。

天渐渐黑了下来。

秦明扬看看周围已弹尽粮绝的战友,轻轻地道:“兄弟们,最后时刻到了,现在从我开始,敌人冲一次上一个,引爆一颗迫击炮弹,与敌同归与尽!”

突然,空中升起了三颗信号弹,总攻开始了。

营长高声地呐喊着,军号声划破了长空,整团的战友从后面杀上来了。

秦明扬大喊一声:“全体都有,上刺刀,跟我冲!”

站起来的,只有八个人。秦明扬一阵悲伤又是一阵激动,他想起了在飞虎岭剩下的那八个兄弟(后来又跟着他战死在汉江阻击战上)。

“杀!”他大喝一声。

“杀!”战友们齐声吼道!

他们向敌人扑去。

又是一场砍瓜切菜。

美军第二师和南朝鲜第八师的士兵们发出恐怖地叫声,在公路上象无头苍蝇一样到处钻。

美国的飞机一如既往的来了,把一颗颗照明弹扔下来。

仍旧是看到中国军人和联合国军混在一起。

他只有扇着翅膀为他们将被消灭祈祷。

午夜,战斗结束了。

他亲自参加了收容战友的遗体,他抚摩着连长、副连长、排长和自己的同学张军的面孔,久久地坐在战场上。

营长终于找到了他,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你很悲伤?”

秦明扬点点头,站了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硝烟:“我会为他们报仇!相信我!”

营长点点头:“我知道你一直在这么做。”

天亮了,营长决定让秦明扬跟着缴获的军车,护送伤员回到他的部队去。他说:“我不是赶你走,但是,你们军是不会放你的。你这样无名无份在我的手下也得不到提升。你应该去指挥更多的军队,这是我们军队需要的!”

秦明扬只得随着汽车出发了。让他欣慰的是,营长请示了团长,让他带过的八个活下来的战友与他一起,做保卫工作。

然而,走到下午,他们就遭到了敌机的追逐。

他这次强烈地感到了被追逐的残酷,他们不得不偏离了正路,向一条小路冲去。无论怎么躲,他们还是被敌人打瘫了。

没有一辆汽车跑脱,要不是他叫大家跳车,他们也将与汽车一起成为敌机的口中之物。

那是一个悲凉的夜晚,他带的八个战友又牺牲了四个,伤兵几乎全部被打死。

他与剩下的几个战友在一个三叉路口停下来。四周一片寂静。大家一言不发,不知道说什么话能排解自己。

突然一支军队过来了:“是我们的人!”

他们几乎全部站了起来。

当他们要求把活下来的几个伤员,交给随着这支军队的担架队时。

他认识了一个团长,当他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时,这个团长愣了一愣:“秦明扬?呵,和那个追击英雄一个名字!”

战士们就叫了起来:“他就是秦明扬啊!”

团长骂了起来:“胡说,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一时节,警卫人员冲了上来。

但是,他们越解释,越叫团长不相信。要叫人把他们押解回去。

秦明扬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你们要去打仗吧?这样,你带着我,到了宿营地再问。如果我不是,你把我枪毙了。如果是,我们就跟着你们打一仗!不要造成无谓的减员。”

团长被说笑起来了:“你说得有道理!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