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八十六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16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URL] [内容简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冷光屏上的数字每跳动一次,离这场对抗结束的时间就近了一秒。可是,胜利,对于仅剩四个人的我们来说,似乎还遥遥无期。 不出所料,“敌人”已经完成了对老洪与二根的合围。在优势“敌人”的猛烈攻击下,他俩不得不退守楼内,丧失了机动的空间。好在预先布置的定向地雷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冷光屏上的数字每跳动一次,离这场对抗结束的时间就近了一秒。可是,胜利,对于仅剩四个人的我们来说,似乎还遥遥无期。


不出所料,“敌人”已经完成了对老洪与二根的合围。在优势“敌人”的猛烈攻击下,他俩不得不退守楼内,丧失了机动的空间。好在预先布置的定向地雷和陷阱装置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敌人”的进攻步伐,再加上忌惮二根这个每开一次枪就能使他们丢失一个人的狙击手,“敌人”数次强行突击也未能奏效,反倒因此而折损了几名人手。


因此,他们虽然已经将那两个“敌人”死死困住,一时半刻却不能将其歼灭。这好歹给了老洪他们短暂喘息的机会,不过,也捱得很是辛苦。


在其他作战小组被“敌人”一一消灭后,所有“敌人”都已赶向这最后的交战区域,老洪他们,坚持不了多久。


先我赶到的袁笑趁敌不备打了个漂亮的偷袭,这使得“敌人”的包围网出现了短暂的骚动,但人数上的优势毕竟存在,平日里训练中的汗水也不是白流的。所以,这短暂的骚乱很快就被平息,袁笑也被反应过来的“敌人”打得只剩下躲的份儿。


不过,有人从背后杀出来,多少牵扯了一下“敌人”的精力,让他们不得不腾出人手来解决后顾之忧。这又减轻了一点老洪他们的压力,双方暂时陷入了胶着状态。


袁笑在耳机里大叹憋屈,说什么要是再多两个人,保管能把他们打得人仰马翻。可这话刚说完没多久,就被搜索他的敌突击手又一次打得乱窜。好在敌人仅剩的两名狙击手被二根牵制着,不然,袁笑怕是连躲的份儿都没有了。


说起二根在这场对抗中的表现,还真是没有辱没当初老洪对他的赞赏。先前的战斗就不说了,就拿被“敌人”围困之后来说,“敌人”几次进攻都是因为他的存在无功而返,更有一名狙击手倒在他的反狙击下。老洪感慨这小子精得跟猴子似的,简直就是又一个我的翻版,任对方后来赶到的两个狙击手如何寻找,就是找不到他的位置。末了,老洪还对我说,墨尘,老哥的眼光没错吧?你看你这土地多棒。语气里自得的意味不言而喻。


得知我已经赶了过来,二根的声音里掩不住兴奋。他说,师傅,你可算来了,再不来我可真坚持不住了。那两个家伙现在把我看得死紧,想挪个地方都很困难。


二根说的是实情,被“敌人”的优势兵力包围,压缩在没有纵深可言的屋子内,虽然可以借助房间进行躲避和还击,可毕竟活动空间上受限制。“敌人”真要凭借其占有的人数强行突破,一旦冲进了楼内,那老洪他们离“阵亡”的时间也就不远了。


好在袁笑赶来得比较及时,让“敌人”对老洪他们的进攻缓了下来。不过,这情况也维持不了多久,离任务结束的时间已越来越近,“敌人”不会任由状态这么胶着下去。


我当时在想,要是一开始围攻老洪他们的队伍中有两个狙击手的话,恐怕这场战斗早就结束了。还好,运气似乎还照拂着我们,在老洪与二根被“敌人”合围赶进楼内时,“敌人”仅有一个狙击手在场,而且还被二根给拿下了。失去了狙击手的支持,“敌人”的几次强行突击都以失败告终。而当他们终于等来自己的两名狙击手,成功钳制住二根,准备发起新一轮的强攻,一劳永逸地解决掉这两名龟缩在楼内的“敌人”时,袁笑又恰好赶到,后背的骚乱使得他们不得不暂时放弃了突击计划。可以想像,如果他们的狙击手早来一步,或是袁笑晚到一步,战局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看来,我们的运气还真是不错啊。在心里感慨了一下,我开始寻找一个合适的狙击阵位。虽然说在城市作战中要想找个藏身的地方很容易,但相对战场形势的合适的狙击阵位就不一定那么好找了。首先得考虑一个隐蔽的问题,然后就是射界是否良好,射界内有没有遮蔽物等等,最后就是选择的阵位是否方便转移和撤退。毕竟,我得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考虑到跑的问题是不行的。


因此,楼顶是绝对不能选的,那里虽然射界开阔,而且又因为居高临下的原因能控制更多的地方,但不利于隐蔽和转移,很容易被人堵死在楼上或是被招来的炮火覆盖掉。这又不是那栋必须保留的“政府办公楼”,他们当然不会有顾忌。而且,因为袁笑的出现,使“敌人”对自己后背的警戒程度大增,这给我的运动也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现在他们有一个狙击手的枪口,肯定是对准这边的。


所以,当我终于找到一个相对来说还过得去的阵地,打开瞄准镜搜索目标时,“敌人”的又一次攻击开始了,而且,这一次的攻击比以往的每一次的更强烈。


用于开路的仍然是气溶胶烟雾弹,白色的包含气溶胶颗粒的烟雾迅速在他们的突击方向上拉出了一道烟雾遮蔽带。不过,或许是因为前期战斗已大量消耗的原因,他们投掷的烟雾弹数量有限,再加上这片地区的地形比较开阔,所以,视线虽然受到了极大的阻碍,可还是能勉强视物。


对于这个我倒不是太担心,因为二根那里有唯一的一部头盔式热成像仪,这也是他能在“敌人”前几次突击中,有效阻滞突击者的原因。只是,因为“敌人”此刻也有狙击手窥视在侧,面对借着烟雾掩护开始强行突击的进攻者,二根也暂时选择了沉默。


小角度移动枪口,冲着烟雾遮蔽带中那个刚刚出现在十字线下的模糊剪影扣动了扳机。由于观察受限,我无法确认射击效果,但为了减轻老洪他们面对的压力,这一枪我不得不开。


悠长的叹息向进攻者传达了一个再明确不过的信号,在他们的后方,埋伏着一个“敌人”的狙击手。虽然说,这对于人手充足的他们算不上多么难解决的问题,但有狙击手盯着自己的后背,这种感觉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人觉得舒服。


袁笑手中的95很有默契地打了一个长点射,让刚刚震惊于背后出现了狙击手的进攻者们突然间回过神来,在自己的背后,还有一个“敌人”的存在。相对于已经被他们死死困在楼内负隅顽抗的老洪和二根来说,随时可以攻击他们薄弱后背的我和袁笑才是他们现在最大的威胁,是必须要首先消灭的对象。


因此,他们的攻击又一次停止,他们反正不用担心已经被困死的两个“敌人”能够在自己占优的人手下突围,首先解决掉严重威胁他们后背安全的两个不速之客才是目前的重中之重。


我们当然不会傻到和各方面都占有优势的他们硬碰硬死磕。在打乱了他们的进攻步骤,使这次本来气势汹汹的强攻流产后,我和袁笑知趣地选择再次沉默。


现在的态势再明了不过,我们这些以“狼獾”自称的防守者只剩下四个人,而进攻者的人至少在我们的四倍以上。他们真要是不计损失地进行强攻,仅凭我们这四个人的单薄力量,绝对撑不了多久。不过,唯一对我们有利的是,我和袁笑在他们的后方,而且我这个狙击手他们还不知道藏在什么位置,虽然他们富余的人手完全可以给我和袁笑来一次迂回包围,但那也需要时间,而现在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十分种!再坚持十分种我们就能胜利!”老洪在耳机里给我们打气,他的声音中透露着疲惫,看来,近八个小时的苦斗,已经让他的精力耗得差不多了。


十分种,六百秒,相当于一次训练间隙的小休息,说短也短,说长也长。


“嗵!”一声悠长的叹息突然打破了这平静的假象,如同一支竹竿捅掉了原本就振翅待发的蜂巢。火器击发的声音随着那一声叹息迅速响起,“乒乒乓乓”如同铁锅中胡乱炸响的黄豆。“敌人”的进攻又开始了,而这次进攻,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


经过短暂的调整布署,占兵力优势的“敌人”在前后两个方向上同时发起了突击。而那一声叹息,便是这整个攻击序曲的前奏。


“靠!”耳机中传来袁笑一声无奈的低骂,便再没了声息。“敌人”的狙击手锁定了他,而且是一枪毙命。


我们,只剩下三个人了啊!苦笑了一下,我也扣动了扳机,没时间检验射击的效果,我快速地掉转枪口,将突进到离我只有50米的一名进攻者撂倒。然后,快速地转移,没有了袁笑的协助,面对如同马蜂般扑来“敌人”,我是绝对拼不过的。


“师傅,你三点钟方向,狙击手!”


耳机里突然传来二根焦急的呼叫,下意识地卧倒、身体倒地的瞬间,一妹失去了动力的橡胶弹头“啪”地落在了身侧半米远的地上,砸起了一蓬小小的灰尘。


“好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已经指向枪声传来方向的枪口在瞄准线的带动下缓缓移动,搜寻那个差点要了我“命”的狙击手。


三点钟方向,楼顶,空荡荡地看不见任何东西。那家伙已经转移了?不可能,我现在被他压制在地上,没多少反击的能力,他一定还在那儿,等着补射的机会。那么,他会在哪儿?


我现在的位置很不好,身旁不足40厘米高的一堵短墙无法为我提供很好的掩护,让我只能侧卧着身子观察情况。突然,一个影子从正对我的一栋建筑的墙角一闪而没,然后,一个“哧哧”冒着青烟的手雷翻滚着向我飞来。


“靠!”低骂了一句,我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顾不得狙击手的威胁,箭一般扑向了这间房屋的里面。幸运女神又一次照拂了我,靠在墙上急促地喘息,确认自己还没被判“阵亡”后,我脑子里飞快地思索着反击的对策。一直以来,我还从没被人逼到这么惨过,不找回点面子来,我心里绝对不会舒服。


“嗵!”又是一声熟悉的88狙的吟唱,然后,三点钟方向的楼顶上,一股红烟冲天而起。


“师傅,解……”二根带着些兴奋的声音刚在耳畔响起,就又被一声叹息打断。


“二根!”我吼了一声,心脏如同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狠狠地捏了一下,几欲停顿。


“师傅,我没躲开!”二根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愧疚,如同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


这让我更加的难受,他为什么这么傻?明知道对方还有个狙击手在盯着他,他为什么还要开枪?是为了我?为了他所尊敬的师傅不被人“打死”?还是为了保住我那所谓的第一狙击手的虚名?


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我在心里告戒自己,这时候绝对不能冲动,绝对不能被情绪左右。没有了二根,老洪他坚持不了多久。而我们离任务结束的时间,还有足足五分钟。


嘴角不由泛起一丝苦笑,我们毕竟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啊,就算单兵战斗力再强,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也只有苦苦挣扎的份儿。那种打不死的英雄人物,只有在那些极度崇拜个人英雄主义的美国片里才能看到,而我们,不是英雄。


趁他们的狙击手还没盯上我的短暂时间,我迅速地转移了位置。转移的同时,还顺手将那用手雷袭击我的哥们儿打冒了烟。


半分钟前,老洪也被突进楼内的“敌人”变成了一具“尸体”,十二头“狼獾”,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一个最后的狙击手。


我告诉自己,文墨尘,你的任务很明确,守完最后的四分半钟,否则,二根就白“死”了。对于一个本就擅长潜匿的狙击手来说,四分半钟并不太难,只要我打定主意藏起来,他们没那么容易找到我。


如果没猜错的话,他们已经完成了对我的合围,如果不是时间不多,他们完全可以慢慢地收拾我。可现在不行,他们必须赶在时间结束之前消灭我才能赢得这次对抗的胜利。所以,这包围网肯定不会太严密,绝对会有漏洞的存在。而我要做,就是寻找这包围网的漏洞,撑过最后的四分钟。


时间,仍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这片已经歇止了枪声,但仍没有结束战斗的区域。


如我所料,他们仓促之间形成的包围往的确不那么严密,而我也正是借着这空隙艰难地与他们消耗着时间。尽管如此,但仍有好几次差点被他们抓住了尾巴。我在向他们狙击手的方向运动,也确实和我推测的一样,在这个方向上,他们的人手最少。因为,没有人会自己往狙击手的枪口上撞,所以,这边反而是他们防卫最为薄弱的地方。


说不定,还能为二根报那一枪之仇。这个念头让我的嘴角浮起一丝微笑。还有半分钟,这场不对称的对抗就结束了进攻者们变得急躁起来,原本停歇下来的枪声,也时不时在四处响起。


他们在给我施加心理压力。识破他们的意图后,我脸上的微笑更盛。这会给我施加压力不错,但同时也能混淆他们自己的视听。我已经发现了好几个因为枪声而暴露的人,但那不是我的目标,我的目标是他们的狙击手。我已经接近他藏身的建筑了,如果我的感觉没错的话,他就躲在我一点钟方向,距离我约80米的那栋建筑的楼顶。而我,正在向自己所处的这栋小楼的楼顶上爬。


看了看时间,还有10秒,他们的包围往越来越小了,如果现在开枪,绝对能给自己扩大不小的战果,而我的下场,也绝对是被愤怒到极点的他们用枪林弹雨招待。


那个狙击手似乎也忍不住了,他是不是猜测到了我的意图?那么他会怎么办呢?会不会暴露他自己引诱我攻击,然后让他剩下的弟兄们让我感受一下枪林弹雨的滋味儿?


“嗵!”88狙的叹息再次从我的枪口喷薄而出,红烟疼起的瞬间,疯狂吼叫的火器将一枚枚的橡胶弹头砸向了我藏身的楼顶。在如此的攻击之下,幸运女神再怎么照顾我,也不能让我逃脱红烟翻腾的命运。到此为止,12只“狼獾”全体阵亡,不过没关系,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在我开枪的那一刻,我们刚好守够了八个小时。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