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八十五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16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URL] [内容简介] 一座巨大的瓦砾堆后面,一丝细微的闪光突然一闪而没。那是瞄准镜的反光,我的对手,他终于忍不住了么?还是,他在试探我,想引诱我攻击? 脸上的微笑更盛,他居然也用瞄准镜的反光来引诱我。而这一招,我在几个小时前刚好用过。我是不是应该给他点鼓励呢?可惜,我的备用瞄准镜被我留在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一座巨大的瓦砾堆后面,一丝细微的闪光突然一闪而没。那是瞄准镜的反光,我的对手,他终于忍不住了么?还是,他在试探我,想引诱我攻击?


脸上的微笑更盛,他居然也用瞄准镜的反光来引诱我。而这一招,我在几个小时前刚好用过。我是不是应该给他点鼓励呢?可惜,我的备用瞄准镜被我留在那堆瓦砾下面了,不然的话,我也可以用瞄准镜的反光来迷惑他一下。那样的话,对于已经无法再等待下去的他来说,还真是个不小的刺激,没准就能让他信以为真。


可我现在没有多余的瞄准镜了,这间屋子里除了破砖头、破木板外,连一片碎玻璃都找不着。木板,眼角的余光被那些或长或短的木板吸引了过去,它们,或许有点儿用。


捡起一块尺余长的木板,用格斗刀将它劈出了一根拇指粗细的木条。然后,我将包裹在88狙上的伪装布条解下几根缠在了木条上。从远处看的话,它还真像一根伪装后的枪管。


当然,仅靠这根木条还不足以使我的对手就范,我还得找点东西与它配合。用什么好呢?稍稍考虑之后,我将头盔摘了下来。诱饵有了,怎么样利用它们才能让他相信这就是我呢?环顾了一下四周,那破开了个大口的墙壁是个不错的位置。


正当我将头盔和木条放置好,只需轻轻推动一下就能在墙壁的破损处暴露出去的时候,瞄准镜的反光又一次亮起。


就是现在,我用脚轻轻踢了一下脚下的木板,放置在木板上的头盔和木条立即在破损处露出了一小截。


“嗵!”88狙熟悉的叹息从瓦砾堆后响起,可惜,橡胶的弹头飞不了这么远,不然,我的头盔肯定会被子弹撞出去老远。


迅速地从窗口旁闪出,枪口指向枪声响起的方向。黑色的十字线下,我看见了他露出的小半张脸,那张涂满油彩的脸上,是掩不住的错愕。


没有丝毫的犹豫,我扣动了扳机。又是一声悠长的叹息,这叹息的余韵尚位散去,不甘心的红烟便已从他身上无奈地腾起。而这时候我才发现,他距离那瞄准镜反光的位置,竟然也是五米。


解决这个狙击手后,我向老洪那变赶去。老洪所在的位置,位于这座模拟小城市的中心,按照他的划分方法,那片区域就成了A1区。


按照预设,这里是城市的政府机关所在地,而那个根本就不会出现的所谓“敌军高级将领”,据说要把这里作为自己的前线指挥部。因此,位于A1区中心的“政府大楼”,便成为了敌搜索分队攻击的重点目标。同时,因为那个所谓的“将军”要将这栋五层高的“政府大楼”当作自己的办公室,所以,进攻者们不得不尽量保证建筑的完整性。因此,他们无法呼叫炮火覆盖来攻击这栋大楼,只能依靠人力搜索清剿“敌人”。只能说,作训那帮参谋人真是能折腾人,不过,这多少让驻守在这儿的老洪和二根捡了些便宜。


二根与“河马”一样,都是去年年底刚分下来的新手,只不过,“河马”是个块头巨大的重火力手,而相对单薄、瘦弱的二根是狙击手。


自从小柯牺牲后,我们小队一直没有新的狙击手补充进来。听老洪说,预备队里倒是有几个狙击手,不过他老人家没一个能看上眼的。他说,连我都看不上的人,你就更看不上了。


我当时只是笑了笑,没有答腔。他说的那些狙击手我也见过,而且还接触过那么几次。正如老洪所言,确实不怎么样。这让我觉得很纳闷,为什么同样都是从训练营里出来的,素质竟会一年不如一年呢。


队里不少人都在抱怨,说是现在新分下来的人各项素质是一年比一年差,再这样下去T大队怕只有解散的份儿了。这话虽然危言耸听了点儿,但新手与老手之间实力的巨大差距还是让人忧心不已。杨中队从某个方面说过形成这一现状的原因。他说,现在不比前几年了,各个部队有个好点儿的人手都像宝贝一样藏起来,生怕被我们给挖走。更何况,现在人们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市场经济让大部分人的眼里就只剩下了钱,谁还愿意把儿子送到部队来受苦?


他说的也是事实,上次住院的时候,与同病房的一位少校聊天。他就告诉我,现在的兵源素质越来越差,许多人把家里管不了的孩子送到部队来,希望部队帮他们管教。嘿,这从小都养成了的毛病,又岂是两年就能改变的?


那位少校是军区司令部的一个参谋,具体做什么工作的他没说,问他的时候,他也只是笑小,然后立刻就把话题给引开了。林默推测他的工作性质可能比较特殊,应该属于涉密那块儿的。


那个少校参谋倒是很喜欢跟我和林默聊天,不过每当说起如今部队的现状,他都会大摇其头。其原因无外乎就是部队的兵一年不如一年,好多军官也没个军官的样子,待遇又不算太好,人才留不住等等。


记得有句话叫“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是人才!”可现在的问题是,有点才干的人都不愿在部队里长期呆下去。各军区各军种的特种部队都算是军队里精英人物相对集中的地方,就拿我们T大队来说吧,现在也面临着人才短缺的问题。特种部队尚且如此,其它部队会是个什么样子,就可想而知了。总之,用那少校参谋的话来说就是,新军事变革不但势在必行,而且迫在眉睫,不加快进程,后果堪虞。反正,就是一句话,不尽快改变这一现状,情况不容乐观。


正因为没有老洪看得上的人,“猎鹰”小队两个狙击手的编制,缺编了很长一段时间。其它小队的队长劝老洪说,算了吧,没必要那么较真,反正你们有个文墨尘顶着,凑合着过得去就行了。


老洪当时就火了,他说,凑合?哥几个,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从今年起我们就没被派出去执行过战斗任务?难不成天底下的坏种都死绝了?我看不是吧,人家N军区和L军区的哥们儿们,好像都没闲着吧?听说海特那边还有去海外晃荡一圈回来的。再说了,我们能凑合,可真要打起仗来,敌人会跟我们凑合吗?文墨尘怎么啦,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他一个人能扛得起多少?哥们儿们啊,咱们可是随时都可能拉出去和人死磕的,是要和人玩命的,凑合不得啊。否则,那是拿着弟兄的命去开玩笑啊!


老洪其实也挺郁闷的,在一次小醉之后,他借着酒劲发起了牢骚。“堂堂中国,两百多万的军队,除去空军、海军、二炮,还有那些个非作战单位,怎么都还有上百万人吧?百万人中就挑不出几个特种兵?我就不信了。”可正如杨中队说的那样,在这个人才珍贵的年代,哪个部队不把自己好容易培养出来的训练尖子当宝贝一样藏着、掖着,生怕被人给挖了去?


到其它部队挖尖子,这基本上是各国特种部队的优良传统。一个战士,从参军入伍开始,直至他成为一名合格的士兵,再从合格变为优秀,这是一个不短的成长历程,需要用大量的精力、物力来培养。因此,谁又愿意把自己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人才拱手交给你?所以,有的特种作战单位开始自己培养特种兵,但这周期就变得相对漫长,远没有直接挖人来得快捷。而且,挖过来的都是有一定经验的老兵,能力素质自然比一步步教出来的新兵强上许多。所以,大多数特种部队仍然采用这种“挖尖子”的方式来补充人员。可近些年来,人却是越来越难挖了,而造成这一现状的原因,虽然大家都知道,可一时半会儿,谁也解决不了。


去年新兵下来之后,老洪又一次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预备队里挑人。能挑到自然是最好,挑不着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是怎么挑人的我不知道,因为那时候我正躺在医院里。反正,等我回来的时候,老洪就乐呵呵地对我说,兄弟,我给你挑了个徒弟回来。绝对是个好苗子。走,带你看看去,那小子可是很景仰你哦。见我不置可否,他嘿嘿一笑,搂着我的肩膀说,放心啦,我老洪的眼光绝对错不了。


就这样,我认识了二根,一个和我同样从大山沟沟里出来的山里娃。


二根说,他在家里排行老二,所以叫二根。他上面还有个姐姐,比他大一岁,在外面打工。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都还在上初中。我问他家怎么生这么多孩子,他叹了口气,声音很是无奈。“越生越穷,越穷越生!”他说,他姐姐就是因此不得不辍学出去打工的,为的就是供几个弟弟妹妹读书。说到这儿的时候,他很是伤感,他说,他姐姐成绩很好的,老师们都说一定能考上名牌大学,可是……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因为我从来都不会安慰人,而且,那段时间,我本身的心情也不是很好,所以,我只能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振作一点儿。


二根是第一个叫我师傅的人,这称呼让我有种受之有愧的感觉。我的年龄比他大不了多少,他叫我师傅,怎么听就怎么有些怪怪的。


正如老洪所说,他是一个狙击手的好苗子,因为他的身上不仅有山里人特有的韧性,还有一股子不可多得的灵气。我问他怎么会当上狙击手的,他当时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他说,小时候,喜欢用树杈子做个弹弓打鸟,大概是打得多了吧,眼力练出来了。所以,新兵连打靶的时候,我第一次就打了八个十环。连长说我是个神枪手的好苗子,等新兵连一过,就把我送到神枪手三连去了。


他所说的“神枪手三连”,是他们老部队D师403团的一个连队。同在一个军区,军区范围内各个部队的情况我们都知道一些,尤其是那几个甲种师,我们了解得更为详细。因为每年的演习,我们T大队都会派些人跑过去找碴,以致于那些主力甲种师提起T大队就恨得牙痒痒。而很不好意思,二根他以前呆的D师就曾在一次演习中被我们给端掉了师指挥部,提前半个月结束了演习。那时候,我都还在T大队的预备队里当新兵蛋子,而二根,他还没当兵呢。


听二根讲他在部队的经历,我发现竟与我有诸多相似之处。只不过,我是通过侦察兵比武拿到通往训练营的通行证,而他,却是肖参谋长去各部队挖人时挖回来的罢了。


于是,我开玩笑说,你小子比我运气好啊,竟然能被老肖看中。嘿!要知道,参谋长那人,那可是出了名的挑剔。


他不好意思地搔起了头皮,脸上满是憨厚的笑。他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像师傅你一样成为一个优秀的狙击手?一个优秀的狙击手应该具备哪些东西?


这话让我想起了小宋、想起了小柯,也想起了当年初入T大队时的我。那时候,我也曾问个冷锋同样的问题,而冷锋的回答只有两个字,“训练!”无论是哪一个军种,哪一种专业,除了天分之外,要想出类拔萃,唯一的办法就是训练,不停的训练。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捷径可走。而训练之后,便要实战,一个没有经历过实战考验的战士,永远也当不上“优秀”这两个字,哪怕他在训练中表现得再出色也不行。因为,训练与实战,毕竟是有区别的,训练定夺会让你负伤,而实战却能让人送命。


二根,他的身上已经具备了一个优秀狙击手所应具备的素质,他所缺乏的,只是经验而已。而眼前这种贴近实战的训练,正是他所需要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