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八十四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13 3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那只如同铁钳般的手牢牢地卡着我的咽喉。任我的左手如何拉扯也不能扳动分毫。他的两条腿又把我的腿压得死死的,任我如何挣扎也无法摆脱。


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甚至都能听见肺泡急速扩张的声音。那张涂满了伪装油彩的脸离我越来越近,上面带着即将赢得胜利的狰狞微笑。


“认输吧!”他的齿缝里迸出生冷的音节。我想说,休想,可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文墨尘,不要怕,不要紧张,要冷静、冷静,一定会有办法的。你不会输,一定不会输。


对,一定会有办法的。他的警惕已经有些放松,因为他觉得胜券在握。这,或许是个机会。艰难地憋足一口气,左手放弃他右手徒劳你阻挠。然后,挤出浑身的力气,唯一能活动的左手叉开食、中两指,插向了他的眼睛。


他本能地仰头躲避,右手上的力道却更是加重,差点让我背过气去。


“坚持!”心里的声音仍在鼓励我,告诉我不要放弃。插空的手指猛地向下,直直地塞入了他的鼻孔。他或许是没有想到我竟会用如此无赖的招式,脆弱的鼻孔遭到袭击更令他一时间有些反应不及,而加诸在我身上的力道,也有了些松动。由于鼻孔被我的手指堵住,他仰着的头无法低下,因此钳着我右手的左手下意识地松动,想要收回去拿掉那只无赖的左手。


我等待的就是这一刻,右手趁他左手松动的瞬间摆脱钳制,格斗刀迅速地捅向他的肋部。当然,我不会真的捅进去,这只是训练,又不是真正的生死相搏。


散发着丝丝寒意的刀尖在他的肋部停住,然后,我静静地看着他。如果我能开口,我会告诉他,你输了。可这家伙的一支大手还卡在我的脖子上,虽然松开了不少,可长时间的压迫仍让我一口气堵在喉间,怎么也吐不出来。


艰难地咳嗽了几下,喉管竟一阵阵生疼。这家伙,还真是把我往死里掐啊。想到这儿,我右手上的刀子不由颤了颤,让他脸上的肌肉也随着一阵抖动。


我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已经从他鼻孔里抽出来的左手轻轻指了指他仍卡在我脖子上的右手。


他脸上的肌肉又颤动了几下,虽然十分地不情愿,但还是悻悻地收回了那差点让我窒息的虎爪。然后,他一个翻身松开了对我的压迫,静静地坐在地上,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我。


冲着他笑了笑,我收起了格斗刀。“是你自己来,还是我来?”


他仍旧看着我,好一会儿,才默默拉动了那宣布退出的信号弹,而在信号弹升起的同时,浓浓的红烟也从他身上的发烟袋里迅速地冒了出来,混进了仍然浓重的烟雾里。


“够爷们儿!”我向他竖了竖大拇指,然后,转身,捡起丢在地上的武器,头也不回地快速离去。我没想过要去安慰他什么,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失败并不可怕。这位兄弟是个爷们儿,所以,他虽然不甘心,可仍能接受这失败。可如果我要去安慰他两句的话,那无疑是对他自尊心的一种侮辱。这与好不好面子无关,这是一个战士,一个军人的尊严问题。可以输人、输性命,但绝不能输掉尊严。


袁笑那边的枪声早已止歇,不知道那小子的情况怎么样。在耳机里叫了他两声,立刻传来了他有些惊喜的声音。


“墨尘,你没事儿?太好了!我还正担心呢。”


苦笑了两声,我说道,还别说,差点就挂了。你先撤吧,去帮帮老洪,这儿交给我。


“你叫我怎么撤?那狙击手把我这儿盯得正紧呢。”他的声音很是苦恼,似乎对自己被人逼得躲在屋子里不敢动弹的现状很不满。


我居然忘了他们还有个狙击手!使劲儿晃了晃脑袋,在心里暗骂自己的大意。刚才短兵相接的凶险竟让我忽略了如此重要的事情。


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的心情恢复到那古井不波的境界。然后,我对袁笑说,那你先好好呆着,等我收拾掉那家伙后一起走。


烟雾渐渐散去,在街上的景物重又露出之前,我躲进了一间房屋内。简单地伪装之后,我开始寻找那个一直没有露面的对手。


他会在哪儿呢?某一堆瓦砾的下面?某一栋房屋的楼顶?还是某一个窗口的背后?这如同废墟般的城市能为一个精于伪装的猎手提供天然的掩护,要想找到他,并不容易。难道,又要我引诱他出来?


现在,他只剩自己一个人,而我们这边还有两个。如果要诱敌,对于我们来说,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袁笑作一下诱饵。不过,从他隐藏这么久,却一直没有任何动静来看,他的那份隐忍实在不一般。因此,就算袁笑冒这个险去引诱他,他也未必会上当。因为他知道,真正对他有威胁的人,是我。


那么,用我来作诱饵,他会不会就范呢?也很难说。还没有哪个狙击手傻到自己去当诱饵的。同样身为精于藏匿的杀手,没有人比狙击手更清楚狙击手的可怕。而同样的,也只有狙击手才更了解狙击手的弱点所在。


每个人,不管他多么地杰出与优秀,都会有这样或那样的缺点,十全十美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果说真要有完美的人,那我敢打赌,他绝对不会是人类。不是人又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人,是绝对不会有完美这一说的。


身为狙击手,他的优点在于心理上足够的冷静与理智。冷静,才会使自己不因一时的冲动而犯错误。而理智,会让人不被假象所迷惑。但在有些时候,一个人的优点也能成为他的缺点。那么,我是不是应该把眼前这对手的优点变成他的缺点呢?


一个大胆的主意从我心底升起,我决定让袁笑先撤,而我则留下来收拾他。


将这想法告诉袁笑,这小子郁闷了好半天。他说,墨尘,你小子也太狠了吧,居然让兄弟我去给你当诱饵。


我说不是,你只管去帮老洪就是了,我用人格担保,那哥们绝对不会向你开枪。


袁笑说,那行吧,看在你连“人格”这么严肃的字眼都搬出来的份儿上,我就信你一次。不过,你得帮我盯着点儿,我可不想被不知道从哪儿飞来的子弹给打冒烟儿。


说实话,当袁笑从他藏身的屋子里蹦出来的时候,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虽然推断上那位兄弟应该会把突然冒出来的袁笑当成引诱他暴露的诱饵而不会加以理睬,但是,万一他真开枪了呢?


还好,他果然没有任何动作。当袁笑脱离了战场拍着胸脯是耳机路嚷嚷什么,有惊无险,心脏都快蹦出来的时候,我一颗悬着的心这才落了下来。现在,这里又只剩我和他两个人了,接下来进行的,又将是一场狙击手之间的战争。


我想,这个时候,他已经明白我的意图了吧?只不过,就算明白了又能怎么样?他敢在明知有个狙击手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开枪吗?肯定不敢!所以,从这一刻开始,主动权已经落到了我的手里。


任何一场战争,不管它是大是小,掌握了主动,你就会占有更多的便利。至少,你不会被人牵着鼻子走,被动地防御甚至挨打。而掌握了战争主动的一方,往往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当然,我仍不能掉以轻心。还是那句老话,千万不要小看你的任何对手。就像毛主席曾经说过的那样,在战略上要藐视敌人,但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小看对手,是要付出代价的。而战争中的代价,是生命。


瞄准镜内的景象,仍是这遍地瓦砾,如同废墟般的“城市”。而在这“城市”的废墟上空,一股沉默着的杀气充斥其间,越聚越浓,一个微小的波动,都能将它彻底引发。


腕表上的数字仍在按照它的频率跳动,每跳动一次,离任务结束的时间就近了一秒。


我的对手,他还能忍耐多久?冷笑又一次掠过嘴角,他沉默不了多久,他的心里,其实也很焦急吧。情况对于他们这些进攻者来说,已经越发不利了,可他们还有四个“敌人”未能消灭,而这四个人当中,还有对他们威胁巨大的两个狙击手。他,以及他的队友们,现在最想除掉的人,就应该是我和我的狙击手兄弟了吧。


嘴角的冷笑变成了微笑,我的对手,来吧,我等着你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