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八十三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13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URL] [内容简介] 枪身轻颤,悠长的叹息在扬声器传来的轰然爆炸声掩盖下强染悄然响起。那股犹自带着主人不甘地红色烟雾无奈地升腾到空中,久久未能散去。 掉转枪口,指向已经接近袁笑藏身楼房的“敌人”。十字线从左侧那人身上掠过的瞬间,我扣动了扳机。这次没有模拟爆炸声做掩护,88狙悠长的叹息格外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枪身轻颤,悠长的叹息在扬声器传来的轰然爆炸声掩盖下强染悄然响起。那股犹自带着主人不甘地红色烟雾无奈地升腾到空中,久久未能散去。


掉转枪口,指向已经接近袁笑藏身楼房的“敌人”。十字线从左侧那人身上掠过的瞬间,我扣动了扳机。这次没有模拟爆炸声做掩护,88狙悠长的叹息格外清晰。


象征“死亡”的红烟又一次升起,不做任何停留,我迅速地右侧翻脱离刚才的位置,然后,飞快地跃起,借着环境的掩护快速转移。“敌人”的反应很快、很准,子弹几乎是追着我的脚后跟落地。靠在一个墙角喘息,以平复刚才因短暂剧烈运动给身体带来的紧张。同时,心里也有些庆幸,不愧是T大队的兄弟啊,如果我的动作再慢上零点几秒,现在就该躺在地上装“尸体”了。


耳机里传来袁笑如释重负的叹气声。“墨尘,干得漂亮,差点就着了他们的道儿。”


我淡淡笑了笑,说没什么,他们不过是没有防备罢了,接下来,我们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那就耗着呗,有你在这儿,他们决不敢乱动弹。”大概是不用再独自承受对方狙击手带来的无形压力,他的口气里满是轻松。


我说,你小子可别大意,你楼下可还猫着个人呢。我现在可帮不了你,他们的狙击手肯定正瞪大了眼睛在找我。


他嘿嘿笑着说,这你放心吧。要是连他都解决不了,我怎么对得起你大老远跑过来帮我。看好了!


他的话音刚落,我就听见屋子的底层响起了手雷的爆炸声,那是刚才那哥们儿藏身的地方。然后,是95步枪轻快的三发短点射。


“搞定!”袁笑的声音又一次在耳边响起,很是得意。


这小子,我摇头苦笑。这也算地上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身了。刚才杨中队他们送给了袁笑一枚闪光弹,可惜,因为我的突然出现而破坏了他们的进攻,没收到预期的效果不说,反倒被灭掉了两个人。而现在,袁笑又还给人家一颗手雷,而且,这小子肯定是拔了保险栓好几秒才往楼下扔的,这会让楼下那兄弟没有反应的时间。然后,这小子再趁人家躲避手雷的时候,闪出来给人落井下石,不把那兄弟打冒烟是绝对不会收手的。


“相信杨中队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精彩。”袁笑的声音里掩不住兴奋,如同一个刚刚搞完恶作剧的小孩儿。他这话我很是赞同,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谁吃了这种亏脸色都不会好到哪儿去。我想,杨中队肯定知道干掉他的人是谁,这会儿,大概正一边躺在地上装尸体,一边在肚子里吗“文墨尘,混蛋!”哈哈,总算是报了一箭之仇,谁叫你上次以强凌弱欺负我来着?活该,这就叫报应!


从他们扔出闪光弹,到袁笑扔手雷,这场短暂的交锋暂时告一段落,前后的时间没有超过20秒。而接下来,又将是一场比斗耐性的心理对耗。现在是北京时间17时26分,离任务结束还剩下一个多小时。


虽然,一场交火从开始到结束,时间都不会太长,短则数秒,长则数分钟,战斗就能结束。但是,搜索、寻找敌人的过程却是相对漫长的,而剩下的时间,显然不够进攻者与我们进行时间上的对耗。我们是能多耗一分钟就读耗一分钟,只要耗够八个小时,我们就胜利了。可他们不一样,他们必须在最后一分钟到来前将我们全部消灭。否则,他们的任务就是以失败告终。所以,他们耗不起,那么,发起新一轮进攻的时间,自然不会隔得太久。


对方现在还剩三个人,其中一个,是不知道潜伏在何处的狙击手。二对三,我们有取胜的希望。唯一担心的,是他们会不会有支援的人手加入。好在我俩本就没打算主动去攻击他们,所以,我和袁笑两人的心情,差不多可以用好整以暇来形容。反正我们不用担心时间够不够用,这是他们这些进攻者烦恼的事情。我们要做的,就是这么跟他们耗着,虽然,说起来这种行径有点儿不大光彩,有点儿耍无赖的感觉,但谁叫他们人多势众还占尽优势呢?傻子才没事找事跟他们硬碰硬对着死磕。


我们俩的心情现在很轻松,至于那些哥们儿现在心里是个什么感觉,那就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了。我想,那肯定和轻松沾不上边儿。


说起来真有点儿缺德,他们越着急上火,我们就越高兴。人一着急,难免就会冲动,一冲动就会失去冷静,而一旦不能冷静的思考问题,那就容易犯错误,而只要他们一犯错误,那我们就有了可趁之机。我们这般与他们对耗,就是等他们失去冷静犯错误的时候。


袁笑说,这样耗着他总有种犯罪感,好像自己在无所事事地虚度时光一样。我笑骂他这是没事找抽,好不容易可以偷下懒,还不知道好好享受。谁知道这小子居然装腔作势地长长叹了口气,说什么,我们在这偷点懒倒是无所谓了,可让那几个兄弟跟我们一起受这无聊的罪,总觉得有点儿过意不去啊!要不,咱们刺激他们一下,给他们找点儿事做?省得他们太无聊了骂咱俩不地道。


我苦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明明是你自己闲不住吧,偏偏还给自己找出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来。于是我问他准备怎么给人家找事儿做,不怕那边等候多时的哥们儿一枪结果了你?他可是忍你很久了哦!


他还是嘿嘿笑,说什么,有你在这儿呢,我还用怕他不成?别跟我说你怕他啊!


我笑骂了句“滚!”你小子别跟我用激将法,老子不吃你那套。好好给我呆着,放心,不用你去刺激他们,他们正忙着想怎么收拾我们呢,哪会有无聊这一说。


就这么一边在耳机里贫嘴,一边与他们对耗。那几个哥们儿倒还真沉得住气,这都快过二十分钟了,还一点动静都没有。不过,我想这情形不会持续太久,他们的攻击马上就会开始。原因很简单,我们耗得起,但他们耗不起。从这场对抗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七个小时了。七个小时里,他们三个小队的进攻者非但没能肃清城内的特战小分队,反倒折损了不少的人手。而现在,剩下的时间更是少得可怜,他们如果不抓紧点儿,那就只能等着任务失败。


其实,他们也在等待吧,等待一个可以出手的机会。虽然,他们此刻的心情肯定很焦急,但起码的冷静还是有的。怎么说都是经过严格训练出来的精锐特种战士,要是连这点自制力都没有,那还能行?


只是,我们自然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要是放在平时,没准我还真会故意露点破绽出来引诱他们出手,可现在不行,他们的情况不乐观,我们同样也好不到哪儿去。刚刚从老洪那儿得到的消息,我们小队现在只剩下四个人了,而且还丢失了唯一的重武器60迫。剩下的这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对我们来说,同样不好过。他们真要是不顾一切地发起攻击,凭我们单薄的人手,实在是很难顶住。所以,该保守的时候,还是谨慎点好。冲动,从来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当这场比拼耐性的静默对峙持续到18时的时候,他们终于耗不下去了。两枚“哧哧”冒着白烟的烟雾弹从他们藏身的房屋里飞了出来,迅速弥漫开来的浓浓烟雾在房屋前形成了一片范围数十米的烟雾遮蔽带。


他们是要脱离战场?还是借着烟雾的掩护强行突破封锁线?如果是后者,那他们现在可是孤注一掷的赌博了。


招呼了一下袁笑,让他提高警惕,不要把人给放跑了。他笑着说没问题,只要你把他们的狙击手搞定,我这儿他们绝对过不去。


袁笑说的倒是实话,那边有个狙击手在那儿候着,他还真不敢乱动。我那同行想必早已盯着袁笑藏身的这栋小楼了吧,只要他稍微露个头,绝对逃不过身冒红烟的结局。说来说去,还是得先解决那个狙击手。


我现在藏身的地方在袁笑那栋房子的右前侧,中间隔了一条街道。而位于我们之间的,变是与我们对峙了几十分钟,现在发起突击的“敌人”。我倒是有心摸过去与袁笑形成犄角式的防御阵线,可惜,“敌人”们显然不会给我这个机会。


浓浓的烟雾遮蔽了视线,使我无法判断那两个发起突击的哥们儿运动到了哪儿。好在还没有枪声传来,这说明袁笑和他们还没发生接触。


烟雾散去还需要一段时间,可我显然不能在这儿等着它消散。打定主意后,我开始借着地形的掩护向袁笑的方向运动。在狙击手的眼皮子底下活动绝对不是件轻松的事情,虽然街道上浓雾弥漫,可万一他藏身的位置足够远,能避开这烟雾的影响呢?所以,我不得不小心行事,走走停停,如同一只过街的老鼠,要多谨慎有多谨慎,稍微的一点响动,都能让我的肢体不经过大脑的指令自动做出规避动作,将自己被人发现的机率尽可能降到最低。


很快,我也进入了烟雾形成的遮蔽带里,一直提着的心也放下了少许。烟雾遮挡了我视线的同时,同样也能干扰对方的视线。有了这些烟雾的掩护,我前进的速度快了不少。虽然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了,他们还没和袁笑接上火,但这会儿我没时间考虑那么多,我不能让自己的战友独自一人去承受即将到来的攻击。


可就在这时候,一股寒意突然从背脊直窜上了脑门。这突如其来的恶寒让我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然后迅速地矮身、前扑,在前扑的过程中腰部肌肉猛然收缩,使身体在空中转了180°,而一直抱在怀中的88狙也猛地伸了出去,毫不迟疑地扣动了扳机。


枪身震动,叹息响起,身前的烟雾中,一个模糊地人影猛地仰身倒了下去。


“没打中他!”在后背触地的瞬间,我扔掉了不适合近战的88,从腿部的快枪套中掏出92手枪,对着那在地上迅速翻滚的模糊人影就是一通疾射。


而就在这个时候,袁笑那边也传来了激烈的火器对射声。他们,竟然没有两个人一起发起突击,而是留下了一个人躲在这烟雾中伏击我!对手,果然不简单啊!


地上的人影犹在不停翻滚着躲避我的射击,而我也没指望这急促间的手枪速射能打中他,更何况,我也他一样,都还躺在地上。不停射击的原因,只是为了不给他反应时间罢了。当然,能打中他更好。


当弹夹中最后一发子弹出膛,空枪挂机的声音响起时,我一个鲤鱼打挺蹦了起来,扔掉已经打光子弹的手枪,抽出格斗刀向正要起身的他扑了过去。


自从当上狙击手以来,除了格斗训练外,这还是我第一次在战斗中与人贴身肉搏。


从第一次进行格斗训练开始,“快、准、狠”这格斗的要诀便以被我们牢记在心。而显然,地上的对手也同样了解这近身肉搏的精义。


他迅速地一个右侧翻躲过了我这一扑,然后转便与我扭打在了一起。这一下,什么格斗要诀都没用了,两个人纠缠在一起扭打的样子,和顽童打架没什么区别,谁的力气大,谁就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作为狙击手,在身板上我不具备优势。因此,我不能和他这样纠缠下去。可事与愿违,我已经被这五大三粗的家伙给压在了地上,右手腕被他的左手死死地按在地上,手里攥着的格斗刀竟发挥不了任何作用。而他铁钳一般的右手,已经把我的脖子卡得快喘不过气来了。


难道,狙击手真的就不是格斗的料?我这堂堂的T大队第一狙击手,真得又一次败在这贴身的肉搏面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