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八十二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14 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如果我是他们的狙击手,我会藏在哪儿?视线所及的地方,入目仍是经历战火后废墟般的“城市”。


袁笑在我的11点方向,以他所藏身的那栋不能算楼房的小楼为中心,再向四周辐射,如果是我,我会选择哪个位置作为狙击阵地?


目光静静地扫视着,寻找那有可能成为对方狙击手藏身点的地方。一个好的狙击阵地,要利于进攻、便于撤退,要具有良好的隐蔽性能,同时方便观察和射击,也就是说,在视界和射界内,不能有遮蔽物,这些都是一个好的狙击阵地所必须的条件。


知道了这些条件,要找出这样的位置并不难,甚至不需要花费我太多的时间。快速寻找、构置狙击阵地,本就是狙击手必须具备的素质之一。因此,当目光扫过一圈之后,我已经发现了三处这样的位置,其中,最佳的那个阵位就在袁笑的正前方,一栋同样破败不堪的的三层小楼。在这个位置上,他能将袁笑封得死死的。


于是我问袁笑,他在10分钟前是不是已经藏在这屋子里了。结果,这小子说不是,10分钟前他在隔着不远的另一间房子里。


他的回答让我小小地郁闷了一下,这小子居然不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跟我讲清楚,还好我问他了,不然的话,这错误就会犯得够低级,我就等着往别人的枪口上撞吧!


暗骂了一句混蛋,我敢肯定,这小子八成是故意的。T大队是个怪物窝子,所以这里头的人都算不上什么好鸟。就像袁笑这小子一样,整个一活跃分子,要是不隔三差五地搞点科目出来,那他绝对会浑身不自在。还好,这家伙干正事的时候绝不会含糊。他那点小心思我现在透彻得很,这本就是场很不公平的对抗,所以,这小子肯定被那些哥们逼得够戗,因此,想在我身上找点平衡回来,看看我的笑话。幸好干狙击手的人都比较谨慎,而老子还不是那种菜鸟狙击手,不然,今天还真得让他看我笑话了。


目光投向他10分钟前呆着的地方,看着那栋一样破破烂烂的小楼,我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这个模拟城市里的建筑物都没有超过五层楼的。因此,把它叫做城市总有那么点差强人意的感觉。现在,就算是发达点的小城镇,也差不多能达到这水准了。当然了,穷乡僻壤的山区得除外。不过,话说回来,谁会在那些毫无经济价值或战略价值的城市里打仗?而且还是这种寸土、寸瓦来争夺的,就算是在现代战争中仍当得上最残酷、最血腥、最惨烈的巷战呢?


之所以说巷战残酷、血腥、惨烈,那是因为它复杂的战场环境。记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军依仗其精锐机械化军团的高机动性突击毫无防备的苏联,一路势如破竹,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已经把战火推至了斯大林格勒。然后,英雄的苏联人民开始了绝对当得上可歌可泣这四个字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那是一场怎样的战斗?整个城市已经被德军无休止的空袭和炮击变成了死城一般的废墟,各种作战物资极度缺乏,保卫斯大林格勒,似乎只能是一种美丽的愿望。然而,英勇的苏联军民,硬是凭着顽强的意志与来势汹汹的德国侵略者展开来殊死的抗争。每一条街道、每一栋房屋、甚至是每一堆瓦砾,都被攻守的双方反复争夺、数易其主。尽管作战物资奇缺,尽管人员不断地伤亡,可苏联人民硬是在那场艰苦卓绝地保卫战中死死地挡住了德军前进的步伐,让一路锐不可挡的日尔曼战车陷进了苏联卫国战争的泥沼。


战争结束之后,人们开始了城市的重建,在重建过程中,他们决定修建一座纪念碑来纪念那些在这场战争中,为了保卫国家,保卫这座城市而献出了生命的有名或无名的英雄们。他们用最好的花岗岩修建了一座纪念碑,可在往碑上题词的时候,他们竟找不出任何恰当的词语来形容那些牺牲的英雄们。最后,他们只好在那坚硬的花岗岩上写道:“但愿石头像人一样坚强!”


但愿石头像人一样坚强,仅仅从这一句话便可看出,那场战争是何等的残酷与惨烈,没有比坚硬的花岗岩更坚强的意志,那些卫国的英雄们,是无法抵挡住侵略者的脚步的。尤其是在己方处于弱势地位的时候,要想与敌人抗衡,意志的坚强与否,往往能成为影响一场战斗最终结果的关键。这就是所谓的奇迹,人们用自己顽强的意志所创造的奇迹。


那么,这样的奇迹,会不会出现在我们这场战斗中呢?这个谁也不好说。要知道,奇迹这东西,往往是在无意中创造出来的。


当然,当时我的脑子里绝不会想到这些与战局毫无关系的东西。我当时心里想的其实挺可笑的,因为我在一边观察的同时,心里居然还在一边想着为什么这模拟城市的楼层都没有五楼以上的。直到训练结束,找人一打听,我才恍然大悟。当时,被我拽住衣服问这问题的参谋很是打量了我好几眼,脸上的表情颇能令人寻味。似乎,他发现了一件极为可笑的东西,正在强忍住笑一样。


最后,他还是没能忍住,笑得很是辛苦,连腰都笑弯了。他一边辛苦地笑,一边死命地拍自己的大腿。“文墨尘啊!你真是想笑死我啊?为什么没有超过五层楼的建筑,为什么没有超过五层楼的建筑!哈哈哈……难不成还建个摩天大楼出来让你们折腾?那你得问问后勤的头头们愿不愿意掏钱了。哈哈哈……”


这答案让我郁闷了很久,因为我满脑子考虑的都是这训练场建成这副样子的意义所在。比如说,是参照哪座城市建的,按什么样的比例等等。可哪知道,真实的原因,竟是钱的问题。


说实话,一直以来,对于钱这东西,我的概念都很模糊。因为,我很少花钱,更没有去计划过钱应该怎么花。我每个月的工资、出勤补助什么的发下来,都在存折里乖乖地躺着,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减少。除了那次休假花掉了些外,也就是隔段时间寄些钱回家里了。总之,我自己是很少花钱的,能让我花钱的地方,也实在不多。这原因很简单,像我这样的人,不懂什么叫享受生活,更不会铺张浪费地拿着钱去买一些无多少实用价值的东西。为此,杨中队还开过我的玩笑。他说,这世道还真是不公平啊,你这样不解风情的愣头青居然还有人喜欢。唉!文墨尘啊!别说当老大的没提醒你,以后千万别陪肖凝那丫头一起去逛街,否则,后果会很严重的。


他这话我很不以为然,我说我又不是没陪女孩子逛过街,还一陪了三个呢。


这都快当爸爸的家伙一听就来了兴致,说什么赶紧从实招来,不然就要大姓伺候之类的很不符合他身份的话。


我当然不买他的帐了,我说,这有什么好说的啊?头儿你的趣味很低级啊!你信不信我哪天告诉嫂子。


他立刻就不干了,恶狠狠地威胁我说,文墨尘,你敢!哼哼,你小子,身上的皮又发痒了吧?是不是想让我给你松松筋骨?


我自然不会傻到又一次和这顶着“T大队徒手格斗第一人”头衔的家伙操练、操练。开玩笑,上一次的仇还没报呢,再来一次,我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不过,现在我报仇的机会似乎来了,因为袁笑告诉我,杨中队那家伙,好像就在这六个人里头。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承认我当时笑得很邪恶。不是我自吹自擂,打我当上狙击手的那一天起,还没有几个人能从我的枪下逃出生天的。杨中队,哼哼,千万别被我盯上你,否则,你老就乖乖地等着身上冒烟吧。


只是,我的报仇大计目前还有个阻碍,这阻碍就是他们的狙击手。我现在还无法确定他大概的方位,看来,这次碰到的又不是个好相与的家伙。想想也是,T大队上下几百几十号人,又有哪个是省油的灯?不用说咱们这群天天在训练场上折腾的大老爷们儿,就连那个没事喜欢把我们当小白鼠研究的千金小姐据说都是什么跆拳道黑带。也难怪她把这儿比作怪物窝子,因为自个儿都不是正常人嘛。


我不禁在想,要是让杨中队和那大小姐打上一架,会是个什么状况?格斗第一人对跆拳道黑带,应该很有看头。想归想,真要撺掇这事儿,我可没那闲功夫,而且,人家还不一定上当。现在嘛,我得先找到他们的狙击手,再把他干掉,不然的话,这很有看头几个字,就得落到我们头上了。


从袁笑所处的位置来看,他刚好堵在了杨中队他们前进的必经之路上,所以,他们要想过去,不先把前面的绊脚石除掉是不行的。只可惜,袁笑这小子滑溜得跟泥鳅似的,杨中队他们非但没把袁笑给“喀嚓”掉,自己这边反而还损失了两个人。凭我对杨中队的了解,他那性格是绝对忍不下这口气的。因此,我要做的只是静观其变,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那我就先动。


虽然打定了这个主意,但我还是得继续搜索他们的狙击手。不他除掉,那始终是个大大的隐患。而且,除掉了他,对杨中队他们心理上的影响绝对不小。那样的话,我们又能把他们拖住不短的时间,要运气足够好的话,拖到任务结束都有可能。


腕上的电子表仍在不断跳动着,每跳动一次,我们离完成任务就接近了一小步。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杨中队他们不会等太久,发起新一轮进攻的时间,不会太远了。


如果不是不久前秦歌“舍命”干掉了他们的电子干扰机,这场战斗已经差不多结束了。可是,战场的局势就是这么的复杂多变,往往在你以为胜算已定的时候,总会有些突发的事件令局势改变。秦歌的“舍身”一击,在清除“敌人”电子干扰的同时,也打乱了他们进攻的节奏,为我们这些已陷入苦苦挣扎的兄弟赢得了宝贵的喘息时间,让老洪可以通过恢复了的通信及时调整布署,不然的话,我们还能剩下几个人,实在难说得很。


突然,一个“滴溜溜”打转的东西从一堆瓦砾后飞了出来,直直地飞向袁笑藏身的那栋房屋。


“闪光弹!”这个名字迅速地从我脑子里冒了出来。他们,开始进攻了!


低头闭眼的同时,我在耳机里提醒袁笑注意。从他们扔闪光弹到强闪光爆发,这时间不会超过三秒,但愿,我的提醒来得及。


虽然埋着头闭上了眼睛,可仍然感到了那强烈闪光带来的冲击,即使隔着眼皮,也能感觉到周围的光线在突然间变强。如果是睁着眼睛的话,在近半分钟的时间里,我将变成一个什么也看不到,眼里只有白茫茫一片的睁眼瞎子。杨中队这家伙还真狠啊,也不怕给弟兄们造成后遗症什么的。今天不好好给他一下子,实在是说不过去。


现在,没时间去找他们的狙击手了,因为有两个人正快速地接近袁笑藏身的那座小楼,而与此同时,我也发现了杨中队,尽管他把自己涂成了个大花脸,但他的样子,即使化成了灰我也能认得。


冷笑划过嘴角,黑色的十字线下,他露在瓦砾外的小半个脑袋如此清晰。食指向后压着扳机,机簧运动的声音是如此的亲切和熟悉。


我在心里说,头儿,对不住,于公于私,今天都得先拿你开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